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你还好吗

孩子,你还好吗

吕爱军

今天下午,我去图书室借书。下楼时,看见一个小女孩背着书包,七八岁的样子,呆呆地站在墙角。

上课时间,她怎么会站在这里呢?出于好奇,我走过去问:“小朋友,你站在这里干什么呢?”她不说话。

我又问:“你是不是上学迟到了,不敢进教室呢?”她还是不说话。

我蹲下身子,接着问:“你是不是被老师赶出来了?”她默默地点了点头。

这时候,我看见她的眼圈发红,接着,眼泪就流出来了。我再问她为什么被赶出来,是哪个年级的,需不需要帮助。她仍旧一言不发,只是一个劲儿地流泪。

我很无奈,只好走开了。

其实,我很想牵着小女孩的手,一间一间教室地去找。可是,我真的没有勇气,因为我担心让老师没有面子,担心引起老师的误解,担心老师说我多管闲事……

夜已深,我却一直无法释怀。那个流泪的小女孩时时浮现在我眼前,显得那么无助,那么无奈。

此时,孩子,也许你已忘了这件事,已进入了甜美的梦乡。我只愿这件事不会在你幼小的心灵上留下阴影,留下伤痛。

一天,我去二年级办公室,又与那个小女孩不期而遇。她也认出了我,冲我笑着说:“老师好!”那声音轻轻柔柔的。

我摸了摸她的小脑袋,说:“你好!你真是个懂礼貌的好孩子。”

“你认识她吗?她很内向,寡言少语。”她班主任吃惊地问。

“不认识,可能是我和她有缘吧。”我开了个玩笑。

…………

我不想再提及那件事,心里默默地祝福:孩子,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作者单位:山东日照市外国语学校)

“错位”的教育

“错位”的教育

吕爱军

早上,走进校园,我看见两个大约六七岁的女孩,满脸稚气,各自背着一个大书包,一边走一边说话。下坡时,一个小女孩禁不住跑起来了,后面的女孩大声喊道:“快停下,别跑了!让检查员看见,会被扣分的。”前面的小女孩赶紧停下来,回头红着脸说:“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自己就跑起来了。”

我出于好奇,走过去问道:“小朋友,你们是哪个年级的?”

她们一脸恐慌,准是把我当成检查员了。那个小女孩怯怯地说:“一年级的。老师,我不是有意的。”

“别害怕,我不是检查员。为什么不让你们跑呢?”

“老师说,在校园里随便跑跳要被扣分的。”

“没事的,以后跑的时候注意安全。快去吧。”

俩孩子肩并肩地走了。看着两个小小的背影,我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我想,孩子害怕的一定不是检查员,而是……这样的教育不知是让人喜还是让人忧。

不禁想起一首小诗:

如果我可以变成鸟就好了

可以自由地飞翔

可是

猎人会把我打下来 

 

  如果我可以变成小草就好了

可以长在任何地方

可是

山羊会把我吃掉

……

这是一个叫元元的7岁孩子的诗作,题目是《我的美丽想象》。初读这首小诗,我们会折服于孩子的想象力,细细想来,却读出了孩子的不安全感,不管变成鸟,还是小草,他都有可能遭受灭顶之灾。这首童诗,或许会给我们为师者带来一些思考吧。

无独有偶,在一个九年级教室里,再次上演了一幕。

这是一节公开课,内容为《孤独之旅》。在上课过程中,老师抛出了这样一个问题:“同学们,你们有过孤独吗?谁来说说自己当时的感受?”

教室里寂然无声。终于,一个学生站起来了,她说:“我觉得在考试的时候最孤独了。”

“能具体说一说吗?”老师有点吃惊。

这个学生接着说:“当我看到同学们在试卷上奋笔疾书,听到‘刷刷’的写字声,我感觉自己仿佛被抛弃了。因为他们做得很快,不假思索,而我每道题都要经过苦思冥想。那时,我感觉自己特别笨,与别人差距太大,于是就产生了一种强烈的孤独感。”

课后,我了解得知,这是一个非常优秀的孩子,但是,她一进考场就心慌意乱,需要一段时间才会慢慢平静下来。孩子的孤独竟然来自于考试,可见考试已成为孩子一种沉重的负担,这是一件多么令人悲哀的事情啊!

