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忧郁的日子里也要学会微笑

在忧郁的日子里也要学会微笑

马利云

阅读,能置换现实情境,能让手捧长卷的我进入另一个空间。

深夜,我从一个女人那里读懂了一句话:即使身处最忧郁的日子也要学会微笑,因为生命从不绝望,切莫辜负时光。

她,叫方召麐。她是一位女画家,乃张大千先生的弟子。我不懂画,不能以专业的眼光评价其在绘画艺术上的成就,更不愿意以艳羡的口吻去历数其画作达到的天价。

阅读方召麐,我确乎只是以纯粹的女性的目光观照她一生的生存姿态。

方召麐一生历经磨难:七岁,战争爆发,方召麐随父亲逃难,但父亲还是没有躲过劫难,年幼的她亲眼看着父亲中弹身亡;青年时期,方召麐历经战火,颠沛流离;三十多岁,她遇到了人生最大的苦痛——一场医疗事故夺走了相濡以沫的丈夫的生命。方召麐成了一个有八个孩子需要抚养的寡妇,其中最小的孩子只有两岁。为了生存,方召麐接管了亡夫的贸易公司,并重拾画笔;四十岁,天赋奇才,又无比勤奋的方召麐有缘成为张大千门下弟子;四十一岁,方召麐入香港大学读博士……

坚韧强大的生命体总是令人感佩而泫然。试问,一个拖儿带女的女人,要从世俗生活中全身而退,投入艺术世界,需要有多少不眠之夜的抉择与思虑?试问,一个女人,四十多岁重返校园,需要忍受旁人多少不解的目光与质疑?试问,一个女人,每天凌晨四点起床作画,需要多大的毅力与创作的激情来支撑?

内心的沉定坚忍使方召麐一次次度过了苦寒岁月,在生命的第六个十年,她迎来了人生真正的巅峰,迎来了艺术生命的真正成熟。看着方召麐的一帧照片:她坐着,面带微笑。这笑容从容淡静,把一切苦难都置于身后。

喜欢一个人行走在树下,春天看花秋天赏叶,而深冬时节,繁花落尽的枝头空无一物。但我着迷于这些直指苍穹的不着一叶的枝桠们随意向天的姿态,它们在不经意间构成了一幅幅绝美的写意画。这些自然天成的画作有些萧瑟,也有些凄美。

过去的一年,孩子中考失利,作为教师的我,作为母亲的我,很长一段时间内心充满了愧疚、无奈与自责,也使得我的天空阴云密布。

抬头仰望,眼里蓄满泪水,而在一瞬间,我忽然领悟了这位不为俗世所扰乱的女子,恰似这冬日的枯枝,她的沉定、坚持和孤独,陪着她走过漫长的生命寒冬,陪伴她度过人生中的每个日夜,迎来的正是这让人仰望的绝美!

我想,与其苛责别人,不如完善自己!是的,我应以自己的积极姿态激励孩子上进。这是我应该做的,也是我可以做到的。

于是,七月,我决定读书考研,以我44岁的“高龄”。这次考研,当然绝不仅是为了给孩子做个榜样,做个姿态。最重要的是,我遇到了知识上的缺陷、思维上的混乱与障碍,我得读书!我得跨越这些障碍!

孩子陪我来到浙大,这是孩子自中考以来第一次出门迎接太阳。在西湖边的星巴克,我微笑着对孩子说:只要肯用心,什么时候都可以读书,什么时候都有机会读书,就像妈妈一样,四十多岁了还可以。

而后,我们母子手捧咖啡,面对水光潋滟的西湖,一起背诵一首普希金的诗——

…………

心儿永远向往着未来

现在却常是忧郁

一切都是瞬息

一切都将会过去

而那过去了的

就会成为亲切的怀恋

  (作者单位:浙江湖州市第五中学)

染上书香的师生情缘

染上书香的师生情缘


马利云


我喜欢读书,喜欢带着孩子们一起读书。我推荐给孩子们的书都是我自己读过而且深深喜欢的。张晓风、林清玄、龙应台……我与孩子们一一拜读。你说,世上还有比师生共读一本书更美好的事吗?


