纷繁赛课后的冷思考

纷繁赛课后的冷思考

鹿崇涛

晚唐诗人罗隐曾写过一首诗:“不论平地与山尖,无限风光尽被占。采得百花成蜜后,为谁辛苦为谁甜?”这原本是首咏蜂诗,似乎又能拿来形容为切身利益而忙于四处赛课的一线老师们。他们正如那一群群蜜蜂,为酿得“佳蜜”而“百花众采”,不辞辛劳。然而,“采得百花成蜜后,为谁辛苦为谁甜”注定又将引发某些审视者的怅惘。

赛课,即各级各类教学比赛的俗称,是广大教师交流教学经验、切磋教学技艺、展示教学风采、比试教学水平的机会,也是教师专业成长的擂台。这样的切磋交流,利于参赛教师个人的提高,更利于促进教师整体队伍素质的提升……

今年的全市优质课评选刚刚落幕。评选规定“讲课内容由参赛者自定”,如此呈现的课,大多是通过选拔、经过“反复打磨”的课。这样的课,凝聚着个人乃至集体的智慧,个中教育方法、教学策略往往能给观摩者以启迪,促使听课者审视个人课堂,汲取教育经验。

然而,与此同时凸显出来的教师演课、顺教案等教学假象亦值得关注。一些语文课堂总让人感觉进程过于“顺

畅”:老师这边刚提出问题,学生即刻争相举手,几乎不假思索,而指名任何人的回答又往往无可挑剔、堪称完美,难让人见到“突发事件”;课堂上老师如此问,学生如是答,而一旦学生说出老师想要的答案,教学随即进入“下一环节”……倘若留意授课老师的教案,常常会发现:课上师生所说所做几乎跟教案如出一辙,甚至都不带差字儿的!

真正的教学果真能如此吗?答案自然是否定的。我以为,尤其是语文课,课堂教学每完成到一定环节,执教者应该养成问学生“有不懂的地方吗”的习惯。如此基于学生的反馈,教师或一一解答或撷取其中有价值的问题生发新的教学。这既是“以学定教”的生动注脚,又利于锻炼学生质疑问难的习惯。

“千教万教教人求真,千学万学学做真人。”现实却是,孩子一旦步入校园便犹如登上舞台,纷纷装扮起来,力争做个让老师喜欢的“好孩子”;而每逢赛课,孩子们更是“被迫”迎合着,积极表演,如鹦鹉学舌般说着一些空话、套话、假话。长此以往,孩子对于学校及课堂教学的兴趣便淡了,厌学情绪滋生,教师的管理工作自然困难重重。从某种程度上讲,这似乎与我们的教育误导有关!

鉴于此,“教学打假”首先宜对赛课来一番技术改造。诸如改“讲课内容由参赛者自定”为“由主办方划定讲课范围,提前半天组织选手抽签确定各自讲课内容;提供专门备课场所,限定熟悉学生的时间,力避试讲”,以此“倒逼”赛课者将功夫用在平时;再者,教师日常教学也须尚真、务本,尽力根除“假教学”滋生的环境。如此才更有可能让人见识到真课堂、真教育,进而赛出真水平。

一如优秀的艺术作品总是追求生活淳朴的本真,我们同样渴望各级各类赛课能够摆脱伪装、洗尽铅华,剔除更多人为的设定和玩味比赛的庸俗。我们要关照学生的真实起点,展现学生真实的学习过程,在更高层面上向着本色的“常态课”回归。“采得百花成蜜后,为谁辛苦为谁甜?”赛课最根本、最重要的目的,无外乎学生的发展,教师的成长!而教育主管部门和广大同仁深切“盼”之、值得“观”之“摩”之的,亦莫过于此吧。

(作者单位:山东微山县特殊教育学校)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