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作者“做不了满分”引发的思考

由作者“做不了满分”引发的思考

周国华

2014年山东济宁中考语文试卷中一道阅读题的阅读材料是作家丁立梅的《秋天的黄昏》。看完此阅读题,作者本人却发出了“我承认,我是做不了满分的啦”的感慨,引发了笔者的思考。

考题如下:

16. 本文写景以什么为序?请找出表明顺序的词或短语。(3分)

17.说说文章第1段中“街道的灯,早早亮起来,生生把黄昏给吞了”中“吞”字的含义。(3分)

18.文章第78段插叙了童年时关于棉花的回忆,有什么作用?(3分)

20.秋天的黄昏富有诗情画意。文章第3段作者认为“而一年四季中,又数秋天的黄昏,最为安详与丰满”。这是为什么?(3分)

笔者以为,第16考题并不契合作者的写作意图。这不是一篇纯写景散文,写景不过是抒情的依托,似乎是作者的“意识流”在左右着景物的出场。虽然文中有不少方位词,局部景物也遵循方位顺序,但并不能说,文章在按照方位顺序写景。比如,第3段写河堤上的草,方位词是“河堤上”;第4段往后写田野、田野里的棉花、捡花人,方位词该是“从河堤往下看”,是写河堤下;第9段写人牛相伴,方位又回到了“河堤上”。同是河堤上的景,分开写,不乱吗?试卷给出的标准答案是:以空间方位为序;河堤——从河堤往下看,能看到大片的田野——河堤上——村庄在田野尽头。命题者似乎感到前后两个“河堤上”不太妥当,而把第一个方位词“河堤上”写成“河堤”,这显然是命题者的主观意愿。再看第1011段,如果作者着意方位顺序,就该把10段中写鸟的内容放到11段后,由田野尽头的村庄,再到村庄那一边的鸟叫声。答案似乎不好处理,就将写鸟的方位词“村庄那边”忽略了。最后的第12段,写即将消失的黄昏的美,如何体现空间方位顺序呢?难以说清,所以答案也没有提及。

17题的“吞”字,是个有表现力的词语,它实际是说,街道的灯生生把黄昏给淹没了。“吞”字用了比拟修辞,生动形象地写出了城里的黄昏,被街灯淹没得无影无踪。标准答案这样说:“‘吞’写出了城市灯光亮的之早,灯光之亮,与下文写乡下的黄昏形成对比。”笔者觉得,说“吞”写出了灯光之亮,是可以的,一定要说“早”,而且不说“早”就要扣分,就有点主观了。另外,也不该说这“吞”字“与下文写乡下的黄昏形成对比”,分明应该说第1段与下文写乡下黄昏形成对比。

18题插叙的作用,笔者认为是为了丰富文章内容,突出秋天黄昏的安详与丰满。晚开的棉花、捡拾棉花的女人当然让秋天的黄昏“安详与丰满”,但由此引发的温暖回忆,以及领悟的人生道理,更为秋天黄昏的“安详与丰满”增添了丰富的内容。标准答案是:“用联想手法,回忆美好童年,赞美秋天带来的收获和对母亲的怀念。”这显然脱离了对文本的整体把握,显得只见树木不见森林了。

20题回到了对文章内容的整体把握,标准答案似乎回答得并不全面:“因为秋天的黄昏,秋草淹在一片夕照的金粉里,相依相偎,相互安抚,慈祥得如亲爱的老祖母,可以止息疲惫奔波的心;繁华落尽的大片的田野陷入令人不可思议的沉寂中,从不计较得失;晚开的棉花可以幸福一个世界。”它只关注了植物,却忽略了动物和人及其中蕴涵的哲理和温情。笔者以为,中心词“安详与丰满”指的是秋天黄昏的安静、平和、稳重,内容丰富,引人遐思。矛盾曾说:“自然是伟大的,人类是伟大的,然而充满了崇高精神的人类的活动,乃是伟大中之尤其伟大者。”作者写文章,没有忘记这点,我们分析文章怎能忘记这些呢?比如写人对牛的“呦喝”,写母亲对儿的呼唤,写鸟的鸣叫,没有丰富内容反衬宁静的作用吗?母亲拾棉的从容不迫,人与牛的相依相伴,村头升起的袅袅炊烟,“人生因简单因单纯,更容易得到快乐”道出的理,“相依为命,应该是尘世间最不可或缺的一种情感吧”流露的情,怎能说不是乡下秋天黄昏丰富的内容呢?

一篇短文,五道题,笔者对四道产生异议,可见笔者答题的得分率了。无法得知作家本人做不了满分的原因。笔者只想说,总是让学生揣摩命题者的意图是不公平的。中考阅读题在保证命题严谨的前提下,以不预设标准答案为宜。阅卷之前,多看看学生的答题,多请些教师做题,甚至听听文章作者的意见,然后把所有言之有理的答案整理一下,制订一个评分标准,可能会更加合理一些。

期待专家同仁发表高见,更希望听到原文作者的声音。

(作者单位:江苏东台市弶港农场农干桥学校)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