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馆行记

茶馆行记

张 翼

整个新芳(江苏宜兴的一个小镇)老街,

都是慢吞吞的,仿佛时间到此便流逝得慢了许多。街上,到处可见上世纪所建的老茶馆。老茶馆内烟雾缭绕,棋牌声,说笑声,此起彼伏。可是,众多喧嚣中,偏有一家十分静,倒显得格格不入了。

我决定前去探个究竟。走进茶馆,里面很暗,凭着微弱的灯光,只见里面摆着几张矮桌,几个小板凳,上面的油漆失去了原有的光泽,象腿粗的圆木柱子底下垫着青石大墩。地上平整的青石砖,朴实无华,虽不似大理石那般光洁,却也别有风味。

整个茶馆大堂内空无一人,寂静极了,唯有茶房传来的噼噼啪啪的柴火声,似是穿越时空界限的诉说,叫人一走进去就感觉恍若隔世,穿越回到了那个一切都慢条斯理的过去。见没人,我转身要走。这时从茶房里走出个中年男人,想必就是这儿的老板。他见到我,眼里并无我想象中的那种久旱逢甘霖的狂喜,仅仅漾过一丝喜悦的微波,随后便又归于平静。

他走到一张桌子边,示意我在他对面坐下,看样子是要和我喝茶聊天。我想,与人打交道,应显有风度些,便昂首挺胸,步履稳健地走过去坐下。只见他倒去茶盅和茶杯中的热水,提起茶盘上的紫砂壶,里面是早已备下的上等好茶。随后他将茶壶的壶嘴置于离盅口约二三厘米处,使茶汤缓缓注入盅内。约莫茶盅内的茶汤满到七成时,他放下茶壶,转而捧起茶盅,将其内的茶分到两只已温过的杯内,杯内的茶也是七分满。随后,他将其中一只置于茶托上,双手递到我面前。我看他如此娴熟,不由惊异如此小茶馆,竟藏着我所见过的最精于茶道之人。他似乎察觉出了我的心思,谦虚道:“茶艺不精,见笑了。”我笑答:“哪里哪里。”对方以近乎完美的茶礼相待,我也不能显得无礼,连忙搬出了看家本事。我庄重地端起茶杯,置于眼前,观色,茶汤淡绿,让人联想到了漫山茶树;移到鼻前,闻香,只觉一股清香之气扑面而来,使人感觉如沐春风;举至唇边,品味,茶汤入口,微苦过后便是浓浓的来自自然的味道,唇齿留香。放下茶杯,老板像高山遇流水似的欣喜地看着我:“原来现在的年轻人还是有喜欢茶道的啊!”听了这话,我很惭愧。我的这些茶道知识,都是从电视里学来的,只是照猫画虎,纯粹是为了显摆,根本谈不上喜欢。

谈话中,我了解到,十年前,他曾是一家知名公司中的普通一员。为了升职,为了更好地生活,在职场上摸爬滚打,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他如愿当上了总经理,年薪数十万。可是,此时的他却发现自己长年忙于工作,已经很久没出去旅行,甚至已经很久没有读过一本好书了。他的内心,已经被烦劳的工作占据,已经麻木。他害怕这样下去,迟早有一天会成为职场的行尸走肉。于是他辞职了。辞职后,他没有再找工作,而是到此买下了这家茶楼,钻入茶的世界,以茶会友。他逐渐爱上了茶道,爱上了在品茶中品悟人生。很快,茶楼便以他精湛的茶艺和本身古朴的风格吸引了一大批茶友,同时他也发现了问题——来的基本都是中老年人,年轻人几乎没有。因而他见到我时心里有一丝窃喜,见到我懂茶礼时便更是欣喜若狂了。

他说,如今的年轻人就像当年的他,为了所谓美好的明天,拼命工作,全然忘了享受生命中的美好时光。这样的人生,换来的仅仅是物质上的满足,却带不来精神上的寄托。只要收入足够在这个世界上生存下去,那么就不应再奢求更多,而是要享受生活,要慢下来。而慢下来,茶道便是最好的选择。

临走前,他送我一句话:“小伙子,人生在世,能做到三件事就足够了:吃得下饭,睡得着觉,笑得出来。”

不错,倘若这三件事都能做到,人生还有何所求?

(作者单位:江苏宜兴市实验小学城中校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