卢梭在《爱弥儿》中告诉世人:教育的影响必须与儿童的自然发展相一致。福禄贝尔认为,教育必须遵循儿童的“内在”生长法则,使之获得自然、自由的发展。现实中,学校或教师往往煞费苦心,规划着孩子的成长。这样的教育犹如削足适履,抑制了孩子的天性,忽视了孩子精神的成长。长此以往,孩子的快乐欢笑会渐行渐远,他们的生命犹如枯萎的鲜花会慢慢失去光泽。

我们为师者或许需要冷静一下,重新审视自己的“居心”,重新调整自己的教育行为了。

(作者单位:山东日照市外国语学校)

走进幸福的语文课堂

走进幸福的语文课堂

吕爱军

语文课堂是学生学习、成长的重要场所,应如“炉边谈话”般充满温馨、充满幸福。可现实中,教师用各种纪律规范约束学生,进行机械的知识技能训练和冷漠的思想灌输,注重外在客观的标准,漠视学生的心理状态和独特的内心感受,不允许有不同的见解,致使课堂没有互动,没有情趣,学生体验到的是压抑、无奈和痛苦。那么,怎样让语文课堂春暖花开呢?

一、爱心

没有爱就没有教育。教师情满课堂,爱满课堂,学生真切地感受到教师爱的暖流,如同回到自己家里一样,无拘无束,不用担心“一二三,要坐端”,不用忧虑“万一说错了怎么办”,
敢于说“我不懂”“我有不同想法”“老师,你讲错了”,敢于进行唇枪舌剑的争论……教师的爱不仅有浓浓的亲情之爱,还有充满智慧的教育之爱。在爱的感召下,学生不怕“露怯”,不怕“幼稚”,敢于道出困惑,敢于质疑,敢于探究,课堂就有了真正的智力活动。

二、激趣 

清代教育家王筠说得很实在:“人皆寻乐,谁肯寻苦?读书虽不如嬉戏乐,然书中有乐趣,亦相从矣。”教师无视学生的兴趣,从教育的功利性出发,不管学生喜欢不喜欢,逼着学生学,学生怎会“相从”呢?反之,教师对教学进行审美化改造,用灵活的教学方法,独特的情景创设,多彩的信息技术,诗意的教学语言,适当的表扬激励等来调动学生的胃口,让学生感受到学科知识之美,情感之美,思想之美。这样的课堂犹如一块磁石紧紧地吸引着学生的注意力,学生在如诗的课堂中获得思维的灵动,创造潜力得以有效开发。

三、平等 

一个成天只请优秀学生发言的教师,是绝不会受到学生尊敬的;一个只强调知识服从、思维服从的课堂,是思想专制的课堂,这样的课堂一定没有生气。霍懋征说过:“什么样的孩子,在我这里都是平等的。”教师没有偏爱,没有歧视,放下架子走向“平等的首席”,
和学生一起在知识的海洋里遨游,学生的奇思妙想就会在不知不觉中被激发出来,实现真正的思维对话与碰撞。

四、生活 

我国教育家朱熹指出:“教人未见意趣,必不乐学。”“意趣”源于生活。学生是现实生活中的人,生活现实是学生精神丰盈的原野,生命成长的沃土,好奇心、求知欲的发端。课堂要从单纯的“知识追逐”“应试教学”中摆脱出来,关注学生的生活方式、生活状态、生活愿景。鱼儿离不开水,瓜儿离不开秧。教师要挖掘学生的生活资源,让它成为课堂教学的素材和手段,顺应学生的自然发展。生活走进课堂,散发出“泥土的芬芳”,学生再带着课堂上的问题走向丰富多彩的生活去“寻根”,这就实现了课堂与生活的相互“链接”。

五、自主 

英国教育家斯宾塞在《教育论》中说:“在教育中应该尽量鼓励个人的发展,应该引导儿童自己进行探讨,自己去推论。给他们讲的应该尽量少些,引导他们去发现的应该尽量多些。”自主、合作、探究的学习方式比较受学生欢迎,因为它和人的本性相吻合,适合学生身心发展和学习的特点,关注到学生的个体差异和不同的学习需求。教师依据学生的认知水平精心设计教学的各个环节,为学生提供充足的、典型的、完整的感性材料,引导学生通过想一想、说一说、评一评、议一议等方式在思考中、合作中进行探索和发现,学生的智慧之花就会在课堂上悄然绽放。

