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端午粽子香

五月端午粽子香

徐成龙

端午节包粽子,是家乡沿袭下来的风俗,由来已久。

小时候,每逢端午节,家家户户都会包粽子。早一日,大人就开始忙碌起来,把糯米浸泡在水里直至饱胀,然后倒在米箩里控干,再把买来的粽叶搓洗干净,晾干,把割下来的棕榈叶撕成一条条的丝带。一切准备停当,便开始包粽子。

包粽子是个技术活,先把粽叶卷成圆锥形,然后用勺子把白花花的糯米倒进粽叶里,用手指压实,粽叶对折包裹,最后用棕榈叶丝带把粽子扎紧。十几岁的小女孩,也会跟着大人学包粽子。刚开始的时候,不是包不成团,就是包好的粽子松松垮垮的,稍微一拎就散架了。大人很有耐心,手把手地教,小女孩练习几次,包的粽子就很好了。

母亲是包粽子的能手,一包一扎,动作娴熟,一气呵成,就像高明的魔术师,三两下就包好了一个粽子。粽子有棱有角,大小匀称,结结实实,拿起来沉甸甸的。

粽子包好了,便是煮粽子。大人把粽子放在锅里,倒上冷水,让水没过粽子,盖上锅盖,开始煮粽子。煮粽子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一定要把米烧熟了,才算是大功告成。要是糯米没有烧熟,会夹生,吃起来牙碜,即使重新再煮,也烧不熟了。

母亲煮粽子不急不躁,很有耐心,先把细软的柴禾点燃,放进灶膛,然后把干燥的木头码在点燃的柴禾上,一会儿,木头燃起来了,越烧越旺,熊熊火焰翻卷着,舔着锅底。木头即将燃尽时,再放进几块木头,保持着旺旺的火势,慢慢地熬煮,直至粽香四溢。这时候,我们小孩子等不及了,一会儿进,一会儿出,眼巴巴地看着锅里,馋涎欲滴,巴不得粽子烧熟。一个多小时后,阵阵粽香飘出,将节日的美妙融进了人们的心田。

粽子煮熟了,母亲把一个个粽子连同一锅滚烫的水,倒进木盆里任其冷却。这样,粽子就不会粘叶,吃起来方便,也不浪费。我们顾不得烫手,拿起一个粽子,解开棕榈叶丝,剥开粽叶,把香喷喷、白乎乎的粽子放进碗里,吹一口气,咬一口粽子,嚼一嚼,绵软、细腻。要是蘸一些红糖,吃起来就又香又甜,味道怎么也忘不了。

到了端午这一天,父亲就会早早起来去田野,从沟渠里拔来一些菖蒲,做成宝剑状,对称地插在门的两边。菖蒲散发出清香诱人的气味,和着粽叶的浓香,弥漫了整个庭院。大人还会把少许的黄连倒入白酒里搅匀,洒在家里的角角落落,然后用棉絮蘸一些,涂在小孩子的耳朵、脑门或者前额上,以示辟邪消暑。吃中饭时,一家人围在一起,吃着粽子,说着笑话,其乐融融。

往事已成美好的回忆。现在,人们外出做生意的做生意,工作的工作,忙得不亦乐乎,很少做粽子了。到了端午节,大多是买一些粽子吃,以表意思。吃着超市里包装精美的粽子,尽管味道可口,却找不到那种节日的味道和意趣了。

又是端午来临,回忆是那么亲切,那么温馨,那么清晰。故乡的端午节在我的记忆深处已烙下了深深的印记。

(作者单位:浙江台州市椒江区实验小学)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