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要学会“倒水”

教师要学会“倒水”

赵高岭

“给学生一碗水,教师必须有一桶水。”我们对这句话都不陌生,意思是说,教师只有具备广博的知识,才能教好学生,强调的是教师对文化知识的学习。

在新课程改革的当下,我们重新品味对这句话的理解,不免提出这样的问题:今天的教师都是科班出身,具备专科、本科学历的大学生,甚至不乏研究生,知识水平相对于小学教学内容而言,应该达到一桶水远远大于一碗水的条件了。可实际教学中,纵观近几年从教的年轻教师,仍有相当数量的教师并不能胜任教学工作,这是为什么呢?究其原因,其中重要的一条就是:他们虽然有“桶水”,但没有学会“倒水”。

《学记》中说得好:记问之学,不足以为人师;能博喻然后能为人师。其大意是说:只有知识,还不具备做教师的资格;能广博地采用灵活有效、启人心智的教学方法,才有能力胜任教师的工作。

今天的教师,要多多学习教育规律和教学方法,只有不断地与老教师交流和学习,在实践中多磨炼,学会“倒水”,达到“卖油翁”倒油的技能,才能在教学中游刃有余,得心应手。

教师要学会“倒水”,首先要让学生愿意来向教师“取水”。这就需要激发学生的学习兴趣,让学生感受到学习的快乐,内心有自我学习的动力,体验到与老师交流问题是一种美好的享受。“亲其师,信其道。”学生喜欢教师,才会爱上教师的课。

如在教学中设计引人入胜的导语,创设学习情境;使用多媒体等直观教学的手段,吸引学生的注意力;利用教材内容引入趣味故事,抓住学生的好奇心;多种教法配合使用,引起学生的无意注意;给每个学生提供表现的机会,增强学生的自信心;让学生“跳起摘桃子”,使他们感到自己的能力在提高;对学生的学习多表扬多鼓励,让学生获得成功的愉悦感等。这样让学生变被动的“要我学”为主动的“我要学”,激发学生“取水”的兴趣。

教师要学会“倒水”,既要看“碗”,还要讲究“倒法”。如果你提起一桶水,不看碗的大小,直接向碗里倒,其结果不是倒不满,就是把碗打翻。这就需要我们对知识水平、学习能力、个性气质等不同的学生采取灵活多样的教法。对成绩优秀、学习自觉性强的学生,教师要激励他们多学习课外知识,不要止步于教师的“倒水”,要培养他们“汲水”的本领;对大多数成绩中等、学习水平一般的学生,教师也不能平均分配,要掌握好每个学生的吸收能力,不一定每个学生都要“倒满”,可以倒给他满满一杯,也可以倒给他半杯,只要学生能喝完,并感觉非常舒心,就可以了。

在这个过程中,教师要帮助学生把简单的“我要学”变为自觉的“我会学”,要重点培养学生“取水”的能力:当学生需要水的时候,知道到哪里去“取水”,怎样去“取水”,即教给学生学习的方法。教师应是学生的指路者,是学生的取水拐杖,教学生学会学习,培养学生的自学能力,让学生都能从“一桶水”中,从社会中、生活中、实践中不停地汲取,来装满自己的“一杯水”。

教师要学会“倒水”,还要讲究效率。同样倒给学生一杯水,我们所付出的劳动,所花费的时间是否是一样的,是“高投入低产出”还是“低投入高产出”?这就是要提高课堂教学的实效性。现代多媒体教学技术替代了静止、呆板的教具,犹如将手提水桶升级为自动饮水机,教师的职责就是供水管理员,在学生需要的时候,恰到好处地给予适时适量的供水。多媒体设施就是一台现代化的“供水机”,教师要努力掌握现代教学技术,提高“倒水”的本领和技艺。

“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教师在拥有“一桶水”的同时,要多多学习“倒水”的方法,让学生在汲取“一桶水”的过程中,学会开掘更多更深的源泉,将教师提供的潺潺小溪开拓为滔滔涌流,滋养未来的人生。

(作者单位:山东临沂市罗庄区册山街道中心小学)

我的第一次相亲

我的第一次相亲

赵高岭

我的第一次相亲是在1991年8月。那年我刚从师范学校毕业,年满20岁,被分配到一所偏远的农村中心小学。虽说是中心小学,可校舍只是几间带走廊的砖瓦房而已,和现在的楼房教室无法相比。但教师之间的人情味特浓,初来乍到,那些年长的教师对我们很关心,常常和我们这伙年轻人聚在一起下象棋、打扑克、打乒乓球或篮球,我们时常被他们那淳朴敦厚的民风感动着。说实在的,我现在还特别怀念那时的岁月。

