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封,你我有约

开封,你我有约

刘春文

夜色涌动,车子拖着疲惫的身躯飞驰在开封通往郑州的路上。

包中的手机陡然想起,我拿出看到显示的是河南开封的号码。我想:可能是白天会场听课的老师有什么问题与我交流。

老师,我是张雅铭。我刚百度了一下,觉得‘好像刚从棺材里倒出来’的‘倒’应该读dǎo,与我看过的‘倒斗’(dǎo dǒu)的‘倒’应该是一个读音。”女孩的声音甜美自信。显然这是一个爱看网络小说的女生。“倒斗”指盗墓,出自网络小说《鬼吹灯》,作者是天下霸唱。过去,墓的结构类似于金字塔,就是“斗”的样子。所以,“倒斗”就是说把这个墓给“翻开”。现在的孩子生活在网络世界中,作为教师一不小心还真会被孩子将上一军。

“这是你爸爸的手机,还是你妈妈的手机?”我忍不住问了一句。

“妈妈的。”女孩儿答道。

“一般涉及位置变换的大多读dào。”我陈述了自己的看法。

“哦,谢谢老师。”张雅铭礼节性作别。

不知为什么,一个电话竟然将蜷缩在车上昏昏欲睡的我从疲惫中叫醒。我压根儿也不会想到此时会有学生的电话,也不敢奢望只上过我一堂课的学生能如此信守承诺。

这源自一个课堂小插曲。受朋友之邀,这个周末我将自己空运到了河南开封河大附中。我执教的是微格作文单元导读课,其中的举例来自杨绛《老王》中的一个段落。当时学生读到“倒”的时候,我质疑这个字的读音。现场学生大多同意读去声,只有两个学生主张读第三声。于是,我说:“是我告诉你们答案呢,还是你们自己去探究呢?”“自己探究。”学生齐答。“好,我就不做‘度娘’了,但你们要把探究结果告诉我。张雅铭,你尤其应该告诉我,记得回去给我发短信。”

这是一个课堂的临时生成,为尊重学生,我巧妙地留下了这么一个悬念。可我压根儿也没想着孩子们能如此认真地信守自己的承诺。

这些孩子,总是会给人带来惊喜——

老师,咱俩是同乡,我也来自茅盾的故乡。”一个穿着灰色毛衣,瘦瘦的小男孩儿站在我面前。看到孩子如此主动地与自己“套近乎”,我感觉他有点像个“小大人”,但他很可爱。一个来自桐乡的男孩儿,当然与绍兴的我是同乡。

“老师,合个影吧。”孩子们发出邀请。

“好啊!”我显然被孩子们的热情点燃了,我喜欢这些孩子。

课堂不仅是一种输出,更是一种输入,是彼此信息的互换,彼此心灵的交互。上课是心的契动,灵的交流。

也许是旅途奔波,我好疲惫,当看到宾馆铺着白色床单的床时倍感温馨,好想倒在上面美美睡一觉。可是,当我从包里拿出手机的那一刻,我又一次兴奋起来——

老师,‘倒’应该是第三声,使容器里面的东西倒出来。——叶云中,同乡。”

“知道了,小老乡。”这应该是那个和我攀同乡的小男孩儿。

“老师你好,我叫崔恒,就是坐在第一排的那个。我觉得‘倒’应该是第四声。老师,我去绍兴时记得来接我,呵呵……”一个多么可爱的孩子!

“好!记住了。”我毫不吝啬,爽快作答。

我记住了每一个感人的瞬间,尤其是如此纯洁的承诺,如此美丽的约定。

身累了,但心却如此真诚地感动着……

来之前,我对河南似乎抱着那么一丝小小的成见。现在,留给我的竟是如此纯净的世界。朋友告诉我,开封总是雾霾,可这几天空气质量却异常好。莫非老天爷想给我一个明净的河南,诗意的开封,真诚的郑州?

感谢开封朋友欣然作答,热情作陪,珍惜着每一个感人的瞬间。感恩在心底,但愿记忆永存,美好延续。

期待再次相见。开封,你我有约!

  (作者单位:浙江绍兴市越城区教育局教研室)

有一种情,叫“勿忘我”

有一种情,叫“勿忘我”


刘春文


“我明天来绍兴,想见你。”接通电话,耳畔响起大学同学Chris甜美的声音,依旧爽朗,依旧活泼。说真的,听到这样的声音,总能将自己的思绪陡然拉回到那个纯真的年代。


“好!我陪你。”我不假思索。“反正星期六,都陪你。”我再次补充。


“喂,行行好,明天星期五。”Chris随即纠正。


“好,明天见。”我匆匆挂掉电话。


“明天Chris要来,中午一起吃饭吧。”傍晚,会议结束之后,我随即拨通优you 的手机。


“明天上午我有两个会议,不知道什么时候结束。要么迟点过来,不过最好在大陆同学那里会合,比较方便。”优you建议。


大陆,作为街道地方官,拥有一方柯岩风景区的宝地。柯岩,正好处在市区与柯桥的中间地带。说远也不远,说近也不近,可是人就是这样,如果不是刻意要去寻找的话,即使近在眼前,见面的机会依旧很少,自从去年暑假同学会之后,我们彼此不见面也有一年多了。


第二天,中午11:00左右,办完事的 Chris依靠导航到了我单位门口。接着两个“路痴”一路依靠导航赶往柯岩街道。“路盲”遭遇修路,导航再智能也不识路,于是我俩终于迷了路。停在十字路口,等待早到的优you与大陆的救援。


