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的世界》又火了!

《平凡的世界》又火了!

李雪松

715,清华大学2015年首批录取通知书寄出,紫色的信封上,“清华,是你一生的骄傲”一行大字格外耀眼,随通知书一起寄出的还有一份特殊的礼物——“在祝贺你们即将进入清华开启新的人生旅程之际,作为校长,我送给你们的第一份礼物是《平凡的世界》这部书”。清华大学校长邱勇对记者说:“选择《平凡的世界》作为清华新生的第一课,这既是对他们良好阅读习惯的培养,也引领他们开始体会大时代中的青年人、清华人对国家民族命运的深情关切。”

《平凡的世界》又一次火了!

几个月前,随着电视剧《平凡的世界》的热播,这部划时代的巨著再次进入了人们的视野,也将我带回到了挥舞理想的青葱岁月——“犹记当年读路遥,震撼奋进两相随”。

我是在1994年刚进大学时碰到《平凡的世界》的,当时读这部小说真的可以用废寝忘食来形容。看完之后,久久不能放下,激昂奋进的心绪难以平静。我的第一感觉就是:去找一个看过这本书的人一起痛快地抒发一下情感,一定要和看过这本书的人聊才痛快,才过瘾!我喜欢这本书,我已经看过三遍了,就是再看几遍也不会倦怠。我真的为当代中国能有这样的巨著而自豪——她不是“诺奖”,但胜似“诺奖”。我希望有更多的人去看她,看我们在那种环境下是否也有那样艰苦奋斗的精神。我很遗憾没能在高中时接触到这部小说,因为高中阶段的学生是极容易产生学习倦怠感的,很需要外界不断地注入精神动力。而《平凡的世界》就是这样一部能让我们在心灵受到强烈震撼之后主动要求上进的小说,她通篇都贯注了昂扬的奋斗精神。路遥说:“人生就是永不休止的奋斗!困难打不倒的人才是真正的男子汉!只有选定目标并在奋斗中感到自己的努力没有虚掷,这样的生活才是充实的,精神也会永远年轻。对于生活理想,应该像宗教徒对待宗教一样充满虔诚与热情。”

读《平凡的世界》,你得用严肃的眼光,用尊敬的心态。小说中那一个个激动人心的爱情故事催人泪下,那一次次苦难中展现的顽强和坚忍严峻而悲壮。小说一开头写了孙少平在学校的生活,买最低等的饭,像做贼似的吃菜盆里残留的汤汁。少平艰苦贫困的生活,让我几乎流泪,我默默地问自己:“这——不就是我吗?这个酷似我的少年最后会怎样呢?”在灰蒙蒙的社会背景下,虽然挫折与失败缠绕着书中的每一个人,但是主人公孙少安、孙少平兄弟俩不向命运低头的倔强形象始终成为亮在我们心头的明灯。小说的主题并不因为主人公命运的不济而低沉,相反,它让人想起伟人毛泽东的一句话:“人总是要有点精神的。”我觉得,在路遥身上,有与铁人王进喜相同的一种精神——为了实现自己认定的伟大目标,不惜以生命去交换。透过这部书,透过路遥的一生,我们看到了一种悲壮,懂得了在困厄的境地中,什么才叫真正的奋进。

“平凡的世界,辉煌的人生”这句刻在路遥墓前一块方石上的悼词,极为恰当地概括了路遥短暂而辉煌的文学人生。1991年,路遥强撑病体完成了长篇小说《平凡的世界》的创作。1992年积劳成疾,英年早逝。

经常,我掩卷深思,心中浮浮沉沉,颇有人海茫茫之情,世事沧桑之叹。路遥在后记中“希望将自己的心灵与人世间无数的心灵沟通”,的确,读一本好书,就是在和许多高尚的人对话。高中的同学们,如果学习的压力、单调的生活、未卜的前途使你感到压抑、枯燥、迷茫,你不要悲观,不要怨恨。你要记住,生活的空间要靠自己开拓,生命的厚度要靠自己积聚。你有许多节假日,你要读书,你一定要读《平凡的世界》。你可以平凡,但你不能平庸。

  (作者单位:江苏滨海中学)

