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家教四大法宝

一、     博览群书:


弗兰西斯·培根早在四百五十年前就已指出:读史使人明智,读诗使人聪慧,演算使人精密,哲理使人深刻,道德使人高尚,逻辑修辞使人善辩。卢梭的父亲钟表匠伊萨克,在工作台上一边工作一边教三岁的卢梭从普鲁塔克的《古希腊罗马英雄传》。然后,在他督导下,卢梭在七岁前已经啃完了勒苏厄尔的《教会与帝国历史》、丰得奈尔的《世界通史讲话》和《宇宙万象讲解》以及莫里哀的戏剧。博览群书便卢梭获得了阅读能力和理解能力,发展了才慧、想象力和悟性,激发了使命感、荣誉感和责任感,最终使他成为一位伟大的启蒙思想家、文学家。   


二、发掘天赋:


天赋是人的一种与生俱来无师自通的天生素质。人的天赋在母胎中初具雏形。天赋是构筑天才人物的首要素质,人的天赋不可造就,却能发掘。居里夫人有两个女儿:伊雷娜·居里和艾芙·,居里,她对两个女儿的家教观念是一一以挖掘她们的某种天赋为主。早在女儿呀呀学语时,居里夫人就开始对她俩进行了探索性的发掘。经过观察鉴别后,她发现:大女儿伊雷娜性格镇静、朴实、专注和自然,着迷于物理和化学,这些正是科学家所具备的素质。小女儿艾芙心灵跳跃、充满梦幻、情绪多变,她的天赋是文艺。正是运用这种发掘孩子天赋的家教,居里夫人最终使大女儿伊雷娜·居里因新放射性元素的合成1993年荣获诺贝尔化学奖;也使小女儿艾芙·居里成为一位优秀的音乐教育家和人物传记作家。


三、荣誉感:


孩子的荣誉感往往在父母的激发下才渐渐奠定。欧美的家长在一起聊天时会说:我的女儿伊丽莎白就是拿奥斯卡奖的料子。”“!小威廉绝顶聪明,五十岁能得诺贝尔奖。” 


 哈德罗·麦克米伦的母亲萨拉二十年如一日地告诫他:麦克米伦,你跟别的孩子不一样,你将来要当英国首相的!”在母亲的自小要当伟人的荣誉感的激励下,麦克米伦奋力拼搏、潜心求索,终于在1957年至1963年两度荣任了英国首相。 


而弗洛伊德的荣誉感却来自犹太式的家教。他才6岁,父亲就箴告他:一千多年以来,我们犹太人一直处于被驱赶、压迫、剥削、耻辱和大屠杀的悲惨境遇下,但犹太人为何还能长期生存下来?犹太人为何操纵着社区的、国家的、还有全世界的银行、货币供应、经济和商业?因为,犹太人百倍的勤勉、拼搏、明智和节制。正是这种卧薪尝胆发愤图强的犹太式荣誉感的激励下,弗洛伊德最终为人类创立了精神分析学性心理学 


四、     独立人格:


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诺伯特·罗素鞭辟入里:那些在童年受到孤独的人要比受到宠爱的人日后更会成功;一个不具备精神独处能力的人,不可能成为伟人。”  


19795月,撒切尔夫人作为英国女首相搬进举世瞩目的唐宁街10号时说:我的一切成就都归功干我父亲罗伯茨先生对我的教育培养。当撒切尔夫人才5岁时,他就教导女儿:凡事要有自己的主见,用自己的大脑来判断事物的是非,千万不要人云亦云。在日常生活中,罗伯茨着重培养女儿严谨、准确、注重细节,对正确与错误严格区分的独立人格。正是罗伯茨对女儿独立人格的培养,才使撒切尔夫人从一个普通的女孩,最终成为一位连任三届的英国首相,执政十二年,在世界政治舞台上叱咤风云的政治家。

