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放慢语文教育的脚步

请放慢语文教育的脚步

武宏钧

语文教育绝非单纯的文化传递。语文教育之为教育,正是在于它是一种对人格心灵的“唤醒”,这是语文教育的核心所在。

小学语文课程的“宗旨”是什么?说起来很简单:一是帮助学生获得基本的语文素养;二是促进学生形成良好的个性和健全的人格。学生的基本语文素养主要有三:语文基本技能——识字写字,阅读、写作、口语交际的基本能力;语文学习的良好习惯;热爱祖国语文的思想感情。一句话:打下扎实的语文基础。学生的良好个性和健全人格主要有三:审美情趣,基础品德;积极的人生态度;正确的价值观。

其实,语文教育是一个缓慢而优雅的过程。慢工出细活,放慢脚步,我们才能给学生真正的语文教育,才能使语文教育成为培育心灵的活动。语文教育面对的是一个个形态各异的生命,它必须符合生命本来的规律。语文教育也需要启蒙,需要回到原点,向真善美回归。唯此,语文教育才会成为一个缓慢而优雅的过程,语文教育才会变成一种幸福而完整的生活。

一个新的生命来到这个世界,就是一个成为“他自己”的过程。他固然要学习做人、学习知识、学习礼仪之类,但在这个过程中,他尤其是一个独立存在的生命体,他的自我、兴趣、个性要得到尊重,他的潜能、智慧、优长要得到生长。我固然知道人的成长不全是快乐,这里面也有必经的训练和磨砺,更知道即使是知识的获得,通常也是一个困难、艰苦、缓慢的过程;人的成长更是曲折、艰难,有自己的规律,一点也勉强不得。有时候我们没有办法使一个人学得更多、学得更好,也没有办法让他迅速形成所谓“良好的”习惯;我们经常无法对自己的教育行为作出恰当的判断,也无法洞悉一个成长中的孩子最需要的究竟是什么……但我深深地感悟到,语文教育是为了唤醒孩子的灵魂,而不是置孩子的天性于不顾,一味给孩子上笼头。

现在的语文教育一是急躁,急功近利,过于重视升学率;二是片面,唯分数教育,缺乏人格教育和体育教育,而且二者似乎还有点恶性循环的意思——因为急躁,所以片面;因为片面,又难免急躁。整个社会也弥漫着超前、超快的教育硝烟。“五个月识字,一岁半能认200个汉字,三岁脱盲,六岁就能博览群书”“21天写一手好字”“快速阅读”“快速作文”“让宝宝赢在起跑线上”……这样的广告词随处可见,其吸引大众眼球的内核就是学得多、学得快。如果我们用焦躁的心态对待教育,占据孩子的童年,挤压孩子的睡眠,我们培养出来的也必将是肤浅的下一代。他们看不到身边的美好,只会用ipɑd看风景;他们听不到自然的和谐韵律,只会用ipod听音乐。减速并非落后,减速意味着在语文教育方面我们有主动性,意味着我们能更好地遵循语文教育规律,更好地帮助孩子积蓄力量,享受人生。

中国是一个经济高速发展的国家,这些年我们有了宽带,有了高铁,有了排名世界第二的GDP,我们的生活也随之进入了高速路。我们习惯了忙碌,习惯了高效,同时也习惯了把孩子从一个课外班拉向另一个课外班,让孩子从钢琴八级奔向九级,而我们忽略了和孩子一起共度美好时光,忽略了孩子的笑容、烦恼,更忽略了教育的内在规律。

众所周知,芬兰教育这几年来一直在世界首屈一指。2007年,在国际经合组织公布的“国际学术教育评量”中,芬兰中学生的数理成绩与亚洲学生平分秋色,位居第二,仅次于中国台湾,受到全世界的关注。芬兰有一条非常值得深思的教育经验,就是慢,一切慢慢来!芬兰不但没有对孩子进行超前教育,反而规定只有满7岁才能入小学。这比很多国家都要晚。而在我们国家,很多父母为了让孩子早些接受教育,在孩子还不到6岁的时候就托人找关系送进小学。

