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彘肩”新释

“生彘肩”新释

李学开

《鸿门宴》是高中语文教材中的传统课文,其中有一个句子:“则与一生彘肩”。课本对“彘肩”注释为“猪的前腿”,而对“生”字未加注释。与教材配套的《教师教学用书》将这一句翻译为“于是(有人)送给他一只生猪腿”,将“生”解释为生熟之“生”,即“未煮熟的”。笔者认为这一解释欠妥,应将“生”解释为“新鲜的”。

《汉语大字典》解释“生”字时,其中有一义项为“新鲜的”。《诗经·小雅·白驹》:“生刍一束,其人如玉。”《汉书·东方朔传》:“生肉为脍,干肉为脯。”《新唐书·后妃传》:“妃嗜荔枝,必欲生致之,乃置驿传送。”宋胡仔《苕溪渔隐丛话·杜子美》:“余观蔡君谟《荔枝谱》云:‘东京交趾七郡贡生荔枝,十里一置,五里一堠,昼夜奔腾。’”项羽用一只刚煮好的新鲜猪前腿招待壮士樊哙,以示对樊哙的仰慕与尊重。

早在原始社会时期,燧人氏钻木取火,人类就告别了茹毛饮血的时代。刘邦、项羽争雄之时,人们早就习惯吃熟食,怎么会吃生猪腿呢?项羽听从项伯的建议,设宴招待刘邦绝不会用生猪腿宴大宾,干出这种有悖礼节的蠢事。樊哙性情耿直、勇猛,在情势危急之时突然闯帐,誓死保卫刘邦。项羽在这种情势下,怎么会用生猪腿去招惹、激怒樊哙呢?再说樊哙是顶天立地的英雄,“士可杀不可辱”,樊哙绝对不甘受辱而食生猪腿。

项羽称樊哙是“壮士”,是发自内心的敬佩,决不是随便说说的客套话。鸿门宴之前,项羽虽然没见过樊哙,但对樊哙的性格、能力和为人一定是早有所闻。鸿门宴上项羽一见到樊哙,便有一种惺惺相惜、相见恨晚之感。从课文的情节来看,项羽对樊哙是格外宽容、敬重的:樊哙本来没有资格与会,项羽完全可以理直气壮地将樊哙叱出宴会厅之外,但他理解樊哙保护主子刘邦的心情,先是赐酒,再赐猪前腿,最后赐座,对樊哙优待有加,这表明项羽是非常爱惜人才、尊重人才的。在鸿门宴上,项羽赐给樊哙一只新鲜的猪前腿,樊哙“拔剑切而啖之”,一个豪爽的武士形象跃然纸上,让人经久难忘。

项羽是一个性格耿直、坦率的人,如果用未煮熟的生猪腿去戏弄樊哙,就不成其为项羽了,就成了一个爱耍手腕的奸诈小人了。如果项羽真是那样的人,司马迁就不会专门为他这个没有做过帝王的人写一篇“本纪”了。司马迁为项羽写“本纪”的重要原因,就在于他敬佩项羽的光明磊落、胸襟坦荡。

(作者单位:湖北英山县第一中学)

《张良》与《伍员之死》的对比阅读

《张良》与《伍员之死》的对比阅读

张树义

《张良》与《伍员之死》这两篇文章是“鲁人版”高中语文教材《〈史记〉选读》中的两篇文章,分别节选自《留侯世家》和《伍子胥列传》。这两篇文章分别为我们塑造了张良和伍员这两个形象鲜明、性格突出的人物形象。他们都是忠君爱国,有政治远见,有勇、有智、有谋的谋臣,但是二人的最终结果却是:张良功成身退,受到皇帝的信任和大臣们的爱戴,名垂千古;伍员被吴王夫差赐死,死后还被“盛以鸱夷革,浮之江中”。二人的命运为何会有如此大的差距呢?我们就从以下几个方面对两篇文章作一下对比阅读。

一、二人的个人经历颇为相似

伍子胥和张良二人前后时代相差三百年左右,伍子胥大约生活在公元前五世纪,张良大约生活在公元前二世纪,二人的经历颇有相似之处。

伍子胥本是楚国人,祖父伍举是楚灵王的重臣,父亲伍奢被楚平王封为连公,是楚国太子建的老师,兄伍尚授棠君,一门高干,荣耀至极。前522年,平王将太子妃占为己有,又要“废长立幼”,杀害了持不同政见的伍奢及伍尚父子,伍子胥出逃。吴楚二国为扩张领土,长期兵戈不息。因此伍子胥选择吴国作为流亡与复仇的基地,成为吴王的座上客。后又辅佐吴王阖闾称霸一时,并率领吴军攻入楚国都城郢,到处寻找楚昭王,“既不得,乃掘楚平王墓,出其尸,鞭之三百,然后已”。他为父兄报了仇,后又辅佐吴王夫差。

张良出身于韩国贵族,原姓姬,年轻时好侠尚勇,秦灭韩后,他为国复仇,收买刺客,“东见仓海君,得力士,为铁椎重二百斤”
。秦始皇东游时,张良和刺客在博浪沙狙击秦始皇,误中副车。秦始皇大怒,大肆搜捕张良,张良更改名姓,藏匿在下邳。在下邳遇到黄石公,得《太公兵法》。秦末,陈涉起义,张良也聚集少年百余人,要去投奔自立为楚王的景驹,途中遇到刘邦,并被刘邦任命为厩将。张良多次用《太公兵法》来劝说刘邦,刘邦往往称善,常用其策。张良对他人言,皆不懂。张良说:“沛公殆天授。”于是就跟随了刘邦,不去见景驹。

二、二人都忠君爱国

伍子胥是一位智勇双全的人物,他为吴国率兵打仗,辅佐吴王阖闾称霸一时,立下了汗马功劳。他又有着敏锐的政治眼光,分析形势,指陈利害,规劝吴王:劝吴王不要接受越国的求和,而要彻底消灭越国,伍子胥认识到答应越国的求和就会养虎遗患,而应“宜将剩勇追穷寇”,不给越国留喘息之机;要防范越国,不要急于攻打齐国,伍子胥通过勾践“食不重味,吊死问疾”的表现敏锐地觉察到勾践心怀大志;劝导吴王先消灭越国,然后攻打齐国,他对形势分析准确到位,对吴王一片忠心。但吴王不分忠奸,残忍地赐他一死。