从“王”字旁说起

某日问一学生名字,她说“琬玲”。再问哪个“琬”哪个“玲”,回答说王字旁的“琬”、王字旁的“玲”。装傻接着问是哪个王字旁的“琬玲”。她语气便颇为不屑,理直气壮地说就是那个王字旁的“琬玲”嘛。言外之音是,语老师连王字旁的“琬玲”都不懂!无奈,再追问,那你这个“琬”和“玲”是什么意思,她一脸茫然地说不知道。这回,轮到我得意了!拿出老师的架势来要她回去查一下自己的那个“琬玲”的意思,然后再想一想到底“琬玲”中的“王”是什么旁。


这已经是我碰到的第三个名字中带部首“王”的同学说这是“王”字旁了,其中还有一位是考上复旦大学的优秀生。一个高中生,连自己名字中的一个部首都弄不清楚,我真怀疑她们十来年的语文是怎么学过来的,更怀疑她背后的那一群语老师们是如何教的。


当然,这其中可能折射出我们汉字教学,甚至语言语言教学的一些问题,至少可以看出我们的汉字教学并没有遵循汉字本身的特点。汉语是世界上最优秀的语言之一,它具有“音义结合”的特点,不仅是“表音系统”,也是“表义系统”,这是汉语区别于其它语言的最大特点。这一点在形声字上体现最为明显,其它造字法形成的汉字更多的是表义,而缺乏表音这个功能。我们所经常嘲笑的“秀才读字读半边”其实是符合汉字认知规律的。信手掂来的一个字“湘”,其中“氵”形旁表义,说明这个字与“水”有关;而“相”声旁表音,代表这个字的读音。这其中的“氵”是偏旁,也是部首,部首是具有“字型归类作用”的偏旁,所以凡是带有“氵”这个偏旁的字都跟“水”有关。学汉字,只要掌握这规律,对于绝大部分的汉字的音义往往可以猜个八九分。


我们可以拿上面这位同学的名字来看,“琬”和“玲”有共同的偏旁“王”。查字典我们就知道,在这个部首的后面还有一个括号注明是“王()”,可见它不是“王”字旁,而是“玉”字旁,称之为“斜玉旁”。“玉”这个部首将所有与玉有关的字都归类在一起,所以有“王()”这个偏旁的字都与“玉”有关。懂得这个规律,即使在不查字典的情况下,我们也完全可以推断“琬”和“玲”要么是一种玉的名称,要么就与“玉”有关。为了验证,我查了一下字典,“琬”释义为“美玉”,“玲”有三个意义,而其中第一义,也是它的基本意为“金玉声”,都与“玉”有关,“琬玲”合起来的意思应该是“美玉发的清脆美妙的声音”,名字蕴含了起名者对她的美好愿望。而这位同学之所以没能说出她名字中的这两个字的意思,原因在于她不明白“王”这个部首的真正含义,而误以“玉”字旁为“王”字旁。


除汉语之外,我们知道的其它语言好像都不具备这种特点。比如英语,它属于表音系统,单词只代表一定的音节而不兼表义,或者说它的意义并不直接与词形相关而只是与词音相关。随便写个汉字,比如“狐”,如果掌握了“犭”这个部首所代表的意义与动物有关,那有这个偏旁的字一般都可以大体推断出它的意义,至少可以 知道个范围。但是,在英语中乍看“fox”这个词却是一头雾水,要掌握这个词也没有任何规律可循,只能是死记硬背记下来。


当然,我们这里的这种比较是浅层次的,相信汉语以外的其它语言肯定也有为我们所不了解的一些学习的优势特点。这们这里无意于、也没有这个能力来对不同的语言进行深层次的比较,我们关心的只是作为一名教汉语的老师,如何最大程度发挥汉语自身所具有的特点来搞好我们的教学,让学生更为便捷地掌握这门语言。