我的办公室置有书橱,孩子们可以随时借阅。我以为师生之间的交往,唯借书还书最美。书,非借不能读,借书不仅因有时间之流逝以加快阅读的速度,更以感情之联络而达到精神上的关联。读相同的书,说明心意相通,意气相投。借书过程中,有感激、有关切、有期待、有选择……多少美好的情愫就在一借一还中衍生!


送书,就更美了,尤其是奖励性质的。我最喜欢的奖励方式就是奖给孩子们一本书。孩子过生日时,送一本书作为礼物;学习有明显进步时,送一本书作为奖励;对有文学潜质的孩子,送一本书可作为引领……我认为每送出一本书,就能点燃一个孩子阅读和写作的热情,就播下了一粒写作的种子。


且说说我与一位女孩子的书香情缘吧。


徐同学,剪着可爱的童花头。在第一堂课上,师生第一次相见,我让孩子们介绍自己的特长爱好。清晰地记得徐同学说自己喜欢阅读,特别喜欢古典文学,并当堂朗诵了古典小说《三国演义》中的卷首词《临江仙》: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一壶浊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徐同学的朗读声音洪亮,感情丰沛,引来全班的热烈掌声,也赢得了我的刮目相看。


春节,徐同学通过手机短信给我拜年,我回复道:“你是班里写作最优秀的,不是很优秀,而是最优秀。”为什么要强调“最优秀”呢?


这牵涉到了另一个孩子。在我所任教的班级里,有不少写作优秀的孩子,胡同学也是其中之一。她不仅在校内获得了各种征文奖项,更在“语文报杯”全国作文大赛中获得浙江省二等奖。同时期,徐同学也参加了这些大赛,也都取得了良好的成绩。但是,奖项等级没有胡同学的高。


毋庸讳言,胡同学的作品角度新,结构匀称,文笔大气从容,理所当然获奖。而徐同学的作品则充满灵气,文笔曼妙,但总缺少那么一点底气。作为她的语老师,我深知徐同学不能获得最高奖项的根本原因是——作品风格非主流。


我想,教育一如种树,不仅需要施肥和浇灌,更需要修剪与除虫。


初一一次家长会后,我特意留了徐同学的家长。经过与徐母面对面的交谈,我对孩子的阅读情况作出如下判断:孩子小学阶段看书不少,但家长基本未引导。然后,我委婉地告诉徐母,家长要对孩子的阅读有所选择,不可放任自流,“开卷有益”仅限于健康有益的书籍。


或许,未来的路还很长;或许,除了施肥浇水,还需要间苗和抽打;或许,这粒种子并没有开出鲜艳的花朵,结出丰硕的果实……但是,我所能做的就是在这美丽时节,悄悄地在孩子们的心里播下一粒写作的种子,也悄悄地在自己的心里埋下美丽的等待。


静静阅读,期待的是精神生长的快乐;书香氤氲,传递的是澄澈如泉的情谊。


(作者单位:浙江湖州市第五中学)

中考“非连续性文本”阅读的文本特点分析

中考“非连续性文本”阅读的文本特点分析


马利云


2011版义务教育《语文课程标准》对第四学段(7~9年级)的阅读要求中指出:“阅读由多种材料组合、较为复杂的非连续性文本,能领会文本的意思,得出有意义的结论”。这是课程标准根据新时期阅读出现的新特点而提出的新要求,也是与国际阅读新趋势的一种接轨。这里的“非连续性文本”是一个新鲜的名词,它来自国际“PISA”阅读素养测试项目,是相对于以句子和段落组成的“连续性文本”而言的一种阅读材料,多以图表、图画、数据或清单等形式呈现。课标是导向,中考紧随后,“非连续性文本”阅读题近年来得到重视和强化,成为各地中考命题的热点之一,且文本形式逐渐向课标提出的“多种材料组合”和“较为复杂”的方向靠拢。


