播撒文学启蒙的种子

播撒文学启蒙的种子

——校园文学社团建设的实践及价值

杨文波

原全国中语会会长陈金明先生指出:“没有语文课外活动的语文教学,是语文学科课程结构畸形的表现。”以校园文学社团活动为突破口、切入点,既能激发学生语文学习的兴趣与求知欲,又可以彻底打破传统的语文教学和写作教学的封闭式循环,对于提高学生的人文素质和文学修养具有不可替代的优势和深远影响。

一、语文教师多一些文学素养

1.转变观念,营造文学氛围。一是更新思想,减少烦琐、重复的检查和评比,为教师学习腾出更多的时间和精力;二是加强硬件建设,设置阅览室、图书室,购置书籍、电脑等,为教师学习提供一个好的条件;三是加强软件建设,成立文学社,组织开展读书沙龙、专题研讨会等,为教师学习创设交流平台。

2.加强读书,丰富知识积累。一要耐得住寂寞,静下心来潜心读书、专心读书、能动读书、灵活读书。二要博览群书,既要读专业书籍,又要读其他优秀文学作品;三要注重积累。文学的积累不仅是阅读的积累,还有知识积累之外的人生积累。

3.积极作文,提高写作水平。倡导教师同步作文,撰写教学随笔和反思。教师只有自己会构思,会表达,才能结合自身的写作体验对作品有更深层次的把握,才能创造阅读中的主体意识,创造心灵的默契,增强指导针对性。

4.学会评价,增强鉴赏能力。教师要充分挖掘文学作品的厚度,使教学内容多元化,让学生在文学想象的天空中自由飞翔。不要把异彩纷呈的东西强行规定、圈囿,要珍视学生的独特感受,聆听其自由的声音。

二、语文课堂多一些文学味

1.保持作品的新鲜感与完整性,保护学生的阅读兴趣。学生在阅读作品时,常常更注意作品的声音、形状和色彩,对新颖、奇特、富于动感的人物形象和曲折动人的故事情节非常感兴趣。教师不要在字、词、句上纠缠不休,不要把生动的课文讲解得支离破碎,使学生觉得索然无味。

2.寻找童真童趣,让学生亲身感受。用一颗未泯的童心去换位思考,全方位地挖掘文本的语言、人文、美学等价值;充分利用与文本相关的资源、信息,营造与文本相呼应的审美氛围,使学生入情入境,受到情感的熏陶和思想的启迪。

3.注重挖掘文本的独特性。面对文本时,我们不要老是问这样的问题:文章写了什么?怎样分层?哪些是你最感动的句子?而要多方位、多角度地进入文本,深度解读文本,挖掘文本的独特性。

4.尊重学生的独特理解,引导学生的语言生长。教学时,我们应多鼓励学生“说来听听”,尊重学生富有童心童趣、视角独特的见解。自由讨论后,教师可以强调某一种价值判断,但应避免主题先行、主题归一。

三、课外阅读多一些扎实有效

1.分级阅读。“分级阅读”在西方基础教育领域早已成为通识。我们可根据学校不同年级学生的心理特点、思想认识水平,以课程标准推荐的书目为基础,分别开出阅读书目,按必读书目与选读书目分层推荐。这样,教师就可以根据学生不同的文学层次进行不同的安排、指导,增强文学阅读的规划性、目的性和指导性。

2.跟踪管理。阅读中,教师要明确量和质的要求。如布置学生定期做读书笔记和卡片、写读书随感等,督促学生保质保量地完成阅读任务。教师要及时进行效果评价,可以是问卷测试,也可以是活动展示,从而引导学生感受阅读的趣味,领悟阅读的价值,形成阅读的信念。

3.教给方法。教师要教学生学会选择合适的课外读物,掌握精读、快读、批注阅读等基本方法,根据实际情况进行关联阅读、赏析阅读、互动阅读、对比阅读等。

4.展示成果。每节课课前3分钟讲读书故事;每天晨读《弟子规》、童谣、儿歌、儿童诗、现代诗歌、古典诗词等;每周开设一节文学欣赏课;充分利用墙报、班刊,每学期出两期以上课外阅读为主题的专刊;每学期举行一次“读书节”系列活动,包括诗配画和读书笔记展评、亲子阅读征文比赛、阅读知识竞赛、图书淘宝、书签制作等。