到底是我们表达不清,还是对方的路况不熟?到达目的地不足2分钟的路程,我们却彼此折磨了十多分钟,一方静静地等待,一方急急地寻找,却就是在眼前擦肩而过。莫非,这就是人生,多少东西就这样错失,不需要理由,无所谓对与错。


经过一番折腾,终于三方会合。四个大学同学,虽然彼此从事着不同的职业,有着不同的身份,但是坐在一起,依旧轻松。没有客套,没有上下级的拘谨,就那么无拘无束地调侃。谈各自的现在,回忆学生时代的趣事,调侃彼此的花絮……


时间就这样匆匆流逝,筹划见面,彼此奔波,随即分散,依旧各奔东西。


原来,每一人的相识,每一次的相遇,都是缘分,只是缘深缘浅而已。


因为下午各自都要上班,没有时间顾及彼此,我也是自己乘公交回家。优you将我送到公交车站。


“你是老师,刘春文老师吗?”一个长发披肩的清秀女孩盯着我看。


“你是?”看着有点面熟的女孩,我不敢贸然相认。


“我是马琳。”女孩自我介绍。


“哦,怪不得如此神似。”一个熟悉的名字马上与眼前的女孩对上了号。这是我七年前的学生,女孩子大学毕业后考进了地税局,比先前出落得更大方洋气,也成熟很多。


读书时候的马琳,话语不多,但每次表达都很流利,尤其是作文写得不错。这个班级当初是我最中意的,培养了一批作文尖子,涌现了一批文学爱好者,为了她们,我创办了班级文学社“鉴荷”,后升级为校级文学社,并于2007年评为市优秀文学社。因为文学,我自己也如痴如醉,经常与这群孩子“混”在一起。校园剪影、吼山寻春,我们就这样一起疯狂了三年,留下了一本本的《鉴荷》期刊。三年中,在报刊发表作文的学生有20多人,50多篇文章变成了铅字,掀起学校班级文学创作的高潮。校广播台每星期有“鉴荷之声”,播音员朗读学生发表在《鉴荷》的原创佳作。孩子们的创作激情就这样被无限地激发。


师生两人就这样一起坐在5路公交车上,马琳给我讲述着自己班同学的最新情况:班长孔艳阳浙大毕业后申请去美国斯坦福大学深造,俞峰考入浙大研究生,蒋天楠毕业于同济大学……


一个个学生的名字如此鲜活地呈现在眼前,我如此迫切地听着,甜蜜、温馨。不知为何,竟然还有那么一丝小小的自豪,为自己教师的身份,为自己那些曾经的学生,虽然,他们并不知道。


老师,再见!”提前下车的我在马琳的告别声中走下了5路公交车。


有一种感情,至真至纯,那是同学之情;有一种付出,无私无欲,那是师生之谊。


岁月,能荡涤尘埃,却淹没不了情感之花,它长在心灵的土壤上,开在记忆的花架上,流淌在时间的长河里,它的名字叫“勿忘我”。


(作者单位:浙江绍兴市越城区教学研究室)


 

“润泽”课堂 泽石成秀

“润泽”课堂   泽石成秀


刘春文


929,越城区教学研究室与秀水小学(教研附小)举行合作办学框架协议签约仪式。各学科教研员深入课堂,聆听了每个教师的上课展示。上午745到校,笔者连续听了4位教师的公开课,这里,结合该校推崇的“润泽课堂”,简单来说说自己的听课感受。


一、有温度的课,凸显学生主体地位


施能红老师在四(2)班执教的《巨人的花园》,一开课就向学生明确了“自学要求”:1.读准生字、词语,读通句子;2.联系上下文,理解词语,不能理解的可以参考《词语手册》;3.把课文读正确。从“读准”到“理解”生字词语,再到读正确课文,三个要求逐层递进。接下来的问题设置也体现着主体的位置,“我觉得(词语、句子)比较难读”“我的词语库”等。尤其是对“洋溢”的词语处理巧妙,从语境中自然引出词语,试着解释词义,并用造句的形式,让学生在实践中运用。凌芳丽老师在四(3)班执教《巨人的花园》则显得活泼自由,“谁能把美丽的花园带到教室?”引领学生有感情地朗读,在不断的挑战中,学生的朗读渐入佳境。此时如果能穿插学生自己的评价,在此基础上再发起挑战,目标指向更为明确,效果则会更妙。


二、有湿度的课,教学环节富有弹性


胡建成老师在五(1)班执教的《鲸》,这是一篇科学小品。开课,教师画鲸,并以让学生畅谈“你想知道什么?”巧妙导入课题。疏通字词后,请学生朗读第一段后引导学生:“如果你是导游,怎么向我介绍鲸的大?”这是一道主观题,考查的是学生的概括能力与语言组织能力,这里涉及到列数字及作比较等说明方法。凌芳丽老师执教《巨人的花园》中涉及“凝视”是什么意思?让学生想象“会说话的眼睛”向巨人说了什么?葛香娣老师在四(1)班执教的《去年的树》,讲解第四组对话的时候,讲到“鸟儿睁大眼睛,盯着灯火看了一会儿……”问学生:“第一个‘看’,鸟儿盯着灯火看的时候,在想什么呢?”充分发挥学生的想象力,思维在畅游,灵感在迸发,大家在分享中感受着幸福。


