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饮默”与“隐默”

“饮默”与“隐默”

夏松平

20148102130的央视一套《中国汉字听写大会》,主考官报出了一个词语:“饮默【yǐn mò】。”并作解释:“饮默【yǐn mò】,忍着不吭声,隐忍沉默。”还给了一个例句:“(宋)司马光《再与景仁书》:‘昨日得所示书,然后释然……然其中犹有未察愚意,而直以彊辞抗之,此所以愤愤不得饮默,必当自伸者也。’”

陕西西安代表队的剌雨萌同学遇见此题,她根据“隐忍沉默”的解释推测出这个词汇,将“饮默”写成“隐默”。场上评审员对她的书写正确与否产生了分歧,三位评审员中的两位评审员以主考官将“饮默”解释为“忍着不吭声,隐忍沉默”为由,认为将“饮默”写成“隐默”是对的。最终,在2  1的票数下,剌雨萌被判定为书写正确。

我们姑且不论谁是谁非,首先了解一下“隐默”是什么意思。

“隐默”有三个意思:

1)安静恬退。《南史·沉约传》:“仪淳深隐默,守道不移,风操贞整,不妄交纳。”(明)归有光《潘用中墓志铭》:“君为人温良隐默,外内皆称为诚长者。”

2)指安静恬退之士。(唐)张籍《奉和舍人叔直省时思琴》:“达人掌枢近,常与隐默同。”

3)沉默不出;缄默不言。(宋)范仲淹《奏为荐胡瑗李觏充学官》:“臣闻臣之至忠莫先於举士,君之盛德莫大於求贤,泰通之朝,岂敢隐默!”(清)采蘅子《虫鸣漫录》卷一:“设有以此论为朱子述者,当必乐闻其说,亟为改正,无所用其隐默也。”

由此可见,“饮默”与“隐默”是一组意义相近的同义词,都有“不说话”的意思,所以,从宽而言,将“饮默”写成“隐默”并无不对。但是,主考官考“饮默”,不但有“饮默”的词语解释,而且有“饮默”的例句说明,所以,从严而言,将“饮默”写成“隐默”就不对了。

(作者单位:安徽宿松二中)

 

“一头雾水”还是“一团雾水”

“一头雾水”还是“一团雾水”

夏松平

浏览报刊、网页,常常看到很多句子用了“一团雾水”和“一头雾水”。例如:

1)问题是,在社会转型期,上到教育主管领导,下至普通教师,却依然动辄言称“无私”,文曰“奉献”,或人为拔高道德标准,或时时不忘自我标榜,实在令人一团雾水,这就导致双重人格的形成,虚伪、浮夸之风的盛行,沽名钓誉之流大行其道。(《语文报》高中教师版20151152期)

2)作为首次引入职业教育界的新概念,“混合所有制”对于很多职教界人士来说还是一团雾水。(中国教育新闻网、《中国教育报》20141117

3)针对全日制MBA联考与在职MBA联考的区别问题,我想很多人都搞得是一团雾水。(在职研究生网20130516

4)谁污染小沙河仍一团雾水,环保部门已将水质取样送检。(《深圳商报》20140620

54G来了,市民还一头雾水(潍坊新闻网2013125

6)老公交站名让人一头雾水(《金华晚报》20140328

7)高速交警设卡堵截拦下超载车时,司机一头雾水。(《钱江晚报》20120722

“一团雾水”和“一头雾水”
分别表达什么意思呢?又是来自哪里呢?于是,查工具书,查百度,查来查去,都没有查到“一团雾水”的意思和出处,只查到“一头雾水”的意思和出处。

“一头雾水”是表达什么意思呢?据“百度百科”“在线新华字典”和《现代汉语词典》(商务印书馆,2012年第6版),“一头雾水”的意思是:“【文字】一头雾水。【拼音】yì tóu wù shuǐ。【词义】<>形容摸不着头脑,稀里糊涂。【近义词】糊里糊涂、摸不着头脑。【反义词】恍然大悟。【例句】1.他前言不搭后语,弄得我一头雾水。2.这个案件非常复杂,看完卷宗后还是一头雾水。”

“一头雾水”是来自哪里呢?据说,“一头雾水”来自广东话“无头无绪”(没有头绪),“无绪”跟“雾水”谐音,成了“无头雾水”。后来,逐渐形成了“一头雾水”,并且迅速为非粤语地区的人接受。是不是如此,笔者不敢妄断。

不过,由上所查,笔者可以肯定,“一头雾水”比“一团雾水”规范。既然如此,那么例(1)(2)(3)(4)中的“一团雾水”就应该改为“一头雾水”。要不然的话,一会儿是“一团雾水”,一会儿是“一头雾水”,谁对谁错,还真让人有些摸不着头脑,稀里糊涂了。

  (作者单位:安徽宿松二中)

王夫人的“小九九”

夫人的“小九九”

夏松平

夫人是荣国府的“第一夫人”,是林黛玉的二舅母。林黛玉进贾府,二舅母夫人接待她的具体地点有三处可选择:一是“正经正内室”的“堂屋”荣禧堂;二是正室东边的三间耳房;三是东廊三间小正房。最终,夫人选择在东廊三间小正房内接待林黛玉。

夫人选择在东廊三间小正房内接待林黛玉,她的“小九九”是什么?

