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输》中两个“吾不言”的妙用

《公输》中两个“吾不言”的妙用


李建军


《公输》一课中出现了一处有趣的语言现象:


公输盘诎,而曰:“吾知所以距子矣,吾不言。”


子墨子亦曰:“吾知子之所以距我,吾不言。”


结合下文来看公输盘说出“吾不言”时读者能理解其不说的用意,然而子墨子为何也不说呢?等到楚王问了才说出来,有必要在这里卖关子吗?通过下文子墨子所言内容,他也具体说出了“不言”的理由,那么直接说出来不是一了百了,何必这样彼此打哑谜,抑或是子墨子耍脾气不高兴了想气气公输盘?两个“不言”的背后到底蕴藏着什么玄机呢?


通观整篇文章,公输盘都是处于理亏的一方,不论是第一次与子墨子相见,被子墨子设圈套而浑然不知,于是只好将责任推卸给楚王,还是之后的模拟攻防,公输盘都是完败。于是他起了歹心,想杀子墨子而后快,如此既可扫除攻宋过程中的障碍也可在楚王面前立头功。那么子墨子又为何“不言”呢?还是让我们回到文本,公输盘是先“诎”, 接着说“吾知所以距子矣,吾不言”。“诎”的后面句读的人加了逗号,非常巧妙,可见公输盘此时有思维停顿,然后才有接下来的阴招。而子墨子则是“亦曰”,是在公输盘说完之后立马回身一枪,刺得公输盘青筋绽裂,挑得楚王是云里雾里,可见子墨子早已想到公输盘会有此一招。于是对于这个“不言”我们有了第一种推论:


子墨子早已胸有成竹,看透公输盘的伎俩,不想再多做口舌之争。


第二种推论是故意气公输盘。既然你不说,那好我也不说。我有能力猜到你的阴谋诡计,看你有没这个智力水平想到我的锦囊妙计。


第三种推论是此时子墨子知道公输盘要杀自己,然而此时楚王不好直接说出口,子墨子于是故意“不言”以引起楚王疑惑,引导楚王追问原因,然后解开谜底。让楚王停止攻宋。


第四种推论是子墨子对公输盘之为人完全失去了信心。表面上“吾义固不杀人”这是假仁假义,之后被说服又故意将攻城的责任推卸给楚王,最后竟这样厚颜无耻地想到以卑劣的手段取得胜利,可谓无所不用其极。这样反复无常的小人多言又有何意义!


以上几种推论我更倾向于最后两种的综合,因为最终子墨子要说服的是楚王,所以借“不言”引起楚王的好奇,进而和盘托出自己的计策让楚王停止攻宋。当然最后楚王确实也以“善哉。吾请无攻宋”而妥协。


对于公输盘,子墨子自然是失望的。了解墨家的读者都知道墨家门人是以制造各种守城器械出名的,他们主张“非攻”和“兼爱”,可见他们不仅仅有“术”更重要的是有“道”,而公输盘也善于制造各种精巧之械,只是他缺失了“道义”,将“道义”作为标榜物,自称“吾义固不杀人”实际上则造“云梯”“不杀少而杀众”,即便是听了子墨子的“道义”之言还是死不悔改,招数愈发阴险。子墨子的失望和无语当然也在情理之中。


此外这两个“吾不言”在文章推进上也起了重要的作用。子墨子与公输盘以及楚王的一番智慧的碰撞后,让我们见识了子墨子的机智善辩,然而这样的口舌之争或者模拟攻防是无止境的,而且前面的所有的描绘已经淋漓尽致地展现了子墨子的风采,如果接下来还是无休止的对抗已经失去了意义,于是两个“不言”巧妙地再次激化双方之间的矛盾,将整个故事的情节推向了制高点,而这个制高点的生成却是“不言”,然而“此时无声胜有声”,读到这里读者脑海中早就有了一副子墨子与公输盘两人争锋相对的情状图,于是这两个“不言”的另一个作用又突显了出来,不仅仅吸引读者阅读的兴趣还调动了读者的思维,我们不自觉得会去猜测公输盘有何诡计破子墨子,而子墨子又有何妙计安天下。


一般读者自然是望洋兴叹,自愧智力之不足,于是我们只能乖乖地像楚王一样“问其故”。


当我们从子墨子处得知答案后不仅会对子墨子和公输盘重新审视一番:公输盘这“不言”之中暗含着多少阴险与奸猾,还会由衷地佩服子墨子筹划之精妙,在未到楚国之前已经预见各种情形,成竹在胸,可谓深谋远虑,不仅有胸怀天下生灵的悲悯还有通天人之际的聪颖。


我们在佩服子墨子精神之时,细细回味文章语言,对于记录墨子言行的弟子也会肃然起敬,不禁击节赞叹:真是文章妙手也。


(作者单位:浙江宁波市镇海区立人中学)

《《公输》中两个“吾不言”的妙用》有1个想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