汉语有好多独具特色的特点,而这里所涉及的部首应该就是其中之一,从部首入手去学汉字应该就是发挥汉语自身所具有的特点来教学的一种方法。在所有的部首中,有些部首所代表的意义是大家比较熟悉的,如“亻”与人或人的活动的关、“钅”与金属有关、“廾”与花草有关、“木”与树木有关、“讠”与语言有关、“纟”与丝织品有关、“心(忄⺗)”与心理活动有关、“辶”与走路、路程有关等等。但也有一部分是很多人不熟悉甚至是误解的,对于这部分就应该逐一了解。一旦把这些部首的意义搞清楚了以后,对于很多汉字我们都将有重新的认识。下面对一些比较常见而又容易误解的部首作一个说明。


 1、“贝”,它本是一个象形字,形状是贝壳,而贝壳在远古时代作为货币使用,所以后来“贝”这个部首所代表的意义都与“财货”有关,比如“贵”、“贱”、“贡”、“账”、“质”、“贩”、“贪”、“贫”、“购”、“贮”、“贯”等。


2、“月”,这个部首也是好多人没弄清的。这个部首其实应该写为“⺝”,它本也是一个象形字。古代没有冰箱,买肉回来后挂起来,为了防止它变质,往往在上面割几刀让它透气,那个形象就演化为现在的“⺝”。所以,这个部首的本义是“肉”的意思,而不是月亮的“月”,好多人都认为它是“月”字旁,其实它应该是“⺝(rou4)字旁”。绝大部分以“⺝”为偏旁的字都与肉有关,如“肤”、“肺”、“刖”、“肌”、“肝”、“膺”、“膏”……顺便说一下,在电视剧《汉武大帝》中“月氏”被读为yueshi是绝对错的,它是古代一个专有名称,是一个古音异读词,应该读为rou4zhi1


3、“广”这个部首常常不为人所知。有这个部首的字一般都与“房屋”有关。如“庄”、“庑”、“库”、“庐”、“店”、“庙”、“府”、“庭”、“庵”、“廓”、“廊”等等。有一个最典型的例子是“庠”和“痒”的区别。其中的“羊”表音,它们的读都与之相关。从意义的角度看,“广”这个部首与“房屋、建筑物”有关,所以,“庠”在古代是学校的意思;而“ 疒”这个部首与“病”有关,“痒”是一种病。


4、“灬”这个部首也经常为大家误认为是“四点水”,这与其本义是天差地别。它不是水,而是“火”,应称之为“四点火”。有这个部首的字一般都与火有关而不是与水有关,如“热”、“烈”、“烹”、“煮”、“蒸”、“煎”、“熬”、“熏”、“熟”等等。


5、“隹”,《说文》:“隹,鸟之短尾总名也。”所以它作为一个部首,一般都与鸟有关。如“鹰”、“雁”、“雎”、“雌”、“雄”、“雕”、“隼”等等。


6、“礻”和“衤”也是学生经常弄不清楚的一对部首。要区分它们就得回到本源,弄清这个部首是由哪里来的,它的本义是什么。“礻”是由“示”字演化而来的,有这个部首的字都与宗教活动、祭祀、鬼神有关,如“祝”、“福”、“祥”、“祷”、“祖”、“祺”、“神”、“禄”、“禅”等等。而“衤”是由“衣”字演化来的,有这个部首的字都与衣服有关,如“被”、“补”、“衫”、“襟”、“袍”、“裤”、“衩”、“裢”、“褡”等等。


7、“ 阝”放在左边或右边各有两种不同的意思。放左边,称左耳旁,它是由“阜”演化而来的,“阜”的本义是山,所以它表示与地势的高低以及上下有关。如“陇”、“陀”、“陂”、“阳”、“陕”、“隄”、“陵”、“陲”、“陬”、“险”等等。放右边,称为右耳旁,它是由“邑”演化而来的,所以多与城郭、地名、邦郡有关,如“邝”、“邦”、“邨”、“邳”、“邱”、“祁”、“鄙”等等。


