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处得体 疏密有致

裁处得体  疏密有致

——略说《鲸》行文构思之妙

陕声祥

《鲸》是一篇传统课文,课文从鲸的大小、类属、生活习性等几个方面进行了说明。虽然《鲸》是一篇说明文,但读起来却一点也不枯燥,有一种娓娓道来,引人入胜的感觉。本课运用了举例子、作比较、打比方、列数字等多种说明方法,语言准确形象,给人以具体可感的印象。教学中,教师往往把领悟说明方法作为教学重点。其实,本文的行文构思也很有特点,而这一点往往被教师所忽略。

课文先写的是鲸的大小、类属,接着从进食、呼吸、睡觉、繁衍生长四个方面讲了鲸的生活习性。这样的结构从表面上看自然,平常,其实很有讲究。

一、概述特点,再讲生活习性

读了开头两个自然段,学生对鲸有了一个初步印象,了解到鲸体形巨大,是哺乳动物。这些了解为后面的学习奠定了基础。

例如,须鲸一顿就可以吃两千多公斤小鱼小虾,刚生下来就十多米长,七千公斤重,这些习性不同一般。如果没有前文的铺垫,直接从鲸的生活习性写起,学生有可能会一头雾水:一顿吃那么多,它究竟有多大啊?

二、先放一放,留待后面细说

第二自然段讲鲸不是鱼,是哺乳动物,这是从鲸的进化过程来说的。鲸的祖先生活在陆地上,后来环境发生了变化,它们适应了海洋的生活。其实,最能说明鲸是哺乳动物的还在后面,鲸是用肺呼吸,胎生,哺乳。如果这些内容集中出现在第二自然段中会更有说服力,但是作者没有这样写。因为,课文后面还要讲鲸的生活习性,如果第二自然段就全盘托出,后面再讲,岂不重复?先放一放,留待后面细说,能显出课文行文布局的疏密有致、细心周到。

三、先说一说,后面才有着落

课文第三自然段简明扼要地介绍了鲸分两类,须鲸和齿鲸。全段虽只有一句话,却不可以省略。在介绍鲸的生活习性前交代这样一句话,完全是为后文服务的。不同种类鲸的习性是不同的,如进食,须鲸吃的是小鱼小虾,齿鲸吃的是大鱼和海兽。再如呼吸,须鲸喷出的水柱又细又高,齿鲸喷出的水柱又粗又矮。另外,课文如果不作任何说明,直接就点出须鲸、齿鲸,读者难免疑窦丛生。而先说说鲸的种类,后面的内容就有了着落。

四、前后一致,笔笔叠加,浑然一体

前面提到,后面又说到,这是文章常用的一种写作方法,叫前后照应。这种写作方法在本课中得到充分应用,开篇一段讲到鲸是很大的动物,但又没有把所有能说明鲸很大的材料在这一段全部说完,而是进行科学分类。如一顿可以吃两千多公斤小鱼小虾是说明鲸很大的材料,放在介绍鲸进食的一段说;呼吸时可以喷起巨大的水柱也是说明鲸很大的材料,放在介绍鲸的呼吸一段说。这样,文章前言后语联系紧密,浑然一体,笔笔叠加,由浅入深,让我们对鲸有了更多、更深入的了解。

总之,在布局谋篇、组织材料时,作者着眼全局,使得文章先后有序,疏密有致,前呼后应,浑然一体。

(作者单位:湖北公安县甘家厂中心学校)

“台阶情结”与农民的精神解放

“台阶情结”与农民的精神解放

陕声祥

李森祥的小说《台阶》讲的是“父亲”造高台阶新屋的故事。父亲是一位农民,一直盼望修建高台阶的屋。因为高台阶象征主人的地位高。为实现这一目标,父亲“夙兴夜寐,糜有朝矣”,一辈子辛勤劳作,呕心沥血,终于盖起筑成九级台阶的新屋。可是高台阶并没有给他带来期望中的那种满足和快乐,反倒处处感到不自在。先前怀着修高台阶的宏愿,有盼头,有一股子热情。台阶修好了,却精神萎靡,意志消沉,一下子老了。

父亲怎么了?课文最后发问。这是留给读者的问题。父亲亲手造起高台阶新屋,很了不起。为什么不能恣意享受自己的劳动成果,为什么不能为此骄傲呢?资中筠的文章《人格与国格孰先》,说到农民工进城如何在外商面前保护人格与国格尊严的问题时,有这样的话:“解放了,当然与封建时代不可同日而语,但是由于种种原因,广大老百姓离真正的精神解放还有很长的路。”

父亲的“台阶情结”,不就是资中筠所说的农民的“精神解放”的问题吗?