平原水乡的落日

平原水乡的落日

李雪松

浅缓起伏的田野,被水剪裁成一个个方格;或是鱼塘或是蟹塘,高低不齐的护网旁散游着一群群鸭鹅;港汊交错处不时飘来一只只小木船;在星罗棋布的水塘边,点缀着大小不一的棚舍,或塑料,或茅草,那是看渔人的小憩之地,这更添了乡野的几分淳朴。

那是我的家乡,一个纯正的里下河平原的水乡,那份恬淡,那种闲适,真的让我无法忘怀,虽然我已习惯城里繁嚣忙碌的生活。我最难忘的莫过于约上几个小玩友,坐在河堤坝上,看那慢慢落下的太阳。水乡地势的曲线是多层的,高高的树丛,绿油油的草地,白花花的水面;颜色也一一过渡,从青翠到浓绿,从浓绿到黛青,而最近夕阳之处一派乳白,那是水乡特有的雾霭。

似乎一下子静了一阵,太阳就这样下来了:红得很温和,柔软得像泡过水,也像羽化过的大圆盘,朦朦胧胧的,渐渐潜入到草丛中,长大后才明白古人造出“暮”的别具匠心。有时候有如带的云霞绕在它的腰际,有时候是罗伞般的黄桷树成了它的托盘,有时候渔人撒出的网罗住了它,瞬间的剪影却成了永恒。

农舍顶上如缕的炊烟飘进去,化掉了,竹林在风里摇曳,慢慢地把落日摇没了。渐渐漫起的暮霭,使忙碌的庄户人家停止了一天的劳作。夜色降临后,水塘处棚舍旁挂起了盏盏马灯,恰似江上的点点渔火。

水乡落日中的情景是别致的。红晕下的嬉水孩童还在扑棱着,始终不肯露出光滑的小屁股;岸上两三只小狗踩着余晖追逐嬉戏着,成群的鸭鹅“嘎嘎”地叫着,似乎在寻找属于它们的安居之所;草坡上的牛甩着尾巴在落日里舐犊。我说不出为什么,只是对家乡的落日情有独钟。

水乡的落日,我看得多了,每一次认真欣赏过,都会有一种不同。有一天,一个老农牵着两头水牛,在绿油油的草坡上慢慢走进了太阳。过河是无须走桥的,老农把衣服系在牛角上,水牛泅水,头是不会淹到水中的。老农和牛一起在河中慢慢地游着,牛甩打着尾巴,老农吆喝着水牛。我不禁热泪盈眶,一种无法描述的感动浸透全身。

这个迟暮的老农!他的返璞归真式的人与自然的和谐让我们羞愧。

这个浅缓起伏的水乡的落日啊,我曾经反复思考这种落日为什么特别丰富,特别令人惬意——曲线?层次?人物活动?抑或其他的角度?

云海落日,我见过。那还是在大学读书,和几个同窗到黄山时。年少气盛的我们,只要兴致所至,天晚是不顾及的。站在山峰上,远眺西天,感到落日是很飘忽柔曼的,落呀落,落到云海里了吧,突然又半空高悬,再一下子就不见了,只剩下一片云霞;它的颜色也是变化的——我甚至见到一瞬间的紫色太阳,这时连那太阳是否属实都没有把握。

蛰居城里的我,对城市落日可谓见得最多。鳞次栉比的大楼之间筛下一条条落日的余晖,穿梭的人群车辆赶集似的,是不会驻足欣赏的。如果真的想欣赏落日,那也只能给你留下遗憾了:太阳在楼宇间和你捉着迷藏,就连云霞也是一块一块的,让你不够尽兴。所以我总感觉那是别人的太阳,虽然我在这座城市已生活多年。

想了许久,为什么水乡的落日如此让我铭刻在心?最终不得不承认:仅仅因为这是家乡的落日。

家乡,故乡!这样一个天天响在耳边的话题,它能给予我其他地方所不能给予的一切,而其他一切的给予都代替不了家乡在我心中的位置。

(作者单位:江苏滨海中学)

当白居易遇上琵琶女

当白居易遇上琵琶女

李雪松

人在患难中,如果能有知音互相鼓励相互取暖,该是多么幸运的事!这事让白居易撞上了,就像余伯牙遇到了钟子期。“江州浔阳”真就地势荒僻,环境恶劣吗?非也。《水浒传》里宋江赞赏江州,他说:“端的好座江州,我虽犯罪远流到此,倒也看了真山真水。我那里虽有几座名山古迹,却无此等景致。”白居易的悲哀苦闷完全是由于他政治上受打击造成的,但是这一点他没法细说,只是笼统含糊地说他也是“天涯沦落人”。我同情琵琶女的悲惨境遇,同时又为琵琶女能遇上这样一位有才华又有抱负的大才子而感到幸运。当“红颜”遇上“蓝颜”,注定要成就一段佳话!