我们常常很自豪我们的孩子在数理化等学科成绩方面远远超过他国学生,我们也惊讶一些国外学生假期竟然有3个多月时间,而且不留任何作业,不上课外班。同时我们也苦恼地发现,我们的孩子小时候拼命学,进了大学反而不爱学了,该玩的年龄他们超前学习,该学习的年龄他们却已厌倦学习;而一些国外的孩子小时候尽情玩,长大拼命学,他们在该玩的时候玩,该学的时候学,看似缓慢的学习却打造出了具有创造力和可持续发展能力的人才。

语文教育应该是“如春之禾苗,日不见所长,日有所长”(陶渊明语)。语文教育就是一个互相寻找、发现,彼此增进理解的成长过程。在语文知识的传承和教学绩效的考核过程中,教育者常常会遇到一些所谓的“差生”。那些“差生”更需要语文教师的关爱和帮助,更需要语文教师耐心引导、悉心指教、平等看待、严格管理。所谓的“差生”心灵难免脆弱、自卑、失意,他们的学习暂时是落后的,但他们不乏一颗善良的心和对未来生活的追求和梦想。语文教师有责任和义务让他们重拾生活的信心和对未来的梦想,要用智慧和艺术的方式给他们圆梦,解决他们的各种心理问题,完善他们的品格,弥补家庭、社会等原因给他们健康成长带来的缺憾。也许他们在中考、高考中不会给老师和学校带来荣誉和炫耀等回报,也许他们在未来的人生中也不会一鸣惊人让学校引以为豪……但语文教师有责任使学生以完整的人格度过未来的人生。小学语文教育应该是属于大众化、平民化的教育,必须为社会的需要培养各种人才,而不仅仅是针对极少数人的精英教育。

语文教育是一个“慢活儿”“细活

儿”,是生命潜移默化的过程,正所谓“润物细无声”。语文教育的变化是极其缓慢、细微的,它需要生命的沉淀,需要“深耕细作式的关注与规范”。语文教育给予学生最重要的东西,不仅仅是知识,还有对知识的热情、对自我成长的信心、对生命的珍视,以及更乐观的生活态度。语文教学应该“让真的教育成为心心相印的活动,从心里发出,打到心灵深处”(陶行知语)。我们的语文教育应该关注学生的精神生活,让学生在学校生活中有刻骨铭心的经历,让学生在和同伴、老师的交往中能体会到快乐,能施展自己的才华。因此,我们需要放慢语文教育的脚步。

语文教育是慢的艺术,是生命化教育课题的一个重要理念,它也是直接针对当下中国中小学教育与教育改革的弊端提出来的。目前,功利化的教育以及家长、社会、政府对“高分”的竭力推崇使学校应试教育愈演愈烈。解不开的名校情结和受制于高考指挥棒的追逐高分的应试教育可以给人带来诸多功利,但这种功利教育给学生带来了巨大的心理压力,使其产生孤独症、学习焦虑症、感觉综合失调症等心理问题,甚至体质也在变差。如今,师与生的身心健康均已成为严重的教育问题。而片面追求升学率的应试教育,一旦使学生成为考分的富翁、情感的乞丐,应试的强者、精神的弱者,语文教师就只能日趋依靠规训、惩戒或者利诱来维持教学,那么就会离素质教育所要求的“培养全面和谐发展的适合未来长久发展的人” 和“具

有独立思考和判断能力的人”越来越远。通常,我们要耐心地等待一个人的成

长:智慧的觉醒、力量的增强、某种人生信念与价值的确定。在这个过程中,被教育者需要教育者针对具体的人给予帮助——温情的理解、真挚的同情、诚意的鼓励、恰当的提醒。所以,也许教师最重要的品质,就是耐心、敏感、克制、清醒的边界意识,同时还有乐观的态度、积极行动的临场智慧。

现在,我们需要给自己的语文教育生活找寻一个生命的原点,一个思想的源头,一个美好的上游,让自己有清醒的头脑和从容的心情,去面对那些可能熟悉得厌倦了的教育场景和各种意料之外的教育事件。语文教师更需要把自己从时下“效率至上”的机械运转及由此带来的精神困顿中解放出来,进入“慢”的语文教育情境中,恢复语文教育本来的“慢”性。

(作者单位:安徽阜阳市向阳路铁路学校)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