这里我们只是列举一些常见而易误的部首作个说明。可能我们也会发现有些字即使用了这个部首好像也不见得就有相应的意义。这可能与这个字在发展过程中意义发生了变化有关,应该去看它的本义。比如“班”字,它也属“斜玉旁”,但是现在我们根本看不出它与“玉”有何关联,查一下《说文解字》就会发现,其实“班”字从造字法来看是一个会意字,从“珏(jue2,双玉)”,从“刂()”,它的本义表示“用刀分玉”,泛指“分开”,可见它的本义还是与“玉”有关的。再比如,“初”字,它的部首是“衤”,可是我们看不出它与“衣物”有何关联。同样的道理,从造字法来看,“初”是个会意字,用刀裁剪是制作衣服的开端,古人便以“衣”、“刀”二字会意,造出“初”字。

由“171个新词语”想到的

今天,在网上看到一则新闻,标题是“国家语委公布171个新词语,你能认识几个”,出于职业的敏感和自信,毫不犹豫地点了进去。一看,全懵了,171条新词,能大体知道意义的不会超过10个。一种被抛弃于社会主流话语权之外的孤独感油然而生;继而便觉百无聊赖,面对剧增的新词语及其背后的纷繁芜杂的新思想,我们将何去何从?


面对“汹汹如彼者”的词语变迁,我们不可能不感到陌生,感到迷茫而手足无措。可是冷静想一想就会发现,其实我们并不是主导社会话语权的英雄,也不想充当让人望而生厌的腐朽的卫道士。因而,完全不必因词语的“高速增长”而欢呼雀跃;也大可不必摆出传统文化这一时尚利器,摇头哀叹“世风日下,人心不古”;或者拿出鲁迅先生的气魄慷慨陈词,高声厉喝“哪里去!”。语言只不过是“思维的物质外壳”,它总尽可能地反映一个社会的现象和思想。当然这种反映永远都只是片面的,所以有“言有尽而意无穷”之说。从这个意义上看,我们的语言永远无法准确再现一个社会的所有现象、思想;语汇的增加,语言的变迁将永无止境。


重要的不是语言,而是其背后的思想、思潮,它的发展也不会因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有自身的规律,这种规律决定于社会的发展。社会发展了,语汇也会随着丰富起来;语言的丰富多彩反映了社会的丰富多彩。在丰富多彩的社会面前,我们我们不可能理解所有的词汇的含义,那是因为我们无法理解社会的全部。既然如此,我们唯一能做的便是在它面前保持谦逊与宽容。


附:2006年汉语新词语选目

抱抱团、抱抱装、奔奔族、笔替、博斗、博文、城市依赖症、村证房、等配额比基金、电子环保亭、丁宠家庭、动能车、独二代、2时歇业令、法商、返券黄牛、饭替、飞鱼族、复古学堂、感恩红包、高薪跳蚤、搞怪、谷歌、骨性、国际高考移民、国六条、国十条、海缆断网、海啸音、汉芯造假事件、红楼选秀、红衫军、换客、回购地、会议大使、婚嫁大年、急婚族、江选、交强险、考霸、梨花体、李娅空翻、两会博客、绿色产房、慢活族、蜜月保姆、明星枪手、年后饭、暖巢管家、诺亚规则、跑酷、拼客、7时代、求学房、群租、润滑经济、三限房、晒客、上海社保基金案、剩女、十五细则、手机手、睡眠博客、她经济、图书漂移、托业、威客、微笑北京、微笑圈、捂盘惜售、新明星学者、新中间阶层、熊猫烧香、炫富、学术超男、移动商街、印客、医闹、择校税、证奴、职粉、装嫩族、灰色技能、脚环鸡、节奴、禁电、掘客、卡神、科研包工头、啃椅族、赖校族、乐活族、美丽垃圾、迷卡、陪拼族、捧车族、让票区、入户育婴师、三支一扶、痛快吧、砸票、洋漂族、白银书、吊瓶族、分手代理、游戏手、三手病