农民的精神状态与生活的环境息息相关。“那为数众多的民工原来在家乡是在怎样的氛围下成长起来的?在家长、村长以及一切比自己有权威的人面前是否习惯于人格得到尊重?”这段话同样适合考察父亲的生活状态。课文没有写父亲平时怎么样生活,但是通过父亲的“台阶情结”,可以想见父亲的生活状态。

父亲对高台阶的盼望不同寻常,可以说是须臾不忘,刻骨铭心的。他想在心里,挂在嘴上。“我们家台阶低!”这句话他不知说了多少遍。父亲远远凝视别人家高高的台阶,“柳树枝老是摇来摇去,却摇不散父亲那专注的目光”。

其实,从实用的角度来说,“我们家”对后来修建成的有九级高台阶的新屋并不十分需要。相反,只有三级台阶的旧屋,让一家大小感觉很惬意很舒服。“台阶宽敞阴凉,不由得人不去坐一坐,躺一躺。”我在台阶上玩,父亲坐在台阶上休息,母亲在台阶上给父亲洗脚。三级旧台阶给我们一家带来快乐。父亲不满足于现有的快乐,一心向往高台阶新屋。“他日夜盼着,准备着要造一栋有高台阶的新屋。”那里的乡亲们有句戏言:“你们家台阶高!”言外之意,就是你们家有地位。这是父亲台阶情结的根底。“父亲老实厚道低眉顺眼累了一辈子,没人说过他有地位,父亲也从没觉得自己有地位。”极度的匮乏才会引发极度的渴望。那种匮乏的东西对父亲来说就是地位、尊重等精神层面上的东西。父亲对台阶的渴望就是对尊严的渴望,对地位的渴望。

造高台阶新屋的准备十分漫长。父亲细心思量,缜密计划,农闲时间全部利用起来,或是上山砍柴,或是到溪滩捡卵石,路上一块砖一片瓦也要捡回家。就这样一砖一瓦的捡拾,一分一厘的积累,父亲毫不松懈地坚持了大半辈子。然而,也正是这些长年累月微不足道的努力,日渐磨损了父亲精神的棱角。在我一步跳三级台阶摔倒时,父亲拍拍我的后脑勺,告诫我:“这样会吃苦头的!”生活中的父亲吃过多少苦啊,现实教给他经验教训,经验教训影响着他的思想。

父亲不仅丝毫不存僭越之想,更重要的是,他的精神失去舒展的力量。造台阶时,父亲拿出鞭炮,居然不敢放。父亲一辈子习惯了不事声张,默默无闻地生活。被人忽视,不受关注,是常态。现在一下子有那么多人看着(其实这是父亲的感觉,人并不多),他受不了,精神失去“绽放”的勇气。“背是驼惯了的,胸无法挺得高。”这说的是人的形体,蜷缩着的身体,久而久之必定变形,无法伸展。人的精神状态也一样,一直处于蛰伏的状态,必会定型固化,舒展不开。

新台阶造好了,父亲处处感到不对劲。坐在新台阶上磕烟灰,不对劲,水泥抹面不经磕。坐在高台阶上跟人打招呼,不自在,随口说话,不知怎么话就答错了。挑水上台阶,不习惯,闪了腰。父亲不习惯高台阶,适应不了台阶的高。过去的生活在他精神上留下深深的烙印,那是一种蛰伏于地上的生活。他习惯的是“三级台阶”,那个粗糙,卑微,默默无闻,不事声张,无声无息的生活;那个身处低位,对什么都要仰视的生活。因而,父亲无法安心接受那个可以俯瞰世界,平视乡亲的九级台阶。

父亲渴望改变,一旦有所改变,父亲却不能适应。对此,父亲感到失意、失落、失望。开始,还是尽量调适自己。他感觉坐在新的台阶上跟人打招呼不自在,第二次再坐台阶时,就比上次低了一级。低了一级还不自在,便一级级地往下挪。这是父亲努力调整自己,去适应新的台阶。父亲挑水上台阶,身子晃荡,水泼洒出来。我连忙去抢父亲的担子,被父亲粗暴地推开。父亲想到的仍然是调整自己,努力去适应新的台阶。结果,父亲腰闪了。在艰难困苦面前那么坚忍不拔的父亲,不再逞强挑水,他不愿坐在台阶上,甚至不愿跨出我们家的台阶。父亲不再做调适自己的努力,已经彻底地认输,偃旗息鼓败下阵来。偶尔出去一趟,回来时,一副若有所失的模样。先前雄心勃勃,现在心意阑珊。父亲披荆斩棘千辛万苦造起高台阶,精神上却爬不上自己筑起的台阶。用资中筠的话说,父亲“不习惯人格得到尊重”,这便是以父亲为代表的一代农民精神解放的问题。“精神解放”需要个人奋斗,但是不能全靠单打独斗,父亲艰苦卓绝最后落落大败的奋斗历程就是典型的例证。

  (作者单位:湖北公安县甘家厂中心学校)