张良年轻时是一个豪侠人物,他曾在博浪沙狙击秦始皇,失败后及时总结经验,隐姓埋名,静观时变,习谋划之术,投身于反秦的社会运动中,成长为一个深沉明智的机变人物,与年轻时的匹夫之勇相较,判若两人。他善于择主,忠心耿耿为刘邦谋划。《留侯世家》着重记述了张良十一大功劳,都是在重要的转折时期或危难时刻向汉高祖献言献策从而挽救了局势。《张良》这一篇节选了其中的三件事:建议刘邦烧绝栈道,使项羽不疑,为刘邦赢得了可贵的喘息之机;力主刘邦重用韩信,联合彭越、黥布二人,这一建议就为战胜项羽奠定了人才基础,这是战术上的两次成功建议;反对郦食其复立六国的主张,避免了刘邦阵营的土崩瓦解,为其制定了基本的战略。张良的这三次进言都极为关键,保证了刘邦在楚汉之争中的胜利。

三、二人都有政治远见

这两篇节选的文章中都体现了二人对时局的深入洞察和透彻分析能力,有着超出常人的远见卓识。

在《伍员之死》中,伍子胥规劝吴王夫差不要与越国讲和,应该“宜将剩勇追穷寇”,要彻底消灭越国,不给越王勾践以喘息之机,后来的历史事实证明了伍子胥的政治远见。伍子胥从“勾践食不重味,吊死问疾”的现象中得到“今吴之有越,犹人之有腹心疾也”的论断。最后,他两次规劝吴王应该先消灭越国而后再攻打齐国,认识到了问题的缓急轻重,找到了当时政治的重心所在。

张良的政治远见在文中表现得更为淋漓尽致。首先,张良为刘邦提出“烧绝所过栈道,示天下无还心,以固项王意”的建议,是他在深入洞察时局、正确分析敌我形势的基础上作出的正确决策。其次,他提出联合韩信、黥布、彭越三人的建议,这是在深入分析他们的各自处境而采取的团结友军、孤立敌军的策略,抓住黥布与项羽有矛盾,彭越与田荣在梁地反叛项羽的有利时机,积极主动地联合二人,“然卒破楚者,此三人力也”,就进一步证明了张良的远见卓识。再次,在劝谏刘邦不可分封六国后代时,共列举了“八不可”,可以归纳为四个方面:第一,张良指出“汤伐桀而封其后于杞”“武王伐纣封其后于宋”但刘邦不可,因商汤和武王都有绝对取胜的把握,刘邦没有;第二,刘邦还不能“封圣人之墓,表贤者之闾,式智者之门”,因为当时还处在与项羽武力斗争的关键时期,还不是实行仁政,德化天下的时候;第三,张良指出“发钜桥之粟,散鹿台之钱,以赐贫穷”“偃戈为轩,倒置干戈,覆以虎皮”“休马华山之阳,示以无所为”“放牛桃林之北,以示不复输积”的做法不符合现实情况,还不是息武行文,实行休养生息的时机;第四,张良指出武将、谋臣跟随刘邦的目的就是“徒欲日夜望咫尺之地”,一旦分封后,他们就会“各归事其主,从其亲戚,反其故旧坟墓”,甚至还有可能归顺项羽,刘邦的阵营就会土崩瓦解。

四、二人的性格差异较大,君主进谏的方式和技巧不同

伍子胥与张良二人有着相似的人生经历,都有着卓越的政治才能和高远的政治远见,都忠君爱国,但二人在性格上有较大差异,也许这正是造成二人最终结果不同的真正原因。

伍子胥性情耿直、暴躁、易怒,不善于团结同僚与无耻小人斗争。在越王勾践向吴王夫差求和时,伍子胥进谏说:“越王为人能辛苦,今王不灭,后必悔之。”在劝谏吴王不要攻打齐国时,伍子胥说:“王不先越而乃务齐,不亦谬乎?”“愿王释齐而先越,若不然,后将悔之无及。”夫差本身就是一位刚愎自用、自以为是、性情暴戾的君主,这种不讲究策略和技巧的进谏无异于自取灭亡。吴太宰伯嚭也正是利用了吴王的刚愎自用和伍子胥的耿直鲁莽,最终把伍子胥置于死地。可以说伍子胥最终被吴王赐死并“盛以鸱夷革,浮之江中”是他的性格悲剧。

张良性情温和、思虑周密、深沉智勇、处事圆滑。他在向刘邦进言时就很讲究方法、技巧、语气等:“王何不烧绝所过栈道”“即欲捐之,捐之此三人,则楚可破也”“谁为大王为此计者?陛下事去矣”。张良的进谏含蓄而到位,委婉而有力。张良早知刘邦生性多猜忌,也明白鸟尽弓藏的道理,所以张良一生辅佐刘邦,在战败项羽建立汉朝的过程中居功至伟,但并不争名夺利,居功自傲,在汉朝天下初定、权力争夺不断的汹涌浪潮中能够洁身自好、明哲保身、急流勇退,实属难能可贵。

通过以上四个方面的对比,我们可以看出伍子胥和张良二人相同的方面较多,差异的方面较少,但正因为这较少的差异,却使得他们最终的结局相去甚远——伍子胥被吴王赐死、浮尸,让后人为之扼腕叹息;张良却能够功成身退,成为中国历史上一个典型的“王者师”。

(作者单位:山东新泰一中)

 

读书的滋味

读书的滋味

邱西藏

提到读书,就想起宋人程颢说的“外物之味,久则可厌;读书之味,愈久愈深”。读书如果能得读书之味,怕是进入读书的境界了。

何谓读书味?众说纷纭。“读经味如稻粱,读史味如肴馔,读诸子百家味如醯醢”是古人对读书的品味;“我扑在书籍

上,就像饥饿的人扑在面包上一样”是外人的感受……其实很多时候,我们并未感受到它如米谷和美味佳肴般的香气,更少有饥肠辘辘又面对喷香的那种诱惑体味。大多数人读书的滋味用酸甜苦辣来形容也许更为贴切。

读书,恍如打开了一扇扇“通过心灵观察世界的窗口”,展现在读书人面前的是蓝天白云、青山绿水。于是按捺不住内心的冲动,吮吸着新鲜的空气,翕张着思想的翅膀,像月光像流水一样弥漫、荡漾着,那种悠游、优越的感受无人企及。读书人每每穿插自如,干练迅捷,屡有出人意表的战果斩获。而一旦读到智识之外、境遇之外、宠辱之外,读书人则心无羁绊,回归本性。臻于此境,读书人能没有甜滋滋的况味?

