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大的亮点在构思(下)

最大的亮点在构思(下)


——向高考高分作文学“构思”


唐惠忠


(接上期)


二、记叙类作文如何巧构思


记叙类作文(含小小说)更应注意构思的新颖、精巧。下面介绍一些常用的方法。


1.横向剪辑


中学生的日常生活看起来比较呆板、平淡,似乎很难写出“超级震撼”之作;但如果能从经历过的日常生活中、阅读过的书报杂志中、体味过的点滴感悟中,着意“抓拍”几个特定镜头,加以横向剪辑,就能创造出全新的主旨,收到化平淡为神奇的构思效果。比如2012年河南省阅卷点评出的满分作文《父亲,真爱“找”事》,在构思上就显示了横向剪辑的魅力。文章借助父亲“找”来的事展开描写——替人牵羊、义务修路、背人求医、帮人装麦四件小事,围绕一个“帮”字,尽显一个“善”字,渐次道来,张弛有度。结束全文时引用名言(“劳动着的人与爱奉献的人是幸福的”),显现父亲的幸福之源,表现自己的自豪之情,升华了文章主题。这篇作文,最可取之处在于选材,最打动人的在于它贴近生活。


2.正反对照


正反对照主要有两种形式:(1)纵比。就是把同一人物(事物)不同时期、不同阶段的状况进行对比,着重揭示其在发展变化中的不同之处,从中发现发展变化的规律和蕴涵的道理。(2)横比。就是将发生在同一时期、同一区域的性质截然相反或互有差异的事件进行对比,通过比照,对错误的、不好的对象予以否定,对正确的、美好的对象予以肯定。当然,有时构成对比的对象可以超过两个。请看下面这篇微小说:


电话里面“This is ɑ wrong number.Pleɑse check up ɑnd tɑke the telephone number ɑgain……”;电话外面“孩子,你为什么每天都说外语,妈听不懂,但是妈想你……”孩子的电话号码已更换,却并未告知母亲;母亲却每天都在重复拨打,都在为“你为什么每天都说外语”而满腹疑问。鲜明的对照之下,其内涵、用意不言而喻。


又如2012年上海考生的《不该舍弃的微光》,作者将自己的亲身经历与一位教师的事迹进行艺术加工,让二者集中出现在“我”的一天中,由此形成比照,由教师的大爱精神衬托出“我”舍弃了道德微光,彰显了文章主旨。文末两段写道:


我的心绪有些波澜,久久不定。从她身上,我看到了那曾被自己舍弃的道德微光——爱心。


我开始明白了一些东西,惭愧之余,心中闪过一道微光,似乎开始孕育一颗小小的爱的种子,总有一天,它会结出美味果实的,不是吗?


3.变换视角


众所周知,叙事性的文章基本是从人的视角进行描述的,其实,有时不妨转换一下,以物的视角来观察周围的人与事。比如2012年山东卷佳作《黎明是黑暗铸就的辉煌》,以“松子”的口吻,描述了它经历千般苦痛而终成“劲松”的过程,其运笔细腻,富于感染力。文中有恰到好处的拟人手法,细致的心理、动作,复杂多变的情感等多方面的描摹(像“累,刻骨的痛,我换用头去顶,一次,两次……一百次,一百零一次……”等尤其值得称道),也有对生存环境的细笔勾勒,充满写意的味道。综合看来,文章以优美的语言写“松眼”打量世界,绘就了一颗坚强不屈的“松子”的奋斗史,可以说是文质兼美。类似的文章还有《一个手提包的经历》,以手提包的视角观察社会;《狗眼看狗》,以贪官家一只小狗的视角揭露贪官的生活和世态的冷暖。此外,可将抽象的观念人格化,如《诚信落水以后》,将“诚信”拟人化,讲述它被抛弃后的见闻、经历;也可选用特殊的主体视角,如以外星人的视角观察人类社会;还可选用多个主体视角,多角度、多侧面地观察与倾诉。


三、散文巧构思二法


1.由事入理


这种构思方式多从生活中的小事写起,一草一木、一人一事、一言一行等都能成为文章的起点;从小事出发,表现的却是关于社会、人生等问题的独特思考。如张晓风的《一山昙花》,从错过昙花盛开写起,生发出对“错过”的深沉感慨。作者把生活的感受与体验经过咀嚼、回味、沉淀,再经过提炼、结晶之后表达出来,使主题得以深化。又如江苏考生的《忧与爱(独处斗室)》,先描写“一只逗号般大小的虫子,带着花香歇在我已合上的发黄的扉页上。……被学习恼得焦头烂额的我,颇有兴致地拨弄笔尖,一次次挡住它想要前行的路,它便随我转变着方向,反复至精疲力竭,迷失了南北东西,静静地待在书上”,于是“我”感叹“不过是被捉弄一下罢了,却如此放弃自己的目标,这样的生存状态真令人担忧”;进而由虫及人,从“恍然大悟般,是啊,人不也是一样吗”写到“感谢一只意外爬上我书页的小虫,竟帮我理清了忧与爱的哲学”。综观全篇,该考生文心雕“虫”,却雕出了夭矫飞动的“龙”。文章以小得不能再小的事件起兴,妙在刻画入微、体察入微、精思入微,遂使作品生发出无穷感慨——这里面,既有道家的“齐物”,佛家的“慈悲”,又有顿悟而得的“哲学”的灵光。由于注目“最玄学的天空”,所以,最卑微的生灵也“关忧”“关爱”,成为蕴涵浩渺宇宙情怀的终极关切。


2.由实入虚


由真实的脚印联想到人生的足迹,由脚下的道路联想到成长的历程,由房屋的窗户联想到对外开放,由山涧的桥梁联想到感情的沟通,由竹之有节联想到人的节操,由霏霏春雨联想到“润物细无声”的教诲,由登高望远联想到“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的哲思……这种从眼前实在的事物、景象写起,水到渠成地揭示寓意的手法,就是“由实入虚”;虚化,便是作品主题的升华。如新加坡作家尤今的《鸡粥》,文章的由头是女儿爱喝婆婆煮的鸡粥,由鸡粥想起美国畅销书《心灵鸡汤》,再讲述新民中学李校长精心烹调“精神鸡汤”(“笑脸说故事”)这一事


件。三个材料“一实两虚”,均由“鸡汤”这条红线贯穿,它们的共同点是给人以滋养——身体上的和精神上的。又如2012年北京考生的《绿叶礼赞》,通过对绿叶的赞美,来赞颂“大山深处独自巡视、庄重敬礼的老计”,赞颂“像这绿叶一样傲然挺立的建设祖国的劳动者”,进而弘扬一种“不可或缺的质朴,宁静,力求上进的精神”。作者眼观现实,托物言志,从“平凡中蕴涵着伟大”的角度立意,切合材料旨意,且行文灵动,光彩照人。


(作者单位:江苏太仓高级中学)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