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剪影

学生剪影

刘红丽

和学生相处久了,才发现每个孩子都很独特。有的羞涩内敛,有的恣肆张扬,有的真,有的憨。当他们的身影浮现在眼前时,让人不觉莞尔。

有个男孩儿,浓眉大眼,高大敦实,走路时虎着腰,踏着大步,说话太快会有些打结。他总是很积极地写作文,潇洒地扬手甩到办公桌上:“老师,我又写完了!”一副踌躇满志的样子,像完成了顶级任务。他风一般地跑出了办公室,又风一般地跑回来:“老师,把作文本给我吧,我写了人家的真名,要改。”“没关系!”我继续看电脑屏幕。他顿住脚步:“老师,你有空刷网页,就没空给我看作文吗?我写的你都没看。”他的直言不讳差点把我噎死。我不得不停下来,拿起他的作文,念道:“‘在大千世界,人,被分为两类,一类是男人和女人,一类是好人与坏人。’人怎么能这么简单地划分呢?逻辑不对啊!”他认真地虚弯着腰,肯定地说:“老师,世界上就只有好人和坏人。做人不一定顶天立地,但一定要善良真诚。”他郑重地望着我,我顿时有些语塞,只好重重点头:“哦,说得对,要善良真诚。”他才满意离开。

后来,他又跑到办公室。“看,没有了!”他在食指上套个白色牙膏帽,倏忽间消失,“嗖”,从手背后面出来了。我不禁惊讶。他念念有词,“我要做世上最伟大的魔术师”,抽出手帕,攥在手心揉成一团,“噌噌噌”,从掌心里慢慢拉出了条红色丝巾。“后面还有更好的!”他递过展开四角的手绢,要我绾个扣儿。我老老实实地系了个死扣儿。他有些为难,铆着劲儿,半天也没解开。他有些不甘心,丢掉手绢,从裤兜里摸出一副牌,“哗”地用手一抹,全变成了同色,“哗”再用手一抹,又变成了杂牌。我翘起大拇指,他一脸不屑。我笑着说:“元旦的时候,你去台上给同学们表演魔术吧!”哪知他立马缩了脖子,语气惶急地说:“我还要准备期末考试呢,哪有时间准备!”

还有个女孩儿,常常趴在靠窗户的座位上打盹儿。圆蘑菇头,红润的脸,戴着一副大黑眼镜,穿着黑色套头抓绒衫,用手托着腮,歪着头瞄我,真像一只慵懒的猫咪。她朗诵的时候声音有些哽咽:“冬天到了,北风呼呼地吹着,天冷极了。”真让人感觉冷极了!后来她在作文中写道:“当你身临其境地属于整个冬天时,你就会不由自主地爱上它。你的嘴角会微微上翘,脑海里会逐渐浮现出那些清晰的画面。”我不禁对她刮目相看。她的同桌,眼珠滴溜儿乱转,很机灵,上课总爱插科打诨,顶嘴也是理直气壮,总是口比心快。她会“腾”地从座位上站起来,也喜欢哗众取宠,直言不讳,从不掩藏自己的感情,但终究还是女孩子,作业写得很认真,每次都是优秀。我偶然在她的课本上发现了几行小字:“你比时光还凉薄吗?我比尘埃还卑微吗?”真让人讶于她细腻的内心世界。

每个孩子都是独一无二的,每个孩子都是一座城堡,富可敌国。

(作者单位:四川师范大学附属圣菲小学)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