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夜小思

雨夜小思

娄敏学

窗外有我爱听的风雨,室内是我贪恋的清暖,心内自是安逸。

风雨起时,尚在用餐。漫天雨滴逃过我的耳,却湿了一地我的眼。想着下午放学时间,笑闹着要把班里的小淘气塞口袋里带走,却见他一头扎进我怀里,眼里的信任比拥抱来得更炽烈:“老师你口袋太小,等我变小了吧!不然只能放进我的一只手。”童年的纯真总能一击命中你最柔软的地方,搔得你痒痒的,竟不知如何言语。

终于理解了前辈们为何总说“教惯了小孩子,竟不想教大孩子了”。想起我曾带过的一百多号“大朋友”,确实颇多感慨。小孩子最是好哄,就算因错被你批得涕泗横流,等你喊他时,他依然颠颠地跑来,闪着眸子问你好。像一张白纸,让你不忍乱涂,非得仔细斟酌后再动。在他们眼里,老师不算是“神”,而是出于最本真的崇敬。所以老师的话要听,却往往拗不过自己孩童的天性,于是老师总被惹得跳脚。细想想,也觉得幸福。哪有人如此纯粹地信任你呢?不管你是“天使”还是“魔鬼”,都全情地接纳你。做孩子的老师,终究是幸福的。

胸无大志的人,校园是最好的归宿。如今谈一生尚且太早,只想着等我垂垂老矣,能在学校一旁,拾掇一间雅室,把满目绿意与缕缕书香奉予我钟爱的孩子们。

(作者单位:山东淄博市桓台县实验学校)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