四、学生习作多一些自主自由

1.举办文学专题讲座。整合校内文学资源,组织校内名师,开设系列文学讲座,努力把文学专题讲座活动常规化、课程化。同时积极创造条件,邀请本地文化名人在内的学者、专家、杂志社编辑、儿童文学作家等来校讲学交流,激发学生文学创作的热情。

2.组织记者团采访活动。经常组织记者团成员进行不同主题的采访、访谈活动。设定主题,指导小记者采访教师、学生、家长和各行各业个性鲜明的人物及事迹,撰写采访报道,锻炼构思、选材、组织语言等能力。

3.组织社会实践。不定期组织文学社员参加社会实践、社会调查、外出采风,创作相关内容的诗歌、散文和调查报告。学生也可自行组织文学采风小组开展活动,既可开阔眼界,增长见识,又能丰富写作内容。

4.编辑出版社团刊物,积极发表学生文学作品。定期出版班级作文报和文学社团刊物,举行校园文学创作大赛,引导学生从自己写起,写眼前的物,写身边的事,大胆想象,展示自我,写出“个性”。同时,对学生关心和写作遇到的热点问题进行针对指导,提高学生参与文学活动的热情,并积极向各级各类报刊杂志推荐学生习作。

(作者单位:山东聊城东昌府区北顺小学)

只能用于夫妻之间的成语

只能用于夫妻之间的成语

刘玉真

有些成语只能用于特定对象,如下列成语是夫妻专用成语,只能用在夫妻之间。

举案齐眉:案,指有脚的托盘。眉:眉毛。把放饭菜的托盘举得跟眉毛一样高,形容夫妻之间互敬互爱。这个成语出自南朝宋代范晔的《后汉书·逸民(梁鸿)传》。据此书记载,梁鸿看不惯官场争斗,不愿为官,孟光就随他一起隐于霸陵山中,过着男耕女织,咏诗书以自娱的田园生活。传说梁鸿每天劳动而归,孟光总是把饭菜准备好,用手将盘子举到像自己眉毛那样高,送到梁鸿面前请其食用。原文是这么说的:“(梁鸿)为人赁舂。每归,妻为具食,不敢于鸿前仰视,举案齐眉。”

破镜重圆:比喻夫妻团圆或重新和好。南朝陈将亡时,驸马徐德言预言他们夫妻将会分散,于是破铜镜一块,各拿一半,作为日后重见凭证,后来在破镜的帮助下夫妻得以重逢。

相亲相爱:指彼此感情深厚,关系密切,多指夫妻之间感情十分亲密融洽。

卿卿我我:卿:相当于你。卿卿我我形容夫妻或相爱的男女感情深厚,十分亲昵。

相敬如宾:宾:宾客。相敬如宾,指夫妻互相尊重,像对待宾客那样有礼。

比翼双飞:比翼,鸟名,传说一只眼睛,一只翅膀,两只鸟不合起来就不飞,后来就用“比翼双飞”比喻夫妻恩爱,朝夕相伴,也比喻互相帮助,共同提高。

比翼连枝:比喻夫妻恩爱亲密,形影不离。白居易《长恨歌》中有“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的诗句。

