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教育叫提醒

有一种教育叫提醒

洪淑珍

六月的校园,绿色一片,浓荫匝地。星期三,一个雨后天晴的日子,和煦的风拂在脸上,凉丝丝的。下午最后一节课,悠扬的上课铃声响起,毕业班的学生没有像往常一样走向教室,而是一个个穿红着绿,满面春风,三三两两地来到了校园广场。霎时,宁静的校园一下子变得热闹起来。

又到一年拍毕业照时。

再过两个礼拜就毕业了。校园里没有响起忧伤的骊歌,相反,代替的是少男少女的笑语欢歌。十一二岁的孩子不知道分别的含义,一放松更是没心没肺。因此当按照要求列好队形合影时,摄影师还没来得及数“一、二、三” ,孩子们便不约而同地喊出了“茄子”。留下的一张张笑脸,把相机的镜头填得严严实实。

接下来,是学生的自由拍照时间。有拉老师合影的,有单独留影的,有三五成群的,还有几个“死党”夸张地摆出各种造型,引来了一阵阵的惊呼声。

拍吧,拍吧,孩子们,把烦恼抛开,把激情释放,把美丽定格,把友谊撒满校园。

突然,我发现杨凡站在广场的一个角落里,孤零零的,离欢乐的同学远远的,成为一个孤独的旁观者。

杨凡也是我班的一员,他是一个有着先天残疾的孩子,脑部发育不全,导致手脚活动不自由,生活基本能够自理。由于我们这没有特殊儿童学校,他只得随班就读。“老师,孩子一人在家太孤独了,我把他送到学校,能学多少算多少,关键是让他能合群,请老师多多费心,多多关照,谢谢。”记得杨凡入学报到时,他的父亲,一个诚实又乐观的中年人,这样对我作了交代。哎,可怜天下父母心!为此,我一直把杨凡安排在前门第一排的座位上,还特意安排班上男同学轮流值班,负责他的课间出外活动和上厕所。虽说杨凡的智力不健全,但在父母的疼爱下,长得高高大大,白白净净,比较讨人喜欢,和班上的同学相处得也比较融洽。他整天面带笑容,一个人乐呵呵的,仿佛他的世界里没有烦恼,没有哀愁,没有痛苦……

今天每个人都应是主角,不能有一个“观众”。杨凡这样一个需要照顾的孩子竟然被“遗忘”了,我很生气,想批评学生。但转念一想,错不全在学生,肯定是这样欢乐的气氛让他们高兴得忘乎所以了。这时需要的不是老师的训斥,而是一个提醒。

我快步走到杨凡跟前,发现他的脸上还是那副永远快乐的表情。见到我,杨凡收回了羡慕的眼光,呆呆地看着我,一脸的纯真。

“杨凡,看什么呢?”我小声问道。

“看——他—— 们—— 照——相。”杨凡慢腾腾地说。

“想和大家一起照吗?”

“想!”这回他说得很干脆。

“别光站着,我带你跟同学们照相去。”我牵着他的手,扶着他慢慢向广场中间走去,并故意大声说:“来,摄影师,先给我俩来张合影。”

听到我的喊声,同学们似乎明白了什么,一下子都停止了他们的活动,不自觉地围上来。有的还大声喊道:“杨凡,放松点!”“杨凡,再笑一点!”

合完影,还没等我说,同学们便迫不及待地和杨凡合起影来:“杨凡,咱俩来一个。”“杨凡,你陪我们照一张吧!”……孩子们用行动弥补着刚才的疏忽。

杨凡,一下子成了广场上的焦点,成了孩子们眼中的“明星”。他那纯真无邪的笑脸,在六月的阳光下显得格外灿烂,格外动人。

多么和谐的画面,多么懂事的孩子!我眼里一热,是风吹进了一粒花粉吧!

教育,不是单纯空洞的说教,更不是疾言厉色的教训。有一种教育叫提醒——在学生成长的道路上,教师适时的指点和智慧的提醒胜过千言万语。

(作者单位:安徽怀宁县高河镇全丰小学)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