以近三年浙江省中考试题中出现的“非连续性文本”阅读材料为分析样本,对其文本特点试作分析。


1.主题的集中性


命题人首先确定阅读材料的主题(话题),在主题(话题)确定的情况下,把多种比较复杂的材料进行组合。例如,2012年宁波卷“今天,我们怎样阅读”,阅读的材料由“百家争鸣”“权威调查”“媒体信息”“他山之石”四个板块构成,这四个板块的指向非常明确,全都围绕“阅读”主题。


2.结构的组合性


“非连续性文本”这种提法,是相对“连续性文本”而言的,它是根据文本的外在特点而划分的,而非根据文章内容划分。“连续性文本”一般由句子构成,而句子又组成段落,段落再形成更大的结构,如节、章甚至整本书。我们现行的语文教材几乎都是“连续性文本”。“非连续性文本”大多是由多种材料组合,除了文字之外,还有图片、表格、数据、号码等其它元素,比如我们生活中常见的海报、地图、凭证单、使用说明书等,便是“非连续性文本”。


3.内容的时代性


“非连续性文本”一般都散发着时代的温热,身边的,当下的,重要的,亟需考生了解关注的,体现出阅读与生活日益紧密。从最初的“关于‘方言和普通话’的主题阅读”,到“今天,我们怎样阅读”, “关于文化保护和经济发展的主题阅读”,还有“百度百科:蒋勋”, “关于垃圾食品的阅读”,“地震来了怎么办?”,“‘电脑视疲劳’,不可小视”, “危害人类健康的大气污染”,“关于‘读书’的主题阅读”,“走近数字化阅读”等。


4.来源的开放性


从“非连续性文本”阅读所选的材料来看,它们分别来自于互联网、调查报告、近期报刊等。2013台州卷“‘电脑视疲劳’,不可小视”,阅读材料有四个板块构成,其“病例回放”板块三条材料分别来自《长江商报》“中关村在线”和《齐鲁晚报》,“调查统计”板块的数据来源于“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专家观点”板块来自《瞭望》杂志、《生活晨报》《今晚报》以及“中关村在线”。这众多的材料来源,体现了“多媒体”时代的阅读特征,既有传统媒体,又有新兴媒体,具有阅读材料的丰富性与开放性特征。


5.表达的多元性


所有的“非连续性文本”阅读,它们的材料都是从不同的角度呈现的。如2013温州卷“百度百科:蒋勋”,其阅读材料由六个板块构成,包含了多个方面的内容:“百科名片”,表格兼配图,相当于为蒋勋设计了一张履历式名片;“艺术人生”突出蒋勋在文学、书画领域中的艺术成就;“人物写真”定格人格,塑造形象;“人物轶事”以真切的细节,展现蒋勋辞职缘由;“个人语录”选取蒋勋话语,表达人物心声;“社会评价”分别选录台湾作家张晓风、浙大教授江弱水和网友对蒋勋的评价,力图展示人物全貌。这些内容或观点,有些还是有冲突的,形成了对比、褒扬和质疑共存的局面,需要学生对其多元化的观点进行细致分析。同时,其表达方式,也多样:“百科名片”“艺术人生”是说明性文字,“人物写真”“人物轶事”以描写、记叙为主,“社会评价”属于评论。这样,就打破文本体裁单一化的传统格局。


“非连续性文本”的引入赋予了修订后的“课标”以时代的气息,也提出了教学实践的新命题。如何提高学生对“非连续性文本”阅读能力,丰富学生多元阅读体验,尚需要我们不断地探索,笔者以为把握文本特点是掌握方法的前提,切实训练是掌握方法提高能力的要素。


(作者单位:浙江湖州市第五中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