读书,有时难免遭遇意想不到的尴尬。当书中之理与现实之事不能呼应或书中之事与现实之理发生龃龉,读书人怎能没有迷离若失、恍惚不定的感觉?又怎能没有陷于信也不是不信也不是进退维谷的窘迫?尤其当读书人受虚假戏弄时,何止哀叹了得!卢梭的《忏悔录》,其中不无虚妄和不可信的成分。他把自己描绘成“一个疾病缠身的可怜虫,生命中的每一天都是在病痛与死亡中度过的”,可是根据公开的资料,卢梭的身体并不坏,而且还很强壮。毫无疑义,当读书人看到“平素景仰的偶像原来是石膏制的”时,酸溜溜的涩味怎能不涌上心头?

读书,真能占领“弥漫开

放,精骛八极,而善于收束聚集,气势如鹰击长空,纵横裕如,略无阻碍”之制高点,实为数寥寥矣。一般情形之下,读书人攻城略地身临遏涩之境,山重水复,前不见村后不着店,孤苦伶仃,步履维艰,那份愁苦实不堪受。更兼读书人亦是凡人俗子,哪能没有来自书外的聒噪?若要获得“孤寂而读之以当友朋,幽忧而读之以当金石琴瑟”的真趣,心里没有一番痛苦的争斗,行吗?

“沉浸浓郁,含英咀华”,读书令人练达性灵,陶冶情趣,使媚俗不再,浮躁不再,使人宁静依然。然而,这般深厚绵长的意蕴,还不全仗书中掺加的辣味?不论密邃旧学抑或深沉新知,都透出感性与理性的光芒,射向读书人垢陋心灵的一角,且所向披靡,无坚不摧,终令读书人脸红心颤、羞愧难言,并猛然悟得“今是昨非”。尔后,怀一份文化乡愁与古典情怀,冲破世网尘劳、名缰利锁的困扰,灵魂因之而纯净、升华。

没有读过书的人或很少读书的人,大约是体会不到读书的滋味的,尤其难以体会到甜酸苦辣交织在一起的那种令人向往的读书滋味。林语堂曾经设想过在书房天花板上装一佛教的油灯笼,书房中要有油烟味和发霉的书味,以及无以名状的其他气味才好。看来,林语堂已经将读书滋味的造化从书里牵引到了书外,从意境延展到了环境。读书人若真能化育这般读书境界,读书的滋味不是更醇酽了吗?

(作者单位:陕西渭南市吝店中学)

“人文涵养”类文学作品阅读

“人文涵养”类文学作品阅读

唐惠忠

【试卷实例】

2014年北京卷)阅读下面的作品,完成1821题。

废墟之美

“废墟”在很多中国人的心目中是一个跟文化和美学不相干的贬义词,甚至《现代汉语词典》对“废墟”一词的解释也仅仅是“城市、村庄遭受破坏或灾害后变成的荒凉地方”。《现代汉语词典》的解释并没有错,但若用世界知识来衡量,这样的理解就很不够了。在欧洲,“废墟”的含义自近代以来有了明显的丰富和扩充,这个语词被赋予了更为深厚的内涵。

“废墟”的词义变化是从欧洲的文艺复兴开始的。早在15世纪,人们从偶然的废墟挖掘中发现了古代希腊、罗马时代那些生机勃勃的壁画、雕塑等绝妙艺术品,受到极大的震撼和鼓舞,于是决心以古代为榜样来复兴文学和艺术。古代那些巍峨的神庙和宫殿,尽管多半都在战火和天灾中沦为废墟了,但它们依然令人肃然起敬,不仅引起人们思古的幽情,更激发人们对艺术创造的热情。从那时起,欧洲人就渐渐养成了对所谓“残缺美”的欣赏习惯。于是各地残破的古建筑遗址越来越成为文学艺术家描写和表现的对象,“文物”的意识也在人们心中萌发了。

废墟的美学价值及品位的提升,另一个重要进程是18世纪末、19世纪初的浪漫主义运动。这一历史时期,欧洲工业化运动的弊端已开始显现出来,加上启蒙运动中提出的“返归自然”的主张,这些都在浪漫主义运动中引起强烈的反响。一些浪漫派作家厌恶工业化的喧嚣,缅怀中世纪的田园生活和情调,创作中喜好远古的题材,追求神奇和神秘,爱好废墟的景象。欧洲常见的古堡遗址很符合他们的审美理想。

第三股推动力量是1820年爱琴海米罗岛上的女性雕塑阿弗洛狄忒,即“断臂维纳斯”的发现。这尊被认为世界上最美的女性雕塑,多少人想复原她的双臂姿势都以失败告终,“断臂维纳斯”也由此作为残缺美的经典永远定格,为废墟的残缺美进入美学殿堂提供了有力的依据,使保护废墟遗址成为一种文化行为。

有位外国作家在观赏希腊卫城废墟的时候,发出这样的惊叹:“那种想象的喜悦,不是所谓的空想的诗,而是悟性的陶醉。”我国有作家旅欧时也兴发类似的惊叹:“看到一座古堡废墟耸立在多瑙河畔,就像看到了600年前塞尔维亚人的智慧和力量。”美学家朱光潜说:“年代的久远常常使一种最寻常的物体也具有一种美。”那些遥远年代创造的宏伟的宫殿、陵寝、庙宇、城墙、古桥、古塔等,包含着前人非凡的智慧和巨大的辛劳,不管它毁于兵燹还是天灾,都会引起人们的痛惜,抚残体以思整体,产生心灵的震撼和共鸣,而这种震撼和共鸣就是一个审美的过程。

