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X”引入式材料的设计与实践研究

“3+X”引入式材料的设计与实践研究

沈冠洲

  新课程实施以来,国内研究引入材料教学的很多,研究课外阅读教学的也很多,但是将两者有机结合的却不多见。综观其研究成果,主要是忽视了课内教学中的教学方法运用与学生学习力提升的方法之间的共通性。研究教法的只关注教师的课程效果,研究学法的只研究广度和深度而忽视了角度。为此,笔者尝试“3+X式”教学方式,使教师的教学行为能为学生所用,并将课内外阅读有效衔接,指导学生阅读方法,突破阅读难点,提升阅读能力。

一、选——立足教材,重视文化

有位教育家曾这么说过:“任何一篇文章,都是通向作者的窗口,是作者生命的缩影。”笔者尝试的“3+X式”教学方式的第一步“选”,就是要立足于文本特色和作者特色,还原创作环境,重构作者本色。从单纯的读一篇文本到解读一段历史或者人物经历的文本孕育土壤,全方位、立体式地了解文章,把握最真实和最本源的情感。

下面,以八年级上册第六单元《诗四首》一课为例来说明文本立体语境的形成。如下表:

具体以《使至塞上》为例,许多老师在谈及“征蓬出汉塞,归雁落胡天”一句时总不能很好地解释究竟是情同上句的“单车”的愁还是同下句“大漠孤烟直”的豪气。一旦了解了作者当时是被朝中排挤出京,就不难理解堂堂天子使臣为何“单车”,为何又自比“征蓬”了。

二、删——去有存无,留亲省疏

“删”就是以教材为中心,选择合适合理的,能推进教学的素材,舍弃没用的或者效用较小的素材。这就需要教师对文本有充分的认识,以及对于自己的教学设计有完整的计划。笔者具体叙述以下两个方面。

1.去有存无:剔除雷同的材料,形成互补的内容。

如果教师只是单纯引用教学用书,常常会发现有些核心的知识点与课下的注解相同。反复在一个识记性的知识点上讲解,是一种课堂教学时间的浪费。

例如,七年级下册《丑小鸭》一文,作者的国籍、代表作品都属于识记内容,在课下有明确注释,教师在课上无须赘述。因而笔者在解读丑小鸭的形象时只引入如下材料:“安徒生从小家境贫寒,没有受过正规教育,先后在几家店铺里做学徒。少年时代的他就对舞台产生了兴趣,并幻想当一名歌唱家、演员或剧作家。1819年在哥本哈根皇家剧院当了一名小配角,后因嗓子失润被解雇,从此开始学习写作。但他写的剧本由于完全不适合演出,没有被剧院采用。”由此,学生理解了作者写的《丑小鸭》其实就是他本人生活的写照。

引入的内容为文本的研读创设了一个丰满的时空背景,使得作品的解读有血有肉,也更便于学生理解作者在构思主人公形象时的初衷,而非单纯地、空洞地形容丑小鸭坚强、自信、勇敢等。

2.留亲省疏:舍弃全盘托出,选择与文本紧密相关者。

在大量的相关信息中,我们优先选择与文本关系密切的,容易与文本语句产生呼应和共鸣的,方便学生解读文本。

例如,七年级上册《小圣施威降大圣》一文,学生往往对作者在写作过程中的情节设计、人物性格设计的理解存在很大的难度。笔者在这里尝试引入一些明清话本小说的介绍,介绍了说书人希望“吸引读者”“制造新奇”的社会目的。学生通过这些材料的解读,很容易就能理解“为何要让小圣的本领和大圣旗鼓相当”“为什么小圣不直接变一个最厉害的来降服大圣”,以及作者详细描写二人本领的作用。不外乎就是要吸引读者,制造悬念,引人入胜,从而获得更好的表演效果。