语文教师要成为孩子眼中最会“解释”的人

语文教师要成为孩子眼中最会“解释”的人

陕声祥

《小学语文教师》2014年第4期刊发了王永林老师的《九岁孩子眼中的语文教师》一文。老师和朋友九岁的小女孩闲聊什么是“提拔”,老师着实费了一番口舌解释,小女孩在弄明白的当儿,问老师是不是语老师,原来她心目中的语老师是喜欢解释的人。这件事引发老师的思考。老师联系平时语文老师太喜欢解释、说教,遭学生反感,认为一句“你是语老师吗”折射出孩子对这种解释、说教的潜意识抵制,指出语文教师要摆脱解释、说教的惯性。

笔者以为,老师的这种说法值得商榷。

解释和说教是两回事。“说教”让人生厌,语文教学应尽量避免沦入说教的窠臼;“解释”却是语文学科不可或缺的教学方法。要言不烦、一语中的的解释是具有较高专业素养的体现。对语文教师来说,不仅不能摆脱,还应当作为一项专业基本功去不断修炼。

语文的外延与生活等同。小学语文虽然没有高深的内容,但它涉及的知识很广,包括天文、地理、政治、经济、历史、文化等方方面面。这一切对于小学生来说都是新鲜的,教师作为学生的引路人,要充分地给以引导、点拨、解释,才能开启蒙昧,把学生带入知识的殿堂。

字词是语文大厦的基石,字典词典是我们必备的工具书。我国最早的字典《说文解字》,其中的“解”字,就是解释的意思。翻翻字典,不懂的字词不待老师讲解就明白了。字典因其解释的作用,一直被形象地称为“无声的老师”。这句话反过来说似乎也成立。一个好的语老师应该是一本“活字典”,拥有渊博的知识,能够随时帮助学生解字释词,答疑解惑。

语文课需要解释,语文教师在课堂上有很多时间在解释。如何解释,这取决于教师的教学智慧。著名特级教师斯霞在上课时,有学生问“什么是‘祖国’”,她没有直接告诉学生答案,而是问学生“祖”可以组个什么词,“国”可以组个什么词。学生说,祖可以组词“祖先”“祖宗”,国可以组词“国家”。斯霞老师说,你们已经回答出了“祖国”的意思,祖国就是祖祖辈辈生活的国家。一个很抽象的概念,一个富含历史文化意味的词语,斯霞老师就这样巧妙地说给了学生。斯霞老师解释得简单明了,妥妥帖帖,让学生可知可感,铭记于心,创造了语文教育的经典。

教学中,确有语文教师的解释引起学生反感,遭遇学生抵制的情况。需要反思的是,教师在解释的方式、内容、时机等方面出现的问题。是否因为解释依据工具书照本宣科、机械教条?是否因为解释不得要领,喋喋不休,把解释变成了脱离学生实际的空洞说教?是否因为学生没有达到“悱”“愤”的状态,没有把握好释疑解惑的时机?“解释”没有错,不能因噎废食,抛弃解释,摆脱解释。

语文是学习语言文字运用的综合性、实践性课程,解释的过程本身就是运用语言文字的过程。如果语文教师成为孩子眼中最会“解释”的人,那将是语文教师的最大成功。

  (作者单位:湖北公安县甘家厂中心学校)

品味叙述的波澜

品味叙述的波澜

——《窃读记》教学片断

陕声祥

《窃读记》是著名作家林海音的作品。小时候,林海音酷爱读书,可无力购买,只能在书店偷偷地看,是为“窃读”。“窃读”时,很快乐,也很惧怕,怕被书店老板当做不受欢迎的人赶走。但她无法割舍对书籍的迷恋,还是一次次冒着风险走进书店。林海音用别致的笔调讲述了童年读书的故事。读着读着,我们的心也会随着作者心系读书而上下起落。句子的语意曲折,段落的尺水兴波,更有全篇各部分之间的跌宕回旋,让这篇文章别具叙述的魅力。教学时,教师聚焦于此,既有助学生深入解读文本,又能从中领悟到作文之法。

【板块一】一句之内的语意曲折

这一部分是从句子入手体会作者语言表达的方式与效果。教师用一首打油诗引入话题,让学生在幽默风趣的故事中认识“语意曲折”这种语言现象的存在,然后研读课文句子,让学生在研读中增进对“语意曲折”这种表达方式的认识,走进作者的内心世界,做到形式与内容的统一。

1.讲述故事

师:有个老妇人八十大寿,请到一位秀才献祝寿诗歌,这位秀才每写一句都让围观的人大惑不解,待到看到下句时,才恍然大悟。其中四句诗是:这个老妇不是人,天上仙女下凡尘。生个儿子是个贼,偷来蟠桃献寿星。这个故事的意思不是平直说出来的,表达很曲折,读起来很有味道。课文中也有这样的句子,请你们试着找一找。

2.学生读书,圈点勾画

3.交流

【板块二】一段之内的语意波澜

围绕叙述的波澜,让学生在了解句子“语意曲折”的基础上,进一步了解段落的语意波澜。从研读句子到研读段落,由易到难,循序渐进。教学时,教师以第2自然段为例,先作示范引领,然后让学生试着解读其他段落,由“扶”到“放”,体会“一波三折”的表达效果。