三、有深度的课,主线贯穿,层次井然


葛香娣老师在四(1)班执教的《去年的树》,整堂课围绕四组对话,逐组朗读解读,层次非常清晰。当然也似乎显得比较单调,少了回环跌宕之美,在疏通情节的同时,少了语言的品味。如果在感受对话的同时,抓住重点词,品读关键词,同时抓住神态、动作、语言等来分析人物性格,引领学生穿行在字里行间,更能使学生在朗读中感受语言的芬芳。施能红老师执教的《巨人的花园》,中间的一个环节让学生根据时间顺序,找出花园变化的句子,脉络清晰,层次井然,并在最后的环节出示王尔德的童话,显得水到渠成,由点到面,让学生在感受一篇童话之际,引发对作者其他童话的兴趣。


两个年段四堂课,中间两位老师同课异构了《巨人的花园》,文本不同,涉及不同的文体,不同的年段,除了考虑知识的梯度之外,对于教材中的文本内容如何取舍,确实是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直接关系到一堂课的成败。语文课,不应只是疏通内容及相关情节,扣着文体去解读文本也能焕发出文本的个性与生命。课堂有适宜的温度、湿度与深度,才能润物无声,泽石成秀。

(作者单位:浙江绍兴市越城区教学研究室) 

在矛盾冲突中剖析人物性格

在矛盾冲突中剖析人物性格


——评哈尔滨市第119中学成黎黎老师执教的《杨修之死》录像课


刘春文


“受北大国培之邀,观看了哈尔滨市第119中学成黎黎老师执教的《杨修之死》录像课。这堂课主要有以下几个特色——


一、以学定教,凸显学生主体


首先,用朗读贯穿整堂课。第一个环节:请同学自由朗读课文前三段和后两段,用一句话回答:曹操营中发生了什么事?第二个环节:那为什么曹操还是把他杀了呢?看来这其中必有隐情,要想弄明白,还需要我们了解课文插叙的内容。请大家自由朗读课文49段,在文中找出杀他的理由。第三个环节:再读课文,研讨探究,学生探究杨修的死因。学生各抒己见。第四个环节:精读课文,把握杨修、曹操的形象。教师引导学生通过自由朗读、再读课文、精读课文,环环相扣,逐个推进。


其次,借助表格句式梳理。教师引导学生完成表格,把每个故事用最简洁的短语概括出来。具体内容为:事件、杨修的表现、曹操的态度。师生在完成表格的时候梳理好情节。在阅读文本时,杨修与曹操这两个人物在本文中表现最突出,请结合具体事例分析,以“通过阅读______,我认为杨修(曹操)是_______的人”的句式回答。教师给予提示:1.跳读课文,抓关键词;2.品析关键词;3.用短语概括总结二者的形象。以具体的表格和句式为抓手,通过小组合作,放手学生探究,力求让每个学生都动起来,扩大课堂的参与面,诠释“学为中心”的课堂理念。因此,特别建议将课堂开始出示的“教学目标”改为“学习目标”。


二、植根课标,注重随文而教


新课标强调:“在阅读教学中,为了帮助理解课文,可以引导学生随文学习必要的语文知识,但不能脱离语文运用的实际去进行“系统”的讲授和操练,更不应要求学生死记硬背概念、定义。”随文学习基本的词汇、语法知识,用来帮助理解课文中的语言难点;了解常用的修辞方法,体会它们在课文中的表达效果。老师有两个环节处理得不错——渗透落实字词,并巧妙过渡到下个环节。在分析曹操杀杨修的时候,请学生自由朗读课文49段,在文中找出杀他的理由。学生找出是第四段的第一句。概括起来一是恃才放旷,二是数犯操忌。教师抓住“数”注解读音为shuò,是“多次”“屡次”的意思。接着就自然导入下个环节:“我们先来看第二个理由数犯操忌。”引导学生寻找归纳。


还有一个环节是“忌”是什么意思?忌讳、忌恨。也就是反感和仇视的意思。由此可见,曹操反感杨修什么?仇恨杨修什么?为什么?明确反感杨修洞悉其内心,因为他多疑;仇恨杨修干涉继位,因为势必造成骨肉相残、动摇政权。可见,他必死无疑。但这只是他的死因之一,根本原因还是他自身的问题,那就是恃才放旷。


课堂上,教师巧妙抓住“数”与“忌”两个关键字,既刻画了杨修的个性,也揭示其性格悲剧。当然这堂课有些环节既是亮点也是缺憾,如资料的链接,应适度适时拓展,才能增加课堂的宽度与厚度。但是有些资料出示的时间及方式可以进一步商榷:


1.开课的图片导入有先入为主的嫌疑。成老师开课用图片导入,引导出“扼杀思想”的话题,从而引入课题《杨修之死》,教师这样的设置,其实是一开始就把文本的主题给提前定位了,这样是否违背了学生对主题的多元探索?


