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眼语用 耕于文字深处

着眼语用  耕于文字深处

——特级教师薛法根《水》教学片断赏析

张新华

用教材来教,还是教教材,这在当下已不需辩论。但具体到阅读教学,我们该如何用课文来教语文?特级教师薛法根用《水》一课的教学告诉了我们答案。

为便于学习、交流,现呈现薛法根老师教学

《水》时的一个精彩片断。

师:我们仅知道课文写了什么是不够的,我们更要知道作者是怎么写的。比如说,每一担水对我们村子里的人来说都是那么珍贵(用粉笔在“珍贵”一词旁标上“?”),课文第一自然段是怎么写出这一担水的“珍贵”的?哪些词、哪些句体现了“珍贵”?

(学生认真读,并认真圈画。)

师(巡视并引导):学语文,要知道写了什么,更要知道是怎么写出这个的。

师(学生读完,教师组织学生交流):知道的请举手。

师(请一举手的同学):先把句子读一读。

生:“记得那时候我们一个村子的人吃水……这是村里人说得最多的话。”我认为其中最可以表现村子里缺水的词有这些:都、十公里之外、一处很小的、一个小时、长队、一担、珍贵。

师:他发现了这些关键词:十公里之外、一处很小的、一个小时、一担(师在读时特意以重音突出数量词)……它们都有一个特点,你发现它们都是——

生(齐答):数量词。

师:你从这些数量词中还发现了什么?

(众生有些迷惑。)

师(加以引导):读读“十公里之外”,这说

明——

生(齐答):路很远。

师:“一处很小的泉眼”,说明——

生(齐答):泉眼很小。

师:“要排上一个小时的长队”,说明——

生(众生马上跟上):说明等待的时间长。

师(也马上跟上):才可以挑上一担水回家,所以取回的水实在——

生(齐答):太少了!

师:发现了什么?

生:我发现挑一担水是很不容易的。

师:它就是用数量词,通过对比——你看“十公里之外”“一处很小的”,“十公里”很长吧,“一处”泉眼“很小”。“一个小时”时间长吗?(众生答:长。)多少水?(众生答:一担水。)

师:发现了吧,作者通过这些数量词的对比告诉你:取回的这担水来之不易,是非常珍贵的。

师:我们读的时候要注意这些表示数量的词

语,谁愿意来读读第一自然段?

(师请一位举手的女生读第一自然段。)

师:读得不错!但并不是强调这些数量词就把每个都读得声音很响,要有轻有重。谁愿意再来读一下?

(再请另一个举手的女生读第一自然段。)

师:你体会得很深刻,读得也流畅,非常好!好,我们就这样读一读。

(众生自由读第一自然段,自我体会。)

师:读完第一自然段那些数量词,你发现了什么?

生:这些数量词通过对比写出了“我们”村里水的珍贵。

师:很好,我们阅读课文就是要特别关注怎么写的,那些特别的词语、特别的句子,我们要多揣摩。

观察、研究一节课,用薛法根自己的话来说就是要重点关注“教什么”,其次才是“怎么教”。那么,这节课中他重点教了些什么呢?事实上,在上面的精彩片断中是一目了然的:他一直在想方设法引导学生深入到文字的深处,他想让学生树立一个理念——仅仅知道课文写了什么是不够的,更重要的是要知道课文是怎么写出这个内容的;他还想教给学生相应的方法——只有抓住“特别的词语”“特别的句子”才能体会到作者是怎么写的,以及为什么会这么写;当然,他最终的目的应是通过引导学生揣摩课文的用词用句,使学生领悟语言表达的基本规律和常用技巧,为学生学习祖国语言,特别是学习运用祖国的语言表情达意服务。一句话,他教学生的是如何运用祖国的语言文字。

那么,薛法根是“怎么教”的,效果又如何呢?上面的精彩片断也给出了详尽答案:一上来薛老师就告诫学生不要满足于知道课文写了什么,而应深入下去,用心揣摩课文是怎么写的。为此,他还以体会如何写出“珍贵”为例,引导学生抓“特别的词语”“特别的句子”。当学生因缺少相应的训练和语感而处于“心求通而未得”的“愤”状时,他又及时启发学生“你从这些数量词中还发现了什么”,结果,学生通过一个个具体的数量词发现了“挑一担水是很不容易的”。为加深体会,他又及时引导学生在朗读中去体悟这些数量词的表达作用。果然,经过学生朗读揣摩马上就达到了预想的效果——他们发现“这些数量词通过对比写出了我们村里水的珍贵”。可以说,在这一精彩片断中,薛法根老师通过自己的教学方式高效达成了自己的教学目的:用课文教学生如何运用祖国的语言文字。