1.师示范引领

课文依序写了进店—拿书—读书—把书放回—离开书店,每个部分自成一段,作者在叙述时多有心绪的上下波动。如第2自然段,写走到书店门口的情景:“我”边走边回忆昨天读过的

书,走到门口,看见书店里挤满顾客,“我可安心了”。接着,“但我又担忧那本书会不会卖光,因为一连几天都看见有人买,昨天好像只剩下一两本了”。才说“安心”,又说“担忧”,真是“才下眉头,又上心头”。这些都表现出作者为了能在书店偷偷读书,处处用心,时时担心,生怕看不上书的心情。

2.生尝试解读

3.生自由读,注意读出“我”心情的起落变化

【板块三】段落之间的跌宕回旋

板块三着眼全篇,研读段落之间的跌宕回旋。

1.窃读经历分段叙述,段与段之间作者的感情是起伏变化的,仔细读第23自然段和第45自然段,用表示心情的词语填空

1)第2自然段,      那本书还在不在。第3自然段,      终于找到那本书,心情是由           

2)第4自然段,急忙打开书,贪婪地读起来。读书的愿望得到满足,      无比。第5自然段,      被书店老板发现,知趣地放下书,这是快乐时的隐忧。心情由           

2.作者的心情就这样,一则以喜,一则以惧,变化不定,行文跌宕起伏,引人入胜

6自然段说的是趁人多的时候好读书。一个爱读书的穷困的小姑娘依附在一个陌生的大人身边,趁机读一会儿书,既让人感动,又让人佩服。感动于小姑娘对读书的热忱,佩服于小姑娘的聪明乖巧。读这样的段落,读者会产生舒心、温暖的感觉。

7自然段说的是趁下雨的时候放心读书。碰到俗话说的“下雨天,留客天”,“我”真是高兴。“我”装着皱起眉,讨厌下雨,心里却高兴地喊着“大些!再大些”。此情此景,让人忍俊不禁,这是窃读故事中最开心的时刻。

【结课】

俗话说,文似看山不喜平。这篇课文行文充满情感波澜,随着作者的动情叙述,我们时而快乐,时而担忧,时而惬意,时而惆怅。读懂了行文的波澜,必然体会到作者所求唯在读书。乐也读书,忧也读书。窃读的滋味在其中,行文的方法在其中。

(作者单位:湖北公安县甘家厂中心学校)

作文:应从“真诚”起步

作文:应从“真诚”起步

陕声祥

从学生一开始接触作文,我们就要求学生写真实的事情。“真实”是学生作文的一个基本要求,但这个要求有时会遇到尴尬。譬如,有时学生需要写一些想象作文,想象就一定是虚构的,那么又如何要求真实呢?有人可能会说,艺术的真实并不等于现实的真实,但这对于知识尚浅的学生来说有些深奥。读史铁生的《病隙碎笔》,发现他对写作应该秉持的“真实”原则有自己独特的思考。他说:文学,可以是从无中创造,就是说它可以虚拟,可以幻想,可以荒诞不经,无中生有,只要能表达你的情思与心愿,其实怎么都行,唯真诚就好。他倾向于用“真诚”代替“真实”。

真实与真诚意思相近,一个强调客观的“实”,一个强调主观的“诚”。写作(或说学生习作)不是不动声色地、客观地记录什么,而是表达自己的思想、情感,带有很强的主观色彩。正所谓以我观物,故物皆著我之色彩。真诚,与自己的心灵、思想有关,就是说真话,吐真情,诉肺腑,这恰恰是写作之为写作的魅力所在。

《语文课程标准》对第二学段写作的要求是:不拘形式地写下自己的见闻、感受和想象,注意把自己觉得新奇有趣或印象最深、最受感动的内容写清楚;对第三学段的要求是:懂得写作是为了自我表达和与人交流,养成留心观察周围事物的习惯,有意识地丰富自己的见闻,珍视个人的独特感受。这里面的种种说法,如感受、想象、印象等,究其实,指的是学生主观方面的东西,带有个人色彩。主观感受可能与客观实际有出入,虽可能不真实,但却会因它贴近人的内心,而达到一种“真”,即“真诚”,更有感人的魅力。就像“白发三千丈,缘愁似个长”
“自在飞花轻似梦,无边丝雨细如愁”,不可能眼见为实,只是主观情绪的投射罢了。

社会生活是丰富多彩的。但再怎样丰富的生活,如果没有进入学生的内心,他们也不可能写出好文章。叶圣陶先生说:“经验集聚得多,情感蕴蓄得深,思想钻研得精,才可以写成好文章。”他还说:“好文章是深度生活的产品。”写作是为了自我表达,而“自我表达”表达的当然是自己感知到的事物。“凡是认识不清,或者不肯、不敢照所认识的去写,都是不会写出好文章来的。”(吕叔湘语)可见,袒露心魂,对于写作是多么重要。