2.作家作品的介绍应植根主体认知水准。教师出示了罗贯中及《三国演义》等相关的资料,形式是让学生朗读接受,这里建议可否先让学生说说自己了解多少?在这基础上,教师出示并补充,更能激发学生的兴趣。


3.教师最后引用一些名人名言评价,但课堂推进时只是一闪而过,应该怎样出示呢?建议先出示几个名言例子,试着评价笔下的杨修与曹操,这样更能体现学生的主体地位。最后的“中考链接”似乎也停留在表面,题干不很清晰,学生也进入不了角色。


教师能抓住矛盾冲突,层层设问,在尖锐的冲突中分析人物的个性,渗透相关的语言知识,既凸显了课标的理念,也凸显了学生这个主体,这点无疑是值得欣慰的。


(作者单位:浙江绍兴市越城区教学研究室)

在任务性阅读中,推进名著鉴赏

在任务性阅读中,推进名著鉴赏


——简评王大为执教的《鲁提辖拳打镇关西》录像课


刘春文


课标要求学生9年课外阅读总量达到400万字以上,阅读材料包括适合学生阅读的各类图书和报刊。那么作为节选的名著片段,我们应该怎么读?读什么?教师应该怎么教?教什么?下面我们以自贡市牛佛中学王大为老师执教的录像课《鲁提辖拳打镇关西》为例,试着来谈谈自己的一些看法。


一、制定学习目标,合理定位课堂重难点


一堂课到底教什么?这与课堂目标的定位息息相关,目标合理,推进则顺风顺水,达成预设的效果也在情理之中。我们来看看王大为老师的教学目标与重难点——


(一)教学目标


1.引导学生理解小说的特点,学会鉴赏小说;


2.了解小说的故事情节,分析人物形象,认识鲁提辖勇于除暴安良的正义行为;


3.欣赏主要情节细节描写的方法。


(二)教学重点


1.了解小说的故事情节;


2.重点分析鲁提辖“拳打”镇关西。


(三)教学难点


1.“三拳”的品析;


2.细节描写刻画人物的作用。


这里的“教学目标”最好定位为“学习目标”,也就是主体定位为学生,因此可以将目标调整为——


(一)学习目标


1.理清脉络,了解小说的特点,学会鉴赏小说的方法;


2.通过合作研讨,欣赏主要情节及细节刻画的方法;


3.分析人物形象,结合现实正确认识鲁提辖除暴安良的行为。


二、小组合作研讨,理清情节鉴赏“三拳”


新课标强调:“欣赏文学作品,有自己的情感体验,初步领悟作品的内涵,从中获得对自然、社会、人生的有益启示。对作品中感人的情境和形象,能说出自己的体验;品味作品中富有表现力的语言。”基于这点,老师第56两个环节安排比较合理


(五)请同学复述故事情节,理清文章结构


开端:(17段) 潘家酒楼 倾听(金氏父女)诉苦


发展:(89段) 鲁家客店 帮助(金氏父女)脱身


高潮:(1020段) 郑屠肉铺 拳打郑屠


结局:(21段) 渭州南门 弃官出逃


(六)朗读高潮部分,赏析“三拳”,讨论学习


 



小组合作,按照一定的句式,理清故事情节,既锻炼了学生提取信息的能力,也能提高言语的表达之功。鉴赏“三拳”,教师示范鉴赏第一拳,然后让学生小组合作逐个鉴赏第二拳与第三拳,结合具体文本,品味文本中的比喻句,与此同时找出郑屠的反应,并能从感官的角度分析三拳。


建议如能将“本体”改成让学生品味修辞手法比喻的效果则会更妙。


三、主张“随文而教”,渗透落实小说知识


新课标倡导在阅读教学中,为了帮助理解课文,可以引导学生随文学习必要的语文知识,但不能脱离语文运用的实际去进行“系统”的讲授和操练,更不应要求学生死记硬背概念、定义。


老师课前先播放电视剧《水浒传》的主题曲,渲染氛围,激起大家对《水浒传》的讨论,自然导入新课。但是接着的第24三个环节安排似乎有欠妥当,我们不妨来看——


(二)文学常识简介


1.《水浒传》又名《忠义水浒传》,简称“水浒”。它记叙了北宋末年梁山泊农民起义发生、发展直至失败的过程,塑造了一百零八条好汉的英雄形象,描绘了他们同封建统治者抗争的战斗精神及智慧才能,暴露了封建统治阶级丑恶腐朽的本质,揭示了“官逼民反”的社会现实,是我国第一部反映农民起义、农民战争的白话长篇章回体小说。


2.作者:元末明初小说家,施耐庵,原名施彦端。


3.鲁提辖:梁山泊第十三位好汉,十员步军头领第一名,人称天孤星。鲁智深原名鲁达,是经略的提辖,三拳打死镇关西后,到五台山出家,法名智深,因背上刺有花纹,绰号花和尚。大闹五台山、东京相国寺倒拔垂杨柳、野猪林救林冲、二龙山落草、生擒方腊,后在杭州六合寺圆寂而死。       


(三)检查字词


聒噪 腌臜 赊账 臊子 实膘 眼棱 迸裂  磬儿 钹儿 铙儿


(四)文体介绍


1.小说(略)


2.小说的三要素(略)


这些环节推进中,教师让学生集体朗读文学常识《水浒传》的介绍,学生朗读拖腔拉调,显然是没有理解文字内容,此时还不如改为教师自己简单介绍,或者找一段有声的配套视频介绍效果更好。第三块“检查字词”可以放在情节概括鉴赏“三拳”的环节中,在具体的语境中落实较妥。第四块“文体介绍”,可以放在课堂的最后,在分析情节人物之后,水到渠成引出小说的概念。


名著阅读鉴赏,内容该如何取舍?课堂应如何推进?都是我们一直探究的话题。凸显学生的主体地位,在任务性阅读中,渗透小说的知识,追求“真”阅读,营造良好的“悦读”氛围,才是名著阅读的生命力所在。


(作者单位:浙江绍兴市越城区教学研究室)

依据文言文的特点取舍教学内容

 


