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我的阳台染绿你的眼眸

让我的阳台染绿你的眼眸

陈皎丽

我精心种的花儿都枯死了,她们最终没挺过严冬,也就见不到春日和炎夏,更不用说领略秋高气爽的日子了。曾经,我对着枯萎的玻璃海棠、龙爪金菊、长寿花、袖珍叶发呆:怎么就这么不好养呢!好一些温室里的花儿!

去年春节,丈夫买回来几斤“红灯

笼”辣椒,红彤彤、圆嘟嘟的,像一个个喜庆味儿十足的灯笼,绿把儿就是灯笼的绳扣儿。看着可爱,我不忍扔掉其籽核,就精心晾干收集起来。一直到街上有菜农叫卖新鲜辣椒,我方想起“红灯笼”辣椒来。于是试着把它种在花盆里,几天光景,它们竟纷纷钻出土来,探头探脑的,像怯生生的孩儿,伸展着娇嫩的双臂。惊喜之际,我记住浇水,没几天,一片绿芽铺满了花盆,大有改天换地的雄心!

我学着记忆中种菜的大致步骤,也给满盆绿芽进行破苗移栽,让两棵一株,防止有枯死,另一棵替补上。奇怪的是,每一株的两棵苗都活过来了,你挨我我蹭你,比赛开枝散绿。我再不忍心拆开它们,就任由它们并肩同在!

移栽后,六七盆“红灯笼”辣椒成了一道诱人的绿廊。风儿吹来,百枝绿影摇曳,满目绿色点缀了我的阳台,我和这阳台染绿了仰望者的眼眸……

那些绿枝挂上了白色的花骨朵儿,慢慢地绽放出五片娇怯怯的花瓣。渐渐地,全开了,白色的小花在绿枝的托举下,好淡雅沁心……一连几日,就这么群花竞放,有几朵变黄凋零了,也没看出结果的迹象。我心惶然,与孩儿一边推窗一边嘀咕:“是不是没蜂蝶采蜜,这些花儿等不住就谢了?”“是的。”孩儿说。

过了几日,再看,那先凋谢的花儿竟悄无声息地长出了小小的果子,我惊喜万分。这时,几只蜂儿和白蝶在绿枝上忙碌着、跳动着、飞舞着,给绿廊增添了无限生机。这些舞动的精灵在为那一枝枝绿枝拼命孕育出来的小生命庆祝呢!

兴奋之余,我记着一天给辣椒浇一次水,丈夫也偶尔拔拔草、松松土。孩儿天天尖叫:“小辣椒又长大了些,快看!”烈日炙烤的季节,看小辣椒长大和风吹叶动,成了我们三人的必修课。这样,窗户推开合上,推开又合上,讨论尖叫,蜂蝶飞舞,日子很快就过去了。倘若推窗,又恰逢有风吹过,看见一个个圆嘟嘟的小辣椒随风碰撞,那轻微的声响是我听过的最美的声音。我叫它是结果的声音,因为它比花开的声音更沉甸甸……

我总期待小辣椒长成红灯笼的日子,那该是秋高气爽的时节了吧!幻想着无数个绿枝上挂起又大又红的辣椒,真是红肥绿瘦啊!这自然界最佳搭配的红绿交相辉映,才是生活的颜色:鲜艳、丰腴、叶落归根、再次播种、再次来过……

小辣椒的生长过程,让我感触很多。我感悟到生命的力量——破土而出;感悟到生命的经历——开花结果;感悟到生命的机缘——播种浇灌。万物的一生都要有追求,有追求还要有期望,有期望才有惊喜,这样才不枉此生!

(作者单位:湖北襄阳市保康县城关镇小学)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