补白,教学相长的艺术之道

补白,教学相长的艺术之道

许小明

方德佺老师在《由“补白”想到的》一文中提出:语文教材中的“留白”,是文学作品艺术表达上的秘妙。教师引导学生在文章留白处进行补白训练,这有违艺术创造的规律,往往是画蛇添足。读罢此文,感觉方老师的某些观点有些以偏概全。

正如方老师所说,“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留白艺术是文学作品的魅力所在。但我们的教学面对的是小学生,他们对文章的“意会”能力远没有达到成人的境界,但他们表达的欲望远远比成年人强烈。文学作品中的意犹未尽之处,有时必须要“言传”方能让学生领会其中的真实意图。在恰当的留白处进行适当的补白,不仅是教师深度文本解读、高超教学艺术的体现,更是学生对语言文字运用训练的立足点。

补白,能剖析文学作品的创作技巧。

例如,《穷人》中,作者在“桑娜将邻居西蒙家的孩子抱回来后”进行了详细的心理描写,而去西蒙家察看的片段却几乎没有描写心理,只用“非这样做不可”一句话代替了桑娜的内心。教学中,教师选择了这处不易察觉的留白进行补白教学。过程如下。

师生共同研读桑娜的心理活动,分析写法特色,并读出桑娜忐忑不安的心理后,教师引导总结出习作的方法——语序颠倒、恰当地使用多种标点,更能表现人物的忐忑内心。

接着,教师让学生进行了补白练习:桑娜之前在西蒙家里看到悲惨景象后,又有什么样的心理活动?学着作者的写法,试着用上省略号、问号、感叹号等标点,写出她复杂的心理活动。

学生补白后,展示。

接着,教师出示作者列夫·托尔斯泰的简介,话锋一转:“连我们小学生都能写得这么出色,为什么大作家列夫·托尔斯泰没有具体写出此时桑娜的内心活动呢?而只用短短的一句“非这样做不可”来代替呢?”

生:因为这时桑娜来不及多想,再犹豫这两个孩子就有危险了。

师:从“非这样做不可”中,你读出了桑娜是个怎么样的人?

生:是个热心的人。

生:是个帮助别人毫不犹豫的人。

生:是个爱孩子的人。

…………

师:是的,这就是作家的高超之处,也是作品的精彩之处,正是“非这样做不可”让桑娜的形象高大起来。所以,并不是所有的心理描写都要详写,有时一笔带过更能让读者感受到人物当时的内心。

教学中,教师这一招“欲擒故纵”让学生对文本印象深刻。如果教师让学生对“桑娜见到西蒙去世后的心理”进行补白,这对刻画桑娜的性格没有任何好处,如果补白练习到此为止,效果会如方老师所言般“画蛇添足”。这位教师的高明之处就在于让学生明白了为什么这样会“画蛇添足”。补白练写之后,老师拿学生和列夫·托尔斯泰作比较,首先是对学生的一种肯定。通过对比,又让学生觉得此处心理描写不能突出桑娜的性格,是因为描写的时机不对,同时对刻画人物的性格也没有帮助。让学生先“添足”,再“砍足”,这样的体验能带给学生足够的冲击力,绝非简单的讲解灌输能相提并论。

补白,可以对文学作品再创造。

例如,教学《凡卡》时,教师针对结尾布置了补白练习:凡卡醒来后,会发生什么?很多学生不甘心凡卡悲惨的命运继续,在补白中纷纷表明:即使爷爷没有收到信,不久也会来接凡卡回乡下。

凡卡的现实生活是悲惨的,但他心中却有着美好的憧憬,而学生的美好憧憬也从未停止过。他们看着凡卡这样一个同龄人遭受了这样的待遇,能不产生同情与怜悯吗?他们的同情心急需得到释放,此处的补白练习便是他们“情动辞发”的载体。

方老师之所以呼吁停止“补白”训练,是因为太多的补白借着语言文字运用的幌子为课堂造势,只是为了“语用”而语用,这样自然容易弄巧成拙。所以,课堂补白训练首先要明确其意义几何,如果补白有利于学生对文本的深入理解,或是有利于学生的情感表达,甚至对课文是再创造,便有它的实施价值。

(作者单位:浙江绍兴市柯桥区钱清镇中心小学)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