有人说:“夫人的做法有看轻黛玉的意味。”(霍静静《从林黛玉进贾府看黛玉的落寞》,《语文学习》2013年第9期)

笔者认为,夫人的“小九九”并非这么简单。

林黛玉初进贾府,是“步步留心,时时在意,不肯轻易多说一句话,多行一步路,惟恐被人耻笑了他去”。这位自尊心极强的贵族少女已在拜见外祖母时,显示了极好的修养。作为儿媳妇的夫人和作为孙媳妇的王熙凤,在封建大家庭里,无疑都得讨好“老祖宗”——太夫人贾母,都得维护贾府的“家门声望”。只不过,王熙凤是一个张狂的人,夫人是一个内敛的人。王熙凤见黛玉先是恭维——因为她知道黛玉是贾母最疼爱的外孙女,所以不惜恭维到令人肉麻的地步:“天下真有这样标致的人物,我今儿才算见了”;继而拭泪——因为提到黛玉的母亲,她想到贾母定会为女儿去世而悲伤,所以便抢先“用帕拭泪”;最后转悲为喜——因为她见贾母笑了,便匆忙完成了这个情感的转变。然而,夫人不是这样。夫人在亲眼见到了贾母对黛玉的宠爱后,明白了黛玉在贾府中的地位。因此,当她以东道主的身份接待黛玉时,自然格外用心。她要选择一处随意亲切的场所来与外甥女作深入的沟通。

“正经正内室”的“堂屋”荣禧堂是这样布置的:

大紫檀雕螭案上,设着三尺来高青绿古铜鼎,悬着待漏随朝墨龙大画,一边是金蜼彝,一边是玻璃,地下两溜十六张楠木交椅,又有一副对联,乃乌木联牌,镶着錾银的字迹,道是:座上珠玑昭日月,堂前黼黻焕烟霞。

下面一行小字,道是:“同乡世教弟勋袭东安郡王穆莳拜手书。”

有人说,黛玉是侯门千金,当朝探花之女,身份和诗书修养与荣禧堂的显贵文雅十分相称。在荣禧堂内接待黛玉,虽然不是绝对不合礼数,但是从对联“座上珠玑昭日月,堂前黼黻焕烟霞”可以知道,这里是贾政接待皇亲国戚、朝中要员的地方,另外自己“时常居坐宴息,亦不在这正室”,所以在这里接待林黛玉,显得不太合适。

正室东边三间耳房是这样布置的:

临窗大炕上铺着猩红洋罽,正面设着大红金钱蟒靠背,石青金钱蟒引枕,秋香色金钱蟒大条褥。两边设一对梅花式洋漆小几。左边几上文王鼎匙箸香盒,右边几上汝窑美人觚——觚内插着时鲜花卉,并茗碗痰盒等物。地下面西一溜四张椅上,都搭着银红撒花椅搭,底下四副脚踏。椅之两边,也有一对高几,几上茗碗瓶花俱备。其余陈设,自不必细说。

正室东边的三间耳房,是自己的“居住宴息”处,色彩浓艳,阔绰气派,如果在这里接待林黛玉,显得反倒有些见外。

东廊三间小正房是这样布置的:

正房炕上横设一张炕桌,桌上磊着书籍茶具,靠东壁面西设着半旧的青缎靠背引枕。夫人却坐在西边下首,亦是半旧的青缎靠背坐褥。见黛玉来了,便往东让。黛玉心中料定这是贾政之位。因见挨炕一溜三张椅子上,也搭着半旧的弹墨椅袱,黛玉便向椅上坐了。

东廊三间小正房,是贾政平素读书或接待亲友的地方,引枕、坐褥和椅袱都是“半旧的”,还“磊着书籍茶具”,具有浓浓的家常气息和书卷氛围,因此,在这里接待“念了《四书》”的林黛玉,可以消除初进贾府的林黛玉的拘谨和生疏,显得合情合理。不仅如此,俗话说“做官三年,方学会穿衣吃饭”,贾家到这时,总算渐渐洗净暴发户的痕迹。作为成熟的第三代,贾政、夫人也有了“雅”的审美取向。所以对日常家居,他们一面以奢华示人,一面将富贵藏起,以此维护贾府“皇恩浩荡”和“俭以养德”的脸面。那种对富贵荣华的追求、享受逐渐趋向内敛的理念,有时就自觉不自觉地体现在他们的待人接物上。
因此,面对祖上四代为 侯的林家姑娘,夫人选择一处素朴的居所来接待,既是替黛玉考虑,也是替贾母考虑,更是替自己考虑。这一点,王熙凤就做不到。无论何时何地,王熙凤总是呈现集珍珠宝玉、放诞无礼于一身的华贵之气、嚣张之气。