依据文言文的特点取舍教学内容


——评杨强执教的《干将莫邪》录像课


刘春文


受北大国培网络研修之邀,今日观看了自贡市大安区牛佛中学杨强执教的《干将莫邪》录像课。《干将莫邪》选自语文版八年级上册第28课,是一篇文言文。面对八年级的学生,如何取舍教学内容则是课堂成功的关键所在。下面,笔者依据杨强执教的《干将莫邪》录像课,简单说说自己的看法。


一、借助媒体,激发兴趣,寻找课堂教学起点


新课标强调:“诵读古代诗词,阅读浅易文言文,能借助注释和工具书理解基本内容。注重积累、感悟和运用,提高自己的欣赏品位。”开课之前,借助媒体,检测学生字词的掌握情况,从而寻找课堂教学的起点。课前,布置学生利用工具书、资料,扫清本课的生字词障。然后出示多媒体课件,检查学生对生字词的掌握情况,教师乘机纠正字音、词解。为了进一步激发同学们对课文的兴趣,并加深对课文的了解,教师出示多媒体图片,引导学生了解故事情节,起到图文并茂的效果,在此基础上,疏通课文的翻译。不过在具体操作中也有一些小小的遗憾。


新课标明确:“随文学习基本的词汇、语法知识,用来帮助理解课文中的语言难点;了解常用的修辞方法,体会它们在课文中的表达效果。了解课文涉及的重要作家作品知识和文化常识。”因此,字词的检测可以放在翻译这一环节中,在具体的语境中检测学生的掌握情况,教师乘机落实一些学生遗忘的重难点字词,在此基础上疏通课文翻译,效果肯定会更好。课堂上不妨检测学生对作家作品的了解情况,教师讲解文言文,有必要渗透落实干宝与《搜神记》的相关内容。形式可以是课前导入,或者检测知识,让学生自己回答,也可以在课堂上进行相关资料链接,或者是课后拓展等。


二、反复朗读,梳理结构,分析人物辩证思维


反复朗读,通过小组合作,理清文章的结构思路:①故事的开端:干将铸剑,为王所杀 ②故事的发展:子赤取剑,欲报父仇。③故事的高潮:山中遇客,以命相托。 ④故事的结局:客设计谋,智杀楚王。在这基础上,进一步分析人物形象:赤——报仇坚决、性格刚烈;侠客——言必信,行必果(说到做到);楚王——自私残暴。


最后的环节是师生互动。讨论课后练习二的问题:赤不惜生命为父报仇,客也不负诺言,以身殉义,作为现代人的我们对他们的行为怎么看?引导学生“一分为二”地看待问题:①正面性——具有侠义精神;②局限性——不可取。在当今法治社会,这样做是不允许的,必须依照法律办事情。这其实也是正确的价值观的引领,赋予作品以新的时代气息。


当然文言文教学一定要凸显文言文本身的文体特点,因此,必要的词语积累,相关的作家作品及背景链接还是很有必要的。

(作者单位:浙江绍兴市越城区教学研究室)

守望教育 春暖花开

守望教育   春暖花开


刘春文


守望是一种期待,是对心中最美好希望的一种期待。大学毕业后,我被分配到偏远的大山里任教,在那里,我用自己的真诚和真爱感染着学生。两年后调到当时地处城郊的长城中学任教,直到20107月公开招聘到越城区教育局教研室为止。


无论身在何方,语文永远散发着她独特的魅力。“一个个鲜活的词语在您嘴上跳动,一篇篇优美的文章被您深情地朗读,摘好词好句,看课外书,这都是您要求我们做到的,自从您给我们上语文课,我一直没有厌倦过,我爱上了语文……”这是当时执教的七(2)班学生李佳瑶作文中的几句话,学生中类似的话语还有很多。为了得到学生的认可,课后,我积极探求语文教学的规律,用新的理念重构语文课堂。


“尊重主体体验,追求课堂的温度与效度。”这是我一贯信奉的教学格言。教育是“人”的艺术,必须用心呵护,用情灌注。在我所带的班级中,我从未抛弃过一个学生,我的课堂教学探索始终将主体体验放在首位。平时教学中经常运用“霍桑效应”,同时改变作文命题措词并同时辅以两个作文分数,以此激发孩子作文的热情,鼓励并调动了班里一批作文学困生。


2001年,我创办了“鉴荷”文学社,每周开设作文兴趣班,2007年此社被评为市优秀文学社,并陆续被各大网站及报刊杂志推为优秀文学社专版刊载,涌现了一大批文学爱好者。


苏霍姆林斯基说过:“在每个孩子心中最隐秘的一角,都有一根独特的琴弦,拨动它就会发出特有的音响,要使孩子的心同我讲的话发生共鸣,我自身就需要同孩子的心弦对准音调。”好的课堂,不仅要让那些优秀学生展示自己的才华,更应该让每个孩子都能发现自己、肯定自己。


教学是一场生命之旅,任何一个课堂都有一些特征,比如课堂的即时性,课堂的动态性,课堂中不断发生的快速变化,都需要教师在第一时间里面作出反应。为了得到学生的认可,我积极探求语文教学的规律,用新的理念重构语文课堂。从2003年以来,一直探寻着对话教学理论,撰写的相应教学论文发表在《语文教学通讯》《作文教学与研究》等杂志上,相关的课题论文在省市级论文评比中获一、二等奖。《“先学后教”初中语文课堂教学改革与实践》被立为2010年浙江省教研课题,课题实施以来,《天天商报》“新教育”栏目对此作了两次专题报道。2011420,本人组织并举办了越城区“曲水流觞”教育学术大讲堂——“先学后教”初中语文课堂研讨会,得到了特级教师、高中语文教研员胡勤老师的肯定,《教学月刊》6月的“前沿”栏目专版推介本成果。2012年,此课题成果被评为浙江省第五届教科研成果二等奖。2013年,受杭州师范大学邀请,承担杭师大远程培训项目——初中语文“先学后教”阅读教学探索培训专题,供全省初中语文教师选课,到去年11月已完成两期选课培训。