儿童节随想——儿童不是取悦成年世界的工具

1982年,我读小学二年级,这一年的61儿童节,我平生第一次参加了学校的文艺表演。在老师的精心指导下,我和一位同学昂然上场,然后挥舞着中国特色的、“连爷爷式”的手势一问一答:你长大做什么呢?我长大要当科学家;你长大要做什么呢?我长大要当医生……可是没等念完台词,同学一紧张就要走下台,我一急就伸手去拉他,这一拉引来一阵哄堂大笑,这一笑把我们原本倒背如流的台词都给笑没了,这以后当然是漫长的尴尬,是老师失望的眼神……当时我的心理是怎样的已经记不清了,有没有脸红也已经记不清了,但也就是这一次表演,提前结束了我的舞台生涯,从这以后,我就再也没有上过舞台。


    我不知道我肢体表现能力的缺乏与这次事件有没有直接的联系,总之这以后我是再也不愿登台亮相了。今天,又是一个儿童节,我一直在心里确认,我已经永远不会再属于这个节日了,完全没有必要担心自己还会再尴尬在舞台上。但我还是不愿参加女儿的演出,因为我害怕看到如我往昔的情景在她的身上再现;更重要的是,我害怕一旦如我往昔的情景在她身上再现,她会无法面对周围渴望成功的挑剔的人群,而我也会无法面对她的眼神。我只能躲在家里通过电视看那些经过编导们精心挑选的流畅、精纯的表演,这样我就完全不必捏着一把汗担心我的事件会在他们的身上重演而给他们造成伤害。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们要如此地看重结果,看重完美与成功,即使是对一个未成年的儿童也不例外。曾经看过这么一个案例,说的是有一位中国的女留学生应聘于美国一家庭里做工,和全世界所有儿童一样,这个人家的孩子也有吮吸手指的习惯。在我们看来,这是一个既不卫生又不雅观的坏毛病,因此,这个留学生每每给以制止。一次,主人很偶然地看到见了,便不高兴地对她说,孩子津津有味地吃手指,肯定觉得这是一种享受,你怎么如此忍心地破坏孩子的享受呢?我们姑且不看这位美国家长的想法是否正确,我们需要研究的是他教育孩子的动机,他是站在儿童的年龄实际和现实需要出发,把他的孩子当成是一个有独立人格需求的人,而非成年人灌输现代卫生观念的工具。


    罗素曾说过,在干涉儿童教育的各种力量中,没有一种力量站在儿童自身幸福的立场上。想理解这句话就看看我们的周围吧,你会发现作为成年人的我们的狭隘与自私。我们经常按自己的标准人为地塑造出一批成功者,并把他们当成社会的标兵和所有人学习的榜样,然后残忍地将人群分成三六九等,并以我们三六九的眼光来对待他们。其实,任何一个人的存在、价值取向和生存方式只要不违背道德和法律都有其独特的价值和意义,这应该是社会丰富性的内在要求,也是一个民族和社会创新精神的源泉,而我们恰恰作得相反;我们这种教育的机械性和计划性是功利的培养少数人的精英教育而非以人为本的教育。对于这类现象,赵伟健在他的《教育病》中曾有这么一段概叹:我们现在到底怎么了?为什么非要把成功的全部含义定义在金钱、财富、地位、状元等身上?我活得潇洒、快乐就是成功,你管我是在干什么,只要我是一个守法的公民,我干什么都可以这不行吗?……当一个民族用金钱和职业来划分一个人贵贱的时候,那么恰好证明这个民族在精神上具有一种变态的“恋物癖”倾向。


    今天是儿童节,我确实已经不再属于这个节日的了,但是当我以成年人的心态来过这个节日的时候,我想到更多的是:尊重儿童的权利,他们绝非取悦成年世界的工具!

