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身的背后

转身的背后

杨 艳

教学《永生的眼睛》,教学活动按照课前的预设有序地进行着。我一步步带着学生在文字中感受这一家人无私捐献器官的伟大,感悟前辈们的言传身教对后辈所产生的巨大影响。当课堂接近尾声时,我心中有两个声音在争论:一个声音说:选文真正的结尾还有一段文字,是多么震撼读者的内心,应该让孩子再读读。另一个声音说:本课的教学任务完成得不错,可以结束了,孩子才四年级,有些深层的感悟就点到为止吧!更何况结尾还有些悲伤!

在简单的小结后,这堂课结束了。当我合上课本准备走出教室的时候,一个学生问我:“杨老师,那温迪最后长大捐献器官了吗?”我的脚步顿时停住,感觉这堂课不应该就这样结束,温迪是孩子们的同龄人,孩子们很想知道她的做法,为什么不把故事真正的结尾告诉他们呢?

于是我转身回到讲台,说:“孩子们,刚才这个同学向我提的问题‘温迪最后长大捐献器官了吗’很好。故事其实还没有结束,你们想听结尾吗?”孩子们异口同声地

说:“想!”于是,他们快速回到上课的状态,丝毫没有抱怨占用他们下课的时间,个个端坐在位置上。我打开参考书,用低沉的声音讲述着:“没有想到,仅仅是两周之后,我再一次为器官捐献组织签署了同意书。我可爱的女儿,才华横溢的小温迪,在一次交通事故中丧生了……当我签字时……她的碧眼仍然闪烁着骄傲的光芒。”读到最后一句话时,我的声音哽咽了,孩子们一句话也不说,静静地看着我。

一个平时学习成绩不错的孩子的声音打破了沉寂:“老师,哪里有捐献器官的单位?怎样才可以签捐献书呢?”我本以为故事的结尾无非是给孩子们带来悲伤和震撼,对文中的温迪和她一家人更加敬佩而已,不想这个孩子的这句话仿佛往池子里投了一个石子儿,顿时其他孩子也七嘴八舌说了起来。有的说:“恐怕不是谁都可以捐献的吧!”有的说:“如果一个人不在这个世界上了,而他身体的一部分能帮助别人快乐健康地活下去,多好呀!”有的说:“应该建造一个器官库,跟骨髓库一样。这样,谁需要什么器官就比较容易了。”还有的说:“父母都是爱自己孩子的,我们的身体不光属于我们自己,要签器官捐献书怕是要跟家人商量的

吧!”……

看到孩子们讨论得如此激烈,甚至在温迪的鼓舞下,他们有些热血沸腾,于是我给孩子们建议:利用网络或者图书查阅有关“器官移植”的资料。比如移植器官的条件,签署捐献器官同意书的步骤,有哪些人也像温迪一样捐献了器官,有哪些人得到过别人的捐献,他们如今过得怎么样……

第二天一早,讲台上摆满了孩子们查阅到的各种资料。他们有的搜集到了捐赠器官的感人事迹:著名歌星姚贝娜因癌症去世捐赠眼角膜已使三人复明;有的下载了捐赠途径,并提供了相关图片;有的搜集的信息因为太多还制作成了ppt,生怕遗漏了什么信息……

我在惊喜之余,决定再让孩子们在班队课上作一次展示交流。展示交流中,他们以小组为单位,或以新闻播报的形式报道最近发生在国内外的捐赠事迹,或声情并茂地以讲故事的形式娓娓道来,或表演小品再现情景,或诗朗诵、手抄报、绘画……这些展示交流,尽管孩子们准备得不是那么精美,但他们深切地感受到了人类心灵的美。

温迪一家人的精神感染着每一个孩子,他们已经在心中种下了一颗种子——一颗“无私奉献”的种子,我们静待它开花,结果。

课堂上为学生转身,为学生停留,这不正是我们教师该做的吗?转身后,我和孩子们一起收获了远比一堂语文课多得多的东西。

(作者单位:重庆开县汉丰第五中心小学)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