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望诗词,让“文道”融合无痕

守望诗词,让“文道”融合无痕

徐勋贵

经典中,我们可以有“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的恬淡,也可以有“自在飞花轻似梦”的善感;可以有“西北望,射天狼”的豪情,也可以有“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闲适……中国文化是诗性的文化,千百年来传唱不衰的古诗词是中国文化的瑰宝。诵读经典,可以把学生的视野引向经典诗文的美丽田野,让他们的精神根须深深扎在民族文化的沃土里。寓教于诗、以诗育人。诗教魅力何在?给思想以形象,寓说教于情深。诗教魅力何在?激趣、陶情、修德、劝学皆为诗教也!

一、诗词韵味美,激趣之“良药”

著名数学家波利亚说:“学习任何知识的最佳途径是由学生自己去发现,因为这种发现,理解最深,也最容易掌握其中内在的规律和联系。”这句话揭示了一个重要的学习特点,即知识的获得不能是被动地接受,应是自己到知识的海洋中去汲取。诗歌韵律优美,节奏和谐,朗朗上口,对于初学诗歌的学生来说这一点尤为重要。

例如,教学人教版《白鹅》时,我先让学生背诵《咏鹅》。在我的一番赞扬下,学生眼中流露出成功的自信,整个课堂“活”了起来。这时,我乘胜追击,很自然地将学生的兴趣转移到课文上,让他们在轻松愉快的氛围中进入学习的最佳状态。

另外,对古诗词教学我并没有拘泥于课堂。

例如,在“日积月累”板块中,我推荐学生吟诵《画鸡》:“头上红冠不用裁,满身雪白走将来。平生不敢轻言语,一叫千门万户开。”多么形象有趣的一首诗,也正是因为这首诗趣味十足,才激发了学生诵读古诗的兴趣。

二、诗词情感美,陶情之“催化剂”

古诗词是中华文化的一颗明珠,它溢彩流光,穿越时空,照亮了中华民族的文化长廊。它是文人的妙笔,是哲人的沉思,是大漠孤烟,是塞外鼓角,是清泉明月,是金风玉露。诗词文化的美陶冶着我们的情操,诗词文化的爱渗透着我们的教育。

例如,在历数了父母对儿女的奉献后,我让学生诵读:“世界上有千般种情,只有亲情最永恒;世界上有万般种爱,只有母爱最伟大。”又如,执教《怀念母亲》时,我制作了精美的课件,让学生伴着优美的音乐吟诵《游子吟》,深深地触动了学生的心。

三、诗词道德美,修德之“道观”

“文以载道,以德育人”在德育工作开展得如火如荼的今天,诗词教育更显现出了它的魅力。例如,我们班有几个女生有倒饭菜的习惯,为了让她们爱惜粮食,珍惜农民的劳动成果,我借助诗歌《悯农》告诫学生粮食来之不易,应该珍惜才对。

四、诗词境界美,劝学之“高师”

中华诗词是一座丰碑,是一座珍馆,它浓缩了中国文学的奇珍异宝。它博大精深,它源远流长,为我们见证了它的魅力。

诗词不仅承载着勤学的道理,还蕴涵着做人的学问。如在一次教学中我用“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让学生明白少年时代是学习知识的最佳时期,如果现在不珍惜宝贵的时间,将来一定会后悔的。又如,面对不及时完成作业的学生,我用“明日复明日,明日何其多?我生待明日,万事成蹉跎”来告诫他们当天的事情一定要当天完成。

诗教,也许不如严厉的批评那样立竿见影,也许不如严格的管理那样明效大验,但它的魅力却如 “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般寓无穷于无形中。

(作者单位:浙江常山县同弓小学)

