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吗”道“嘛”

说“吗”道“嘛”

“吗”“嘛”二字人们都很熟悉,自认为能正确使用。但事实并非如此,人们在使用二字时常常张冠李戴。

“吗”明代的字书《字汇》说它是“骂”的“俗写字”。台湾出版的一部形音义字典还作了这样的解释:骂的本义是“以恶言斥人”,这当然要动口,故左面是个“口”字;骂人时往往处于情绪失控的状态,犹如烈马难以驯服,故右面是个“马”字。说得头头是道,可惜罕见书证。我们还是按下不表吧。

从文字运用的实践来看,“吗”“嘛”均可作译音用字,如“吗啡”“喇嘛”。“吗啡”为英语“Morphine”的音译,其中“吗”读mǎ,它是从鸦片中提炼出来的白色结晶体,临床可用于镇痛,但长时间使用会成瘾。“喇嘛”为藏语音译,“嘛”读轻声。喇嘛的意思是“上师”,本是藏传佛教中对高僧的尊称,只有有地位、有学问、有修养,且能够为人师表、带人修行的僧人才能称为喇嘛。汉族则用“喇嘛”一词统称蒙藏僧人。佛教中有六字真言:唵、嘛、呢、叭、眯、吽,“嘛”也是其中之一,读音为má。

“吗”“嘛”又均可用作疑问代词,稍加考察,不难发现这原是一种方言用法。“吗”“嘛”的意思是“什么”,读音为má。“干吗”即“干什么”,也可写作“干嘛”。必须提请注意的是,现在辞书多倾向于“吗”。《现代汉语规范词典》中有一条提示:“干吗”不宜写作“干嘛”。《现代汉语词典》干脆没收“嘛”字“má”的读音。不过,在某些方言区“嘛”仍很有市场,“吃嘛嘛香”便是一句很流行的广告语,用的就是“嘛”字。

“吗”“嘛”还均可作为助词用在句子当中,使句子出现较为明显的停顿。这种处理方式有提出话题、引起注意的作用。如“广告问题吗,我们留待下周再讨论”“你若是一定要去嘛,别人是不便阻拦的”这两个句子中既可用“吗”,也可用“嘛”,在实际文字使用中还经常用“么”。在这里三个字的作用是一样的。

上面说的是“吗”“嘛”的相同,下面再说说“吗”“嘛”的异。

作为语气助词,“吗”“嘛”用在句末时,语气是明显不同的。“吗”可用于是非问句句末,表达的是疑问语气。凡用“吗”其语调都是上扬的,如“元宵节去看灯吗?”,这里用“吗”重点在问,不在疑。“吗”也可用于反问句句末,表达的是诘问语气,如“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吗”;“吗”还可用于祈使句句末,表达的是商量的语气,如“带上孩子一起来好吗”。

“嘛”和“吗”的最大区别是“嘛”不表示疑问语气,只能用于陈述句或祈使句,其语调是平直的。用于陈述句,表示事情本来如此或其中的道理显而易见,如“开句玩笑嘛”,用“嘛”意在强调自己没有别的意思,别人一眼便能看出不过是个玩笑。用于祈使句,表示建议或期望,如“有话你就好好说嘛”。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