一见残破的废墟就觉得碍眼,不惜工本修葺一新,这在某种意义上是缺乏文化素养的表现。重修伟大的长城废墟这一“石头的史诗”,修了一段又一段,然后把这些新长城当作旅游点,吸引游人来看这假古董,这是对国民文物意识的严重误导!殊不知这种以假乱真的做法,对那些稍有文物意识的游客来说是倒胃口的。笔者曾多次陪同来自各地的朋友游览长城,人家往往事先就提出要求:“可不要领我们去看新的长城哦!”一次我陪两对外国夫妇游览司马台长城,起初我也不知道它是“修旧如旧”过的,以为是被岁月特赦了的。直到走完最后一个完好的岗楼时,眼前突然出现乱石满地的残破的长城遗迹。大家不约而同喊了起来:“长城在这里呢!”不顾一切地攀爬了起来。不难理解,人家要瞻仰和领悟的是那尽管残破,却带着岁月沧桑,因而能唤起“悟性的陶醉”的伟大长城废墟,而不是任何用钱就能换来的崭新建筑。

联系近年来重修圆明园的呼声,特别是上世纪90年代以来无数大拆大建事件,不难看出,关于废墟美的意识在有些人那里还是“○”!

(取材于叶廷芳《保护废墟,欣赏废墟之美》)

18.下列对文章内容的理解,不正确的两项是(4分)

A.作者写作本文的目的之一是纠正《现代汉语词典》中对“废墟”这一语词的错误解释。

B.中国的长城废墟凝聚着岁月沧桑,如同希腊卫城废墟一样,给人以一种“悟性的陶醉”。

C.废墟遗存往往透露着前人的非凡智慧和巨大辛劳,从而带给后人以心灵的震撼和共鸣。

D.对废墟的认知事关国人审美意识的改进,也有利于“修旧如旧”文物保护观念的普及。

E.文章既蕴含着历史感兴,也渗透了现实关怀,表达了作者对提升民族文化素质的热望。

【答案与解析】

A DA项,错在“目的之一是纠正《现代汉语词典》中对‘废墟’这一语词的错误解释”,这与原文“《现代汉语词典》的解释并没有错”不符,写作目的应是“揭示废墟深厚的内涵,唤起人们废墟美的意识”。D项,错在“也有利于‘修旧如旧’文物保护观念的普及”,由文中“起初我也不知道它是‘修旧如旧’过的,以为是被岁月特赦了的”一句看,“修旧如旧”是作者所反对的。)

19.通读全文,用一句话简要表述作者所理解的“废墟”。(3分)

【答案与解析】

指含有历史文化信息、具有文物价值和美学内涵的建筑遗存。(文中多处出现“古建筑遗址”“古堡遗址”“废墟遗址”“那些遥远年代创造的宏伟的宫殿、陵寝、庙宇、城墙、古桥、古塔等”之类的表述,依据作者的举例,首先可判断“废墟”指的是“建筑遗存”;接下来,应有效整合“是一个跟文化和美学不相干的贬义词”“‘文物’的意识也在人们心中萌发了”“废墟的美学价值及品位的提升”“带着岁月沧桑”等有关信息,为“建筑遗存”添上一系列定语。)

20.文章勾勒了欧洲自近代以来理解“废墟”过程中的三个重要历史节点。请分别概括三个节点中人们对“废墟”的不同审美感悟。(6分)

【答案与解析】

(文艺复兴时期)人们从废墟中引发了思古的幽情和创造的热情,生成了残缺美意识。(浪漫主义运动阶段)人们在废墟中寄托了缅怀田园,喜好远古,追求神奇和神秘的审美理想。(1820年“断臂维纳斯”的发现)使人们深化了对废墟残缺美的认识。(本题难度不大,根据“但它们依然令人肃然起敬,不仅引起人们思古的幽情,更激发人们对艺术创造的热情。从那时起,欧洲人就渐渐养成了对所谓‘残缺美’的欣赏习惯”“缅怀中世纪的田园生活和情调,创作中喜好远古的题材,追求神奇和神秘,爱好废墟的景象。欧洲常见的古堡遗址很符合他们的审美理想”“为废墟的残缺美进入美学殿堂提供了有力的依据,使保护废墟遗址成为一种文化行为”这样三个句子,针对“审美感悟”作出筛选、整合,即为正确答案。)

21.本文认为,已成废墟的圆明园遗址不应重修。你是否同意这种意见?说明你的理由。(5分)

【答案与解析】

示例:同意。理由:①圆明园凝聚着前人非凡的智慧和巨大的辛劳,并且带着岁月的沧桑,讲述着那段屈辱的历史;②残缺的圆明园让人们产生痛惜之情,让人产生心灵的震撼和共鸣,能唤起人们“悟性的陶醉”。③重修圆明园则是对人们文物意识的严重误导,只会让稍有文物意识的游客大倒胃口。(本题考查对作品进行个性化阅读和有创意的解读的探究能力。考生可同意,也可不同意;能够言之成理、自圆其说即可。如果持“同意”的意见,可参照原文倒数第二段对“重修伟大的长城废墟”的分析;第五段中“那些遥远年代创造的宏伟的宫殿、陵寝、庙宇、城墙、古桥、古塔等,包含着前人非凡的智慧和巨大的辛劳,不管它毁于兵燹还是天灾,都会引起人们的痛惜,抚残体以思整体,产生心灵的震撼和共鸣,而这种震撼和共鸣就是一个审美的过程”等语句也可供援引。)

(作者单位:江苏太仓高级中学)