总之,夫人选择在东廊三间小正房内接待林黛玉,她的“小九九”足以说明她的心思之深,本不在王熙凤之下。

(作者单位:安徽宿松二中)

“王必无人”注译浅见

“王必无人”注译浅见

——《廉颇蔺相如列传》备课札记

夏松平

司马迁《廉颇蔺相如列传》是高中语文教材的一篇传统课文,其中有句:“王必无人,臣愿奉璧往使”。

然而,句中“王必无人”的“必”的意思,旧版的高中语文教材必修⑥(人教社200210月第1版)和新版的高中语文教材必修④(人教社200611月第2版)的注释不一样。旧注为:“﹝必﹞倘若,假如。”新注为:“[必]一定,实在。”显然,旧注把“必”视为连词,新注把“必”视为副词。不仅如此,与之相关的译文也不一样。旧译为:“大王果真(倘若)找不到人,臣愿意捧着和氏璧出使秦国。”(人教社语文第六册《教师教学用书》,200212月第1版)新译为:“如果大王实在无人可派,臣愿意捧护着和氏璧出使秦国。”(人教社语文第四册《教师教学用书》,20074月第2版)

那么,这一注译改得好不好呢?

很多人认为,这一注译改得不好。比如宋桂奇老师就认为:“‘王必无人’之‘必’绝非副词,不可注为‘一定,实在’。……‘王必无人,臣愿奉璧往使’是一个假设复句当毋庸置疑。……既然这是一个假设复句,那么,若将‘必’视为假设连词,解释为‘倘若,假如’较之于释‘必’为‘实在’再添加一个‘如果’,是不是更为妥帖?”(《“必”之改注质疑》,《语文建设》2012年第2期)

不过,笔者认为,这一注译改得好。理由如下。

首先,我们如果“将‘必’视为假设连词,释为‘倘若,假如’”,就使得原文及旧译成为两个病句。

高中语文选修教材《语言文字应用》(人教社20074月第2版)明确地告诉我们:“汉语中两个分句不同主语时,关联词语应放在主语前边。比如‘我们如果不能实事求是,事业就会受损失’,其中的‘如果’应放到‘我们’的前边。”显然,在原文“王必无人,臣愿奉璧往使”及其旧译中,两个分句的主语不同,一个分句的主语是“王(大王)”,一个分句的主语是“臣”。既然如此,关联词语“必(倘若)”应放到主语“王(大王)”的前边。但是,我们现在把关联词语“必(倘若)”放到了主语“王(大王)”的后边,于是使得原文及旧译成为两个病句。因此,“必”之旧注及旧译,忽视了汉语的语法特点,即忽视了关联词语的位置问题,并不妥帖。

其次,我们如果将“必”视为情态副词,释为“一定,实在”,再添加一个“如果”,就不但使得原文及新译成为两个正句,而且使得句子的语义关系得到了明确。

“汉语语法理论”指出:把一个没有关联词语的复句单提出来,如果缺少关于说话人意图的足够信息,而对这种意图作种种推想,那么对同一个复句的分句之间的关系(复句类型)的判断,就可能有不止一个结论(朱景松语)。显然,我们把“王必无人,臣愿奉璧往使”单提出来,从具体内容看,它也可以表示不同的意思。比如“王必无人”,可以把它看成既成事实,这时句子语气最强烈,分句之间宜看成因果关系;可以把它看成虚拟事实,这时句子语气较缓和,分句之间宜看成假设关系等等。

遇到这种比较含糊的说法,怎么去明确它?“十二五”江苏省高等学校重点教材《现代汉语语法研究》(南京大学出版社201310月第1版)告诉我们:“客观上两个命题之间有多种语义关系的可能性,加了相应的关联词语,就可以选择其中一种语义关系。”基于此,我们在新译中添加一个“如果”,就选择了“王必无人,臣愿奉璧往使”的两个分句之间是假设关系。之所以如此,主要是因为“必”兼有假设的语气,有“如果”的味道;而在这里又不能将“必”释为“倘若,假如”,因此“释‘必’为‘实在’再添加一个‘如果’”,一方面可以落实“必”的本义;另一方面可以落实“必”的引申义,一举两得。这种做法,不是犯了“增字解经”之病,而是遵循了“信、达、雅”的文言翻译原则。因此,“必”之新注及新译,不但考虑了汉语的语法特点,即考虑了关联词语的位置问题,而且明确了句子的语义关系,是正确的。

