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语文课要练就学生的“童子功”

小学语文课要练就学生的“童子功”

赵晓芳

从事小学语文教研工作13年,我一直问自己:语文是什么?小学语文又是什么?听了王秋的微型课《庐山的云雾》和杨勇的《守株待兔》,我似乎找到了答案:语文是中华民族五千年文明长河中的一滴水,应该让学生从这滴水中感受到中华文化的博大与精深,于己打好人生底色,于国传承民族精神,这就是语文。小学语文就是要练就好“童子功”,为学生打好人生底色。结合这两节课,我想跟大家交流交流在小学语文阅读教学中如何带着学生练就“童子功”。

第一句话:练就识字写字成为日课的书写规范的“童子功”

《语文课程标准》要求每天的语文课上要拿出10分钟的时间写字,不仅要把字写正确美观,同时要传承汉字文化,热爱我们独有的方块字。这两节课都很重视识字写字:王秋在低年级的阅读课上,用十多分钟的时间进行写字的细心指导,给汉字按结构分类,指导左窄右宽的字的书写规范。杨勇在中年级的阅读教学中也舍得在识字上下工夫,由本课的生字引申开去,如“寺——诗、持、恃、侍;才——财、材、豺;司——词、饲、祠”,引导学生发现汉字规律,逐步形成自主识字能力,同时也向学生传递了汉字文化。值得注意的是,低年级的书写指导一定要用田字格,每一笔在田字格的什么位置一定要让学生看得真真切切。

第二句话:练就书读百遍,其义自见的语感习得的“童子功”

语文教学最大的悲哀是语文本体的弱化和失落。语文的本体显然不是语言文字所承载的内容,即“写什么”,而是用什么样的语言形式来承载这些内容,即“怎样写”。所以,语文阅读教学一定要从内容分析的泥沼中走出来,和内容分析说再见,取而代之的应该是动情地诵读,静心地默读,在读中习得语感。王秋在课上紧紧抓住庐山云雾的千姿百态,让学生找到相关语句反复诵读,读出庐山云雾的变化美。在品味云雾的美时,王秋老师抓住“玉带”一词,让学生品味为什么要这样写。杨勇老师则引导学生通过句子比较体会表达的妙处,又进行句子补充练习,让学生习得语言,形成语感。如果说有些遗憾的话,那就是寓言故事如果让学生扮演角色,走进人物的内心,就应该进行扮演角色读,这样能更好地体现语文教学以读为本的理念。还有一个值得商榷的问题是,画面的呈现时机,语文教学应该是让学生读文章想画面,感受语言美,而不是感受画面美。

第三句话:练就熟读成诵的原始的语言积累的“童子功”

有人说少年之记,如石上之刻;青年之记,如木上之刻;老年之记,如沙上之刻,所以13岁以前的语文是记忆的语文,积累的语文,是不求甚解,逐渐反刍的语文。两节课上我觉得熟读成诵的语言积累做得还不够:王秋把积累的任务留做作业,要求学生背诵自己喜欢的课文内容;杨勇老师应该让学生练习讲一讲这则寓言故事,这是创造性积累的过程,是内化语言的过程,是将消极语言转化为积极语言的过程,这都是积累。

第四句话:练就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的阅读迁移的“童子功”

当下,语文教学信息量太少,阅读课外化,边缘化,学生的阅读能力和习作能力普遍下降。学生的习作能力要从阅读教学上找原因,得法于课内,得益于课外,说的就是阅读迁移的问题。杨勇的课进行了大量的拓展阅读,课文结束后,引用一篇文言文,又向学生推荐了好几篇主题相关的材料进行拓展阅读;王秋老师课后安排了仿照文中第二、三自然段结构的写法写一处景物,这些做法都是阅读与迁移意识的一种体现。我的想法是,能不能课上再挤出些时间,把小练笔安排在课内?能不能调整一下课时结构,把教材内容进行整合,课堂安排阅读经典的时间,让学生在大量的阅读实践中提升语文素养?

以上是我认为小学语文教学最为朴素,最为简单,也最为有效的方法,一孔之见,望批评指正。

(作者单位:辽宁葫芦岛市连山区教师进修学校)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