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示弱促学生自主

教师示弱促学生自主


吴磊


今天的课堂,仅靠教师自我表现是远远不够的,课堂的评价标准,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关注学生。学生自主,才是课堂教学的王道。


虽然“自主学习”的方式被如此重视,但是在许多课堂教学中却很难落到实处。我在自己的课堂教学中也遇到了这样的问题。在教《念奴娇·赤壁怀古》时,我为苏轼的心情找到了一个词——“悲欣交集”。这是我无意中在一篇文章中发现的词,它是弘一大师圆寂前写下的,这个词既有对尘世的悲悯,也有超脱后的欣喜。我太喜欢这个词了,但当我写在黑板上时,却有学生说它不好。问学生原因,她又一时说不上来。当时,我果断地把学生的理解扯到了“悲欣交集”四个字上,然后她哑口无言地坐下了……


这就是我这节课最大的败笔,现在想来仍懊悔不已。再想想,一定有许多教师也遇到过和我相似的情景——课前很认真地设计学案,也自以为设计的问题足够唤起学生的求知欲了,能够营造出讨论的氛围,但在教学实践时,却因为一两句按捺不住的针对学生发言而“纠偏”“纠错”的话,将整个课堂的“自主氛围”打破了。其实,学生的发言并不一定有“偏”有“错”,只是因为我们太想让课堂教学按照自己设计好的思路开展下去,太想把自己深思熟虑的结论与他们分享,所以一念之间,功亏一篑。


也许这就是课堂教学上的一个悖论,自主学习的课堂起于教师的引导,但也毁于教师的引导。长期的教育实践,已经让我们成为学生面前的“强人”,这也许是从当班主任时的“说一不二”开始的,这种心理已经成为一种习惯,如影随形地跟着教师,就像当我回到家中,仍会习惯性地用说教的口吻对家人说话一样。


所以,作为教师,我们确实不应该再去责怪自己班级的学生不活泼、不主动,责怪他们如此愚钝,达不到我们认为的理想的“自主学习”的课堂状态。因为很多时候,学生之所以不去自主学习就是因为长期生活在教师强势的阴影中。试想想,课改至今,我们仍有多少课近乎只有教师自己一人独白?还有多少课仍是在展示自己充分准备的资料?在教师唱惯独角戏的课堂上,学生除了膜拜教师以外,也就只能是努力记录教师讲授的一切,唯恐有半点遗漏,偶尔重复教师列举例句或跟随教师诵读课文。这样的学习不是技能的掌握,而是知识的累积;这样的教学缺乏师生之间和学生之间的沟通与交流;这样的课堂充斥着教师的强势话语,以至大部分学生严重“失语”。


如此看来,虽然我们大力倡导课程改革,自主课堂,但是即便小组讨论的模式有了,用了,也不一定就是学生的自主学习,因为模式是教师定的,但某种意义上说也是教师毁的。


教师的习惯性强势,在问题设计环节就可能让合作讨论变得有名无实。有的教师将概念类的问题列在自主学习项目中,试问学生不照本宣科还能如何?还有的教师将跨度极大的问题列在自主学习项目中,试问摸不着边际的学生不坐等教师的金玉之言点拨还能如何?如此,小组讨论变成开会聊天,娱乐成了主题,学生个人发言则成了“见缝插针”的事。


教师的习惯性强势,自主学习的成果也变得无关紧要。像我本人的案例一样,教师始终将教学进度、标准答案摆在至高无上的位置,就算学生各抒己见,有“弱水三千”,教师也未必会“取一瓢”。既然学生的讨论结果得不到起码的尊重,自主学习不就形同虚设吗?


自主学习的课堂,就像只有一个话筒的舞台。想要学生多说话,教师自然要少说话。教师退一步,才能让学生进一步。要用教师的弱势来促进学生的自主!


这个弱势,首先就是要放低姿态,教师不必全知全能,我们能找到的备课材料学生也能找到,只是因为我们有工具之便而已。既然如此,为什么我们不把这些课上会引用到的额外材料提前给学生,让学生与我们一起思考?另一方面,哪些问题值得讨论是不是也应该听听学生的意见呢?如果有我们的教学目标与学生的求知欲望两相重叠的问题是不是更好呢?


其次,在课堂是话语弱势尤为重要,多一些与人商榷的语气,多一点肯定学生的态度。这是我们对自主学习最大的贡献。


再次,教师弱势,并不代表学生人人强势。必须要预防部分学生将问题引入庸俗化理解,极端化阐述。所以要借助小组的力量,让学生在讨论中各抒己见,但发言时是深思熟虑的组内共识。


虽然自主学习是课堂改革的大势所趋,但想让它付诸实施仍然任重道远。课改的路上,我们都是学生,相信不断反思与实践后,学生自主的课堂终会真正实现。


(作者单位:浙江衢州市菁才中学)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