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文老师究竟可以走多远?

老师究竟可以走多远?

杨少波

老师究竟可以走多远?这个话题,是由暑假参加高考阅卷与大学同学碰面引起的。

某同学是省级骨干教师,某同学是省作协会员,某同学出了一本什么书,某同学的什么书颇有影响……

初时听见这些,心里很不是滋味,十余年间,和别人怎么就有这样大的差距?再听见这些,心下就有点鄙夷地想,又是一个应试教育的“优秀”教书匠!

哪料假期里读了几本同学的书,看了几个同学的博客,其思想之敏锐,见解之独到,语言之精彩,不能不让我刮目相看:这哪里是教书匠,分明是现代的夸父,为追求理想而无怨无悔;是现代的精卫,执著于一念,绝不向世俗低头;更是现代的精神游侠,举凡河流山川、草木虫鱼、文化经典、诗词歌赋,均收于眼底,形诸笔端,与自然相亲近,与古人作交流……

诚所谓:心若在,梦就在。

你看他们,做老师,有才学,有底气,有生活,有苦闷,有压抑,更有意志,有精神,最终也就有成就,有意思。

成就来源于底气,底气来源于积累,积累来源于不放弃的意志和刻苦的磨砺。而这种磨砺,肯定不是循规蹈矩和唯上是从者所能够达到的。犹记得同寝室某,性怪僻,亦诙谐,烟不离手,常旷课。旷课不是为了泡茶馆谈恋爱之类,他旷课后去向只有一处——图书馆。平时不喜运动,每饭后便燃烟在手,头一倒,说一声“躺起”(“躺起”后成其经典性名言),便沉浸到《全唐诗》或其他砖头般厚的名著中去了。

坚持读书,坚持写作,坚持思考,至今,名师之名有了,名师之实有了。

由此,我想到李镇西和吴非等当代很有影响的语老师,他们不就是这样成为名师的吗?

名师难成。独立思想,人格情操,学问才华,权势地位,利益名声,世俗诱惑,取舍之间,太难太难。

名师易成。经丰富生活锤炼自己,经高尚情操砥砺自己,经优秀典籍熏陶自己,经思想火花燃烧自己,便是一个真正的语老师了。

一个语老师究竟可以走多远?

肯定不只是局促的教室、有限的课本、畸形的分数和逼仄的心灵。走到丰厚的生活中去,走到浩瀚的书本中去,走到人类灵魂的幽秘之境中去……越走,你的天地就越开阔!

走吧,抛开名缰利锁。走吧,担起灵魂重负。

少一些世俗,多一些理想;少一些势利,多一些真诚;少一些浮躁,多一些忍耐;少一些功利,多一些精神;少一些喧嚣,多一些寂寞;少一些软弱,多一些独立;少一些抱怨,多一些投入;少一些取巧,多一些实干。

一个语老师,永远行走着……

(作者单位:四川攀枝花市第三高级中学)

我和学生对对联

我和学生对对联


杨少波


第一节课,我走进教室,带进一股冬日的寒风。


上课,起立,师生互相问好。我声如洪钟,学生音如蚊蚋。


我有点生气。高三,复习,做题,考试……他们确实很疲惫。


请翻开《创新设计》,今天我们复习“语言运用的简明、连贯”。话音刚落,讲台下一片零零落落的翻书声,我注意到有几个学生的眼睛都快闭上了。


这注定是一堂枯燥的复习课。


“同学们,我们先来做一道对联练习题如何?”讲台下响起了窃窃的讨论声,学生们抬起了头,脸上有了些生气。我微微一笑:一切如我所料。“对联是语言运用复习的内容之一,也是近年来好几个省区高考中出现的新题型,不过……”我故意顿了顿,“对联题不好做哦……”讲台下的私语声变成了嗡嗡声,


好几个学生一脸跃跃欲试的表情。教室里的气温似乎也上升了好几度。


气氛差不多了。我放下《创新设


计》,慢慢地说,对联要对得好,对得巧,对得有意思,不容易啊。十多年前,我班上有一个学生特别擅长对对联,有一次还专门出对联考我……


那几个眼睛快闭上的家伙也抬起了头,眼睛放着光。


那是一次连堂课。刚走进教室,我就看见黑板上写着一行字,歪歪扭扭的,是靖川的“手迹”:塔内点灯,层层孔明诸阁亮。


见我进来,几个学生嚷道:“老师,靖川正在摆擂台征下联,我们对不出来,您试试吧。”我看着上联琢磨起来:这是一副嵌名联,没有问题,但用了谐音双关,就难了,应该用哪一个古人的名字做下联呢?我有点儿慌神。学生们看看我,又看看黑板。“老师,上课吧。”靖川得意地说。


