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封,你我有约

开封,你我有约

刘春文

夜色涌动,车子拖着疲惫的身躯飞驰在开封通往郑州的路上。

包中的手机陡然想起,我拿出看到显示的是河南开封的号码。我想:可能是白天会场听课的老师有什么问题与我交流。

老师,我是张雅铭。我刚百度了一下,觉得‘好像刚从棺材里倒出来’的‘倒’应该读dǎo,与我看过的‘倒斗’(dǎo dǒu)的‘倒’应该是一个读音。”女孩的声音甜美自信。显然这是一个爱看网络小说的女生。“倒斗”指盗墓,出自网络小说《鬼吹灯》,作者是天下霸唱。过去,墓的结构类似于金字塔,就是“斗”的样子。所以,“倒斗”就是说把这个墓给“翻开”。现在的孩子生活在网络世界中,作为教师一不小心还真会被孩子将上一军。

“这是你爸爸的手机,还是你妈妈的手机?”我忍不住问了一句。

“妈妈的。”女孩儿答道。

“一般涉及位置变换的大多读dào。”我陈述了自己的看法。

“哦,谢谢老师。”张雅铭礼节性作别。

不知为什么,一个电话竟然将蜷缩在车上昏昏欲睡的我从疲惫中叫醒。我压根儿也不会想到此时会有学生的电话,也不敢奢望只上过我一堂课的学生能如此信守承诺。

这源自一个课堂小插曲。受朋友之邀,这个周末我将自己空运到了河南开封河大附中。我执教的是微格作文单元导读课,其中的举例来自杨绛《老王》中的一个段落。当时学生读到“倒”的时候,我质疑这个字的读音。现场学生大多同意读去声,只有两个学生主张读第三声。于是,我说:“是我告诉你们答案呢,还是你们自己去探究呢?”“自己探究。”学生齐答。“好,我就不做‘度娘’了,但你们要把探究结果告诉我。张雅铭,你尤其应该告诉我,记得回去给我发短信。”

这是一个课堂的临时生成,为尊重学生,我巧妙地留下了这么一个悬念。可我压根儿也没想着孩子们能如此认真地信守自己的承诺。

这些孩子,总是会给人带来惊喜——

老师,咱俩是同乡,我也来自茅盾的故乡。”一个穿着灰色毛衣,瘦瘦的小男孩儿站在我面前。看到孩子如此主动地与自己“套近乎”,我感觉他有点像个“小大人”,但他很可爱。一个来自桐乡的男孩儿,当然与绍兴的我是同乡。

“老师,合个影吧。”孩子们发出邀请。

“好啊!”我显然被孩子们的热情点燃了,我喜欢这些孩子。

课堂不仅是一种输出,更是一种输入,是彼此信息的互换,彼此心灵的交互。上课是心的契动,灵的交流。

也许是旅途奔波,我好疲惫,当看到宾馆铺着白色床单的床时倍感温馨,好想倒在上面美美睡一觉。可是,当我从包里拿出手机的那一刻,我又一次兴奋起来——

老师,‘倒’应该是第三声,使容器里面的东西倒出来。——叶云中,同乡。”

“知道了,小老乡。”这应该是那个和我攀同乡的小男孩儿。

“老师你好,我叫崔恒,就是坐在第一排的那个。我觉得‘倒’应该是第四声。老师,我去绍兴时记得来接我,呵呵……”一个多么可爱的孩子!

“好!记住了。”我毫不吝啬,爽快作答。

我记住了每一个感人的瞬间,尤其是如此纯洁的承诺,如此美丽的约定。

身累了,但心却如此真诚地感动着……

来之前,我对河南似乎抱着那么一丝小小的成见。现在,留给我的竟是如此纯净的世界。朋友告诉我,开封总是雾霾,可这几天空气质量却异常好。莫非老天爷想给我一个明净的河南,诗意的开封,真诚的郑州?

感谢开封朋友欣然作答,热情作陪,珍惜着每一个感人的瞬间。感恩在心底,但愿记忆永存,美好延续。

期待再次相见。开封,你我有约!

  (作者单位:浙江绍兴市越城区教育局教研室)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