  (作者单位:安徽宿松县第二中学)

《林教头风雪山神庙》中的三个矛盾

《林教头风雪山神庙》中的三个矛盾

夏松平

施耐庵《水浒》七十一回本(人民文学出版社1973年版)是清初金圣叹的删节本,其第十回写的是“林教头风雪山神庙”的故事。故事这样描写林冲林教头从山神庙出来,到二里路外的市井去沽些酒来吃,然后回到山神庙的情景:

(林冲)带了钥匙,信步投东,雪地里踏着碎琼乱玉,迤逦背着北风而行。那雪正下得紧。……(林冲)仍旧迎着朔风回来。看那雪,到晚越下得紧了。

再说林冲踏着那瑞雪,迎着北风,飞也似奔到草场门口,开了锁,入内看时,只叫得苦。原来天理昭然,佑护善人义士,因这场大雪,救了林冲的性命:那两间草厅已被雪压倒了。

笔者读后,觉得这段描写存在三个矛盾。

其一,“背着北风而行”与“仍旧迎着朔风回来”存在矛盾。我们查阅词典知道,所谓“仍旧”,它的意思是“照旧;仍然”(《现代汉语词典》)。然而,林冲从山神庙出来的时候,是“背着北风而行”的;林冲回山神庙的时候,是“迎着朔风回来”的。一个“背着”,一个“迎着”:这显然表示情况发生了变化,又不是一成不变,怎么能说“仍旧”呢?因此,“仍旧”二字欠推敲。

其二,“迎着北风”与“飞也似”存在矛盾。我们细读课文知道,当时不但“那雪正下得紧”,而且那风也正吹得紧。你看:“(林冲)仰面看那草屋时,四下里崩坏了,又被朔风吹撼,摇振得动。”连草屋都被朔风吹撼得“摇振得动”,可见那朔风不一般。然而,林冲“迎着北风”,不但没有受到风的阻力的影响,反而能“飞也似奔到草场门口”,这显然不符合常理,又不是顺风而行,怎么能说“飞也似”呢?因此,“飞也似”三字欠斟酌。

其三,“只叫得苦”与“救了林冲性命”存在矛盾。我们依据写作逻辑知道,小说先写林冲回到山神庙,“开了锁,入内看时,只叫得苦”;接下来,小说应该写林冲看到了哪些事,让他“只叫得苦”。然而,接下来的句子是:“原来天理昭然,佑护善人义士,因这场大雪,救了林冲的性命。”毫无疑问,“救了林冲的性命”,不是苦事,而是喜事,林冲想高兴都来不及:这显然是求之不得的事,又不是人财两空,怎么能说“只叫得苦”呢?也许,“那两间草厅已被雪压倒了”,确实叫林冲寻思:“怎地好?”但是,两间草厅与一条命相比,前者又算得什么?如果非要兼顾不可的话,林冲的心里也该是“喜忧参半”,绝对不会是“只叫得苦”吧?因此,“只叫得苦”四字欠考虑。

《林教头风雪山神庙》的上段描写存不存在笔者罗列的三个矛盾,尚祈方家指津。

(作者单位:安徽宿松二中)    

范增骂谁“竖子”?

范增骂谁“竖子”?

 夏松平

《鸿门宴》一课节选自司马迁《史记·项羽本纪》,其中有句云:“唉!竖子不足与谋!夺项王天下者必沛公也。吾属今为之虏矣!”这是范增在从张良口中得知沛公刘邦“脱身独去,已至军矣”后所说的一句话。高中语文必修一(人教社2007年版)注释曰:“(竖子)骂人的话,相当于‘小子’,这里指项羽。”

笔者认为,范增骂项羽“竖子”不可信。理由是:首先,这与后句矛盾。前一句范增骂项羽“竖子”,后一句范增称项羽“项王”,一贬一褒,显然不合常理。其次,这与史实矛盾。翻阅史书,无论是在鸿门宴之前还是之后,都没有范增骂项羽的片言只语。再次,这与人物性格矛盾。项羽何许人也?他坑杀降卒、弑杀义帝、诛杀子婴、烹杀说者、火烧阿房,“莫敢仰视”。范增虽然被项羽尊称为亚父,但量他也不敢在大庭广众之下以如此口吻骂项羽“竖子”。在鸿门宴上,年长二十四岁、级别相同的刘邦都对项羽一口一个“将军”,对自己一口一个“臣”,不敢丝毫造次,何况一个谋士?如果范增骂项羽“竖子”,自高自大的项羽还坐得住吗?范增还会有活命吗?