而很多教师热衷于大篇幅地介绍《西游记》的内容以及吴承恩的生平,其实这些材料的引入对于文本的解读并没有太大的帮助,且引用这些材料又要占很多时间。当我们跳出文本,从话本小说这个角度来解读的时候,很多问题就豁然开朗了。

三、化——化整为零,化虚为实

要将引入材料的作用发挥到实处,就需要改变一锅端、一台戏的做法,而是将繁重复杂又多元的材料分化而用,将最有用的材料用到最合适的地方,使得引入材料成为一种解读重点、突破难点、开阔视点的重武器。

例如,教学《华南虎》一课,我们得到很多关于这首诗歌的材料。学生通过了解当时时代对于“四脚土匪”华南虎的错误认识和屠杀,不难理解作者对于华南虎的同情,以及华南虎的悲哀。但是学生不容易理解的是笼子里的华南虎作为一个阶下囚所表现出来的那种高傲。此时,笔者引入百度百科中对于华南虎的描述:“一只成年老虎的必须活动范围是70平方公里以及至少300头羚羊。”用这些数据和文中狭小的笼子一对比,不难体会出这种“虎落平阳”的感觉。

这则材料作为一则科普性材料,与本文的诗歌题材看似并无太大的联系,若单独拿到开头或者结尾,会令学生感到突兀,且无法契合其他的相关背景,与文章的主要内容不符合,起不到较好的作用,但笔者在讲解到诗中描写华南虎笼中情景的时候才引入,则恰如其分。

四、X——多元理解,多重运用

教师教的目的是为了学生用。笔者探索的这个方式的前三步“选”“删”“化”实际上还是在课堂教学模式上进行的变化,究其最终目的,还是为了走出课堂、走出课本,促进学生真正理解和活学活用解读文本的技巧。

例如:某次阅读课,笔者选取了伊拉克作家布泰纳·阿尔纳斯里的小说《战俘返乡》作为学生自主探究的阅读篇目。文中有如下语段:

这一惊奇的消息使他陷入沉默。很长时间之后,他问:“是你告诉他们我英勇牺牲了吗?战俘有什么不好?”

儿子沉默不语。

“你宁愿我死了,是吗?”

儿子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大声并快言道:“我的朋友说,英雄是为保卫国家而死,但战俘则是为了活命而投降的懦夫。”

他屏住呼吸,说:“在真正的战争中,事情并不总是那样。每个战俘并不是因为他是懦夫才投降,投降的原因是多种多样的,可能是因为指挥官指挥不当,或因弹药耗尽,或因敌人数量太多,我们寡不敌众。”

儿子耸了耸肩说:“我希望你在我朋友的眼里继续是个英雄。我不知道今天之后,我怎么再在他们面前露脸?”

学生根据自己的生活阅历和学习经验很难理解文中对话的深意,笔者鼓励学生自己去探寻相关资料来解读文本。最终学生通过美伊战争的相关资料了解了当时的情况,通过《战争与和平》《钢铁是怎样炼成的》等对比理解战争的含义,甚至通过查阅作者的资料,成功地突破了阅读的难点。还有的学生结合《石壕吏》,理解到了“战争的创伤不仅在于肉体,更在于精神”。

教师对于语文教学的研究,不仅在于课内,更在于课外;不仅在于解释,更在于解读;不仅在于文本,更在于文化。我们要真正提高学生的学习力,就要运用自己丰富的知识储备,为学生的学习构建一个立体的、多元的、时空结合的语境,让学生能够真正理解文字背后的深意和内涵。

在探索之初,这样的阅读方式也许会加大教学的难度,但是长久的坚持,会使学生的学习能力、自我思维能力得到极大的锻炼。事实证明,这种方式将课内外阅读有效衔接,解决和弥补了课内外阅读不足的现状,为学生广泛、深入的阅读提供了良好的机会,真正有效地实现了从“解读单独文本”到“品味立体语境”的完美转变。

(作者单位:浙江嘉兴市二十一世纪外国语学校)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