没有惩罚的教育不是完整的教育

       真正教育首先是充满情感的教育。在学校,任何形式的体罚都必须根绝,因为离开了对学生的爱与尊重,就谈不上任何教育。这是我引用的“教育家”的谬论!


       愚以为,教育之爱心,本身就包含了严格要求,甚至包含了必要的教育惩罚。因为科学而成功的教育不能没有惩罚。


        长期以来,在这个问题上存在误区。他们认为既然是“教育”,就总是“和颜悦色”、“润物细无声”、“循循善诱”;值得一提的是,有些“教育专家”也常常这样“高屋建瓴”而又“语重心长”的教诲每天和学生打交道的一线教师:要“说服教育”,要多“谈心”,要多“讲道理”,要“感化”, “不能发火”呀……


       但许多老师显然还没有修炼到面对错综复杂的教育难题特别是面对具体的违纪学生时能够“面不改色心不跳”的程度,他们――包括笔者实在做不到呀!于是,有人讥讽这些“专家”:“您说得太好了!那我把我的学生交给你,您来试试吧!”


       应该说,“教育”本身就包含有惩罚的因素。教育,不仅意味着提高人的道德水平和知识能力水平,同时意味着按文明社会与他人交往的准则规范人的行为,即通常所说的“养成教育”。这种“养成教育”,带有某种强制性――这种养成良好文明习惯的“强制性”与我们现在反对的思想专制不是一回事。作为社会人,不遵循起码的公共规则与秩序是很难以人交往的。同时,在一个集体中,一个人违纪必然妨碍其他更多的人学习。这样,为了尊重多数人学习的权利,有时不得不暂时“剥夺”个别人的学习权利――也就是说,必须予以必要的惩罚。


       什么是“惩罚”?我理解的“教育惩罚”,是对不良行为的一种强制性纠正。这既可以体现在精神上,也可以体现在行为上。前者如扣操行分或纪律处分(警告、记过等等),对严重影响课堂秩序的学生甚至可以请出教室让学生反思其过(对所谓“请出教室”我认为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不好简单肯定或否定);后者是某些过失补偿性行为(比如做卫生不认真而罚其重做等等)。这些惩罚与尊重学生并不矛盾,正如著名教育家马卡连柯所说:“确定整个惩罚制度的基本原则,就是要尽可能多的尊重一个人,也要尽可能多的要求他。”


       但我要说明的是,不管怎样的教育惩罚,都不能是体罚。有的朋友不理解我的这个观点,他们认为,既然是“惩罚”,怎么又不包括“体罚”呢?“体罚”不是“惩罚”的一种吗?      这又是一种误解。何为“惩罚”?“惩罚:严厉地处罚。”那什么叫“处罚”呢?“处罚:使犯错误或犯罪的人受到政治或经济上的损失而有所警戒。” 而何为“体罚”呢?“体罚:用罚站、罚跪、打手心等方式来处罚儿童的错误教育方法。” (以上解释均摘自《现代汉语词典》)可见,“体罚”从词义上讲,是排除在“惩罚”之外的。只不过现在许多人一提到“惩罚”,总想到“体罚”,这是对“惩罚”一词在理解上的泛化。


      我这里还要强调的是,科学的教育惩罚不仅仅是制止违纪现象的手段,而且还应该是有助于培养学生的民主意识与法治精神的途径。也就是说,教育惩罚不应该只是来自教育者,而应该来自学生集体意志。比如在我的班上,所有的惩罚都来自学生民主讨论最后无记名投票通过的《班规》,因此,这“惩罚”已不是来自教师的“铁腕”(如果这样,很容易导致教师不自觉的“专制倾向”)而是包括教师和学生在内的集体意愿。更重要的是,教育惩罚不能仅仅针对学生,同样应该针对教育者。也就是说,在一个集体中,班主任和学生都应该遵循共同的“规则”,而不能有任何凌驾于集体规则之上的特殊成员。在这里,教育惩罚充满了师生平等的法治精神。从教至今我当班主任已经20年,我多次因不慎违规而被学生依据共同制定的《班规》惩罚。我觉得,这不是我有意要“严于律己”、“以身作则”、或者显示“打铁先要本身硬”;真正的民主教育,理应如此。