下课后,我站在讲台上冥思苦想,学生也坐在座位上一片寂静。靖川轻快地从我身旁走过,我耳畔飘来两个字——李白。


我快速奔回办公室。李白,李太白,李青莲,李……上课铃响了好一阵,我才飞跑进教室,迎接我的是一片期待的眼神。我大步走上讲台,提笔在靖川那行字下面写道:清涟濯藕,节节太白理长根。


我解释道:清涟,谐音青莲,李白号;太白,即李白字;理长根,谐音李长庚,据传李白乃太白星李长庚转世。学生掌声如雷。


靖川愣了一下,走上讲台,在我写的下联下面写道:玉池洗藕,节节太白理长根。


讲到这里,教室里已是人声鼎沸。


火候差不多了,我再加一把柴吧。好,下面我们就来看看2012年四川高考的一道语言运用题:补写下列有关节日的两副对联。注意:(1)内容与节日有关;(2)可以不考虑平仄。


1)端午  上联:赛龙舟不忘楚风余韵


2)中秋  下联:明月千里寄相思


我先推出我的答案:


1)端午  下联:吃粽子常吟湘水离骚


2)中秋  上联:桂子万点落中华


再对比参考答案:


1)端午  下联:闻粽香常思屈子忠魂


2)中秋  上联:清风一缕拂丹桂


我问学生谁对得更好,学生议论纷纷。惜兰站起来说端午一联是我对得好,因为“湘水”对“楚风”,“离骚”对“余韵”,有意味;中秋一联是参考答案对得好,因为上联结尾应是仄声字。


其实,这个冬天并不寒冷。


“那好,”我说,“既然同学们对对联的兴致如此之高,那我们就来试试牛刀,看谁能著先鞭。2012年湖北高考题中有一道是要求用对偶句描述《红楼梦》中宝黛初会的情景,要求是不超过30个字。拿起笔,开始吧。”


教室里顿时鸦雀无声。低头,挠腮,蹙眉,咬笔,学生们神态各异。当然,好戏肯定在后头。


大约十分钟后,我问谁做出来了,目光所及,是摇着的头或垂得更低的头。


“同学们注意,”我点拨道,“黛玉见到宝玉是‘吃一大惊,好像在哪里见过一般……’,宝玉见到黛玉则是‘笑道这个妹妹我曾见过的’,这一‘惊’一‘笑’就是切入点,一个觉得似曾相识,一个干脆就故人重逢,神态不同,心理略异,而心有灵犀则是共同的。”


“哦……”学生做醍醐灌顶状,而后奋笔疾书。


我先让荣钢展示。谁知荣钢站起来,红着脸,支吾半天没蹦出一句话。旁边的哲锋站起来说我替他念,哲锋清清嗓子,环顾四周,脸上突然现出狡猾的笑容:


黛玉见宝玉,咦?


宝玉见黛玉,哦!


全班顿时笑翻了天。我也忍俊不禁,评点道,对得机智,对得有趣,可惜得不到分。


我又抽了家豪。谁知家豪也扭扭捏捏:“我,我,我只写出上联——黛玉惊初见,下联还没对出来。”


我故作大惊:“家豪上联写得好!‘惊初见’化用了纳兰性德‘人生若只如初见’的诗句,写足了黛玉乍见之惊。而宝玉呢?他就不是初见,他的潜意识里和黛玉就是久别重逢——好了,下联出来了,你们说。”


好几个学生异口同声:“宝玉喜重逢。”念完,踌躇之情毕现。


这时,芳亦站起来大声说:“我写的是——初见似重逢,轮回如一梦。”她的周围响起了一片喊好声。我问:“谁与谁初见?什么轮回如一梦?”芳亦脸红了,喃喃道:“你不是说他们的初次相遇却如同久别重逢吗?小说里不也说他们之间有那个什么……什么前盟?”“哦,天上木石前盟,人间宝黛相会,这般轮回一梦啊。”于是我帮芳亦把对联补全:


续旧缘木石轮回如一梦


证前盟宝黛初见似重逢


这次,全班都喊起好来。


接下来,人人踊跃,佳联纷呈,整个教室春光融融。


下课铃响起。


我写的对联该“闪亮登场”了:


黛玉惊见宝哥哥何处曾与公子遇


宝玉笑迎林妹妹今朝果是故人来


待掌声稍停,我总结说,一副对联,于简洁文字中浓缩古今趣事,衍化人生种种,彰显才华,锤炼思想——语言,原来是如此妙趣横生;语文,本来就这般诗情洋溢。下课!


学生挺立如白杨,眼中光芒灼灼闪亮。他们的身后,是两行醒目的大字——那是刚上高三时我写在后黑板上的一副对联:


云山远恒心为翼借长风鹏飞万里


海天遥信念作帆驾沧浪水击三千


(作者单位:四川攀枝花市第三高级中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