有人认为范增骂项庄“竖子”。笔者认为,这也难以成立。理由是:项庄在接到范增的命令后,立马义无反顾地执行了范增的命令。项庄之所以“不得击”,完全是项伯的缘故。从“范增起,出,召项庄”可知,项庄根本不是项氏集团的核心人物,范增不可能“与之谋”。无论如何,项庄谋不谋,哪会导致“夺项王天下者必沛公也。吾属今为之虏矣!”的结果?

有人认为“这‘竖子’就是指泄露军情的项伯”(鲍华明《“竖子”是谁?》)。笔者认为,这也不尽然。是的,战前“夜驰之沛公军,私见张良,具告以事”而使“旦日击破沛公军”成为泡影的人是项伯;软中带硬地劝说项羽“沛公不先破关中,公岂敢入乎?今人有大功而击之,不义也。不如因善遇之”而使“项王许诺”的人是项伯;鸿门宴上“常以身翼蔽沛公”而使“庄不得击”的人是项伯。由此看来,项伯不但该骂,而且该杀。但是,我们也应该意识到,项伯一犯再犯,何曾听到心直口快、脾气暴躁的范增对他的半句怨言?再者,在鸿门宴上,唯一能与项羽平起平坐——东向坐的人是项伯,范增岂能熟视无睹?岂敢大不敬?范增是项羽的主要谋士,又不是项伯的主要谋士,何谈“不足与谋”?

那么,范增骂谁“竖子”?

笔者认为,范增骂自己“竖子”。“竖子不足与谋”即“我不值得参与计谋”。为什么?作为主要谋士,自己的“急击勿失”的计谋被项羽最终放弃;作为主要谋士,自己的“举所佩玉玦以示之者三”的计谋被项羽“默然不应”;作为主要谋士,自己的“因击沛公于坐,杀之”的计谋被项羽的叔父搅黄;这一系列的变故,主要谋士的价值又在哪里?更主要的是,作为主要谋士,竟然没有替项王想到如何切断刘邦的退路,以致刘邦在眼皮底下逃之夭夭,这能说不是主要谋士的严重失职吗?此时此刻,与刘邦的主要谋士张良相比,范增一声“竖子不足与谋”的哀叹,一方面表达怨恨,一方面表达自责,也不能不说是在情理之中。范增在项氏集团中的作用不可替代。“唉!竖子不足与谋!夺项王天下者必沛公也。吾属今为之虏矣!”
此番言论,不幸而被言中。刘邦说:“项羽有一范增而不能用,此其所以为我擒也。”(《史记·高祖本纪》)

  (作者单位:安徽宿松二中)   