      总之,教育不能没有惩罚,但惩罚不是体罚,而且我们提倡的“教育惩罚”应该充满现代民主精神。这样的“教育惩罚”使民主精神真正深入学生心灵:学生与班主任享有一样的权利,班主任与学生具有同等的义务。在这样的机制中,学生开始尝试着自我教育与民主管理的实践,切身体验着集体与个人、民主与法制、纪律与自由、权利与义务、自尊与尊他的对立统一关系潜移默化地感受看同学之间、师生之间尊严与人格的平等。这样的教育惩罚,实际上是让学生在实践中受到民主精神、法治(注意,不仅仅是“法制”)观念、平等意识、独立人格的启蒙教育————而这正是面向未来的现代教育所应该包含的基本要义。


 

饭局是一种学问

      饭局是聚会时必不可少的一项内容,简简单单的一顿饭,里面就有很多学问和讲究。
      如果一个人一天有一个饭局,那他肯定是个喜欢和别人交往的人;如果他一天有两个饭局,那他没准是个地道的商人;如果他一天有三个饭局,那说明他是个有某种地位的人;如果他一天有N个饭局,那他没准儿是某个餐厅的服务员。
      同学请的饭局,可以随随便便的,像个家里人;朋友请的饭局,可以大大方方的,像个主人;领导请的饭局,肯定会有些拘束,小心翼翼的,像个陌生人;你请领导的饭局,一定要毕恭毕敬的,还要手勤眼快,像个仆人。
       结婚了,有饭局,名曰“婚宴”;生小孩,有饭局,名曰“喜宴”;过生日,有饭局,名曰“寿宴”;人去世了,有饭局,名曰“丧宴”;考上好学校了,有饭局,名曰“谢师宴”;没考上,也有饭局,名曰“辞师宴”;友人远行,有饭局,名曰“送行宴”;从远方回来,有饭局,名曰“洗尘宴”;分手了,有饭局,名曰“散伙饭”……
      家人亲友相聚的饭局,经济实惠最重要;同学朋友聚会的饭局,吃好喝好最重要;同事聚会的饭局,气氛融洽最重要;宴请领导的饭局,察言观色最重要;应酬的饭局,左右逢源最重要;求人办事的饭局,人家满意最重要。
      有饭局了,如果你喝酒喝得很少,通常是和家里人或亲友在一起;如果你喝酒喝得正好,通常是和同学或朋友在一起;如果你喝酒喝得醉倒,准是碰上了能喝酒的女人或者领导!
      不好意思推托的饭局,是同学或朋友请的饭局;想经常参加却又不太可能的饭局,是和家里人或亲戚在一起的饭局;想推托却硬着头皮参加的饭局,是忙于应酬的饭局;受到别人邀请还要自己“出血”的饭局,是随份子的饭局;能推托却不敢推托的饭局,是领导或上司“召唤”的饭局。
      古代人的生活节奏是从一顿饭到另一顿饭,现代人的生活节奏是从一个饭局到另一个饭局!有些人玩命地寻找饭局,有些人疯狂地躲避饭局。有些时候饭局是一种享受,但当饭局变成一种应酬后,享受也就变成了忍受!