变幻 重整出课堂的奇妙洞天

变幻 
重整出课堂的奇妙洞天

——浅谈在动态生成理念下如何进行教学设计

徐勋贵

“动态生成”是新课程的核心理念之一。著名特级教师周一贯指出:“课堂教学的三要素(学生、教

师、教材)具有互为主客体的新特点,同时又受到内外环境的不可避免的制约和影响。这就决定了课堂是一个多元共生、充满互动变化的空间。其极大的变数和不确定性,决定可生成的丰富和鲜活较之其他活动,有过之而无不及。”因此,课堂教学不再是教师按照预设教案机械地、僵化地传授知识的线性过程,而是根据学生的实际需要不断调整动态发展的过程。教学设计就是教师根据对学生学习需求的分析,提出解决问题的最佳方案,使教学效果达到优化的系统决策过程。那么,教师应如何及时发现、捕捉每一个有价值的教学生成点,适时地作出反应和调整,使教学更灵活,更富生机与活力呢?

一、变“一次开发”为“二度设计”

依据教参、教材写教案,这是一种传统的教学设计模式。备课时,教师应该是课程的二次开发者和设计者。当然,二次开发是相对于一次开发而言的。“一次开发”是谁在开发呢?是教材的编辑者。教材是各位专家把各种各样的知识进行分析,然后把知识转化为每个年龄段学生能够接受的知识。这样的教材要在各自的课堂上体现动态生成,就需要教师结合学生的实际情况进行二次开发。

例如,设计《陶罐和铁罐》中“悟情说理”环节时,考虑到要让学生总结出这篇课文告诉我们的道理恐怕有难度后,笔者决定对教材进行补充、整合——让学生充当铁罐,猜猜铁罐在离开人世时给陶罐留下的信的内容。

师:铁罐并不是遗落在哪个角落里,而是永远地在人间消失了。它在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写了一封信,你们猜猜这封信上写了什么?

生:铁罐一定后悔了,他想对陶罐说:对不起,陶罐兄弟。我现在明白以前我是多么骄傲了,我不应该瞧不起你。

师:一向骄傲的铁罐终于称陶罐为兄弟了,一大进步。

生:他在信上还会写:陶罐哥哥,我知道自己错了,不应该只看到自己的优点,而没看到缺点。

师:说得好,我们应当看到别人的优点,并虚心向他人学习。你们瞧,(课件出示)这是铁罐兄弟信里的一部分内容,谁能帮铁罐说出自己的心声?

(生深情地读。)

师:其实铁罐在生活中悟出的道理,也是作者写这篇文章想要告诉我们的道理。

以上教学设计中,信的内容和猜测信的内容的过程都是原教材中没有的,是教师的精心设计和补充。学生猜信内容的过程就是学生悟出道理的过程。这样的形式既不会增加学生的学习负担,又符合语文学科潜移默化、润物无声的思想熏陶特点。

二、变“刚性设计”为“弹性设计”

新课程呼唤生成的课堂,因此,教师只有将刚性设计转化为弹性设计,学生的个性才能得以张扬,课堂才能激情荡漾。

例如,教学《老师的眼睛》时,教师先让学生读第二、三自然段,接着自主选择其中的一句话合作表演这个故事。学生兴趣高涨,都想争演第一。此时,教师的引导和评价应顺应课堂实际进行操作,整体就是一种粗线条的、弹性化的组织引导。

三、变“课前备课”为“时时备课”

1.课前备课,未雨绸缪

课前备课是教师的传统行为,可谓“凡事预则

立,不预则废”。在新课标的指导下,我们明白了一个道理,要有课堂的精彩生成,必须有课前的精心预设。

2.课中备课,随机应变

学生是一个个鲜活的生命,因此,课堂不会是一成不变的,而是充满了未知。虽然我们在备课时已有了相对充分的预设,但教学时学生还是会提出许多出人意料的观点和想法。因此,教师的备课并没有因为教案的完成而结束,课堂上需要教师随时进行即时备课。如果学生的思维离开了教师的预设,偏离了备课的主题,那么教师就应顺应学路,对原来的设计进行调整,实施新的教学思路,这就是面对课堂中的意外生成而进行的即时备课。

例如,教学《九色鹿》时,教师就遇到了学生的“节外生枝”。

生:我觉得乌鸦也是值得尊敬的。

师:为什么?说来听听。

生:乌鸦在关键时刻提醒九色鹿快点跑,你看它叫得多急呀!“九色鹿,九色鹿,快醒一醒吧,国王的军队捉你来了!”