作文教学中,教师要求学生写内容真实的作文,这时学生往往犯难。因为,有时候学生并不敢把自己的真实想法写出来。其实,完全客观真实的东西是难以写出来的。正所谓“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哪一个才是客观真实的庐山呢?作者只能写出眼中的庐山,感受到的庐山。一定要写出真实的庐山,恐怕大诗人苏东坡也要搁笔,因为他大发感慨“不识庐山真面目”。

生活是作文的源泉,但是没有感受的生活,绝不会成为作文的源泉,真正成为源泉的是那些曾经占据心灵的生活。明代文学家袁宏道主张:“独抒性灵,不拘格套。非从自己胸臆流出,不肯下笔。”因此,珍视自己的感受,抒写自己的感受,以真诚的态度抒写,必能写出具有真情实感的作文来。

(作者单位:湖北公安县甘家厂中心学校)

学校旁的烟囱

学校旁的烟囱


陕声祥


学校旁不知何时建起一家小作坊,是附近村民搭建起来熬麦芽糖的。作坊不大,只有一小间屋,烟囱却有两三层楼高。红砖砌成的清水墙,看得见沙灰连接的砖缝。


烟囱紧贴校园围墙,乍一看,就像是校园的一部分。高高的烟囱下是操场,学生嬉戏玩耍,全然不理会墙外这一拔地而起的建筑物。


体育老师用石灰画出警戒线,学校广播提醒同学们不要到靠近烟囱的地方去玩儿。


这时,很多人才注意到校外挺立着这么一个危险物。也是,校园四周是一围高大的加拿大白杨,由于树枝掩映,烟囱并不引人注意。


学校与村民交涉,未果。向镇教育办事处反映,仍未果。学校只能要求学生远离烟囱,防范可能的危险。


一年又一年,白杨树长得越来越高大,枝繁叶茂,郁郁葱葱。树丛中的那个烟囱,更加隐蔽。但是,这丝毫减缓不了校长对这个隐患的担心。阴雨绵绵的季节来临。风雨中,大树的枝丫不时擦刮敲打着烟囱,每一下都触碰敲打着校长的心。校长再一次写出书面报告,这次直呈镇委书记。开头是这样:这是本校第15次向政府报告……报告递上去,很快有了回应。镇委书记亲自来学校,陪同的是镇教育办事处主任。和校长一见面,书记就表示歉意,“都15次了,看来是个老大难。现在还不解决这个问题,那是政府不作为,对不住大家。这次一定要下决心拆除掉,不管有多大阻力。我们要对下一代负责,要让他们有一个安全的生活学习环境。这是地方政府的责任。”校长听了,很受感动。看完现场,离开学校,书记对教办主任说:“学校向我打报告的事,你知道吗?说是15次,有记载吗?有的话,那是我们不作为;没有的话,那是告我的状!不过,问题确实要解决。你是老同志,方方面面都熟悉,这事就交给你了。越快越好!学生安全要紧,拖不得。”


球踢来踢去,落到教办主任那边。他试着去说服作坊主人,主动拆掉,消除对学生的威胁。那家主人说:“自己的地方盖房,谁管得着?谁拆,我找谁!”那架势是誓死捍卫,教办主任碰了一鼻子灰。


时间一天天挨下去,一方面是学生的安危,一方面是领导布置的任务,教办主任不敢懈怠,却又无可奈何。他时常到学校周围转悠,恨不得那恼人的烟囱奇迹般消失。一天,他又转到学校。抬头看去,浓密的枝叶将烟囱遮蔽得严严实实。浓荫下,一群低年级的学生正在开心地玩耍着。他赶紧跑过去,把孩子们引开,告诉孩子们身边的烟囱是一个危险,却发现烟囱已经没了。白杨树枝叶扶疏,一片苍翠。烟囱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好像从来就不曾存在一样。


原来,作坊主人家在外跑运输的孩子一时疏忽,造成事故,损失不小。惊魂未定的作坊主人找人看了风水,说是门前的烟囱遮住财路。于是,请人把它连夜拆掉了。


教办主任一阵轻松,同时有一丝凉薄的滋味从心头泛起。

(作者单位:湖北公安县甘家厂中心学校)

起承转合 流丽圆融

起承转合 流丽圆融


——《山中访友》文本解读


陕声祥


“起承转合”是我国传统的写诗、作文的结构方法。《山中访友》就是运用这样的方法布局谋篇的。初夏时节,作者回归自然,到山中访友揽胜。山中诸物,如朋友般饱含情意。作者融情入景,物我两忘,忽然遭遇霹雷大雨。雨停后作者带一路月色回家。文章以满怀的好心情开头,以满怀的好心情收束。在起承转合之间,书写出现代社会里人们渴望亲近自然、回归自然本真的乡村童话。