为积极探究新的作文评价体系,推崇作文教学“无痕化”,构建绿色的生态作文,力求让写作回归本源。自20113月开始,笔者围绕自己的省立项课题《初中网络作文微格训练的实践研究》以及市教改项目《“先写后教”初中作文微格训练尝试》,20127月初,在绍兴市文理学院作了微格作文的专题发言。72427日带领初中语文“青教联”全体成员赴南京师范大学举办的“全国首届中小学作文教学暑期名师专题研修班”,会上进行了“微格作文”的成果交流。20138月,《微格作文同步训练》(七、八、九)由延边人民出版社出版,专著《微格作文解码》于12月由黑龙江教育出版社出版。2014年,“‘先写后教’初中微格作文教学探索网络培训”又被审批成为杭师大的远程培训项目,成为2014年全省教师的选修课。


《“语文知识”在初中阅读教学中的实践性探索》系2011年度国家语委“义务教育阶段语文课程中的语言教育研究”科研项目(项目编号:YB125-1)子课题,20135月立项为2013年浙江省教研课题(项目编号:13B174)。课题实施以来,区教研室以150学时岗位研修暨主题教研为依托,在全区初中学校积极推行“语文知识”在初中阅读教学中的实践性探索。至今已进入课题实施的第四阶段,不少成果已见诸《语文教学通讯B》《语文教学研究》 《教学考试》《语文报》《语文周报》等各大报刊杂志。


将问题转化为课题,将课题物化为成果,将成果演变为课程,以此带动区域语文的发展,提高全区语文教师的素质。这是我到教研室后的工作思路,整个运作过程也渐趋成熟。


以研促教,研教结合,推动教师的职业规划和专业发展。尝试“下水”范教,把准课堂推进命脉,教研员亲自执教,将自己所掌握的教育新思想、教学新理念付诸教学实践,既真正为一线教师发挥示范作用,又可以实现教研员的专业发展。


以“青教联”为抓手,以各类赛课与比武为契机,催生青年教师的成长,在提高教学的同时,积极鼓励教师参与科研。带好区初中语文名师工作室、学科新秀培养工程、区教研大组成员的换届筹建、学科高地建设、精品社团策划,以及区教研杂志《学在越城》的创刊运行。


苏霍姆林斯基说过:“如果你想让教师的劳动能够给教师带来乐趣,使天天上课不至于变成一种单调乏味的义务,那你就应当引导每一位教师走上从事研究这条幸福的道路上来。”因此,教研员要真正地影响教师,成为教师专业发展的引领者,就必须努力提升自己的引领能力、研究能力、培训能力、推广能力和联合能力。正如萧伯纳说:“我是你的一个旅伴,你向我问路,我指向我俩的前方。”

(作者单位:浙江绍兴市越城区教育局教研室) 

相遇在雨中

相遇在雨中


刘春文


一大早,天就飘着蒙蒙细雨,天气也陡然冷了很多。


经过两天的休息,又要回到杭州培训。上午打点行李,下午两点多,独自踏上去杭州的路程。也许是周末,坐车的人特别多,排队买到了三点二十五分的车票,这时离三点二十五分还有一段时间,于是就静静地等待。


终于到了上车的时间。上车后,我找到了自己的21号座位。差不多到开车的时间了,这时上来一个戴口罩的女孩。“我能坐这儿吗?”我默默地拿开放在旁边空座上的行李,女孩就坐在了我的旁边。我正打算一路睡到杭州,却听到:“哇,你的眼镜和我的一样。”旁边的女孩儿冲着我说。我回头看了一下,果然是韩国产的渐变色的无框眼镜,忍不住笑了。俩人摘下眼镜比较了一下,完全吻合,都感慨道:“经典的总不会过时。”因为,我的眼镜已经配了好几年了,而她才配了半年。


也许是共同的审美观,俩人的话题似乎多了很多。聊天中,我知道她是大三的学生,每个月回家一趟。学习之余,会练练瑜伽,这就是一个现代女大学生的生活。她还问我爱好什么?我告诉她自己爱打球、跳舞、写东西,经营一下自己的博客。这大大激发了她的兴趣,她要了我的博客名。我看不清她的脸,因为戴了口罩,但走在一起即是缘分,即使只是萍水相逢。到站了,我下了车向公交站走去。


当我走到公交站的时候,抬头发现那个女孩儿也在这个站等车,我们会心地一笑,于是俩人又是一路结伴前行。上了车才发现,这趟车没有我要去的那个站点,司机师傅建议我在浙一医院下车。在车上,女孩告诉我她叫张晓平,我给她留了我的手机号,因为觉得这个女孩子挺可爱的。


车上并不挤,于是我很自然地找到了一个空座坐下,我前边还有一个空座。又一站到了,上来一个六七岁的男孩,他欣然坐在我前边的那个空座上。这时,突然上来了一位老爷爷,伸手就将男孩从座位上拉起,男孩就这样站在老人的对面,老人就这样坐在我前面的座位上。莫非是爷俩儿?男孩是替爷爷占位置?我这样想着,而且也只有这种解释。然而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车子到站了,老人拍拍男孩,说了一声:“谢谢你!”虽然不响,但我分明听到了,终于明白他俩是不认识的。刚才的种种疑问此时全部释然,男孩先前陡然被拉离座位的惶恐和无措现在终于也有了答案,而那一句“谢谢”和男孩重新落座给先前老人的举动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否则,在那个小男孩幼小的心灵上会留下多久的负面影响?又会以何种方式得以延续?