花间美人

花间美人

——  浅析《长亭送别》的语言美

王正品

戏剧是语言的艺术。王实甫在《西厢记》中驾驭语言的技巧,历来为人们称道。贾仲明在《凌波仙》中说他:“作词章,风韵美,士林中等辈伏低”;朱权在《太和正音谱》中说
“王实甫之词如花间美人,铺叙委婉,深得骚人之趣,极有佳句,若玉环之出浴华清,绿珠之采莲洛浦” ;郭沫若也曾说:“《西厢记》不但是杂剧中的杰作,也是一部好诗。”他们都把《西厢记》视为戏曲语言艺术的最高峰。

它既保持了元曲的本色特征,又融汇了诗词的凝练风格,在境界风格的本质特征上将诗、曲统一起来,真正做到了“写景则在人耳目,写情则沁人心脾,叙事则如其口出”(王国维语)。

《长亭送别》是《西厢记》全剧的高潮,其中的语言尤为突出地表现了王实甫既典雅秀丽又含蓄悠长的语言美。

一、善于化用唐诗、宋词中的语言,用出新意,拓宽意境,给人以新鲜之感。

如北宋范仲淹的《苏暮遮》词“碧云天,黄叶地”是咏秋名句,王实甫将“叶”字换成“花”字。“黄花”即菊花,秋景的重要代表之一,很容易就使人联想到李清照的“满地黄花堆积,憔悴损,如今有谁堪摘”,伤感的气氛似乎不经意间就在这令人黯然神伤的意境中显露出来了。

如“晓来谁染霜林醉?总是离人泪”化用唐人诗句“君看陌上梅花红,尽是离人眼中血”。

又如“此恨谁知”来源于秦观《画堂春》:
“放花无语对斜晖,此恨谁知”;“阁泪汪汪不敢垂”来自宋代夏竦的《鹧鸪天》:“尊前只恐伤郎意,阁泪汪汪不敢垂”;“意似痴,心如醉”化用《乐府新声》无名氏《骂玉郎带感皇恩采茶歌》中“心似烧,意似痴,情如醉”之句;而“未饮心先醉”则来源于刘禹锡《酬令狐相公杏园花下饮有怀见寄》中的
“未饮心先醉,临风思倍多”和柳永《诉衷情近》“黯然情绪,未饮先如醉”;“一春鱼雁无消息”则来自宋代秦观的《鹧鸪天》 “一春鱼鸟无消息,千里关山劳梦魂”。

王实甫把前代文人的佳句同白描、口语、白话创造性地融合在一起,使整折戏获得了巧夺天工的意境美,没有丝毫因大量引经据典而带来的拖沓和庸俗,反而使得前人的名句获得了新的生命。

二、在这折戏中,夸张、对比、烘托等艺术手法的运用,也取得了很好的效果。

例如,“听得道一声‘去也’,松了金钏;遥望见十里长亭,减了玉肌”,
“昨宵今日,清减了小腰围”,离别的折磨,竟使莺莺瘦得这么快!虽属夸张,但人物的心态却展露无遗。 “泪添九曲黄河溢,恨压三峰华岳低”
,“遍人间烦恼填胸臆,量这些大小车儿如何载得起”,则是用比喻、夸张的手法来写莺莺泪水之多、愁苦之重。这些都是极夸张的句子,但因为它们都能充分揭示人物内心的痛苦和怨恨,因而显得真实动人。

对比描写则更多,如“恨相见得迟,怨归去得疾”中的“迟”与“疾”的对比;“合欢未已,离愁相继”“昨夜成亲,今日别离”“须臾对面,顷刻别离”
“车儿投东,马儿向西”“来时甚急,去后何迟”等,这都是生动的对比之句,情状如绘地刻画出莺莺与张生难分难舍之情,真实地反映出一对恋人被活活拆散的愁苦心理。又如“笑吟吟一处来,哭啼啼独自归。归家若到罗帏里,昨宵个绣衾香暖留春住,今夜个翠被生寒有梦知”,笑和哭、喜和悲、暖和寒构成鲜明的对比,强烈地表现出人物孤寂难耐的离愁别恨。

三、语言的情景交融。

《长亭送别》整折戏从头到尾处处点染西风黄叶、淡烟衰草、夕阳古道、衰柳长堤等种种凄清的物象,使整个环境和背景弥漫着一种悲凉的气氛,与人物的心境融化为一体,增强了戏剧语言的抒情性和艺术感染力。

在《长亭送别》这折戏中,王实甫采用前人的诗词成语,自然贴切,浑然一体;同时又吸收富有生活气息的口语,生动活泼、晓畅通达。这就使得这折戏的语言亦雅亦俗,俗中见雅,华美典雅与通俗生动达到高度的统一。

  (作者单位:四川广元市昭化区虎跳中学)

米粒的凡俗

米粒的凡俗

刘振侠

“米粒”这个词,我一见倾心,是缘于它的凡俗。

且不说饮食男女为了柴米油盐像草原上的马群一样辗转奔波,就是那些高人、隐士也挣脱不开一箪食、一豆羹、一瓢饮的简单需求。一粒米周旋在唇齿之间,无关风雅,却觑见了生活最朴素的本质。

一粒米的简单可以像阳光一样铺展成一种普通的幸福。凝滞的市井油然流动成张择端笔下的熙来攘往,空气里氤氲着怡然自得的气息,梦寐以求的喜悦就悄然蛰伏在一粥一饭里,自足而温馨。一粒米的简单有时竟也可以凛然树立成一种高度,以简单表达纯净,以凡俗抗拒奢靡,以卑微折射高尚,删除欲望和名利的繁赘,在陶渊明式的五柳宅旁镌刻一块思想丰碑。

仅仅是一粒米,你可以用它演绎和诠释你的生存,甚至是生命。

一粒米躺在手心,木讷而沉默。它不动声色地端详着一切,抑或是无视着一切。但你要相信,这不是米粒的超然物外,恰是原始的质朴,就如同甲骨文线条简单而稚拙,而这正是它与生活的距离——未经雕琢的写真。它是土地的子民,它以最卑微、最物质的姿态呈现,土黄色的肌肤,裸露着原生态的生命饥渴。在以生存为目的的远古历史记录里,粮食作物总是那些篇章的描述主角,那是对米粒历史责任的记录;在《诗经·国风》里,那些关涉劳动的粗朴短歌,恰是勾画了米粒生存的底色。时代虽已极尽奢华,米粒依然是土地虔诚的教徒,是土地上坚守的土著。上帝说“你生在这里,死在这里,死而复生”,米粒默然铭记。