早在战国时代,屈原就已用男女关系比君臣关系,用美女失宠比喻忠臣遭弃。《琵琶行》亦采用了这种传统的手法。诗人把一个娼女视为风尘知己,写人写己,哭己哭人,同命相怜,泪湿青衫,个中缘由,岂是三言二语可以说完。

一个曾是名满京都的艺界红人,一个是才华横溢的大诗人,都是百里挑一的人才,莫名就在一个云淡风清的夜晚遇上了。是缘非缘,当然先要厘清二人的身世。

“今年欢笑复明年,秋月春风等闲度。”琵琶女在欢笑与戏谑中度过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然而荣华易失,容颜易衰,一个年老色衰的艺人再也没有人靠近了,她像一只被人用坏的玩具一样为那些富贵子弟们所抛弃。“门前冷落鞍马稀”的现实使她不得不“老大嫁作商人妇”,把自己的后半生寄托在商人身上。然而,一个不再具有花容月貌的艺人岂能拴住重利轻情的商人之心?于是男人离家经商,她只好独守空闺。“去来江口守空船,绕船月明江水寒。”这寒,不仅是水寒,更多的是心寒。“夜深忽梦少年事,梦啼妆泪红阑干。”回忆辛酸的往事和面对眼下的痛苦遭遇,琵琶女不由得涕泪纵横、脂粉合流。

琵琶女是一个拥有绝佳才貌,却在封建社会中被摧残、被侮辱的歌女。她对自己的凄凉遭遇,对人情冷暖、世态炎凉,表示了积聚已久的愤懑之情,对世人的重色轻才和丈夫的重利寡情提出了强烈控诉。与之相似的是,白居易因直言敢谏而遭贬谪,从京城被贬到江州这个偏僻的地方。诗人曾怀着“兼济天下”的理想,屡次上书针砭时弊。写下了以《新乐府》《秦中吟》为代表的“讽喻诗”,反映了劳动人民的痛苦生活,揭露了统治阶级的腐朽和罪恶。由于得罪了皇帝和官僚集团,被贬官江西。尘世的污浊、世态的炎凉、人情的冷暖,在诗人心中也打下了深深的烙印。报国无门,请缨无路,
他满怀的愁怨,就算是甘醇的杜康酒也化解不了,诗人的命运是苦楚的。孤寂的江州、绕宅的苦竹、啼血的杜鹃,这一切单调枯燥的景物,锁住了诗人的身体,也锁住诗人的心灵。诗人整天烦闷不安,寂寞孤苦,虽有“春江花朝秋月夜”的良辰美景,却没有好的心情,秋只能借酒浇愁,“取酒独倾”。

突然有一天,这样的生活被打破。很偶然的机会,上天给白居易送来了一支“仙乐”,使他长期苦闷的情感找到了暂时的寄托与倾诉渠道。听了一曲还不过瘾的他,已经沉浸到这世外音乐之中,全然不顾世俗中的男女有别。他以一个平等真诚的朋友、一个患难知音的身份,由衷地称赞和感谢了琵琶女的精彩表演,提出再弹一个曲子的请求,并要为她写一首长诗《琵琶行》。琵琶女本来已经不愿意再多应酬,后来见到诗人如此真诚,如此动情,于是她紧弦定调,演奏了一支更为悲恻的曲子。这支曲子使得所有听者无不唏嘘感叹。多情的诗人呢?看他的青衫前襟早已湿透。

一曲琵琶两样情,一样悲欢逐逝波。说你也是说我,说我也是说你。有多少相似点,就会流多少辛酸泪。冯唐易老,李广难封。杨意不逢,抚凌云而自惜;钟期既遇,奏流水以何惭?中国文学史上有许多佳作来得都很偶然,“红颜”遇“蓝颜”,合奏“琵琶行”,伤感了诗人,快慰了读者,幸甚!幸甚!

(作者单位:江苏滨海中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