六、对话  

“教育就是对话。”没有对话就没有思考,没有思考就没有感悟。教师摒弃独白、专制的方式传授知识,而以合作者的姿态与学生对话,师生之间,生生之间,或辩论,或提问,或互相启发,或互相补充,在对话中有心灵相遇,在共享中有新的生成。对话需要话题,话题平台就需要教师搭建,要么开门见山,直接揭示预设话题;要么巧妙过渡,激发学生生成话题;要么“难得糊涂”,从错误入手;要么抓住学生独特的理解,“就汤下面”……学生被共同话题吸引,你一言我一语,实现了“感悟”与“对话”共舞,“激情”与“理性”齐飞。

七、收获 

课堂上,教师就是“及时雨宋江”。学生思想困惑时,给予启迪;认识模糊时,给予点拨;思路堵塞时,给予疏导;情感凝固时,给予激活。一分耕耘,一分收获。在阳光雨露的滋润下,学生有了在自主合作探究中的收获,有了在教师释疑解惑中的所得,有了在教师创造机会里摘取的“果子”……学生的收获也是多方面的,有知识和技能方面的,有情感态度方面的,也有思想智慧方面的。人人体验到成功的快乐和幸福,人人变得更加自信。

台湾星云大师说过一句话:“愚者以为幸福在遥远的彼岸,聪明者懂得将周遭的事物培育成幸福。”幸福距学生并不遥远,教师用心经营课堂,课堂一定会成为学生的福地。赠人玫瑰,手有余香。当看到学生幸福的笑脸时,教师又何尝不快乐、幸福呢?

  (作者单位:山东日照市实验学校)

老师,您真的不在乎吗?

老师,您真的不在乎吗?

吕爱军

学校准备举行春季阳光体育运动会。接到通知后,我首先组织选拔运动员,然后不断地激励他们加强训练。学生的积极性很高,劲头也很足,常常大汗淋漓地回到教室。看到学生的表现,我由衷地感到高兴。

赛前,我在班里专门作了一番动员。“同学们,这一阶段你们训练都很自觉,很刻苦,值得表扬。”我接着说,“老师希望你们在比赛的时候发扬拼搏精神,尽量不要出现无谓的失误。其实,老师不在乎比赛成绩,只要你们能发挥出自己应有的水平就可以了。”然后,我给他们讲了一些与比赛相关的规则和注意事项,并强调了一下赛场纪律。

比赛开始了,运动员都去了各自的场地。一会儿,比赛的消息开始传来,××拿了第一名,××被淘汰了,××犯规了,××不小心摔倒了……听到这些消息,我或吃惊或欣喜,或生气或恼怒,或振奋或忐忑。一些比赛相继结束,运动员陆续回来。成绩好的,我喜形于色,大加赞扬;犯规的,我埋怨责问;成绩差的,轻者数落一番,重者狠狠训斥。其间,有一名学生伤心地哭着回来了,因为她曾参加市里的小学生运动会,取得第一名;而这次,她没有发挥好,只得了第二名。我不但没有安慰,还责问她:“你完全可以拿第一名的,是轻敌了,还是平时没有好好训练呢?”她不作任何辩解,哭得更凶了。还有一名学生跑错道了,我狠狠地训斥他:“一年级的小孩子都不会跑错道,你都上六年级了,还犯这样低级的错误,你说应该吗?”他低着头,一言不发,就像个囚犯一样。

赛前,我说自己不在乎,那是为了缓解学生的心理压力,减轻他们的心理负担。其实,我真的很在乎学生的比赛成绩,它关系到班级的排名,关系到班级的荣誉,关系到期末优秀班级的评比,进而影响到我的考核成绩。

