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曲弥高,其和弥寡

其曲弥高,其和弥寡

——谈初中语文写作教学

杨永珍

偶尔看到《昭明文选》卷四十五战国策·宋玉《对楚王问》楚襄王问于宋玉曰:“先生其有遗行与?何士民众庶不誉之甚也?”宋玉对曰:“唯。然,有之。愿大王宽其罪,使得毕其辞。客有歌于郢中者,其始曰《下里巴人》,国中属而和者数千人。其为《阳阿》《薤露》,国中属而和者数百人;其为《阳春》《白雪》,国中属而和者不过数十人。引商刻羽,杂以流徵,国中属而和者,不过数人而已。是其曲弥高,其和弥寡。”掩卷沉思,且不管宋玉说这话的真实目的“其曲弥高,其和弥寡”。笔者认为,学生写作技能的粗浅拙劣,写作时的畏难情绪与其“曲”弥高有一定的关系。

首先,对文本教学认识不足,选材不当,超越了学生的认知规律

叶圣陶说:“给孩子们编写语文课本,当然要着眼于培养他们的阅读能力和写作能力,因而教材必须符合语文训练的规律和程序”“语文教材无非是个例子,凭这个例子要使学生能够举一反三,练成阅读和写作的熟练技巧”。从中不难看出,教材应符合学生的认知规律,启迪学生阅读,引起学生共鸣,唤醒学生思维,激发学生的灵感和创作意识。诚然,优秀名篇能为学生的阅读和写作起到积极的指导作用,但“引商刻羽,杂以流徵,国中属而和者不过数人而已;是其曲弥高,其和弥寡”。弥高的曲子,国人欣赏不了;同样,弥高的文章,也会使学生一头雾水,望而生畏。

初中语文有些选文语言不可谓不美,如“暖国的雨,向来没有变过冰冷的坚硬的灿烂的雪花”“那是还在隐约着的青春的消息,是极壮健的处子的皮肤”“是的,那是孤独的雪,是死掉的雨,是雨的精魂”。《雪》我讲了多次,每次都耗时费力,但真正能理解内涵的学生却极少。语言再美,超过了学生的认知规律也如饮鸩止渴,如鲠在喉。郭沫若的《雷电颂》,巴金的《日》和《月》等也是同样的效果——其曲弥高,学生的自信欲减,徒增烦恼,平添压力,学习语文的兴趣也减掉了不少。因此,我认为此类文章学习应在高中阶段。

另外,有些选文构思不可谓不巧。例如,《音乐巨人贝多芬》从女佣的角度描写了贝多芬的日常生活;从客人的角度描写了贝多芬的外貌;从贝多芬自己的语言动作描写展示了其内心世界。但这些文章会使刚入初中的学生对写作产生畏惧感,从而失去写作的热情与欲望。

其曲弥高,其和弥寡。作为教师,优选教材,深入教材,确定教法尤为重要。但作为教材的编选者,“量体裁衣”更重要。

其次,对学生作文要求过高,超过了学生的心理极限

过高的作文要求让学生觉得自己永远写不出所谓的“好作文”,永远达不到老师心目中“优秀学生”的标准。长此以往,会使学生失去对作文的兴趣。

因此,教师在批改学生作文时,应尽量肯定他们的优点,用委婉的话语指出他们习作中的不足,这样才可以有效激发学生的写作兴趣。

心理学告诉我们:相信自己,才有可能成功。根据成功体验的原理,我们要善于从学生幼稚的、粗糙的习作中发现他们的闪光点,给学生习作的评语要落在一个“赏”字上。“赏”其取材新,“赏”其立意深,“赏”其见解独到,“赏”其构思巧妙,“赏”其态度认真……使学生感受到写作的成功和喜悦。

最后,要想拉近“曲”和“和”的距离,就要把“读”与“写”紧密联系起来

杜甫说:“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破万卷”是说读书要多,书读得多知识才厚实,才能博古通今,写文章才能左右逢源。宋代大学士苏轼的“博观而约取,厚积而薄发”,说的也是写作吸纳材料要多要广,积累的材料也要充分而丰富……这些都论述和强调了阅读和写作的密切关系,强调了阅读对于写作的重要性。因此,教师指导学生有效阅读应从学生的实际出发,从他们的兴趣入手,若一味强制读名篇巨著,到头来只会“其曲弥高,其和弥寡”。

(作者单位:山东济南汇文实验学校)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