报刊常见成语误用例谈

报刊常见成语误用例谈
  
  夏松平
  一、“炙手可热”的误用
  《文史知识》2014年第1期有云:“南宋时著名的菜肴‘宋嫂鱼羹’,有说是当今炙手可热的西湖醋鱼的雏形。”(何宏《从西湖醋鱼看杭州饮食》)
  这里的成语“炙手可热”用错了。
  “炙手可热”出自《新唐书·崔铉传》:“时语曰:‘郑(郑鲁)、杨(杨绍复)、段(段瑰)、薛(薛蒙),炙手可热。”唐杜甫《丽人行》诗:“炙手可热势绝伦,慎莫近前丞相嗔。”(丞相,指杨国忠。)它的意思是手一触就感到热得烫人,比喻气焰盛,权势大。含贬义。但常常被误认为“很受欢迎”。
  西湖醋鱼是三十六道杭州名菜中的佼佼者,已经成为杭州的一张“金名片”。到杭州不吃西湖醋鱼,似乎总觉得缺了点什么。由此可见,用“炙手可热”来形容西湖醋鱼,无疑让人大倒胃口。“炙手可热”可以改为“交口称誉”。
  二、“蠢蠢欲动”的误用
  《语文学习》2008年第7-8期有云:“现在你是不是蠢蠢欲动,准备做个‘乐活族’了?”(张方平《何不“乐活”走一回》)
  这里的成语“蠢蠢欲动”用错了。
  “蠢蠢欲动”出自(南朝)(宋)刘敬叔《异苑·句容水脉》:“掘得一黑物,无有首尾,形如数百斛舡,长数十丈,蠢蠢而动。”它的意思原指爬虫蠕动的样子,现在比喻敌人准备进攻或坏人准备捣乱。
  所谓“乐活族”,其特征为:“崇尚简单、健康的生活方式;关注环保,随身携带购物袋;拒绝浪费,无论经济状况如何都保持节俭;热爱运动,休闲时爱做瑜伽等健身运动;爱旅游,环游世界是梦想;有过义务捐血或慈善捐款经历。”(参见《中国青年报》2007年10月29日)由此可见,用“蠢蠢欲动”来比喻准备做个热心环保、乐观并关注健康的人,无疑让人大跌眼镜。“蠢蠢欲动”可以改为“跃跃欲试”。
  三、“举重若轻”的误用 
  《语文学习》2013年第2期有云:“但是《从》文根本不理会经典的解释传统,堪称举重若轻,一句话就打发:‘《离骚》四句开头,便毫不掩饰地炫耀自己的身世多么高贵,家里多么有来头 。’”(郑坛建《经典的解构与解释——评黄玉峰老师〈从自恋到自杀〉》)
  这里的成语“举重若轻”用错了。
  “举重若轻”出自(清)赵翼《瓯北诗话》:“坡诗不尚雄杰一派,其绝人处,在乎议论英爽,笔锋精锐,举重若轻,读之似不甚用力,而力已透十分。”它的意思是举起沉重的东西像是在摆弄轻巧的东西,比喻能力强,进行苛繁工作或处理艰难问题却显得很轻松。含褒义。  
  在郑坛建老师的文章中,“根本不理会经典的解释传统”就是“躲开要害问题”,“一句话就打发”就是“只谈次要的事”,含有贬义。由此可见,用“举重若轻”来批评黄玉峰老师的做法,无疑让人大失所望。“举重若轻”可以改为“避重就轻”。 
  四、  “无可厚非”的误用
  《凤凰卫视》2011年9月28日有云:“首先钓鱼岛是我国的固有领土,中国渔民在钓鱼岛海域附近进行渔业捕捞作业是有传统的。那么我们的渔政船为了保护我们渔民的财产和生命安全,也是为了维护正常的渔业生产秩序,到那里去执法,依据的是中国的有关法律和法规,这一点是无可厚非的。”(《凤凰全球连线》)
  这里的成语“无可厚非”用错了。
  “无可厚非”出自班固《汉书·王莽传中》:“莽怒,免英官。后颇觉悟,曰:‘英亦未可厚非。’复以英为长沙连率。”这句话的背景是当时冯英因为征伐西南夷的事情向王莽进谏,搞得王莽很生气,就罢了冯英的官,不过王莽冷静下来仔细一想,觉得冯英做的虽然有错误,可是也不至于受到这么大的责罚,就恢复了冯英的官职。在这里,“厚”是过分的意思,“非”是非议的意思,“无可厚非”表示虽然有缺点,但是还可以原谅。
  “我们的渔政船为了保护我们渔民的财产和生命安全,也是为了维护正常的渔业生产秩序,到那里去执法,依据的是中国的有关法律和法规”有什么缺点和错误没有?答案是否定的。由此可见,用“无可厚非”来评价我们的渔政船,无疑让人大惑不解。“无可厚非”应该改为“无可非议”。
  (作者单位:安徽宿松二中)

说“烽燧”

说“烽燧”


夏松平


陆游的《过小孤山大孤山》有这样两句:“八月一日,过烽火矶。南朝自武昌至京口,列置烽燧,此山当是其一也。”


“烽燧”是什么意思?


教材的解释是:“即烽火,古代边防报警的信号。夜间燃的火叫烽,白天烧的烟叫燧。”但是,笔者查阅《古代汉语词典》(商务印书馆2009版),发现该书对“烽燧”的注释为:“白天放烟报警叫烽,夜间举火报警叫燧。”显然,教材的注释与词典的注释正好相反。


“烽燧”,一说“烽主夜,燧主昼”,一说“烽主昼,燧主夜”,那到底谁正确呢?其实,二者的说法各有出处。


主张“烽主夜,燧主昼”的有:


1)唐朝李贤等人的《后汉书注》引用魏晋蔡谟的《前书音义》(即蔡谟的《汉书音义》)对《光武帝纪》的注语:“前书音义曰:‘边方备警急,作高土台,台上作桔皋,桔皋头有兜零,以薪置其中,命低之,有寇即燃之,举之以相告,曰烽。又多积薪,寇至即燔之,望其烟,曰燧。昼则燔燧,夜乃举烽。’”


2)朱东润主编的《中国历代文学作品选》(上海古籍出版社197910月第1版)对王粲的《七哀诗》(其三)“登城望亭遂,翩翩飞戍旗”句作如此注释:“遂,同‘燧’。敌人侵犯时用柴或狼粪于亭上燃烧报警,白天烧烟叫做燧,夜晚举火叫做烽。”


3)王力主编的《古代汉语常用字字典》(商务印书馆1998年版)对“烽燧”的注释是:“〔烽燧〕古时遇敌人来犯,边防人员点火报警,夜里点的火叫烽,白天烧的烟叫燧。”


4)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词典编辑室编的《现代汉语词典》(商务印书馆第6版)对“烽燧”的注释是:“【烽燧】〈名〉古时遇敌人来犯,边防人员点烟火报警,夜里点的火叫烽,白天放的烟叫燧。”


主张“烽主昼,燧主夜”的有:


5)《墨子·号令》:“昼则举烽,夜则举火。”