比赛继续进行着,好消息和坏消息不断地交替传来。我心里一直忐忑不安,脸色也阴晴不定。坐在我身边的一名学生问:“老师,您怎么了?一会儿高兴,一会儿生气。”我无语。

“您是不是担心咱们班的成绩?赛前,您不是说您不在乎比赛的成绩吗?”真没想到,我被学生抓住了把柄。

“你有没有点集体荣誉感?你不希望咱们班取得好成绩吗?”我反问。

“当然希望。可是,我觉得咱们班的运动员挺尽力的,您就不要责怪他们了。”他一脸淡定地说。他说的没错,而我却总是不满足,觉得他们应该有更好的成绩。

这时,400决赛开始了。小丽果然不负众望,率先撞线,取得了第一名的好成绩。可是,她脸色苍白,双腿一软瘫倒在地上。我赶紧让同学把她搀扶回看台。我简单地关心了一下,接着问:“你还能不能参加跳高比赛?”她无力地摇了摇头。我有些失望,因为只要她参加,就能轻而易举地再拿一个第一名,为班级增加一些积分。于是,我就去找裁判协商,看能不能延迟一会儿参加比赛,裁判痛快地答应了。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我坐立不安,不停地追问她感觉怎么样,还能不能参加比赛。最终,她坚持参加了比赛,取得了第二名的成绩,我高兴地表扬了她。现在回想起来,我真的很惭愧。当时,我不曾真心地给予安慰与呵护,只是希望她体力尽快恢复,尽快参加比赛。而她,用自己的坚强完成了我的心愿。

最后一个项目是接力比赛。这项比赛是双倍积分,而且它可能影响到班级的最终排名,所以每个班级都很重视。我紧张地坐在看台上。

这时,一名学生竟然跑过来问我:“老师,您猜咱们班会得第几名?”

“不知道。”

“您紧张吗?”

“不紧张。”

“老师,您的脸好严肃哦!”

“老师没有午休,有点累。”我掩饰着说。我的确没有午休,因为一直担心下午的比赛。

“老师,您真的不在乎咱们班的比赛成绩吗?”

“比赛快开始了,我们看比赛吧!”我根本无心和她谈话。

比赛结束,班级如我所愿取得了优异的成绩,我悬着的一颗心也渐渐平静了下来。可是,比赛结果似乎没有给我带来太多的兴奋,反而是心里感到有些愧疚,有些沉重。因为我顺应了功利性的现实追求,一心为自己着想,一味追逐比赛成绩,很少考虑学生的身体状况,顾及他们的内心感受,也很少给予他们温暖和呵护。

我或许真的需要冷静一下,从学生的立场出发,重新审视自己的“居心”,端正自己的行为。当然,这条路会很长,但我愿意一步步地走下去……

(作者单位:山东日照市外国语学校)

语言表达 写作教学不可漠视的训练

语言表达  写作教学不可漠视的训练


吕爱军


写作就是将心中的事物、信息、情感、思想等转化为文字,这就需要学生学会语言表达,既能掌握与写作相关的语言知识和技巧,也能够综合地、灵活地加以运用。试想,学生即使有话想写、有话可写,如果不会遣词造句,没有文体思维,不懂布局谋篇,又怎能实现“从意到文”的转换呢?关于语言表达,每个学段都有相应的目标,如“尝试在习作中运用平时积累的语言材料,特别是新鲜的词语”;“内容具体,感情真实”“根据内容表达的需要分段表述”;“真情实感”“条理清楚”“文从字顺”等。那么,该如何提高学生的语言表达能力,有效提高他们的写作能力呢?


一、遣词造句


遣词造句是学生写作的起点。从识字、写话开始,教师就应对学生开展词句训练,如正确规范地书写词句;结合上下文和生活中的事物、景物,感受词语的感情色彩和意蕴,并通过扩词、词语搭配、仿写词句、连词成句等形式,加深对词句的理解;感受不同句型、句式的不同语气和语意,而且能够在不同语境中熟练运用;掌握比喻、拟人、排比、夸张等常见的修辞手法。另外,标点符号也不可忽视,教学时教师一要有意识地培养学生注意“文必加点”;二要让学生了解常用标点的用法;三要指导学生准确使用标点,如“你是英雄。”“你是英雄!”“你是英雄?”这三个句子的标点不同,因此,语气、语意也不同。


二、文体思维


叶圣陶在《文体》中指出:“写作文字,因所写的材料与要写作的标的不同,就有体制的问题。”“淡化文体”不等于不要文体,不了解常见文体的特点,不学写不同文体的作文。


阅读教学中,教师要根据不同类型课文的特点,让学生了解它的语言特色,理清它的结构脉络,领悟表达方法等,如记叙文中的叙述、描写、抒情方式,语言的生动、形象;说明文中的打比方、作比较、列数字、举例子等说明方法,语言的通俗、准确;议论文中的论点、论据、论证方法,语言的简洁、严密……写作时,教师应注意引导学生加以借鉴和运用。