在浙一医院下了车,我又迷路了,天又下着雨,我不想再摸路,刚好有一辆的士经过,我上了车,到了宾馆,最终没有完成自己摸路回宾馆的愿望。


“刘姐,你自己小心呀!放心啦!今天一定会顺利的。”“我是晓平,这是我的联系方式。”“刘姐,你接电话不方便,我给你响一下就好了,留个联系方式哦。”连续三条短信,可我竟然没发现。


“很高兴认识戴口罩的张晓平。”1819分,我回了短信。


“刘姐,你到宾馆了吧?晚上早点睡觉了,坐车挺累的。”2040分,张晓平回短信。


“我最后打的,早到了,谢谢,晚安!”我按键作答。


说真的,我是被感动着,感动着生活中的点点滴滴。现在的孩子大多是索取的多,会照顾人的人太少。一个热心主动帮助别人的大学生不正是一种正能量?一个老人理所当然应该有优先就坐的权利,可是最后那句“谢谢”又给面前这个男孩留下怎样的影响呢?


秋雨中,你我相遇,相遇在细雨绵绵的杭州……


(作者单位:浙江绍兴市越城区教育局教研室)

在字里行间品读文本(下)

在字里行间品读文本(下)


——品评丁卫军老师执教的《背影》


刘春文


(接上期)


(二)还原场景——解剖父子内在的情感纠结


师:父亲“大去之期不远矣”,对作者而言不是一种将要到来的诀别吗?文章开头作者淡淡地说“我与父亲不相见已二年余了”,“不相见”是不能见,还是不愿见?我们看一个资料。


屏显:


1915年,朱自清父亲包办朱自清婚姻,朱自清有怨言。父子生隙。


1916年,朱自清上北大后自作主张改“朱自华“为“朱自清”,父亲很生气。


1917年:父亲失业,祖母去世,家庭经济陷入困顿。朱自清二弟几乎失学。《背影》的故事就发生在这一年。


1921年,朱自清北大毕业参加工作,父亲为了缓解家庭经济紧张私自扣留了朱自清工资。父子发生激烈矛盾。朱自清离家出走。


1922年,朱自清带儿子回家,父亲不准他进门,只能怅然离开。


1923年,朱自清再次回家,父亲不搭理他。父子开始长达多年的冷战。


1925年,朱自清父亲写信给儿子:大约大去之期不远矣。朱自清在泪水中完成了《背影》。


“不相见”是不能见,还是不愿见?以此激发学生的悬念,借助链接的资料,师生共同探寻父亲来信的背后,遮遮掩掩之间,隐藏着父子之间的这场“情感战争”,这里没有什么胜者和败者。教师巧妙引领学生:“作者读到信泪如泉涌,是一种什么情感?”又将课堂往前推进了一层。


(三)同质链接——激发读者情感的共鸣点


师:这篇文章就读到这里,也许我们真正读懂,也要在我们为人父母之后。台湾作家龙应台这样说——


屏显:


我慢慢地、慢慢地了解到,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立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告诉你:不必追。


——龙应台《目送》


师:建议大家课后读一读龙应台的散文集《目送》,或许会帮助我们读懂《背影》。下课!


作品真正的情感价值在于它是否激发读者的共鸣。那么在没有共同情感交集的时候,如何寻找一个情感的契合点?如何让读者与作品中的人物同呼吸共命运?这就需要在理解个性的基础上,找寻情感的共性。龙应台《目送》中的片段此时出现可谓天衣无缝,孩子与父母的情感在“他用背影默默告诉你:不必追”中陡然升华到高潮,此时的课堂已经达到了沸点。


《背影》所传达出来的“沧桑感”是沉重的,它潜隐在作品的字里行间。《背影》写的是一个时代和家庭的“大背景”下的人物的“小背影”。如何重读经典?如何不落俗套?这是语文教师孜孜不倦追寻的目标。


最高的解读就是无痕解读,丁卫军老师能顺着文脉,引领学生行走在字里行间,品读文本空白处的情感以及文字背后隐含的历史,这本身已经告诉了我们教什么与怎么教的问题。“庖丁解牛”有时说得也正是文本解读的深厚功力。


(作者单位:浙江绍兴市越城区教育局教研室)


 


 

在字里行间品读文本(上)

在字里行间品读文本(上)


——品评丁卫军老师执教的《背影》


刘春文


几次研读丁卫军老师执教的《背影》教学实录,均不由得被其精妙的设计所叹服,我在这里只对其设计做文字点评,其实也是我的一点感悟——


一、品读“词语”,让其开口说话


阅读有时就是找寻一种语感。王荣生教授认为语感是私人化的语言经验,是对语言形式的一种直觉,比如要表达一个意思,我们会想一想怎么表达比较好,但我们不会想为什么这样表达比较好,这就是语感。语感是不需要言传的,而要反复练习获得。我们不妨来看看老师如何训练学生的语感?


