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阅读”还是“阅读教学”

是“阅读”还是“阅读教学”

吕 青 林志明

一位教师上《荷花》一课,其中有这样一个教学片断——

师:你从哪些句子中体会到了荷花的美?

生:我觉得这一句最美:“白荷花在这些大圆盘之间冒出来。”我觉得这个“冒”字很美,好像荷花……

师:你说不清楚了,是吗?不要紧,说不清楚是正常的,你能体会到“冒”字很美已经很了不起了!我也觉得这个字用得特别美。同学们,请用心读读前后几句话,想一想,怎样长才叫“冒”呢?

生:使劲地长!

师:你能读出“使劲”的感觉吗?

(生读。)

师:你还觉得怎样长叫“冒”?

生:快速地长!

师:你能读出“快速”的感觉吗?

(生读。)

师:同学们,如果这篇文章让你来写,你会在这里用什么字呢?

生:我会用“跳”!

师(竖大拇指):把“跳”字带到原句中读一遍。

…………

师:好一个“跳出来”“探出来”“蹦出来”“钻出来”!同学们,我要为你们喝彩!我想,如果今天叶圣陶爷爷也在现场的话,他一定会为你们骄傲的!

对于这一案例,有人颇不以为

然:“我们平时阅读文章是采取这样的阅读方式吗?需要专门从文中寻找哪些句子体现出荷花的美吗?需要想象‘冒’的样子吗?需要用别的字来置换‘冒’吗?即使可以置换,‘跳、探、蹦、钻’就比‘冒’精彩吗?如果今天叶圣陶爷爷也在现场的话,一定不会为此而骄傲,而是深深地忧虑!如此教阅读,岂不是误人子弟?”

如果单从“阅读”的角度来说,这样的质问可谓字字在理,句句中肯。因为我们在平时的阅读中,确实不会采取这样的阅读方式,也不会无端地找出一个字来比一比孰优孰劣。然而,“阅读”不是“阅读教学”,“阅读教学”也并非“阅读”。两者虽有联系,却绝不是一码事。

何谓“阅读”?《现代汉语词典》上的解释是“看(书

报)并领会其内容”。《语文课程标准》指出:“阅读是运用语言文字获取信息、认识世界、发展思维、获得审美体验的重要途径。”中国阅读学研究会会长曾祥芹教授认为:“阅读是披文得意的心智技能,是缘文会友的交往行为,是书面文化的精神消费,是人类素质的生产过程。”可见,阅读或是为了求知,或是为了品赏,或是为了消遣,或是为了资讯,但都不是为了提高阅读能力。阅读教学则不然,它是“学生、教师、教科书编者、文本之间对话的过程”,是教师指导下的学生阅读实践活动。其根本目的是引导学生感悟语言、品析语言、积累语言、运用语言,从而形成阅读能力,掌握阅读方法,养成阅读习惯。

所以,从“阅读教学”的角度来说,引导学生找出体现荷花美的语句,何错之有?想象荷花“冒”出来的样子,有何不可?比较品析“冒”字的妙处,何言误人子弟?

其实,对于“阅读”和“阅读教学”,早就有人建议把两者区分开来。语文教育专家张田若先生也曾一再告诫:“‘阅读’和‘阅读教学’是两回事。概念混淆,必然错误百出。”但是,这一观点一直没有引起学界的重视,致使经常有人将“阅读”视为“阅读教学”,或将“阅读教学”视为“阅读”。

差之毫厘,谬以千里。“阅读”和“阅读教学”,该到厘清概念、澄清误解的时候了。

(作者单位:浙江绍兴市上虞区东关街道樟塘小学;浙江绍兴市上虞区小越镇中心小学)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