师:有道理!

生(接着说):乌鸦与九色鹿可能只是一般的关系,它在紧急时刻都能帮助别人,而调达呢?九色鹿是他的救命恩人,他却背信弃义、恩将仇报,真可耻!一般人们认为乌鸦长得很丑陋,不喜欢它,而我认为这里的乌鸦很可爱。

…………

师:乌鸦虽然不是我们这篇课文的主角,可你们的见解很独特,很深刻!

这节课的中心议题是“九色鹿和调达各有什么

样的性格特征”,可是学生在交流自己的心得时,却谈到乌鸦这个不起眼的角色。这半路杀出的“程咬

金”让教师始料不及,但他很快抓住学生这“节外”生出的“一枝”,改变预设的教学思路,趁热打铁,另辟蹊径,非但没有影响正常的教学,反而加深了学生对课文的理解和感悟。

3.课后备课,反躬自省

课上好了,但是并不意味着备课的结束。这时是对自己的遗憾和不足进行反思、改进的时候,也是对自己先前的备课重新审视的时候。这样,教学水平才能在原有的基础上有所突破和超越。

4.延续备课,厚积薄发

广义的教学不只单单是这堂课的教学,备课也是一样。备课要放眼于未来,有“大备课”观。如果教师有“时时备课”的理念,那么,生活中时时处处都会有备课灵感和资源的闪现。当然,作为教师有意识地博览群书,提高自身的综合素养也是备课。

在如今动态生成的课堂中,学生固然是课堂的主人,学习的主体,但教师也是智慧的生成者,更是师生生命发展的“推动者”。动态生成教学的设计打破了传统的线性设计模式,将生成贯穿于始终,体现出多维、灵活、开放、动态、板块的教学设计特征,点燃了师生智慧的火花,变换重整出课堂的奇妙洞天!

(作者单位:浙江常山县同弓小学)

激趣·融情·体验

 

激趣·融情·体验

——浅谈如何让课堂教学迸发出火花

徐勋贵

语文课堂是教师大展宏图的天地,是学生施展才华的舞台,是培养学生创新能力的主阵地。但教学时往往是教师满腔热情,学生似冷水一盆;教师慷慨陈词,课堂如死水一潭。那么,如何改变这一现状,让语文课堂变得更加快乐,从而成为一种享受呢?

一、兴趣入手,唤起热情

(一)直观演示,激发兴趣

现代化课堂教学形式多种多样,教学时教师可将教学内容转化为挂图投影、录音录像、电脑课件等可观、可感的信息,这样能有效唤起学生的学习积极性。

例如,教学《北京亮起来了》时,我先利用多媒体将北京美丽的夜景展示在学生面前,学生们一个个都被北京的夜景所陶醉。接着,我问:“这里的夜景很美,作者介绍的更美,你们想读一读课文吗?”此时学生的学习热情高涨,自然乐意阅读课文,教学取得了良好的效果。

(二)问题情境,激发兴趣

古语云:“学起于思,思源于疑。”学生的积极思维往往是由问题开始的,又在解决问题的过程中得到发展。因此,教师应在教学中不断进行问题情境的创设,把学生引入“提出问题—探究问题—解决问题”的学习过程中。从而使学生始终保持认真、主动的学习态度和情绪,全身心地投入到学习中去。

1.从课题入手,引导学生质疑,激发学生兴趣

例如,教学《蓝色的树叶》时,我问:“你们看到的树叶是什么颜色的?”“绿色。”“黄色。”……学生们争先恐后地回答。这时,我出示课题“蓝色的树叶”。学生看到“蓝色的树叶”不禁问:“树叶怎么会是蓝色的呢?”此时,学生阅读兴趣倍增。

