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的沙枣树

童年的沙枣树

杨秉旭

眼下正是沙枣花开放的时节,于是不由想起童年时校园里的那几棵沙枣树。

校园面积不大,没什么风景,真正点缀其间的也只有那几棵沙枣树。每逢沙枣花开的日子,就是校园最美的时候。蜂飞蝶舞,爱美的女生总要摘那么几串碎小的花朵,去叶后夹入书页把它当成书签,或是插进装满清水的小瓶子里,于是馥郁的芳香便弥漫了教室的每一个角落,一直持续到端午节前后。到了国庆节,红溜溜的沙枣儿缀满枝头,又是一番别样的风景。

在北方,沙枣树是分布最广的树种之一,房前屋后到处都有它的踪影,常常跟白杨树交错种植。很多年月里,沙枣花开放之时,杨树花还未落尽,淡黄色的沙枣花与洁白的杨树花相映成趣,煞是好看。那些年,学校早晚自习都由学生自己安排,于是到学校后放下书包,和要好的同学一道拿了书,找一块僻静的地方,或立于沟河岸边,或穿梭于小树林中,一个早上过去,书上那点知识便烂熟于心。而这些地方,自然少不了沙枣树。

最难忘的还是学校搞勤工俭学的那段日子。那几年,农村学校都是因地制宜,凭借当地资源优势,确定勤工俭学的内容。我们学校地处腾格里沙漠边缘,自然少不了捋沙枣花和打沙枣儿。每每骑了车,有说有笑和同学一起到红水河畔一个叫扎子沟的地方,选好树,树下铺好床单,三个人一组,敲打的敲打,捡拾的捡拾。现在想想,那种情景真是其乐融融。

岁月流转,时光远去,一颗年少的心,如同捡拾沙枣一样,简单快乐而又容易满足。时至今日,想必当年那些沙枣树早已不复存在,但那些与沙枣树有关的记忆却在心里落地生根。前不久,受民勤首届“沙枣花”旅游节组委会的邀请,我和几位要好的文友相约同行,途中经过就读的母校,从车窗外又一次看到了沙漠边缘一棵棵葳蕤葱茏的沙枣树。那金色的小花,一朵朵挨挨挤挤地簇拥在铁杆银叶的枝头上,就像一串串金黄色的风铃,迎着朝阳,在清凉的风中叮叮当当地盛开,一如儿时美丽的记忆。

时间真是一个天才的手术师,一刀一刀割走了原本属于我们的美好记忆,徒留长久的钝痛于我们。我那美好的童年和那熟悉的同伴,终因毕业后我的外出求学而渐渐模糊了。后来,在家乡的宴席上碰到曾经一起长大的伙伴,我们的眼里流露出意想不到的激动与惊喜。就在彼此的对望和凝视中,我们仿

佛明白那些年的时光究竟都去哪儿了。

(作者单位:甘肃武威市凉州区青年巷小学)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