例如,人教版第十二册第一单元习作,要求以“难忘的‘第一次’”为题写一篇习作。写作前,教师可以引导学生归纳总结本组课文的写作特点,并根据自己最喜欢的一篇课文,谈谈作者运用了怎样的方法表达自己的思想感情。又如,《桃花心木》运用借物喻人的写法阐明人生哲理;《顶碗少年》运用首尾照应的写法突出作者从顶碗少年演出中受到的启示。


三、布局谋篇


写作最终要以“篇”的形式呈现,完整的“篇”有主题(立意),有材料(内容),有结构(顺序),最后是有呈现(语言)。布局谋篇就是根据作文立意对所写的内容综合考虑,合理安排,然后画出思维框架或列出提纲,这就如同盖大楼要先设计一张图纸。提纲内容主要包括:拟一个什么样的标题,先写什么,后写什么,重点写什么,采用什么结构、什么表达方法等。如写一种花,开头可以写对花的总体印象,或与其他的花对比,或用猜谜语的形式;然后重点介绍花的形状、颜色、气味、触感,以及自己的感受;最后表达自己的喜爱或赞美之情。模仿是人类学习、掌握技能的重要方法之一。模仿的特点是针对性强,有法可循,降低了学习的难度。初学写作,教师不妨引导学生先列提纲,这样学生的整体思路清晰,写作时就有章可循了。


当然,教师在训练与写作相关的语言知识和技巧时,要力求做到精准,太多、太系统会对学生的写作造成束缚。


提高学生的语言表达能力不是一蹴而就的事,它是一个漫长的渐进过程。教师要根据课程学段目标,在听说读写中有序地进行训练,特别注意不可随意拔高阶段目标,增加学生写作的难度和负担。更重要的是,教师应善于对学生的写作实践进行恰当指导、点拨和修改,帮助他们在写作实践中学会运用语言,进而学会写作。


(作者单位:山东日照市外国语学校)

走,看海去

走,看海去


吕爱军


小时候,我喜欢听歌,特别是《外婆的澎湖湾》和《大海啊故乡》这两首歌,听着听着,海竟然成了我心驰神往的地方。其实,我的家乡离海并不遥远,但一直没机会去看。


有一次,父亲带我去县城听一个作家报告会。公共汽车行进在乡间小路上,路面坑坑洼洼的,坐在车里,全身不停地摇来晃去。路旁高大的杨树、梧桐树和柳树,绿中泛黄的麦田,一个个破旧的小村庄,不断地从眼前闪过。虽是春天,但风从哗啦作响的门窗涌进来,仍感到阵阵的凉意。


一个多小时后,汽车来到县城。这里比乡下好多了,平整、宽阔的柏油马路上,很多人和车来来往往,商贩的叫卖声,汽车的喇叭声,自行车的铃声,给小县城增添了几分热闹。路两边是办公楼、店铺、旅馆和工厂等,楼房、平房高低错落,楼房多是二三层,四层以上的很少见。汽车穿过县城,继续东行,不久到达了目的地——一座三层小楼。小楼紧邻铁路,一列火车正呼啸而过,发出响亮而刺耳的声音。


会议室在三楼,不大,仅能容纳一百多人。会议期间,我隐约听到外面传来哗啦哗啦的声音,看看窗外,没有下雨,哪里的声音呢?我问父亲,父亲说是海的声音。


“我想去看海。”我不禁想起了那两首歌。


“好的。”父亲痛快地答应了。


会议结束,父亲不知从哪里借来一辆大“金鹿”自行车。不一会儿,我们就到了海边。海边有很多礁石,满身都是深沟浅窝,坑坑坎坎的,上面长着或多或少的绿青苔。海水蓝蓝的,不时拍打着礁石,溅起一朵朵浪花,发出哗啦哗啦的响声。抬眼远望,海一直延伸到天边,海面上漂着一些小渔船。我有点失望,海远不如家乡的池塘,池塘水波不兴,清澈见底,水中石、水中草、鱼虾蟹清晰可见,而海深不见底,海水一浪接着一浪,没完没了,响个不停,总也安静不下来。


后来,我考入县城的一所师范学校。每到星期天,同学们就相约结伴,骑车去看海。到了海边,他们高兴得扯开嗓子喊上几声,然后脱鞋挽裤,走进水里捡贝壳、海星,捉小鱼、小蟹,与海水嬉戏。我静静地呆坐着,无所事事。有一次,我被他们硬拉进水里,水清清凉凉的,一起一伏,脚底软软的,感觉有点站不稳。临了,大家一起合个影,再买一点纪念品,满载而归。晚上,海第一次走进梦中,我梦见自己在海上漂来漂去,如同无根的浮萍。渐渐地,我也走进了海的怀抱。


毕业了,同学们各奔东西,我被分配到了一所学校,学校离海约有五六里路。我整天忙碌着,备课、上课、看作业、与学生谈话、处理班务、函授学习、家访,似乎忘记了海。


一天,班里学生问我:“老师,你带我们出去玩玩吧?”