6)《康熙词典》释“烽”:【史记·司马相如传】烽举燧燔。【注】索隐曰:纂要云:烽见敌则举,燧有难则焚。烽主昼,燧主夜。


7)《史记正义》注解“幽王为烽燧”:“峰燧二音。昼日燃辀以望火烟,夜举燧以望火光也。辀,土鲁也。燧,炬火也。皆山上安之,有寇举之。大鼓,有寇至则举烽火。”


比较而言,笔者赞同“烽主夜,燧主昼”的说法,因为“烽主夜,燧主昼”,不仅是学界对“烽燧”的注解较为认同的观点,而且有不少的语言材料来佐证。


王粲的《七哀诗》(其三):“登城望亭遂,翩翩飞戍旗。”“亭遂”就是烽火台。烽火台一般相距十里左右,如果在夜里,恐怕是望不到“亭遂”和“翩翩飞戍旗”的。因此,这里应该是描绘在白天望到的景象。


冯梦龙、蔡元放编的《东周列国志》:“虢石父献计曰:‘……吾王若要王后启齿,必须同后游玩骊山,夜举烽烟,诸侯援兵必至,至而无寇,王后必笑无疑矣。’幽王曰:‘此计甚善。’乃同褒后并驾往骊山游玩。至晚设宴骊宫,传令举烽。”这里说得很清楚“夜举烽烟”(据《现代汉语词典》,“烽烟”就是烽火的意思),“至晚设宴骊宫,传令举烽”,这是历史上著名的“幽王烽火戏诸侯”的故事。毛泽东曾把《东周列国志》与《左传》进行核对,认为“《东周列国志》基本上是正确的”。


陆游的《五月十一日夜且半梦从大驾亲征尽复汉唐故地见城邑人物繁丽云西凉府也喜甚马上作长句未终篇而觉乃足成之》:“苜蓿峰前尽亭障,平安火在交河上。” 宋董嗣杲的《游盘塘山后废寺》:“平安火一烽,愁可宽江南。 平安火,唐代在边境上,大凡三十里置一烽候,每日初夜举烽一炬,作为平安的信号,称为平安火。


人民教育出版社中语室朱于国老师说:“中学语文课本并非学术专著,其注释属于助学系统的一部分,旨在帮助学生扫除文字障碍,顺利通读课文。其注释应以稳妥为先,不应求新求奇,更不应介入学术争端。而稳妥为先的原则,决定了课本的注释往往采用学界较为认同的观点。”(《语文学习》2012年第6期)所以,笔者认为,人教版选修教材《中国古代诗歌散文欣赏》对陆游的《过小孤山大孤山》中“烽燧”的注释采用了学界较为认同的观点,是可以接受的。


(作者单位:安徽宿松二中)

“不忍卒读”应该改为“不堪卒读”吗?

“不忍卒读”应该改为“不堪卒读”吗?


夏松平


先看例句:


1)在由《人民文学》杂志社和江苏省作家协会联合主办的“紫金·人民文学之星”文学奖新闻发布会上,《人民文学》主编施战军却在初评中发现青年文学创作的诸多弊端。30岁以下作家的长篇小说几乎不忍卒读。(《中华读书报》2013724


2)为什么要改文风?就是因为当前文风上存在很多问题。比如,言之无物、空话连篇,不触及实际问题,不回答群众关切;囿于模式、落入俗套,陈旧得让人不愿细看,枯燥得令人不忍卒读。(《人民日报》2013130


有人认为,例(1)和例(2)的“不忍卒读”应该改为“不堪卒读”。理由是,“不忍卒读”的意思是“不忍心读完,多形容文章悲惨动人”,“不堪卒读”的意思是“指文章写得不好,使人读不下去”。根据句意,应当用“不堪卒读”。(杨日红《“不忍卒读”还是“不堪卒读”?》,《语文学习》2014年第5期)


笔者认为,这种改法值得商榷。


众所周知,《现代汉语词典》(第6版)对“不忍卒读”的解释是:“不忍心读完,多形容文章悲惨动人。”例如,清顾贞观《纳兰词·词评》:“容若词一种凄婉处,令人不忍卒读。”晚清淮阴白一居士《壶天录》卷七:“闽督何公小宋,挽其夫人一联,一字一泪,如泣如诉,令人不忍卒读。”王芸生《看重庆,念中原》:“饿死的暴骨失肉,逃亡的扶老携幼,妻离子散……这惨绝人寰的描写,令人不忍卒读。”但是,笔者遍检各类词典,并没有发现对“不堪卒读”的任何完整清楚的解释。 因此,要了解“不堪卒读”的意思,还是从其出处和较早用例着手为好。