 

如此教育为了谁

如此作业


女儿放学一进家门就开心得不得了:“妈妈,今天老师留的作业真少,明天市领导来学校检查,老师让我们背几道题就行了。你检查一下,看我记得怎么样。”以下是女儿的作业题:


如果有领导问:1.你们每天留的作业多不多啊?答:不多。2.学校的借读生交借读费吗?答:不交。3.每学期经常订课外书吗?答:不订。4.学校假期办各种补习班吗?答:不办。5.知道爸爸、妈妈给学校交了多少赞助费吗?答:不懂。


如此教导


站在校门外接女儿放学,猛然发现教学楼前甬道两旁的柿树上挂满了黄澄澄的柿子。我不禁又惊又喜。惊的是,在这肃煞的冬日,这两排柿树无疑是一道亮丽的风景;喜的是,树上果实累累,树下孩子嬉戏成群,每人都置这馋人的柿子于“肚”外。想起自己小时候,即便是懂得“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又哪能这么安静、泰然地守着这熟透的柿子玩耍呢?早不等柿子成熟就跟在男生后面,想办法弄下来解馋了。由此感叹道:“现在的孩子多幸福啊!哪个孩子还把柿子当成奢侈的零食呢?”我忍不住把感想说给旁边一位接孩子的家长。“是啊!是啊!”这位家长也深有同感。他说:“这也跟学校的教育有关,到底是名校、重点小学,教出来的学生素质就是高。而且现代教育也要同国际接轨,看人家外国人都是在街道两侧的苹果树下、橘子树下闲庭信步。”我不由为自己的肤浅感到不好意思,同时也为女儿能在这样的学校里学习而感到欣慰。


接到女儿,忍不住指着柿树说:“你就不想摘这上面的柿子?”小家伙捂上眼睛看都不看柿树一眼,惊呼道:“谁敢啊!学校教导主任说了,这些柿子都喷洒了毒药,摸一下手就会烂掉,咬一口就能毒死人,谁敢说看一眼不瞎眼睛呢?


如此优秀


女儿参加了少年宫主办的少儿英语学习班。


我有幸和许多家长一起听了第一节课。这位英语老师近三十分钟的自我介绍是用地道的山东话讲的,尽管黑板旁就有醒目的“请讲普通话”标语。他也很诚实地说自己的普通话说得不好,这让我有些担心,他的英语发音是否标准。果然,他在说“ɑpple”这个人人耳熟能详的单词时,女儿就用疑惑的眼神看我,几个学生开始交头接耳。接下来,十几个单词他都说得含混不清。我忙征求后排家长的意见,这才发现原来大部分家长都皱着眉头呢。


我决定给女儿调班。而少年宫的负责人却相当诚恳地说:“这可是有十几年教龄的老教师了,是我们高薪聘请的市级优秀教师,而且几年来他一直兼任英、美、韩、日等几个国家孩子的中文辅导教师。”听后,我不禁一阵心痛,为这位老师的中国学生和他的异国学生而悲哀。


如此入队


刚开学没几天,一年级就开始评少先队员了。女儿所在的班级全班四十八名学生有六名当选,女儿的名字也在其中,全家自然高兴得很。


一天早晨,有学生家长大闹学校,都告到校长那儿去了。什么事呢?原来,这首批六名少先队员中,除了女儿和一名男同学外,其余四名学生都是教师的子女。我的女儿当选显然是沾了老同学在这个学校任教导主任一职的光。而另一名学生的父亲则在人事局身兼要职。


如此选拔


女儿自作主张报名参加了“某某全国少儿才艺选拔赛”,交了初赛费八十元后,她和学校十几名同学在少年老师的组织下参加了比赛。没几天,通知参加复赛的电话打到了家里,要求带上一百八十元复赛费到少年宫报到,同时参加复赛。


于是,我带着女儿到少年宫复赛接待处登记交费。好多家长正排队给孩子办手续,环顾四周,见满屋子堆着大红证书。信手翻开脚边一摞证书中的一册,不禁目瞪口呆。只见,大红烫金字:某某同学在“某某全国少儿才艺选拔赛”中荣获金奖。


妈呀,真是神了!这复赛还没参加呢,奖状、证书、等级咋都出来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