米粒以内敛和沉静隔离了炫目和喧闹。它被收藏在风格匹配的古板而粗陋的仓房中,不声不响、不急不躁、无欲无求,不需要刻意照顾,也不需要时时惦记;它耐得住寂寞,也经得起忽视,呆板得像一颗早在远古就失去活力的小石子。是的,没有活力的小石子——在瞥见它的那一刻,心里轻蔑地嘀咕一声或者不起波澜地用目光滑过,这是米粒通常的遭遇。

我认同米粒的凡俗,我更敬畏米粒不可估量的力量。

当一粒米被一双粗糙的手虔诚地埋进土地,它似乎就被赋予了一种庄严的使命,生命力也在同时被激活。像原子裂变,一股令人惊异的、不知潜藏在何处的巨大能量,被无形的神秘鼓涨着,冲破那层土黄色的薄膜和厚重的土壤,在地面上腾起一小朵绿色的蘑菇云,然后一路扩展张力,蓬勃成一道无垠的风景。

无法想象,一粒米与一穗沉甸甸的稻谷之间有着怎样深沉的渊源,又是什么力量在催促着它不断地以几何倍数克隆、复制自己,又或许这根本不是复制——它体内微不足道的物质显然不足以支撑那种膨胀式的蔓延。完全可以说,那是一种精神,一种生的力度,母亲一样的情怀,韧性和母性会激发出超常的勇气和力量。

一粒米落地,那是义无反顾的涅槃,一穗稻谷便是重生。它以简单的轮回铺叙生生不息,诠释生命的无限张力。

我愿意以米粒的姿态生活,以米粒的精神自励——常态凡俗而不输力度。

(作者单位:河北邢台技师学院)

 

千古绝唱的豪放美

千古绝唱的豪放美

——赏析《念奴娇·赤壁怀古》

荆娟娟

提到宋词,人们自然会想到苏东坡,因为他的词是宋词发展史上的一座里程碑。他凭借自己非凡的人格魅力、卓尔不群的艺术才华,扩大了词的境界,开创了豪放旷达的词风,为词品的提升做出了卓越的贡献。说到苏东坡,人们自然会想到他的被誉为千古绝唱的名作《念奴娇·赤壁怀古》。他用如椽巨笔把豪放之景、豪放之人、豪放之情融为一体,通篇气势磅礴,撼人心魄。

一、景之豪放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词人起笔气势充沛,健举有力,“大江东去”,足见空间之辽阔,“千古风流人物”可知时间之浩远、人物之众多,聊聊十三字,字字珠玑,将浩荡江流与千古人事尽收笔端,一种开阔博大的意境尽在眼前。如此起笔,非大胸襟、大气度之人不能为,可谓世之罕见。“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三句清晰地勾勒出赤壁雄奇壮阔的景色,陡峭的崖壁直冲云天,汹涌的巨浪搏击江岸,滔滔的江流卷起千万堆澎湃的雪浪,“乱”“惊”“卷”三字极见功力,既有仰视所见,又有俯视所得,声、形、色兼备,给人以视觉和听觉上的强烈震撼,仿佛把读者带进了一个万马奔鸣、惊人心魄的奇险境界,“天风海雨逼人”(陆游语),顿时,让人心胸为之开阔,精神为之振奋。“江山如画”,壮丽美好的江山必然孕育出风流人物、英雄豪杰。这气势磅礴、豪放壮丽之景也就为名高累世的英雄人物出场绘就了极为广阔的背景。

二、人之豪放

“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滚滚东流的大江之上,一位卓异不凡、风度翩翩的大将形象跃然眼前。想当年,周公瑾初娶小乔,英姿勃发,年轻有为,手握羽扇,头戴纶巾,谈笑间便打得曹操几十万大军丢盔弃甲。

苏轼为什么在千万个英雄人物中单选周瑜呢?因为苏轼素有经世济民、建功立业的宏伟理想,但形格势禁,无法实现,周瑜的显赫功业,正是他所向往的。美满婚姻、儒雅风度、卓越的指挥才能三个特写,便把一个叱咤风云的儒将风采描绘得淋漓尽致。小乔初嫁周瑜在建安三年,与赤壁之战相隔十年,苏东坡在此插入“小乔初嫁”一句,似为闲笔,其实词人意在以美女衬英雄,更显周瑜少年英俊,春风得意。“小乔初嫁”一句的插入,让这首词虽豪放却不失风情,刚中有柔,与开篇“风流人物”相照应。“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三句中,写周瑜身为主将,亲临战场,观箭矢如雨,听金铁交鸣,却并不紧张,更不慌张,而是羽扇便服,谈笑风生。写战争只着笔于周瑜的从容潇洒,指挥若定,这样写更能凸显他的风采和才能。有人说周瑜生来心胸狭窄,无大将气度,实则不然,《三国志》记载周瑜“气性恢廓”;刘备说他“气量宏大”;蒋干说他“雅量高志”。众所周知,一个心胸狭窄的人是难以在集体中生存的,更不要说统帅三军了。“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周瑜是何等的雄才大略啊,一个心胸狭窄的统帅何以服众?面对八十万曹军从容迎战,倏忽间敌舰灰飞烟灭,这又是何等的英霸之气呀!