阅读时,除了理解它们的思想内容之外,对于课文起承转合的结构,作一番审视,有助于学生掌握构段构篇的方法。


“起”是起下,就是开头。课文的“起”是1~2自然段。大致是说,走出门,不坐车,不邀游伴,就带满怀的好心情,独自去访问我的朋友。要去访友,就得出门。开头很自然。什么也不带,就带满怀的好心情,可见是特别亲密,不拘世俗礼数。作者期待着与良朋益友心灵的契合与精神的交流,这也让读者充满期待。


“承”是承接上文。课文3~6自然段是“承”的部分。紧接上文“去访友”,这段写拜访山中的古桥、树林、山泉、溪流、瀑布、山崖、白云等朋友。这是文章的主体部分,篇幅较长,是为一“长承”。朋友很多,挨个拜访,一一道来,从容不迫。古桥是要拜访的第一个老朋友。“啊,老桥,你如一位德高望重的老人,在这涧水上站了几百年了吧?你把多少人马渡过对岸,滚滚河水流向远方?”作者把古桥当作一位长者,询问它苍老的年岁,想象它俯身河上,背负人马的功德,细说自己的崇敬之情。岁月不居,流水远逝,唯有老桥默默坚守,依然如旧。多么忠诚友善的朋友!


作者拜访的第二位朋友是树林。“走进这片树林,鸟儿呼唤我的名字,露珠与我交换眼神。”作者从古桥已经来到树林中,叫名字,递眼神,好不热闹!俨然置身于一大群好朋友中。更妙的是,“我靠在一棵树上”,化身为树。脚下长出根须,头发长成树冠,胳膊变成树枝,血液变成树的汁液,在年轮里旋转、流淌。树与人已经融为一体。一棵树就是一个知己,一个可以忘情自我的知己。


重点写了两位朋友后,接着集中写了一群朋友。“这山中的一切,哪个不是我的朋友?”原来山中访友,就是拜访山中的一切,原生态的大自然。作者热切地跟他们打招呼,表达自己亲切的问候和由衷的赞美。山泉捧出明镜,溪流吟诵小诗,瀑布有金嗓子,山崖的额头刻满智慧,云雀津津乐道山中的好风景。万物有灵,情味盎然,情相通,意相融,宛如一个童话的世界。


“承”以顺畅为妙。这几个自然段,紧承开头写“访友”。拜访老桥,化身为树,问候山中一切,连成一气,友情越来越醇美,散发出醉人的芬芳。


课文第7自然段是全篇“转”的部分。“转”是转折变化。天气突变,雷雨袭来,自己只得到岩石下避雨,访友受阻。按说,这是大煞风景的事情。但是,作者一颗深爱自然的心,在大雨中别有一番趣味。“忽然,雷阵雨来了,像有一千个侠客在天上吼叫,又像有一千个醉酒的诗人在云头吟咏。”雷声隆隆,响彻天地,那是一场规模浩大、惊心动魄的诗酒盛会。“满世界都是雨,头顶岩石像为我撑起的巨伞。我站立之处成了看雨的好地方,谁能说这不是天地给我的恩泽?”岩石为我撑起巨伞,雨中不仅没有措手不及的狼狈,而且可以从容观赏雨景,作者感恩天地,感恩大自然。此段一“转”转出了新意。在转折变化中,文章增添了新的气息,新的意味,对大自然的感情上升到新的高度。


“合”,总结上文,揭示题旨,启人遐思。课文第8自然段是“合”的部分。雨停了,我告别山里的朋友,带回满怀的好心情、好记忆,还带回一路月色。早上带着好心情去,晚上带着好心情回,首尾呼应,结构完满。山中访友,历历在目,美好的记忆将永留心中。让人遐想的是,作者踏一路月色回家,林中月下,又是怎样一幅美景,又有怎样的清幽宁静?真是让人遐思无限,回味不尽。不仅全篇起承转合,跌宕有致,再细看一番,会发现3~6自然段又构成一个逻辑段内的起承转合。从写桥,到写树,是为承。从桥、树,到问候山中的一切,为转,属于“正转”一类。第6自然段写落花、落叶、石头,是合。综观全篇结构,如同一个闭合的圆,有一种圆融、流丽的美。


元代范德玑《诗格》中说,“做诗有四法:起要平直,承要舂容,转要变化,合要渊永。”细读全文,确乎如此,真是佳作妙构。


(作者单位:湖北公安县甘家厂中心学校)

父亲给我脊梁

父亲给我脊梁


陕声祥


上网看到提示,才知道父亲节到了。父亲已经离世,今世只能在梦中见到他了。每次梦见父亲,清晰地看到那熟悉的身影,心里总是暖融融的。明知是一个梦,还是很惬意、很满足地享受着这样的梦境。我知道,对父亲的记忆是永难忘怀的。


