议论性散文构思四法(三)

议论性散文构思四法(三)


唐惠忠


方法三:取譬设喻


会写文章的人,通常不喜欢平淡呆板,总喜欢把抽象的概念、单调的事物想象、描述成形象的、可感的或生动有趣活泼可爱的另一种事物,使文意更为清新明白、生动有趣。“取譬设喻”,就是俗称的“打比方”,也就是拿一件切近的、浅白的、已知的事物,来形容笔下所要描述的事物。比如鲁迅先生的《春末闲谈》,从自然界极其平常的现象“细腰蜂捕获青虫”入题,对中外统治者奴役人民,想尽一切办法禁锢人民的行径给予尖锐的批判和无情的嘲讽。文中说统治者对人民群众的种种麻痹术,与细腰蜂的毒针十分相似——毒针麻痹青虫的运动神经,使其处于不死不活的状态;统治者对人民施行各种统治方法,也想使他们甘心成为被人奴役的“青虫”。但细腰蜂之于青虫,只需要它不动,这比较容易;统治者之于人民群众,要使其无知觉而能运动,却是无法统一的矛盾,所以说一切麻痹术是“不能十分奏效”的。取譬设喻、化虚为实的精巧运思,使文章说理形象,析理透彻,而且幽默风趣。


【例文展示】


这个问题可笑吗?


2012年天津考生


“水到底是什么东西?”这个问题很可笑吗?起码命题人认为是可笑的——“有些最常见而又不可或缺的东西,恰恰最容易被我们忽视”。鱼儿每天生活在水中,没了水,鱼儿就失去了家,就没了容身之所,可鱼儿竟然不知道“水到底是什么东西”,这岂不是天大的笑话!


鱼是不会说话的,当然不可能“忍不住”发问。但既然有人编了这个故事——且不论这故事编得是否符合逻辑,我们就顺着这根竿子往上爬一爬:


小鱼为什么不知道“水到底是什么东西”呢?


主要是因为小鱼还太小。这“小”指的是年龄上的“小”,而不是个头儿上的“小”。年龄小到什么程度?我推测最多也不过是上幼儿园大班的年龄。这个年龄的孩子,知道我们生活的世界是什么样子吗?知道月相变化的原因吗?知道大气中的PM2.5含有什么有毒、有害物质吗?知道“二奶”“小三”是何方神圣吗?他们不知道。但是,他们的不知道是正常的。如果有一天他们突然发问:“月亮上到底有什么东西?”那好,悉心培养,没准儿将来就是“霍金第二”。如果他们问:“‘二奶’是妈妈的什么人?”家长该怎么回答?


人们对世界的认知,自有其规律;孩子的成长,也应该顺其自然。成年人需要做的,一是尽量为孩子的成长营造一个良好的环境,包括自然的和社会的;二是把孩子当成孩子,别让孩子在还是孩子的时候,就不怎么像个孩子了。


那么,由谁来告诉小鱼“水到底是什么东西”呢?


当然是老鱼。但老鱼中有明明白白知道“水到底是什么东西”的,也有浑浑噩噩不知道“水到底是什么东西”的,所以,这个告诉小鱼“水到底是什么东西”的角色应该由前者来担任。但事实上呢?更多的时候,是由后者担任这个角色的,而前者由于太明白、太清醒、太不通“鱼”情世故而受冷落、遭闲置,被安排做不至于对下一代产生“不良影响”的工作。比如,是不是从事教育工作的老鱼都清楚“水到底是什么东西”?反正我这条小鱼碰到过不清楚的。比如,是不是从事管理工作的老鱼都清楚“水到底是什么东西”?我没怎么接触过,但有些地方的水质越来越差却是不争的事实。


 “水到底是什么东西”,小鱼们可能永远也弄不明白……


这是一篇很有特点又有些另类的优秀之作。作者抓住小鱼“水到底是什么东西”的发问,在层层设问(“小鱼为什么不知道‘水到底是什么东西’呢”“那么,由谁来告诉小鱼‘水到底是什么东西’呢”)中由果溯因,分析其不懂“水到底是什么东西”的原因是年龄小,指出“人们对世界的认知,自有其规律;孩子的成长,也应该顺其自然”,问题的关键在于怎样让小鱼由“不懂”到“懂”。


通篇以鱼喻人,在看似漫不经心的解析中,对现实生活中的不正常现象进行了讽刺与批判。语言生动活泼,俏皮幽默,或含蓄,或犀利,具有很强的杂文味儿。像“把孩子当成孩子,别让孩子在还是孩子的时候,就不怎么像个孩子了”“前者由于太明白、太清醒、太不通‘鱼’情世故而受冷落、遭闲置,被安排做不至于对下一代产生‘不良影响’的工作”“反正我这条小鱼碰到过不清楚的”等,意味隽永,精警动人;结尾段更是意在言外,它暗喻“在其位而不能谋其职”的社会问题得不到解决的话,受损害的就只能是孩子。这无疑是一种“救救孩子”的严正呼告。


(作者单位:江苏太仓高级中学)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