三、情之豪放

古人说,诗言志。苏轼学识渊博、思想通达,倡导儒释道三教合一。一生在政治上为新旧两党排挤,屡遭贬谪,四十四岁时为人构陷,遭遇“乌台诗案”,险些命丧狱中。然而他始终保持坦荡旷达的心性,保持着浓郁的生活情趣和旺盛的创作力。

“一切景语皆情语”。写景之语即为抒情之言。情,即作者真性情的自然流露,情之豪放,也正是词的灵魂。胸怀豁达的词人,以赤壁为背景,表达了对祖国壮丽河山和悠久历史的崇敬之心,并由衷赞美了它们所哺育的以周瑜为代表的英雄人物,感情饱满激昂,酣畅淋漓。“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突然转到对自己年华老大,一事无成的感慨,而这正是东坡被贬黄州后内心情感的真实流露。强烈的感情落差,非但没有减弱词的豪放色彩,反而大大增加了它的力度。“自古英雄多磨难”,豪放之人,须经悲伤的磨难才能陶冶出真正的豪放情怀,苏轼就是历史的典型。结尾“人生如梦,一尊还酹江月”貌似消极,实际上却是一种自我宽慰的旷达,因为作者对人生的功名利禄已经大彻大悟,内心虽然有所沉痛,有所伤悲,但很快便豁然通达,心情也随之开朗、旷达,一种潇洒豪迈之情便显露出来。

由此看来,“一蓑烟雨任平生”的苏东坡,虽然遭遇挫折,身处逆境,但他却有直面人生的勇气,有笑谈人生的豁达,种种苦难成就了他的伟大,使他本性中的豪逸超旷得到淋漓尽致的发挥。

道学家曾慥称苏词“豪放风流,不可及也”,词作《念奴娇·赤壁怀古》可见一斑。

(作者单位:山西芮城县博立中学)

一种别样的修辞:合叙

一种别样的修辞:合叙

——高中课本中的“合叙”及翻译

李美珍

《师说》说理清晰,感情充沛,说服力强,是一篇难得的好文章。唐贞元十八年(公元802年),韩愈任四门博士,针对世人耻于为师不重视师道的风气,写了《师说》。文中,他不顾流俗与诽谤,阐述了老师的作用,以及从师的必要和择师的标准,批判了当时士大夫之族耻学于师的不良风气,赞扬了李蟠的“能行古道”。

文中,“句读之不知,惑之不解,或师焉,或否焉。小学而大遗”一句,字面意思浅显,但只要细心琢磨一番,就会发现很多费解之处。关于这句,人民日报出版社出版的《文言文完全攻略》给出的译文是:“不理解(书本上的)字句,不能解决疑难问题,有的(书本上的字句)老师学习,有的(疑难)不老师学习,小的方面(倒要)学习,大的方面(反而)放弃(不学)。”这一翻译,貌似正确,但就全文来说,既然是“有的(书本上的字句)老师学习”,就无所谓“大的方面(反而)放弃(不学)”,既然是“有的(疑难)不老师学习”,也就无所谓“小的方面(倒要)学习”。江苏教育出版社出版的《教师参考用书》对这句的翻译是:“断句停顿不理解,老师学习,疑惑不能解决,却不向老师求教,小的方面学习,而大的方面丢弃。”这一译文和人民日报出版社出版的《文言文完全攻略》给出的译文不同,调整了“句读之不知,或师焉,惑之不解,或否焉。小学而大遗”的语序,但不管是课本还是《教师参考用书》,都未说明这样翻译的原因。

       经过研究,借助资料,笔者发现这句话其实是用了“合叙”的修辞手法。 “合叙”也叫“并提”“提承”“并提分承”,是在同一个句子里同时表述两件或更多的相关事情的一种修辞方式。“合叙”对高中生来说,看似陌生,其实早就学过。诸葛亮的《出师表》中就有很多,比如:

1)若有作奸犯科及为忠善者,宜付有司论其刑赏。

这句话的前半句是把“作奸犯科者”和“为忠善者”合并在一块叙述,与之相承搭配的是后半句把“刑”和“赏”合并在一块叙述。理解这句时应该分开来叙述:“作奸犯科者”论其“刑”,“为忠善者”论其“赏”。这句话译成现代汉语应该是:如果有做邪恶的事触犯了法令的,就应当交给主管的官吏判定他们的刑罚;如果是忠诚善良的人,就报给主管的官吏论定对他们的赏赐。

2)侍中侍郎郭攸之、费祎、董允等……

查《三国志·蜀志》可知此处的“侍中”指的是郭攸之和费祎,“侍郎”指的是董允。很多人常因不了解古汉语中的合叙,以至于对此句不理解。《三国志·蜀志·董允传》中有一段与这一内容相关的文字:

董允,字休昭……后主袭位,迁黄门侍郎。丞相亮将北征,往汉中,虑后主富于春秋,朱紫难别,以允秉心公亮,欲任以宫省之事。上疏(笔者按:“疏”即《出师表》)曰:“侍中郭攸之、费祎,侍郎董允等,先帝简拔以遗陛下……”

由此可见,《董允传》用的是分叙,《出师表》用的是合叙,两者句法异而意思同。

3)将军向宠,性行淑均。

“性行淑均”即“性淑行均”。此句的译文是:将军向宠,性情善良,品行平正。

欧阳修的《醉翁亭记》也用了“合叙”的修辞格,比如:

1)已而夕阳在山,人影散乱。

这句中的“人影散乱”是“人散影乱”的合叙。

2)野芳发而幽香,佳木秀而繁阴,风霜高洁,水落而石出者,山间之四时也。

这句中的“风霜高洁”是“风高霜洁”的合叙。其中,“风”和“高”对应,“霜”和“洁”对应,意为“天气高爽,霜色洁白”。

郦道元的《三峡》中,“自非亭午夜分不见曦月”也是合叙,即“自非亭午不见曦;自非夜分不见月”;“素湍绿潭,回清倒影”
也是合叙,即“素湍回清,绿潭倒影”。

《师说》中,还有其他一些句子也用了“合叙”的修辞格,比如:

1)夫庸知其年之先后生于吾乎?

这句分叙是:夫庸知其年之先生于吾乎?后生于吾乎?

2)是故弟子不必不如师,师不必贤于弟子。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如是而已。

这句分叙是:是故弟子不必不如师,闻道有先后;师不必贤于弟子,术业有专攻,如是而已。

《赤壁赋》中也有“合叙”,比如:

渔樵于江渚之上,侣鱼虾而友麋鹿。

这句分叙是:渔于江,侣鱼虾;樵于渚,友麋鹿。

《谏太宗十思疏》中也有“合叙”,比如:

1)役聪明之耳目……

这句分叙是:役聪之耳、役明之目。

2)虽董之以严刑,振之以威怒,终苟免而不怀仁,貌恭而不心服。

这句分叙是:虽董之以严刑,终苟免而不怀仁;虽振之以威怒,终貌恭而不心服。

《五人墓碑记》中也有“合叙”。比如:赠谥美显。

这句分叙是:赠显谥美。

(作者单位:山西静乐县一中)

我是谁?

