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高考文学类阅读试题的命题特点浅探

2012年高考文学类阅读试题的命题特点浅探


唐惠忠


一、选材、设题回归本色,彰显语文味


语文是语言文字,有着重要的工具性;语文更是语言文学,有着非常强的审美性。因此,语文试卷应回归语文,体现本色,突出语文学科特点,力避“泛语文化”倾向,应保持并不断强化自身的审美性、人文性。2012年各语文卷的文学类文本阅读,大都较好地贯彻了这一思路。


从命题材料看,所选文本语文性强,题材内容更加关注传统文化,瞩目人的精神生活,能引发读者深思回味。比如江苏卷的抒情小说《邮差先生》,借小城邮差的慢生活画面,让人体会传统生活的美感,启发我们思考现代生活的得与失;天津卷选文《掐辫子》,紧紧围绕“爱”这条主线展开,从平凡小事、平常行为中开掘出了淳朴真挚的人间大爱与厚重的生命意蕴;山东卷选取了张锐锋的散文《被时间决定的讲述》(这是一篇语言优美、主旨明确、结构规范、文体鲜明的“新散文”,以“新散文”为阅读材料,是对20102011年连续选择小说文体的一种突破),文中对中国古老乡村恬淡、宁静生活的唯美描述以及体现出的对乡村劳动生活的敬重、赞叹等,无不散发出深厚的中华传统文化之美,让考生在答题的同时得到美的熏陶和享受,有助于提升其审美能力,加强考生对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学习和热爱。


从试题设置看,尤其课标卷的设题,坚持了新课标指引的“自主性阅读”和“探究性学习”的方向,题型设计更加注重灵活性,注重考查学生的语文素养。比如天津卷考题,从小说开头的作用、人物认识变化、语句赏析、阅读感悟(要求“用两个词语概括,并分别加以简要说明”)等角度切入设问,对考生的阅读能力实施了坚实的测查。又如湖南卷四道题,涵盖《考试说明》中的“感受重要语句的丰富含意,品味精彩的语言表达艺术” “欣赏作品的形象,赏析作品的内涵,领悟作品的艺术魅力”“探讨作者的创作背景和意图“等考点,覆盖面广,与2011年的散文阅读(考查徐志摩的《想飞》)相比,题目设置更为合理。四川卷的第17题是“这篇文章有人认为重在写柴禾,有人认为重在写人,你赞成哪种看法?请说明理由”,北京卷的第19题是“中国古代神话中有‘夸父追日’的故事:‘夸父与日逐走……道渴而死,弃其仗,化为邓林(树林)。’有人认为,文中殉难的登山者有如追日不得的夸父,是当代社会中的悲剧英雄。结合原文并联系现实,谈谈你自己的看法”,这些考题,明显强化了对作品意蕴的个性化解读。


二、“思路”“标题”仍为热点


文章的思路(尤其是开头、结尾的处理),是近几年命题者特别关注的热点。对文本整体思路的考查,如全国大纲卷的第17题“这篇文章是怎样构思的?请简要分析”,重庆卷的第15题“文章主要写了画家老刘的‘太阳梦’,请就此梳理作者的写作思路”;对作品开头的考查,如全国课标卷第11第(2)小题“小说开头第一段就描写马裤先生的衣着言行,这样写的意图是什么?请简要分析”,广东卷的第16题“文章开头描写宏村秋景有什么作用”;对结尾部分的考查,如浙江卷第15题“作者在文末说‘母亲就是我人生一味无价的中药’,联系全文谈谈你对这句话的理解”,江苏卷的第13题“‘这个小城的天气多好!’请分析小说结尾处这句话的含意和作用”,安徽卷的“文章结尾部分写‘我’决心‘从兹了结!拈得起,放得下,愿不再为灯塔动心,也永不作灯塔的梦’,‘我’是否‘放得下’?请谈谈你的理解”;同一份试卷兼考开头、结尾的,如江西卷的“小说开头彭恩打电话的情节,有哪些作用”和“简析小说结尾的特点和艺术效果”。此外,对文本标题的测查热度也是有增无减,如上海卷的第12题“‘冬阳’在行文中着墨不多,却是标题的一部分。联系全文,对此加以评析”,辽宁卷第11题的第(4)小题“小说以‘最后的黄豆’为标题,寓意何在?这对现实人生有许多启示,谈谈你感受最深的一点”,等等。


2013年,这两大“热点”将仍受命题人厚爱。为此,我们除把握文学作品开头、结尾的常规考法外,更要培养认真梳理原文思路、仔细理解作品构思技巧、准确概括作品主题的阅读意识以及结合语境有的放矢地答题的解题意识,避免乱贴标签和盲目套用术语。


三、问题“探究”趋于成熟


《语文课程标准》提出“高中学生正在走向成年,思维渐趋成熟,已具有一定的阅读表达能力和知识积累,发展他们的探究能力应成为高中语文课程的重要任务”,要求“注重语文应用、审美与探究能力的培养”;《考试说明》也针对“探究”这种能力层级提出了明确的考查要求。总体上看,2012年探究题的测试可以说是全面开花,并在试题命制上呈现出两大特点:


一是体现出回归语文、立足文本进行探究的导向。比如全国课标卷的探究题是“有人认为,小说中的‘我’也有人性弱点,你同意这种观点吗?谈谈你的具体理由”,这种设题方式,进一步强调了理解主体与文本本体的关系,既具语文性也有思辨味,使学生的理解与文本的结合更为密切——解答该题时,既要准确把握“我”的言行、性格特征,明确“我”在作品中的地位与作用,又要能有理有据地阐明考生自己的“具体理由”。福建卷探究题则关注选文“蕴含的情感”——“请结合文本简要探析作品蕴含的情感”,不仅开放性强,而且很有层次感(参考答案含四个层次);将探究定位在学生对作品的“体悟”的高地之上,克服了以往有些探究题游离文本的局限。


二是注重对考生知识结构和思维能力的深层次考查。比如湖北卷的探究题为“选取一个角度,结合文章对‘杜鹃这种鸟就这样被美化了几千年’的原因加以探究”,选文人文蕴涵丰富,探究点较为密集——它以“杜鹃啼”为线索,将杜鹃啼叫的时间、杜鹃啼叫的悲切状况和杜鹃鸟啼叫声的附会情况结合起来,并统率所引用的诗词和传说故事,将其融为一个有机的整体;试卷的设题切口虽小却可以洞察全文。题干要求“选取一个角度”探究“原因”,考生在细读全篇,从字里行间品读作者的创作意图的基础上,还须具备有关“民族心理和人文精神”方面的一些基本积淀,以确保解读角度无偏误。例如从“杜鹃鸟已成为中国文学中表达思归之情的符号”的向度解读“原因”,答案可组织为“杜鹃鸟的文学形象总是或隐或显地与‘不如归去’的啼鸣声联系在一起。古往今来,大量的文学作品经常用杜鹃鸟啼来表达思归之情。比如本文引用的唐人诗句‘早是有家归未得,杜鹃休向耳边啼’,就鲜明地表现了这一特点。即使在作者看来,杜鹃鸟的叫声也表达了思归之情。可见,杜鹃鸟作为文学形象,已经成为中国人表达思归之情的文学符号”。当然,“文学可以化腐朽为神奇”“契合了中国人独特的民族文化心理”也是理想的探究视角。诸如此类的探究题,重点关注考生思考问题的深度,更适宜于检测考生的知识积累与有创意阅读的探究能力。


(作者单位:江苏太仓高级中学)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