“到哪里玩呢?”


“去看海!”学生异口同声。


“去看海?好吧。”久违的海重临心头,我也想。


“老师万岁!”又是异口同声。


第二天,天气不错,阳光明媚,晴空万里。带着学生,一路欢歌,一路笑语。到了海边,学生立刻四处散开,有的欢蹦乱跳、翻来滚去,有的堆沙雕,有的在沙滩上乱写乱画,有的与浪花追逐,还有的四处寻觅。一片贝壳,一个海星,一块光滑的造型奇异的鹅卵石,常常令他们兴奋不已,大声喊叫着,议论着,四处炫耀,仿佛得到了什么宝贝一样。在这片广阔自由的天地里,一切烦恼,一切忧愁,都已无影无踪。此时,我什么都不想,和学生一起无忧无虑、无拘无束地欢跃,玩老鹰捉小鸡、丢手绢、打水漂、沙地爬行比赛……玩累了,闹够了,仰面躺倒,太阳暖暖的,沙滩暖暖的。闭上眼,静听涛声,大海好像唱着一首欢乐的歌。


从此,我经常带着学生去看海。清晨,我们去海边锻炼,有时也能看到太阳喷薄而出的壮丽景象,正如巴金在《海上日出》中描述的:太阳像负着什么重担似的,慢慢儿,一纵一纵地,使劲儿向上升。到了最后,它终于冲破了云霞,完全跳出了海面,颜色真红得可爱。一刹那间,那深红的圆东西发出夺目的亮光,射得人眼睛发痛。它旁边的云也突然有了光彩。这伟大的奇观,让人不得不惊叹于自然的神奇。学生更是兴奋得不得了,他们蹦呀跳呀,喊呀叫呀,不亦乐乎。我们还在海边野炊、野餐、写生,有时干脆把课堂也搬到这里。如果一段日子不去,学生就会围到我身边问:“老师,我们什么时候去看海啊?”


毕业了,学生走了。我独自一人去看海,涛声依旧,但已没有学生的欢声阵阵,笑语连绵。想起那段欢乐自由的幸福时光,我的眼睛不禁有些湿润。


接手新班,带着新学生去看海;有了孩子,带着孩子去看海;来了朋友,带着朋友去看海。我自己也常常去看海,心情好的时候,海与我一起欢歌;心情不好的时候,海与我一起默然;伤痛的时候,海与我一起流泪。不知不觉中,看海成了我生活的一部分。


后来,学校迁址,远离了海,我也很少去看海了。走进教室,推开窗子,前面是一排排的平房和一片片的空地,遮不住视线,再前面就是一片海,蓝蓝的,接入云际。近年来,由于安全事故频发,学校很少批准集体外出,学生的活动就仅仅局限在校园的围墙之内了。星期天、假期里,学生要么东奔西走于特长班、辅导班、奥数班,要么被家长关在家里看电视、上网聊天,他们的生活远离了自然,连近在咫尺的大海都难得一见。我有些激动,高声喊道:“孩子们,快来看海啊!”“噢,我看到海了!”“真想去海边玩玩呀!”“我想去看海鸥海燕!”……学生们叽叽喳喳,兴奋之情溢于言表。


我常常透窗而望,那片海有时清晰可见,似乎很近;有时雾茫茫的,朦朦胧胧,似乎很远。清晨,霞光映照海面,金光闪闪,一望无垠;中午,阳光普照,碧波漾漾,燕鸥翱翔;傍晚,海面渔帆点点,渔人回归港湾。教室窗前的海,给我带来了更多的启迪和思考。海纳百川,有容乃大。每一个学生都是独特的存在,每一个学生都在成长,每一个学生都会犯错误,我们为什么不能用海一般的情怀去接纳、理解和宽容他们呢?海水变幻莫测,或风平浪静,或波浪滚滚,或惊涛骇浪。人生如海,有坦途和鲜花,也有坎坷和荆棘,学生能否经受得住种种不期而遇的考验呢?夜幕低垂,望着学生渐已远去的身影,我想,他们带回家的是快乐、喜悦,还是忧愁、苦恼呢?不管怎样,时间已经汇聚成水滴,融进了大海里,无影无踪。这点点滴滴,是否会凝成那最美的一朵浪花呢?