小时候,大约六七岁吧,那是上个世纪70年代,物质非常匮乏。在农村,对于小孩子,哪怕一颗糖果都是稀罕之物。有一次,隔壁的堂姐来我家玩,手里拿着一截甘蔗,边走边吃。她吃得津津有味,我眼巴巴地看着,馋虫欲动。小孩子家,看到别人吃东西忍不住开口讨要,“让我吃一口”是很常见的。那是要冒被促狭鬼讥笑为“好吃佬”风险的。我始终没有说话,倒是她说话了,“我再吃几口了,给你吃”。我既没有拒绝,也没好意思答应。父亲就在旁边,发出他粗声粗气,有如闷雷般的声音:“做人要有志气,别人的涎水沫子有什么好吃的!”当时的玩伴有一大群,可这话分明是说给我听的,我感到有些羞愧。


没一会儿,堂姐就把吃剩的甘蔗放在了大方桌上,我强迫自己不去看那半截甘蔗,不去想它的滋味。终于,羞愧之心战胜了好吃之心,我没有动那半截甘蔗。这大概是有生以来第一次战胜自己吧。因此,父亲的那句“做人要有志气”深深地印在了心里。


不随便拿别人的东西,不随便吃别人的东西,差不多就是有志气了吧,六七岁的我就是这么想的。


事情大约过了两三年,我又遇到一次更严峻的“考验”,这次面对的是“金钱”的诱惑。一天傍晚,父亲的一个工作笔记本不见了,我们一家都帮助寻找。抽屉、木箱、衣柜……屋里能找的地方几乎都翻遍了,还是没找到。我打着手电筒也到处翻,爸爸的笔记本没找到,倒是看到床垫下有一枚枚硬币。硬币很多,有5分钱的,2分钱的,数也数不过来。我为这意外的发现而满心欢喜,于是捡了一些放在衣袋里。这时空空的衣袋有些沉了,一碰还叮当作响,而且还有一种“暴富”的感觉,心里美滋滋的。就在我正美的时候,父亲却雷霆大发,他一把抓住我,不由分说劈头盖脸就打。“看到钱就拿,想都不想就一个劲儿往自个儿口袋里装,这钱是你的吗?有谁叫你拿过吗?”这是我平生第一次遭遇父亲的“体罚”,也是唯一的一次。当时,我既委屈,又羞愧。我想,不是父亲没找到自己的东西拿我出气吧?不就是几分钱吗,有什么了不起的,又不是拿的别人家的,能算是偷吗?


得到这样严重的后果是我始料未及的,我一时忍不住失声痛哭起来……这次挨打没齿难忘。年岁日久,从中得到的教训沉淀为大脑里的一种潜意识。


如果说今天的我还有那么一点做人的志气,那要感谢父亲。是父亲的训诫为我矫正航向,带给我生命的钙质和自制的力量。人们常说“父爱如山”,山,无论高低,都有坚挺的脊梁。真正的父爱给予孩子的,正是像山一样挺拔的脊梁!


(作者单位:湖北公安县甘家厂中心学校)

一字一句总关情

一字一句总关情


——品读《珍珠鸟》


陕声祥


《珍珠鸟》一文,给人印象最深的是小珍珠鸟与“我”亲近的情意。珍珠鸟本是一种怕人的鸟,但是由于“我”小心呵护,小鸟对“我”完全信赖,彼此亲密无间,创造出感人至深的境界。作者以生动笔触描绘出人鸟相依的生活场景,真实展现了人鸟渐至亲近融洽以至信赖的过程,给人以美的享受。


起先,小鸟在笼子四周活动,随后就在屋里飞来飞去。文章讲了飞来飞去的具体情况,语言俏皮幽默。落在柜顶,“落”字,显出小鸟的轻盈灵活。站在书架上,“站”字,是把鸟当成了人来写,指小鸟姿势的端直,颇有神气。啄着书背上大文豪的名字,暗含着这样的心里话:你也识字吗?和我一样喜欢这些大文豪吗?风趣中透出怜爱。撞得灯绳来回摇动,跟着逃到画框上去了。不是自己吓唬自己吗?胆子不小,也不大嘛。一个“逃”字,让人忍俊不禁。小鸟的调皮惹得大鸟生气了,叫一声,似在管教小鸟。“我”呢,对小鸟的活动,从不加干涉。久了,小鸟就像“我”家的家禽一样,从不飞出去。


小鸟落在“我”的书桌上,人与鸟的关系走近了一大步,观察也更细致入微,纤毫毕现。它先离“我”较远,试探着一点点挨近,然后蹦到杯子上喝茶。“俯下头来喝茶,再偏过脸来瞧瞧我的反应。”“俯下头来喝茶”,有型有范,神气自在;“偏过脸来”,几分机警,几分顽皮。小鸟期待和“我”交流呢。“我”微微一笑,它心领神会。受到鼓励,它胆子更大了。跑到稿子上,绕着“我”的笔尖蹦来蹦去。笔尖那么小的地方,小珍珠鸟竟然可以绕来绕去,绰有余地,可以想见它是多么小巧玲珑。“我”不动声色,一任所为。它索性啄起“我”的笔尖。小鸟用一饮一啄的方式与“我”进行交流,竟然一无阻隔。“我”抚摩它,它友好地啄两下“我”的手指。虽不能说话,也知道回敬“我”的好意。人鸟情通过作者细致准确的文字,得到生动再现。


