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增骂谁“竖子”?

范增骂谁“竖子”?

 夏松平

《鸿门宴》一课节选自司马迁《史记·项羽本纪》,其中有句云:“唉!竖子不足与谋!夺项王天下者必沛公也。吾属今为之虏矣!”这是范增在从张良口中得知沛公刘邦“脱身独去,已至军矣”后所说的一句话。高中语文必修一(人教社2007年版)注释曰:“(竖子)骂人的话,相当于‘小子’,这里指项羽。”

笔者认为,范增骂项羽“竖子”不可信。理由是:首先,这与后句矛盾。前一句范增骂项羽“竖子”,后一句范增称项羽“项王”,一贬一褒,显然不合常理。其次,这与史实矛盾。翻阅史书,无论是在鸿门宴之前还是之后,都没有范增骂项羽的片言只语。再次,这与人物性格矛盾。项羽何许人也?他坑杀降卒、弑杀义帝、诛杀子婴、烹杀说者、火烧阿房,“莫敢仰视”。范增虽然被项羽尊称为亚父,但量他也不敢在大庭广众之下以如此口吻骂项羽“竖子”。在鸿门宴上,年长二十四岁、级别相同的刘邦都对项羽一口一个“将军”,对自己一口一个“臣”,不敢丝毫造次,何况一个谋士?如果范增骂项羽“竖子”,自高自大的项羽还坐得住吗?范增还会有活命吗?

有人认为范增骂项庄“竖子”。笔者认为,这也难以成立。理由是:项庄在接到范增的命令后,立马义无反顾地执行了范增的命令。项庄之所以“不得击”,完全是项伯的缘故。从“范增起,出,召项庄”可知,项庄根本不是项氏集团的核心人物,范增不可能“与之谋”。无论如何,项庄谋不谋,哪会导致“夺项王天下者必沛公也。吾属今为之虏矣!”的结果?

有人认为“这‘竖子’就是指泄露军情的项伯”(鲍华明《“竖子”是谁?》)。笔者认为,这也不尽然。是的,战前“夜驰之沛公军,私见张良,具告以事”而使“旦日击破沛公军”成为泡影的人是项伯;软中带硬地劝说项羽“沛公不先破关中,公岂敢入乎?今人有大功而击之,不义也。不如因善遇之”而使“项王许诺”的人是项伯;鸿门宴上“常以身翼蔽沛公”而使“庄不得击”的人是项伯。由此看来,项伯不但该骂,而且该杀。但是,我们也应该意识到,项伯一犯再犯,何曾听到心直口快、脾气暴躁的范增对他的半句怨言?再者,在鸿门宴上,唯一能与项羽平起平坐——东向坐的人是项伯,范增岂能熟视无睹?岂敢大不敬?范增是项羽的主要谋士,又不是项伯的主要谋士,何谈“不足与谋”?

那么,范增骂谁“竖子”?

笔者认为,范增骂自己“竖子”。“竖子不足与谋”即“我不值得参与计谋”。为什么?作为主要谋士,自己的“急击勿失”的计谋被项羽最终放弃;作为主要谋士,自己的“举所佩玉玦以示之者三”的计谋被项羽“默然不应”;作为主要谋士,自己的“因击沛公于坐,杀之”的计谋被项羽的叔父搅黄;这一系列的变故,主要谋士的价值又在哪里?更主要的是,作为主要谋士,竟然没有替项王想到如何切断刘邦的退路,以致刘邦在眼皮底下逃之夭夭,这能说不是主要谋士的严重失职吗?此时此刻,与刘邦的主要谋士张良相比,范增一声“竖子不足与谋”的哀叹,一方面表达怨恨,一方面表达自责,也不能不说是在情理之中。范增在项氏集团中的作用不可替代。“唉!竖子不足与谋!夺项王天下者必沛公也。吾属今为之虏矣!”
此番言论,不幸而被言中。刘邦说:“项羽有一范增而不能用,此其所以为我擒也。”(《史记·高祖本纪》)

  (作者单位:安徽宿松二中)   

《范增骂谁“竖子”?》有2个想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