我是谁?

李 鹏

昨天,母亲一个多年前认识的朋友突然给她打电话。母亲问她是谁,她先说是某某的妈妈,母亲说不知道;她又说是某某的媳妇,母亲说不清楚;最后她吭哧了半天才说她叫某某某,母亲这才恍然大悟:你早说啊!

完了母亲给我唠叨说,你直接说你叫啥名字不就完了吗?我笑着对她说,你平时不也是一样,给别人介绍自己的时候,你说过自己的名字吗?你还不总是说你是我妈,对不对?母亲笑了,说习惯了。

我不想再说母亲什么,我突然想到一类人,那些一辈子都不曾有过自我,不知道“我是谁”的人。

他们往往具备这样的特点:小的时候,总是得意洋洋地给同学们吹嘘我是某某的女儿、儿子;成家之后,向同事们津津乐道地炫耀我是某某的妻子、丈夫;有了孩子后,沾沾自喜地给其他人介绍自己是某某的父亲、母亲……

这些人,一辈子,从来不知道自己是谁;一辈子,从来没有独立做过一件可以引以为豪的事情;一辈子,都只是以他人的附属品形式而存在。

我想问一问他们,当有一天你所仰仗并且为之骄傲的人突然消失,那么,你是谁?

你不知道,因为你从来就没有问过自己。

一辈子,你的幸福和痛苦都建立在别人的幸福和痛苦的基础上,可是你却左右不了别人的世界,而且你也没有自己的世界。所以,一辈子,你总是心安理得地寄人篱下,仰人鼻息,同时你又不得不言不由衷地人云亦云,身不由己地随波逐流。因为,你习惯了父母的荫庇呵护,习惯了老公妻子的颐指气使,习惯了儿女们的呼来喝去。你的生命,只是因他人的存在而存在。

但,这不是真正的大公无私,而是麻木无知;这也不是所谓的爱无止境,而是自我毁灭。

马克思说,人是社会的人,人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人当然不能离开他人而独立存在。他人可以成为我们炫耀的资本,可是我们的存在仅仅是为了帮这些“资本们”炫耀吗?我们人生的全部意义就在于此吗?那么,当有一天寿终正寝的时候,我们的墓碑上刻什么?还是某某的孩子、某某的爱人、某某的父母吗?俗话说“雁过留声,人过留名”,可这些就是我们的“名”吗?

如果你想在自己的墓碑上留下些属于自己的东西,如果你不想一辈子平庸,一辈子做别人的影子,一辈子看他人的脸色,那么当你活着的时候,请不断追问:我是谁?如果有了答案,那我们的人生就不会碌碌无为,就不会索然寡味,就不会平淡无奇。当上学的时候,让我们为自己的学习成绩而骄傲;当上班的时候,让我们为自己的工作业绩而自豪;当退休后,让我们为自己的爱好特长而得意。这样,我们便没有白到这世界走一遭。

母亲只是一个认识几个简单字的农村妇女,知识与见识局限了她,也许她一辈子也不知道她是谁,但这并不值得悲哀。可是,如果你也不知道,那么请告诉我,是什么局限了你? 

(作者单位:陕西西安市航天中学)

“洗盏更酌”释义

“洗盏更酌”释义

胡红曼

  苏轼《赤壁赋》末段有一句:“客喜而笑,洗盏更酌。肴核既尽,杯盘狼籍。”《教师教学用书》(人教版必修2)对“洗盏更酌”的翻译是:“洗净杯子,重新斟酒。”这样翻译是欠妥的。

  先来看“洗盏”的解释。黄镇华先生认为“洗净杯子”的解释不妥:一是既然“杯盘狼籍”都不顾,怎么还在乎洗杯子的讲究呢?二是正装着酒在吃的杯子又何必要洗了再装酒吃?他对“洗盏”提出的解释是:让杯中之酒一扫而光,即“干杯”的意思。陆德明《经典释文》引马融语:“洗,尽也。”《说文》:“尽,器中空也。”“洗盏”即把盏中酒喝尽的意思。他还提到湖北天门方言中保留着这个用法,酒席上劝酒的人往往说:“洗了来,洗了来。”笔者认同这种解释,我们常用“喝干净”来表达“喝完”的意思,而“洗”字有“洁,使之干净”义。

  再看“更酌”的释义。教参上解为“重新斟酒”,而“更”并无“重新”之义。有的翻译把“更”处理为去声的“再,又”义,即“再饮”,上述两位先生即是如此理解,这样确实较通顺。但笔者无意中发现在苏子写给傅钦之的手书中,“更”字下有一小字“平”,似乎是特意标注的,则当读为平声,那到底作何解释呢?笔者查阅了资料,认为鲍不迟先生的释义可看作确诂。他在《也谈“洗盏更酌”》中指出,“更酌”一词至迟在东汉已有,见于郑玄注《论语·八佾》“反坫”——人君若与邻君为好会,其献酢之礼:更酌,酌毕则各反爵于坫上。“更酌”指的是宾主轮流劝酒,故“更”字在此取“轮流更替”之义。

         综上,对“洗盏更酌”的释义总结一下:“洗盏”为动宾结构,喝完盏中酒的意思;“更”读为gēng,轮流,更替。“酌”为动词,喝酒。“更酌”即互相劝酒、轮流劝酒。赋中云:“举匏樽以相属”,“更酌”即“相属”。若这样解释合理,此句当重新标点为:“客喜而笑。洗盏更酌,肴核既尽,杯盘狼籍。”“客喜而笑”是承接上文苏子的一番议论,“洗盏更酌”以下则是写苏子与客喝酒及醉酒入眠的情景。

(作者单位:山西襄汾县实验高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