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谈“写出作文的真情实感”

也谈“写出作文的真情实感”

张 怡

某日,阅读了《小学语文:决定教学质量的关键策略》一书,其中“策略”是最吸引我的,书中所列举的案例及评析深入浅出,发人深省。我比较关注的是“写话与习作教学”这部分,并对其中一则案例印象深刻。

这是一个四年级学生写的习作,题目是“难忘的一天”。

国庆节那天,天气十分晴朗,我和爸爸兴高采烈地去动物园玩。

动物园里的动物很多,可我最喜欢看的还是河马。开始我以为河马和马差不多,很会跑,人可以骑在上面在水里游。怀着激动的心情,我终于看到河马了。没想到河马又肥又大,一个长方形的大脑袋上长着一张又宽又大的嘴巴,笨笨的样子可有意思啦。它的尾巴很短,皮黑黑的,发亮,没有毛。听说它是非洲来的客人。

河马的样子真可爱啊,我永远也忘不了这个愉快的国庆节。

这篇习作篇幅不长,但字里行间流露着一种儿童的纯真与自然,即所谓“我手写我心”。这种“本色、真实”其实就是习作的最高境界。可教师给予的评语却是:作文文字通顺,条理清晰,但立意不高,写国庆应和祖国的富强联系起来。你应想到,没有祖国的强大,河马怎么会来到中国呢?

由评语可见,这位教师以“立意不高”对这篇文章进行了否定,对文章的精彩之处视而不见。试问:国庆节中“难忘的一天”就得和国庆联系起来?就得从一天中体现出国强民富吗?可想而知,当学生看到教师这样的评语会是多么沮丧,也不知他以后还愿不愿意再写作文了。

其实,孩子天生具有表达能力,他们本应不畏惧写作。但随着各种条条框框的出现,各种成人观的侵入……他们开始变得犹豫了,变得没有信心了,他们甚至对写作失去了信心,开始害怕、讨厌写作了。这种语文教育的“怪异”现象令人深思。

有一次语文课,学生一反常态,个个心不在焉,魂不守舍。临下课时,我实在憋不住火,问道:“这节课怎么回事?你们都在想什么好事呀?个个魂不守舍的!”学生惊恐地看着不太爱发火的我,都不敢吭声了。于是,我说:“好,你们不回答,今天回家把你们上课为什么魂不守舍写出来,要写真话!”第二天,我打开学生的作业本,一个学生这样写道:晨会时,沈老师宣布明天要春游。顿时,全班同学一阵惊喜。我按捺不住心中的喜悦,刚下课,就差点跪在地上欢呼起来:“苍天哪,大地啊,盼星星盼月亮,终于盼到了春游,太幸福了!”就这样,上语文课时,我依然东张西望,静不下心来,脑子里不时冒出春游时的情景,一会想买什么好吃的,一会想买什么好玩的……老师讲的话就左耳朵进右耳朵出了。唉,看来,我们是被春游的幸福冲昏头脑了。

此文写得文通字顺,情真意切,更让我没想到的是这段话竟出自平时调皮马虎的小朱同学之笔。惊喜之余,我给他打了一个大大的星号,批了个“优”。合上了他的本,我接着翻开下一本作业继续读下去,真是惊喜连连。学生们在作业中真实地描绘了春游前的激动与兴奋,他们有的说:春游了,太高兴了;有的说:上课时,想春游,下课了,还在想春游,放学了,依然在想春游,就这样,整整想了一天的春游。我想,晚上做梦肯定依然是春游。呀,我是不是得了“春游病”了;有的说:因为春游,我一下子变得肆无忌惮起来,忍不住偷偷玩起了“橡皮大战”,老师讲的什么就像一阵风似的飘过了……看来,这是一次成功的习作。

写作教学中,要让学生写出具有灵性的文字,就要懂得从儿童的视角尊重他们,欣赏他们,而不是在成年人的定义与概念中判定他们的好与坏。只要我们能给他们充分的自由与广阔的表达空间,让他们尽情抒写自己的喜怒哀乐,相信,他们一定能从写作中享受到言语创造的乐趣,而我们也能从中分享到他们的童真与童趣!

(作者单位:江苏无锡市钱桥中心小学)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