质疑古典著作又如何?

质疑古典著作又如何?

——由一道习题想到的

许小明

学期末,我区的五年级语文期末测验里有一道阅读题,引起了我的思考:文中下面的这个细节写得如何?说说你的意见与理由。

蔺相如捧着璧,往后退了几步,靠着柱子站定。

学生的回答大致分为两派。“赞成派”认为:写得好,写出了蔺相如的动作;细节描写得详细,写出了蔺相如保护璧玉的决心。“反对派”认为:写得不好,写得太简单,字数太少了;细节写得不好,没有写出蔺相如怎么捧着璧,怎么退的;细节写得不多,还可以写一写蔺相如的表情、和别人的对话、其他人的反应等。然而老师们商定后,给出的建议答案是:写得好,这个细节写出了蔺相如无所畏惧的决心。

我真为那些“反对派”的学生叫屈。语文本来就是感性的,有弹性的,完全不像数学那样说一不二。怎么可以有标准答案呢?连建议答案也应该谨慎考虑。出卷老师的意图是什么?显然不是让学生赞美课文写得好,而是激发学生的个性阅读,独特表达。学生认为写得不够详细难道有错吗?单看这句话中的四个动词捧、退、靠、站,也的确简单,毫无修饰,有很多加上修饰的余地。有个学生还在后面作了改进:

蔺相如双手紧紧地捧着璧,大步地往后退了几步,身子靠着柱子,坚定地站着。秦王旁边的侍卫纷纷拔刀,蔺相如眼睛里喷着火,丝毫没有畏惧。

他改得多生动!比之原文,表述更具体,细节更丰满,人物更无畏!如果非要按照标准答案给分,那他的个性阅读就生生被扼杀了。所以我们常常在各种试题中看到这样的题目:原文××一词用得好吗?好在哪里?课文中××一词能否换成其他?为什么?学生的解答是:原文的词语好,不能换。这根本不需要他们费力去质疑,课文都被印成铅字了,哪有不好之理?

从试题中看,细节描写得好吗?我认为也极其一般。硬要说可取之处,就是答案中所说的,写出了蔺相如的无畏。但学生有胆量、有理由质疑它,何错之有?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能自圆其说的就应该允许质疑。记得一位教师教学课文《草船借箭》第二自然段时,就有学生对《水浒传》的语言特色提出了质疑。

师:再读读第二自然段,是属于什么描写?

生:语言描写。

师:你从双方的对话中读出了什么?

生:我读出了周瑜的阴险狡诈。明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还让诸葛亮立下军令状,分明是要害他。

生:我读出了诸葛亮的胸有成竹。他一定早料到周瑜会这样为难他,于是他将计就计。

生:我读出了语言描写不够精彩。

师:哦,你为什么会这么认为呢?

生:我认为对话描写太单一,都是周瑜说,诸葛亮说,周瑜说,诸葛亮说,犯了“说说说病”。

师:让你改的话,你会怎么改?

生:可以加入双方的心理描写、神态描写等。对话的提示语也应该多些,提示语的位置也可以多样些。

师:为你的发言鼓掌。同学们可能有所不知,《水浒传》是中国第一部用白话文写成的小说,之前的都是用难懂的古文写的。所以,作者施耐庵当时不知道对话描写能像现在这样丰富。课文的改编者为了保留名著的原汁原味,也没有考虑到这一点。所以,在这一点上我们要比施耐庵和编书的人都厉害!课后也可以去读读《水浒传》的其他部分,看看有没有另外的“说说说病”。

这个提出质疑的孩子是不是平时被我们认为“钻牛角尖”的孩子呢?他破坏了老师的预设,因此会被大多数老师一棍子抹杀。我们应该看到他钻牛角尖的背后:五年级的学生已掌握对话描写的基本技巧,就是要用上合适的提示语,对话形式应该多样化。但这些技巧在这样一篇名著里居然不见踪影,怎么能不引起他们的质疑呢?老师耐心地引导:你会怎么改?这不仅成全了孩子的质疑力,更肯定了孩子的学习力。

我们的课堂太缺少培养学生质疑能力的机会了。课程标准指出,应该尊重学生的独特体验。所以,教师应该尊重每一位学生的质疑,想一想学生质疑背后的原因,找一找学生提出质疑的根源。若师生都走出标准答案的藩篱,学习变得更加真实,质疑名著、名篇又如何呢?

(作者单位:浙江绍兴市柯桥区钱清镇中心小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