最感人的是“我”伏案写作时,它落到“我”的肩上睡着了。银灰色的眼睑盖住眸子,小红爪子刚好被胸脯上长长的绒毛盖住。这是小珍珠鸟睡觉的样子,看来睡得十分安稳。两个“盖住”,看起来十分平常,却很好地表达出小鸟睡觉的大方、自然、随意、安适。试着换用“遮住”,就缺乏这样的意味了。“我”轻轻抬一抬肩,它没醒,睡得好熟!这里是“抬一抬肩”,相比“耸一耸肩”,“抬肩”动作幅度小。这说明作者对小鸟发自内心的体贴关怀,只是想试一试小鸟睡熟没有,并不想真的惊破小鸟的睡梦。小鸟确实把“我”的肩头当成最安全的地方了,还咂咂嘴,美梦正酣呢。此情此景,让人不禁想到“此心安处是吾乡”的诗句。人鸟相依达到这样的地步,确为一种难得的美好境界。


由于“我”对珍珠鸟的小心呵护,珍珠鸟对“我”的理解信赖,共同创造了人鸟相依的美好境界。又由于作者用精准的文字予以记录,让我们得以想象境界,品读美好。叶圣陶先生说:“一字未宜忽,语语悟真情。”正是通过对一字一句的品读,我们分享到了人与鸟互传情愫、互相信赖的温馨,领悟到了“信赖,往往创造出美好境界”的人生真谛。


(作者单位:湖北公安县甘家厂中心学校)

“痴话”不痴

“痴话”不痴


陕声祥


《语文学习》杂志2013年第4期登载了《长亭送别》的教学案例。其中有一位教师就“马儿迍迍的行,车儿快快的随”一句展开教学讨论。学生发现“马儿迍迍行”与“车儿快快随”是矛盾的。欢聚未已,离愁却至,崔莺莺不应该是“快快的随”而应该是“迍迍的随”, 讨论由此展开。说来道去,很多学生仍难理解作者的意图。老师最后总结,“痴话”说明分离苦楚的沉重,离人的涟涟别泪,宛然如见。笔者以为,课堂上的讨论陷入一个理解的误区,把车儿快快地随,当成车儿快快地行了。


“随”,是跟随,即车跟随在马儿后面行。“跟着别人的脚印是怎么也走不到别人前面去的。”车儿再快,也不会快过前面的马儿。所以,不用担心,车马快慢不同而导致崔张二人分开。当然,马儿是在慢慢的行,车儿本可以慢慢儿的随。那又为什么说车儿快快的随?


快,实际上是赶快,从速,赶紧之意。快快随,须臾不耽搁,不拖延,也即紧紧随。崔莺莺担心“一朝分别,天涯远隔”,故而步步紧随,生怕落下。快快随,是深情,是难舍,是陪伴,是眷念。


既然后面莺莺的车儿紧紧跟随,那张生的马儿能否快快行呢? “马儿快快行,车儿快快随”,妇唱夫随,比翼齐飞,形象固然很美,但是,那是一幅怎样的画面?是意气奋发,是豪迈爽快,是夫妇双双出征?反正不是有情人的依依话别。“马儿迍迍的行,车儿快快的随”,则全然不同。行者不愿行,才迍迍行;别者不忍别,才快快随。真正的儿女情长,缠绵缱绻。十里长亭,分别在即,万斛离愁,步步惊心,真可谓“离愁渐远渐无穷”。马儿再慢,也在一步一步走远啊。眼下时间飞逝,聚首无多,“恨不倩疏林挂斜晖”。在稍纵即逝的时刻,怎能耽搁迟延,怎能不好好珍惜?如何珍惜,唯有快快跟,紧紧随了。即便终于分别,车儿不能“快快随”了,心儿只怕还是要快快随郎千万里的。


我们经常看到一些小轿车后面幽默风趣的“尾贴”,诸如“Dont kiss me(别吻我)”“别亲哥,哥只是个传说”,提醒后面的驾驶员注意保持距离。如果前面车开得慢,后面的车跟得紧,一不小心就可能亲密接触造成追尾。我们看张生的马儿迍迍行,崔莺莺的车儿快快随,不就是故意造成这样亲密接触的kiss姿态吗?马儿顾恋后面的车儿,迍迍行;车儿留恋着前面的马儿,快快随。一呼一应,不就是车马相依,难舍难分的送别图景吗?


“马儿迍迍的行,车儿快快的随”看似痴人说话,其实正反映出崔张二人两情依依,不忍分别的万般情思。痴话不痴!


(作者单位:湖北公安县甘家厂中心学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