“不堪卒读”出自清曹梧冈《梅兰佳话》:“柳曰:‘月香姊情词俱哀,令人不堪卒读。’竹曰:‘月香之志亦大可悲已。’雪香闭目不语,泪落衫袖。”之后,徐枕亚《玉梨魂》:“余乃憬然悟,喟然叹曰:‘噫,筠倩真死矣,此非其病中之日记耶?’此日记语意酸楚,不堪卒读。” 闻一多《记忆》:“啊!不堪卒读的文词哦!是记忆底亲手笔,悲哀的旧文章。”唐圭璋《唐宋词简释》:“末以问答语(按,指‘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句)作结,吐露心中万斛仇恨,令人不堪卒读。”


由上可见,“不堪卒读”的原本意思也是“不忍心读完,形容文章悲惨动人”。在这一点上,“不堪卒读”义同“不忍卒读”。既然如此,“不忍卒读”应该改为“不堪卒读”吗?笔者认为,不能! 


诚然,现在用“不堪卒读”来“形容文章粗制滥造,难以读下去”,不乏其例。但是,这也不能表明“不堪卒读”就用对了。且不说对“不堪卒读”的这种解释有望文生义、随文附义之嫌,只说现在用“不忍卒读”来“形容文章粗制滥造,难以读下去”,也不乏其例。为什么“一个亮绿灯,一个亮红灯”?这既有失公正,又有违科学。相比较而言,笔者倒认为,现在用“不忍卒读”来“形容文章粗制滥造,难以读下去”,还真有据可依。《现代汉语词典》对“不忍卒读”的解释是“不忍心读完,多形容文章悲惨动人”,显然“多形容”不是“只形容”,这就为“不忍卒读”的使用范围留有余地。是不是如此,有待方家指正。


总之,在谁是谁非,尚无定论的情况下, 笔者认为,如果上述两个例句要改,还是把“不忍卒读”改为“无法卒读”或“难以卒读”比较妥当。


(作者单位:安徽宿松二中)

“由于……原因(缘故)” 可以说吗?

“由于……原因(缘故)” 可以说吗?


夏松平


人教版高中课文有这样几句:


1)然而,由于经济实力有限等各种原因,中国的飞天梦想只能尘封在一张张构思草图中。(《飞向太空的航程》,《语文》必修①,20073月第2版)


2)由于另一条鲨鱼正在蹂躏死鱼的缘故,船身还在晃荡,老头儿松开了帆脚绳,让船向一边摆动,使鲨鱼从船底下出来。(《老人与海》,《语文》必修③,20073月第2版)


3)这当然可以说是由于诗人们文字洗练的缘故,可是这样的解释是并不能解决问题的。(《说“木叶”》,《语文》必修⑤,200611月第2版)


  显然,这几句都使用了“由于……原因(缘故)”的说法。但是,这种说法正确吗?笔者认为,这是句式杂糅的病句。所谓句式杂糅,是指作者时而要用这种结构,时而要用那种结构,结果两种结构都用了,从而造成结构上的混乱。为说明问题,我们先看几道高考试题:


42008北京奥运会开幕式,以“和”字为核心创意,既融入了中国传统文化的精髓,又彰显了奥运新理念,获得了群众的好评如潮。(2009年高考湖南卷)


  (5)房地产市场之所以陷入长达一年的萧条,除了市场周期性调整的因素外,还在于部分开发商追求暴利,哄抬物价,也是泡沫加速破裂的重要原因。(2009年山东卷)


  (6)依据欧洲银行已完成的压力测试结果显示,各国接受测试的91家大小银行,只有7家未能符合规定的6%的一级资本比率。(2012年高考北京卷)


例(4)把“获得了群众的好评”和“群众的好评如潮”糅在了一起。例(5)把“还在于部分开发商追求暴利,哄抬物价”和“部分开发商追求暴利,哄抬物价,也是泡沫加速破裂的重要原因”糅在了一起。例(6)把“依据欧洲银行已完成的压力测试结果”和“欧洲银行已完成的压力测试结果显示”糅在了一起。


同理,“由于……原因(缘故)”也把同一个意思的不同说法糅在了一起。查《现代汉语词典》可知,“由于”是一个介词,表示原因或理由。“由老师傅的耐心教导,他很快就掌握了这一门技术。”“原因(缘故)”,是指造成某种结果或引起另一件事情发生的条件。“他到这时候还没来,不知什么原因。” 因此,例(1)把“由于经济实力等有限”和“经济实力有限等各种原因”糅在了一起。例(2)把“由于诗人们文字洗练”和“诗人们文字洗练的缘故”糅在了一起。例(3)把“由于另一条鲨鱼正在蹂躏死鱼”和“另一条鲨鱼正在蹂躏死鱼的缘故”糅在了一起。


总之,笔者认为,“由于……原因(缘故)”的说法还是不说的好。这样,既可以使结构顺畅、语言明白,又可以使我们在辨析并修改病句的教学中不至于陷入尴尬的境地。


(作者单位:安徽宿松二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