如今,搬了新家。站在阳台上,我依然可以看见海,真是如影随形。看着远处的海,忽然想起了《城南旧事》里的《我们看海去》:“我们看海去!我们看海去!蓝色的大海上,扬着白色的帆。金红的太阳,从海上升起来,照到海面照到船头。我们看海去! 我们看海去!”我似乎听到了海浪拍岸的声音,那是大海在呼唤。明天是星期天,我要去看海,带着学生一起去。


(作者单位:山东日照市外国语学校)

遥远的鞭炮声

遥远的鞭炮声


吕爱军


新年到了,窗外又响起噼里啪啦的鞭炮声,为节日增添了几分喜庆。我默默地听,默默地想,童年的一些记忆涌上心头。


小时候,特别盼望过年,因为有好东西吃,有新衣服穿。对我来说,更重要的是可以放鞭炮了。


刚进腊月,大队的合作社就购进了鞭炮。那时人很穷,没有谁家舍得给孩子买一挂整鞭炮玩。因此,合作社都是把鞭炮拆散了零卖。我的胆子较小,却对鞭炮情有独钟,一听到鞭炮声就兴奋得不得了。为了过把瘾,我有时会偷偷地卖个鸡蛋,卖个酒瓶,卖个牙膏皮,或者缠着母亲要几分钱。钱一到手,便一溜烟跑进合作社,买上几个,再找个地方把它放了。伴随着“啪”的一声响,我就情不自禁地欢呼雀跃起来。


赶年集,是最令人高兴的事。集市上的人特别多,也特别热闹。我在人山人海之中挤来挤去,到处去看各种各样的鞭炮,充分享受着震耳的鞭炮声。卖鞭炮的大都高高举起一根长长的竹竿,上面挂一挂鞭炮,引得很多人前来围观。放完后,摊主会接着放几个“大花凌”,点燃后,先喷出一束花,而后是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由于声音太大,人们都侧身扭头,把耳朵捂得紧紧的。这时候,我会毫不犹豫地掏出好不容易积攒下的几毛钱,买上几种,像“小干炸”“甩炮”“大地红”之类。“大花凌”是不买的,它的威力太大了。


那时,放鞭炮的花样也很多。一种是点燃后,把鞭炮扔向空中。这种放法要注意掌握火候,扔晚了,会在手里爆炸;扔早了,会在地上爆炸,或导致引信熄火。另一种是像埋地雷一样,把鞭炮用沙土埋起来,只露着引信。鞭炮一响,炸得沙土四处飞扬,我和小伙伴们就蹦跳着喊起来:“噢!胜利了!我们胜利了!”偶尔,我们也搞点恶作剧,把鞭炮塞到人家墙缝里,被大人发现,几顿训斥,便不敢这样做了。


印象最深的是放“二踢脚”。左手轻轻捏着“二踢脚”的上部,右手点燃下部的引信,随着“扑通”一声,“二踢脚”头部极快地蹿向天空,然后在空中炸得粉碎,声音清脆响亮。我总担心“二踢脚”会在手里爆炸,从来没有尝试过,但喜欢远远地看小伙伴们表演,对那些“勇敢者”是羡慕不已。


由于买的鞭炮少,不知不觉就放完了。手中已无分文,为了解馋,有时去各家捡哑炮(点了火却没有响的鞭炮)。谁家鞭炮一响,我便一溜烟跑去,迟了,就会被小伙伴们一扫而光。等到鞭炮声停下来,我们便开始“地毯式”搜索。有时为了争抢鞭炮,小伙伴之间还会“理论”一番,甚至打上一架。尤其是大年初一,外面漆黑一片,鞭炮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我从梦中惊醒,急忙翻身下床,拿上手电,约上几个小伙伴,跑进一家,在满地碎屑中细细翻找,然后跑到下一家……等到天亮,满载而归,心中别提有多高兴了。