(一)由词悟境——把脉文本的情感基调


师:同学们,今天我们学习朱自清的散文《背影》。下面看大屏幕,预学时,你关注了这一组词吗?每个词读两遍,速度不要快。


屏显:


祸不单行 满院狼藉 惨淡


赋闲 踌躇 蹒跚 颓唐


情不能自已 琐屑


情郁于中 大去之期


(学生齐读。教师抽查学生解释词语。)


师:下面大家将这一组词语再轻轻地自读一遍。(学生小声朗读)谁来说说朗读后的感受?


1:惨淡。


2:凄凉。


3:伤感。


4:心里感觉很灰暗,压抑。


教师开篇颇有创意,给人在沉闷的同时有一种惊喜感。抛弃了一开场单纯字词疏通的俗套,而是让学生在自读的基础上说说朗读后的感受,这是对作品的情感基调的把脉,可谓水到渠成。


(二)批注词语——品析作者眼中父亲的形象


师:父亲“那肥胖的、青布棉袍黑布马褂的背影”一下子激起了作者对父亲的回忆,那“最不能忘记的背影”在哪里看到的呢?文中是怎样具体描写的?请圈画出来,读一读。


(学生在文中圈画,自读。教师巡视。)


师:大多数同学画好了。请你来读一读。


(生朗读“我看见他戴着黑布小帽,穿着黑布大马褂,深青布棉袍,蹒跚地走到铁道边……我的泪很快地流下来了。”)


师:这位同学找得很准确。这是父亲在车站为我买橘子时的背影。大家细细地读,进行圈画、批注,说说你关注了哪些词语,为什么?


这里教师通过追问,引领学生细细地读,进行圈画、批注,并说说自己关注了哪些词语,为什么?最后关注点落在“蹒跚”“慢慢”两个词上。教师继续问:“怎么从这两个形容词里读出了父亲的爱呢?似乎还没读到词语的内部去。还有同学关注这两个词了吗?”学生的思维不断被激活,在反复的品析中,自然而然悟出词语背后深沉的父爱,也巧妙地引导学生学会应该如何批注品读。


(三)一语双关——读出作品隐藏的沉重感


生:第二小节“那年冬天,祖母死了,父亲的差使也交卸了,正是祸不单行的日子”。第三小节“回家变卖典质,父亲还了亏空;又借钱办了丧事。这些日子,家中光景很是惨淡,一半为了丧事,一半为了父亲赋闲”。


师:大家一起读一读。(生读)想一想,冬天是怎样的?寒冷!仅仅是季节吗?哦,还有父亲此时的心情。说得很好。不仅是季节之冬,更是父亲的人生之冬,事业之冬。在祖母去世、父亲失业祸不单行的日子里,在父子俩即将分手各奔东西的时刻,我注意到父亲。与其说眼睛看到,不如说是——对!心看到了。心灵的骤然注视,咯噔之间,泪很快流下来了。


“大家再想一想,这时的父亲处在一个什么样的日子里?文中有交代吗?”教师的这一问,学生将思绪聚焦到了作品的背景中。引领学生细读玩味,从父亲穿的是布衣,给“我”做的紫毛大衣,结合当时家庭情况和父亲的处境,从而体味父亲别样的父爱。


(四)比读对照——感受运用修饰的别样魅力


师:不错,这位同学关注了父亲的外貌。好。我们来读读大屏幕,看看老师的修改,与你们关注的还有哪些不一样。


屏显:


我看见他戴着小帽,穿着大马褂,棉袍,走到铁道边,探身下去,尚不大难。可是他穿过铁道,要爬上那边月台,就不容易了。他攀着上面,再向上缩;他身子向左微倾,显出努力的样子


读一读,比一比,想一想!


(生齐读完,再自读原文比较。)


师:谁来说说。


生:老师读得更仔细。攀着上面的两手和向上缩的两脚,您给去掉了。


师:你读得也仔细哦。为什么不能去掉?


课堂上有时不断强调,反复咀嚼当然可以,但是有时换种思维方式,去掉那些本要强调的词语,让学生自己与原文比较,在不断的比读中,自然而然悟出有时运用一些修饰成分,如定语、状语、补语等,句子的效果则完全不同。


二、链接材料,填补文本空白


文本本身有许多空白,尤其是一些历史背景的文本更是如此,如果读者缺乏人生阅历,没有情感的交融点,那么初读文章,往往难以理解,这就需要教师链接一些材料,帮助填补这些空白,这样既缩短了作品的现实距离,也增加了文本的厚度。


(一)链接背景——引出作者隐含的写作缘由


师:是的,老师读了以后感觉有一种说不出的沧桑感。也许还真没有一篇课文的重要词语集中在一起会给人这样的感受。作者为什么想起要写这篇文章呢?我们看屏幕,看看作者自己是怎么说的。


屏显:


朱自清:我写《背影》,就因为文中所引的父亲的来信的那句话。当时读了父亲的信,真的泪如泉涌。


师:是因为父亲的一封来信。作者所引的信中的那句话,在文中的哪里?请画出来。(学生圈画)大家一起读。(师深情范读。教室里短暂静默。)


“读一读,这不足30字的文字里,包含了父亲怎样的心愿?”教师此时链接朱自清的一封书信,引发学生到文中的字里行间去寻找答案。最后将目光聚焦在父亲的书信中,以此作为推动课堂的切入口,可谓抓准了文本的情感脉络。


(未完待续)


(作者单位:浙江绍兴市越城区教育局教研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