细细品味特级教师薛法根的这节《水》,我们不难得到启示:用课文来教,我们应着眼于语用,引领学生行走于文字深处,在“怎么写的”及“为什么这么写”上精耕细作,让学生通过课文学习把握语言表达的规律与特点,做到知其然更知其所以然,从而厚积薄发,起到“举三反一”的作用,为学生学习使用语言打下坚实的基础。这才是用课文来教语文。

(作者单位:江苏溧阳市社渚中心小学)

设计习作教学目标要“目中有人”

设计习作教学目标要“目中有人”

张新华

现在,许多教师把课程标准和教学内容作为设计教学目标的依据,这到底对不对呢?当然不能算错。只不过他们忽略了一个常识性的问题,即教学目标通常是指教师所形成的关于教学活动所达成结果的预期,而这个结果的预期应该是学生的变化,即学生学习的结果。所以,仅把课程标准和教学内容作为设计教学目标的依据显然是片面的,它忽视了教学活动中最关键的要素之一,也是教学活动的最终服务对象——学生。

课程标准和教学内容具有普适性,相对具体学生而言就少了些针对性。如果想让教学目标真正具有针对性,我们就必须做到“目中有人”,即以学生为着眼点。

一、“目中有人”是习作教学的必然要求

首先,这是在习作教学中落实新课改教学理念的必然要求。

新课改以来,“一切为了学生,为了学生的一切”已成为我们的共识。因此,教师在设计习作教学目标时只有做到“目中有人”,才可能最大限度地体现“以人为本”。

其次,这是习作教学特性的必然要求。

刘勰在《文心雕龙》中说:“夫缀文者情动而辞发。”这句话说出了写作的内在机理,更突出了习作教学的一大要求:习作教学必须关注学生,关注学生的内心情感。因为,习作教学中教师只有关注学生,充分激发学生的内在情感,他们才可能下笔千言,写出自己的真情实感。这是习作教学的特性。

再次,这是设计全面而合理的习作教学目标的必然要求。

教学中,很多教师设计的习作教学目标十分简单,学生只要能审清题,围绕主题正确选材,并能根据选材文通字顺地把自己的意思表达出来就行。从这些习作教学目标中我们不难发现,这种教学是为应试教育服务的,所谓“无论黑猫白猫,抓住老鼠就是好猫”。这显然是有违新课改精神的。

当然,从这些表述中我们也不难明白:要想设计全面而合理的习作教学目标,就必须关注学生,把学生作为习作教学的主体,从“知识与能力、过程与方法、情感态度与价值观”这三个方面来设计习作教学目标。

二、“目中有人”是提高习作教学效率的关键

首先,提高习作教学效率要做到“因人设标”。教学中,教师只有做到“目中有人”,因学生不同而设计不同的习作教学目标,才可能让习作教学目标更有针对性。

其次,提高习作教学效率要做到“因学定标”。“因学定标”是什么我们先不谈,我们先来谈谈“因学定教”。“因学定教”从本质上说,就是教师的课前预设在教学过程中出现偏差。那么,在这种情况下,教师必须根据教学活动中出现的实际情况适时调整教学目标,以满足学生的实际学习需求,这时就是“因学定标”了。换言之,就是因为有了“因学定标”才有了“因学定教”。

再次,提高习作教学效率要做到“学后补标”。教学活动永远是遗憾的艺术,习作教学亦如此。因此,为了在习作教学中切实促进每一个学生的进步,切实提高习作教学效率,习作教学后的“补标”活动在所难免。

当然,这“补标”活动要建立在关注学生及其学习结果的基础上。当学生通过教学并未达到预设的目标,并对后续学习造成阻碍时,我们就必须进行必要的补救性习作教学,让学生达到预设的习作教学目标。

综上所述,习作教学中教师只有做到“目中有人”,设计出的习作教学目标才可能是最全面、最合理、最有效的。

(作者单位:江苏溧阳市社渚中心小学)