中心小学有20多位教师,大多都是民办教师,都是附近东西村庄的。我们一起被分到这个乡镇的共有4人,其中有两人是本地的,被分到了下面的村小;我和顾老师由于离家较远,吃饭、住宿不方便,就留在了中心小学,也算是对我们的一种特殊照顾吧。

和我对桌办公的孙老师,是个热心肠的人,三十多岁,平常谁家有了矛盾,或者教师之间有什么不愉快,他都乐意跑腿到两边调解,互相劝说。时间长了,老师们都觉得孙老师是个有爱心的好老师,都爱听他说的话,也很尊重他。

有一天,办公室里只有我们两人,孙老师认真地问我:“小赵,你有对象了吗?”我摇摇头,说:“还没有。”孙老师又说:“给你介绍一个怎么样?”我一时怔住了。说实在的,从毕业到现在,我还没有真正想过这个问题。孙老师接着说:“那位姑娘人长得漂亮,身材个头都很中意,挺能干,家务活、地里活拿得起放得下,家庭条件也不错,她父亲有一辆东风大卡车,跑运输的。就是不吃国库,是农村户口。”我知道自己家庭贫穷,全家收入全靠父母种地卖点钱,供我们兄弟三人上学,生活从小就非常拮据。上学时,我就想着以后毕业了一定要好好挣钱,报答父母的养育之恩。如果早一点成家立业,就能为父母减轻负担了。想到这里,我说:“见见面吧。”

第二天,孙老师就悄悄地对我说,中午到他家去和那姑娘见个面。我没有抱太大希望,因为我感觉和那位姑娘相比,我没有什么优势。论长相,我又小又瘦,貌不惊人,穿着也土得掉渣;论家庭,家里一贫如洗;要说优势,唯一就是吃国库粮的小学教师。成与不成,还要靠缘分,咱不能辜负孙老师的爱心帮助呀!想到这些,决定还是如约相见吧。

中午放学后,我回到宿舍,对着镜子简单整理了一下穿着,把头发梳理了一下,就骑着自行车来到孙老师家。孙老师和他爱人都在家,见我来了,连忙迎出,让我在屋里先坐下。孙老师的爱人走出院子,不一会儿,她领着一位姑娘走进屋里,给我介绍说:“小赵,这位姑娘就是小刘。”我连忙起身让座。孙老师的爱人对我们俩说:“你们谈一谈,互相了解一下吧!”孙老师和他爱人便借故买茶叶去了。

屋里只剩下我们两人,我们相距一段距离,中间隔着一个茶几。说实在的,那是成年后,我第一次和一位陌生姑娘独处一屋。我们都有些拘谨,不知谈哪些话题,都沉默着。我悄悄地看了一下姑娘,她白皙的脸庞稍胖,长长的睫毛衬着乌黑闪亮的大眼睛,显得很美,脑后扎着马尾发饰,上身穿一件粉红的衬衫,下身着米黄色的西裤,感觉挺洋气的。

“你教几年级?”我正想着谈些什么,她的问话打破了沉默。“哦,我教二年级,教数学。”我有些慌乱地回答。随后,我们谈到了父母、兄弟姐妹等家庭成员,又谈到了各自每天的工作和生活。基本上是一问一答式,我心中有许多想说的话,却又不知从何说起,我一直正襟危坐。大约过了二十分钟,孙老师的爱人买茶叶回来了,小刘站起身,对她

说:“嫂子,我还有事先回去了。”然后,对我点头致意,走出屋去。她的言谈举止,落落大方。望着她的背影,我心中油然而生一种莫名的爱慕之情。

此后过了大约一个星期,也没见孙老师说什么小刘姑娘的事情,我想:人家肯定没看上咱,也不要有什么失意惆怅,本来也没抱太大希望,就当是人生中的一次美好邂逅。心中的那份激动渐渐平静了下来。接下来的几天,孙老师又给牵过几次线,谈过几次,我们双方都彬彬有礼。可能由于两人感觉的原因,终究我们没有走到一起,但这次经历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至今历历在目。这也许正应了一位哲人说过的话:初恋是美好的,但并不一定成功。我怀念我的初恋,更难忘第一次相亲时的情景。

(作者单位:山东临沂市罗庄区册山街道中心小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