2.抓住文本矛盾冲突,强化学生理解

例如,教学《检阅》时,我创设了“为什么说‘这个小伙子真棒’和‘这些小伙子真棒’”这一矛盾的问题情境。在接下来的学习交流中,学生始终围绕这一问题展开学习,他们学得实在,悟得深刻,也体会到儿童队员对博莱克的尊重、信任以及关爱,明白了博莱克的表现离不开儿童队员对他的信任和鼓励。

(三)组织活动,激发兴趣

爱动是孩子的天性。教学时,教师可以根据课文特点创设表演情境,促进学生具体形象地理解课文。

例如,教学《棉花姑娘》《酸的和甜的》《从现在开始》等这些具有童话色彩的课文时,教师可以让学生演一演课本剧,激发他们的学习兴趣。

(四)即时评价,激发兴趣

众所周知,学生参与课堂学习活动的兴趣很大程度是靠教师的即时评价来维持的。课堂的即时评价能调动学生学习的积极性,促进学生的主动发展,从而为语文课堂教学增添活力。因此,教学中教师要善于观察,善于倾听,并快速捕捉教学中的各种信息,恰如其分地即时评价,以保护和激励学生的学习兴趣,使他们真正享受到学习的快乐。

二、融情感悟,激发情感

(一)妙用语言,传递情感

教育家苏霍姆林斯基说:“教师的语言是一种什么也代替不了的影响学生心灵的工具。”所以,教学中教师应用准确而生动的语言去传情,去激情。

例如,教学《浅水洼里的小鱼》时,为了引导学生感受小鱼面临的危险,我说:“同学们,时间一分一分地过去了,太阳越升越高,阳光越来越强,沙滩越来越烫,水洼里的水越来越少,那些小鱼会怎样呢?”此时,学生的情绪马上被调动起来,仿佛自己就是被困的小鱼,争着回答。有的说:“热死了,快来救救我吧!”有的说:“要是能下场雨该多好啊!”还有的说:“小鱼拼命挣扎,可是怎么也回不到大海。”……通过语言描述,学生感受到了小鱼的困境。

(二)感情范读,传递情感

例如,《纸船和风筝》中“小熊和小松鼠吵架又和好”的这部分的语境不断变化,教学时我用时而悲伤,时而激动,时而柔和,时而深沉的语气进行范读。听着我饱含深情的范读,学生的情感很快进入了文本的意境中,他们因松鼠和小熊的吵架而伤心,因它们的重新和好而快乐。

(三)巧借音乐,煽动情感

音乐不仅可以愉悦心情,还能陶冶情操。通过乐曲中旋律的起伏变化,以及节奏的抑扬顿挫,更容易将学生带到特定的情境中,激发情感。教学中,我会选取与教材语言相协调的音乐,让学生在音乐与文本的配合中产生身临其境的感觉,让课堂更富激情。

例如,教学《十里长街送总理》时,我用多媒体投影周总理的遗像并播放哀乐,与此同时用低沉而哀痛的声音说:“一九七六年一月八日早晨,敬爱的周总理在北京不幸逝世。噩耗传来,亿万人民沉浸在万分的悲痛中。”学生凝视着周总理的遗像,听着哀乐和我舒缓而沉痛的话语,悲痛之情油然而生。学生自然而然地产生了对总理的崇敬和怀念之情。

三、尊重体验,彰显活力

(一)创设情境,换位体验

例如,教学《从现在开始》中“袋鼠当上大王后让动物们跳着走路”时,我说:“在座的小动物们听着,我,袋鼠大王让你们从今天开始每天都跳着走路,现在就开始跳。”学生们一个个跳起来。“感觉怎么样呢?”“不好!”“怎么不好呢?”我随机采访。装小猪的学生说:“我,小猪最胖了,我的腿都快跳断了。”装孔雀的学生说:“再这样跳下去我美丽的羽毛都要掉光了,那不就成了丑八怪了。”……在这个设计中,我们感受到:在换位体验中学习是快乐的。