《卖油翁》“睨之”辨疑

《卖油翁》“睨之”辨疑


张新华


那天听某教师讲授《卖油翁》公开课,我对“睨之”的意思一直疑惑。教材释其字面意思为“斜眼看”,深层意思为“不经意地看”或者“轻视地看”。教者依据此解,做了如下发挥:因为陈康肃自矜,卖油翁便想教训一下他,让他懂得什么叫“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所以故意斜眼看,以便吸引陈康肃注意。


这种解释,我以前也是认同的,还真没发现有什么不妥。现在,我强烈地感觉到,此解存在很多问题。


其一,与事理不合。从文中看,陈尧咨与卖油翁此前应该并不相识。卖油翁作为游乡叫卖的小贩,怎么可能在走村串巷卖油的间隙,一遇见陈康肃射箭就“斜眼看”?“斜眼看”这一神态出现在别的地方还可以说通,惟独出现在“释担而立”之后,没有任何依据,让人莫名其妙。


其二,与全文风格不协调。《卖油翁》叙事虽简要,但内在逻辑严密。尤其是卖油翁的每一个神态和语言都有充分的事理依据,体现了大作家洞察生活、体察人情的高超眼光,描写不露痕迹,让人叹为观止。比如:卖油翁“释担而立”,是他想看家圃中的陈康肃射箭,纯属于好奇;卖油翁“久而不去”,是因为他想看看陈康肃的射箭命中率,这需要时间;后文“见其发矢十中八九”可以证明卖油翁在心中数着陈康肃的命中次数。卖油翁“微颔”,是因为陈康肃发矢仅仅十中八九,并没有达到十发十中。我推测,假如陈康肃发矢十发十中,卖油翁极可能会鼓掌、喝彩或者感叹。卖油翁说“无他,但手熟尔”,是因为康肃的一句“汝亦知射乎”带有明显的歧视和挑衅色彩,“吾射不亦精乎”自鸣得意太过头;卖油翁说“以我酌油知之”,是因为康肃的“尔安敢轻吾射”,其势逼人太甚,卖油翁不得不以酌油的事例来进行回击。惟独“睨之”令人费解。这与全文其他细致精确的神态语言描写大相径庭,可以说是文中非常不和谐的一处描写。


其三,与人物性格不符。卖油翁面对陈康肃的挑衅,态度都很平和谦逊,作者用“翁曰”没有用“翁愤然曰”,还有“无他,但手熟尔”和“以我酌油知之”两句答话也都显出卖油翁非常平和淡然。他是不想对抗的。直到现场做了具有说服力的实验之后,卖油翁依然没有因此自鸣得意,态度依然平和。既然卖油翁不是盛气凌人或得理不饶人之人,他怎么可能仅仅因为陈康肃自矜便想教训一下他?如果“教训说”能够成立,卖油翁就是有备而来,就是好为人师了。而这恰与他在后文中的平和表现形成鲜明反差。


四是与文章主旨不合。作者讽刺陈康肃“自矜”的意图非常明显,可见作者是不喜欢骄傲的。那么,作者就不肯把卖油翁也塑造成一个傲慢的教训者。陈尧咨再怎么“自矜”,也没有涉及他人;你卖油翁却因别人“自矜”便想兴师问罪。相比之下,这种骄傲和狂妄就有过之而无不及了!


综上所述,我认为,“睨之”一定不能解释为“斜眼看”“不经意地看”或者“轻视地看”。否则,“睨之”就是名作中的败笔,欧阳修就不是大家了。


“睨”会不会就是“看”呢?


我查阅了相关资料,果然有“睨,视也”的解释。摘录如下——


睨,视也。(《说文》)


余与褐之父睨之。(《左传·哀公十三年》)


虽羿逢蒙不能眄睨也。(《庄子·山水》)


相如持其璧睨柱。(《史记·廉颇蔺相如列传》)


旨酒一盛兮,余与褐之父睨之。(《左传·哀公十三年》)


陟升皇之赫戏兮,忽临睨夫旧乡。(《楚辞·离骚》)


原来,“睨,视也”这种用法还很多呢。我顿时豁然开朗。


顺便在网上查了一下有关《卖油翁》的练习题。结果发现连篇累牍的网页上都是如下内容——


问题:“有卖油翁释担而立,睨之,久而不去”句中的“睨”换成“看”“望”“观”等词可以吗?为什么?答案:“睨”,有“蔑视”的成分在里面,最能表现卖油翁当时的心情,故不能换。


谬误流传,以讹传讹。我无言了。兹写此文,与大家讨论。


(作者单位:湖北武汉市英格中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