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用”热背后的冷思考

“语用”热背后的冷思考

林志明

十年前,笔者曾亲历过一场席卷全国的“人文风潮”。那是在新课标颁布后不久,举国上下,网络报刊,无不高呼“人文”口号,高举“人文”大旗。记得当时,在大大小小的观摩课、评优课上,老师们最为关注的是课堂上的人文熏陶、人文关怀。似乎只有让学生热血沸腾、情潮翻涌才是好课,否则,很难得到专家的首肯、评委的青睐、观者的认可。当然,多年以后,我们已然发现语文课不能这样上,语文课不能“只见‘人文’不见‘语文’”。

然而,历史总有许多惊人的相似之处。当课改走过第一个十年之后,课标终于为“语文”正了名:“语文课程是一门学习语言文字运用的综合性、实践性课程。”也就在此时,我们蓦然发现,语文教学正在一窝蜂似的赶着“语用”的潮:“有的语文课,内容理解尚不充分,学生便嚼着‘夹生饭’大练语用;有的语文课,通篇是写作知识和技法的分析,乍一听,以为是大学的写作概论课;有的语文课,不顾文本的整体语境和氛围,硬生生插进几个所谓的语用设计,让学生莫名其妙地操练;有的语文课,原本感人至深、沁人肺腑,结果却被语用给绑架得丢魂失魄、形容枯槁……”(王崧舟语)这不免让人担忧起来:语文教学是不是又从一个极端走向了另一个极端呢?

在一次教研活动中,笔者执教《“凤辣子”初见林黛玉》一课。整堂课围绕“凤辣子”这一人物,设计了三个板块的内容。

一、山是山,水是水——初见“凤辣子”

出示三位学生课前自学时对“凤辣子”的看法——“性格直爽”“热情大方”“关心他人”,其他学生据此发表各自的观点。

二、山不是山,水不是水——再识“凤辣子”

1.出示一位学生课前自学时对王熙凤的独特看法——“善于讨好别人”,其他学生据此发表各自的观点。

2.引导学生从王熙凤的语言和动作中体会其虚情假意、善于奉承的性格。

三、山还是山,水还是水——三顾“凤辣子”

出示仆人兴儿、红学家王昆仑、作家王蒙等人对王熙凤的评价,学生据此再次发表各自的看法。

课上罢,质疑声四起。有人说:“这堂课的语言训练在哪里?言语实践在哪里?”有人说:“这究竟是在‘教课文’,还是在‘教语文’?”有人说:“这堂课虽然学生的思维很活跃,但是‘语用’的旁落让人感到‘语文味’的缺失。”……

不可否认,这些观点都很中肯,也很有道理,但却忽略了《“凤辣子”初见林黛玉》这篇课文特有的个性。

作为《红楼梦》中的一个经典片段,本文可供选择的教学内容极为丰富。我们可以从文中那些华丽的外貌描写、传神的说话技巧、对比的叙述特点等来引导学生学习作者的写作技法,也可以从小说的三要素、古白话文的语言特点、正面描写与侧面烘托相结合的写作特色等来引导学生感受作者的语言艺术。但是,窃以为,这都不是本文的教学重点。本文最大的教学价值在于引导学生感受“王熙凤”这一人物形象,并由此激发学生阅读名著的兴趣。这是别的文本所无法替代的,也是经典名著独有的文化价值所在。

当然,“培养学生正确运用语言文字的能力”,这是语文教学的独当之任。语文教师应当引导学生关注语言、着力语言,“在语言文字中出生入死”。非如此,语文教学必将走向自我消亡的悬崖。然而,作为一门人文学科,语文教学同时还承载着教人求真、教人向善、教人臻美,使人拥有一颗“高贵的灵魂”的使命,这同样是语文教学的应有之义。那些一心想着“语用”、一味向着“语用”,弃学生的阅读感受、精神成长、思维发展于不顾的语文课,必然陷入工具主义、技术主义的窠臼,应当引起我们的警惕。

所以,对于一名智慧的语文教师而言,应根据不同的文本、不同的学情,灵活、机智地选择“教什么”和“怎么教”;最大限度地发挥每一篇课文的教学价值,从而使学生在学语习文的过程中既有知识的增长、能力的提升,又有情感的涌动、精神的拔节。我想,这是语文教学应然的选择。

(作者单位:浙江绍兴市上虞区小越镇中心小学)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