(二)联系生活,迁移体验

例如,教学《影子》时,我让学生联系自己的生活说一说与影子之间发生的趣事。学生有的说:“有一次,我朝影子做鬼脸,影子也朝我做鬼脸。”有的说:“影子总是跟着我,我怎么甩也甩不掉它。”……把生活体验迁移到感悟文本中,学生有感而发,更容易理解文本。

英国教育家斯宾塞曾说:“要尽量使儿童在快乐中掌握知识,使求知成为愉快而非苦恼的事。”教育应是一扇门,推开它,满是阳光和鲜花,它能给学生带来自信和快乐!只要我们做有心人,就能给学生构建起一个充满生命力的语文课堂,构建起一个充满阳光和鲜花的乐园!

(作者单位:浙江常山县同弓小学) 

 

巧设二度创作点 随文写话更精彩(上)

巧设二度创作点  随文写话更精彩(上)


徐勋贵   洪顺荣


《语文课程标准》指出:“阅读教学是教师、文本、学生三者之间的对话过程。”有效朗读是生本之间对话的开始,随着读说的交替进行,生本之间的对话便呈现出许多新的感悟和体验,但这只停留在对文本语言的外部理解上。而学生要想将外部的书面语言转化为内部的语言还得靠写,只有通过写才能有效地实现语言的内化。因此,要让学生与文本进行多层次、深入的对话,就要重视语文课堂教学中的读写结合,即随文写话的练习。


随文写话,让学生与文本有了再次“对话”的机会,更重要的是他们在“对话”的过程中进行了“二度创作”,不仅有效加深了学生对文本内容的理解,还提高了学生学习语文的兴趣。


一、巧用“插图”,合理布“戏文”


教材中,为配合学生理解课文内容,编者安排了许多有趣的插图。其实,这些插图是语文学习的又一重要课程资源,插图中的内容有的在课文中体现了,有的却没有。此时,如果教师能有效利用,学生就会在图境的感染下,更好地读出“语文味”。


例如,教学《风筝》时,课文插图上画着一群孩子在田野上快乐地放风筝,而文本中并没有对孩子们那种快乐的心情、语言和动作进行细致描写。教学时,我让学生仔细观察插图想象:图上的孩子是怎么放风筝的?当风筝飞上天空后会说些什么想些什么呢?……通过想象,学生根据插图内容为文本补上了生动有趣的“戏文”。如一位学生这样写道:风筝终于飞上蓝天了,还和天边的白云说起了悄悄话。看到在天边翩翩起舞的“小蝴蝶”,我们可兴奋了。站在旁边的小明看见我们的风筝飞上天空高兴地喊起来:“看,我们的‘小蝴蝶’飞得多高呀,真是太美了!”小林则高兴地举起双手,大声喊道:“噢,我们的‘小蝴蝶’上天了,它将遨游太空了……”


学生给插图补话的过程,就是再次与文本进行对话的过程。这样,不仅能使学生深入地理解课文内容,还拉近了彼此的距离,产生情感上的共鸣。


二、巧用“争议”,拨动写话之“情弦”


阅读是学生个性化的行为,教学中教师如果能及时引进“理不争不明”的阅读机制,引导学生进行写话,会有另一番收获。


例如,《我的战友邱少云》中有这么一段描写:“这时候,邱少云只要从火里跳出来,就地打几个滚,就可以把身上的火扑灭。我爬在他的附近,只要跳过去扯掉他的棉衣,也能救出自己的战友。”读了这段话,有的学生认为这时候邱少云可以动,有的认为邱少云不能动。于是,我借机让学生围绕“邱少云在烈火烧身时能动吗?”这一问题进行续写。很快,便有《邱少云动了之后》《给烈火中邱叔叔的一封信》《可敬的邱叔叔》等佳作产生。这样,不但深化了学生对文本语言的理解,提高了阅读质量,而且创造了学生与文本再次“对话”的机会和倾诉心里话的机会,可谓一举多得。


(未完待续)


(作者单位:浙江常山县同弓小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