在我的家乡,过年时,家家户户都要放鞭炮,其中两挂最有意义。除夕夜包好饺子,放上一挂。等母亲和大姐把饺子包好,父亲会不知从哪里拿出一挂,我和哥哥迫不及待地接过,来到院子里,把鞭炮点上。记得有一年,我实在忍不住,就偷拆了家中早已买好的鞭炮。等到除夕夜,鞭炮已所剩无几。以后,父亲便把买的鞭炮藏起来。另一挂是在大年初一的早晨,饺子煮好,我会把家里最长的一挂点燃,爆炸声连绵不断,响彻云霄。那一刻,我觉得自己是世上最快乐的人了。


长大后,开始独立生活。每当过年,我依然严守习俗,放上两挂鞭炮。有时,我也会喊女儿下楼放鞭炮,女儿却说没有意思,还不如在家里看电视、上网。于是独自一人来到楼下,找一块空地,小心翼翼地点燃鞭炮,却再也找不到小时候那种兴奋的感觉了。


哦,那遥远的鞭炮声;哦,那早已远逝的童年。


(作者单位:山东日照市外国语学校)

在语言训练中落实三维目标

在语言训练中落实三维目标


吕爱军


新基础教育改革提出了“知识与技能、过程与方法、情感态度与价值观”这一三维目标,明确指出:“改变课程过于重视知识的倾向,强调形成积极主动的学习态度,使获得基础知识与基本技能的过程同时成为学会学习和形成价值观的过程。”对此,贾志敏的教学片断作了很好的诠释。


【片断】


师(主动和一位学生握手后,举起一支铅笔):你


好,我有一支铅笔。


生(高兴地站起来,也


举起自己的铅笔):您好,我也有一支铅笔。


师(亲切地示意这位学生和自己一起):哈哈,我们都有一支铅笔!


师(走到一位戴眼镜的学生跟前,并取下自己的眼镜,高高举起):你好,我有一副眼镜。


生(迅速作出反应,认


真地取下自己的眼镜):您好,我也有一副眼镜。


合:哈哈,我们都有一副眼镜!


(这时,老师又让学生先说,自己后答。)


生:您好,我有一件衣服。


师(摇摇头):一件衣服有什么稀奇的?


生(顿悟):我有一件漂亮的衣服。


师(高兴地):我也有一件漂亮的衣服。


合:哈哈,我们都有一件漂亮的衣服!


生:您好,我有一头乌黑的头发。


师(犹豫片刻):你好,我也有一头乌黑的头发。


合:哈哈,我们都有一头乌黑的头发!


师:不过,老师的头发是染黑的。老师头发白了还没有什么成就,你们可要努力呀!


(全班学生人人都说了一次。)


师:你们能不能说说看不见、摸


不着的东西?


(教室里静极了。突然,一只小手高高举起。)


生:您好,我有一颗爱心。


师(激动地竖起大拇指,深情


地):你好,我也有一颗爱心。


合(快乐地):哈哈,我们都有一颗爱心!


生:您好,我有一个幸福的家。


师(与学生双手相握,激动地):你好,我也有一个幸福的家。


合:哈哈,我们都有一个幸福的家!


【赏析】


新课改以来,教师很容易把知识教学与情感态度价值观教学割裂开来,非此即彼,要么以知识传授为重,要么一味追求情感态度价值观的培养,而老师却在语言训练中实现了两者自然完美的融合。


首先,看似平平常常的一句话,老师没有以简单的语言训练为目的,仅仅满足于学生掌握知识,而是一步步由浅入深,由物及人,循循善诱,润物细无声。可以说,在朴素的语言训练中实现了无痕的人文关怀。其次,语文是一门实践性很强的课程。老师没有用多彩的媒体,没有用多样的形式,而是充分挖掘利用了学生身边的资源。在轻松愉快的问答中,学生的积极性越来越高,思维越来越活跃,越说越精彩,这样的生活化教学怎能不令人称道?第三,老师始终行走于学生中间,表情、动作丰富,话语真诚朴实,没有半点矫揉造作,让人感觉他已完全进入状态,找到了感觉,与学生自然地融为一体。在老师人格魅力和教学智慧的感召下,学生的思想之河不断升腾起一朵朵美丽的浪花。


可以说,老师的教学完全摆脱了单纯传授知识的窠臼,使学生获得了知识又提高了能力,同时在情感态度与价值观上取得了发展,实现了语文素养的整体提升。


(作者单位:山东日照市实验学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