白头偕老:白头:白了头发。偕:一同,共同。共同生活到老年,形容夫妻感情和谐恩爱,共同生活到老年。也作“白头到老”。

双宿双飞:原指鸟儿双双栖息和飞翔,后比喻夫妻相爱,形影不离。

劳燕分飞:劳:伯劳鸟。伯劳鸟和燕子分开飞,比喻人生离别,多指夫妻情侣的离别。

镜破钗分:钗:古代妇女的一种发饰,由两股簪子合成。镜子破成两半,钗分成两段。形容夫妻离散或感情破裂。

鸾凤分飞:鸾:传说中凤凰一类的鸟。“鸾凤分飞”比喻夫妻或情侣离散。

鸾凤和鸣:鸾鸟和凤凰和谐地鸣叫。比喻夫妻感情深厚,生活美满和谐。

鸾孤凤只:孤独的鸾凤,比喻夫妻或情侣离散后孤单的一人。

鸾飘凤泊:飘:浮动。泊:停留。鸾鸟和凤凰到处漂泊。比喻夫妻离散或四处漂泊无定。

琴瑟之好:琴瑟:古乐器名,比喻夫妇。比喻夫妻间感情和谐。出处《诗经·周南·关雎》:“窈窕淑女,琴瑟友之。”《诗经·小雅·常棣》:“妻子好合,如鼓瑟琴。”“琴瑟之好”是对夫妻恩爱、情感和谐的形容。琴和瑟都是古代的弦乐器,古人常将琴和瑟一起演奏,互相唱和,总是能弹奏出令人心醉的美妙音响。所以,就把琴瑟与夫妻相类比,比喻夫妻和谐,生活幸福、恬适。这一典故出自《诗经·郑风·女曰鸡鸣》,诗中描写了一对新婚夫妻相亲相爱、饶有情趣的生活场景。

(作者单位:山东定陶县第一中学)

“3+X”引入式材料的设计与实践研究

“3+X”引入式材料的设计与实践研究

沈冠洲

  新课程实施以来,国内研究引入材料教学的很多,研究课外阅读教学的也很多,但是将两者有机结合的却不多见。综观其研究成果,主要是忽视了课内教学中的教学方法运用与学生学习力提升的方法之间的共通性。研究教法的只关注教师的课程效果,研究学法的只研究广度和深度而忽视了角度。为此,笔者尝试“3+X式”教学方式,使教师的教学行为能为学生所用,并将课内外阅读有效衔接,指导学生阅读方法,突破阅读难点,提升阅读能力。

一、选——立足教材,重视文化

有位教育家曾这么说过:“任何一篇文章,都是通向作者的窗口,是作者生命的缩影。”笔者尝试的“3+X式”教学方式的第一步“选”,就是要立足于文本特色和作者特色,还原创作环境,重构作者本色。从单纯的读一篇文本到解读一段历史或者人物经历的文本孕育土壤,全方位、立体式地了解文章,把握最真实和最本源的情感。

下面,以八年级上册第六单元《诗四首》一课为例来说明文本立体语境的形成。如下表:

具体以《使至塞上》为例,许多老师在谈及“征蓬出汉塞,归雁落胡天”一句时总不能很好地解释究竟是情同上句的“单车”的愁还是同下句“大漠孤烟直”的豪气。一旦了解了作者当时是被朝中排挤出京,就不难理解堂堂天子使臣为何“单车”,为何又自比“征蓬”了。

二、删——去有存无,留亲省疏

“删”就是以教材为中心,选择合适合理的,能推进教学的素材,舍弃没用的或者效用较小的素材。这就需要教师对文本有充分的认识,以及对于自己的教学设计有完整的计划。笔者具体叙述以下两个方面。

1.去有存无:剔除雷同的材料,形成互补的内容。

如果教师只是单纯引用教学用书,常常会发现有些核心的知识点与课下的注解相同。反复在一个识记性的知识点上讲解,是一种课堂教学时间的浪费。

例如,七年级下册《丑小鸭》一文,作者的国籍、代表作品都属于识记内容,在课下有明确注释,教师在课上无须赘述。因而笔者在解读丑小鸭的形象时只引入如下材料:“安徒生从小家境贫寒,没有受过正规教育,先后在几家店铺里做学徒。少年时代的他就对舞台产生了兴趣,并幻想当一名歌唱家、演员或剧作家。1819年在哥本哈根皇家剧院当了一名小配角,后因嗓子失润被解雇,从此开始学习写作。但他写的剧本由于完全不适合演出,没有被剧院采用。”由此,学生理解了作者写的《丑小鸭》其实就是他本人生活的写照。

引入的内容为文本的研读创设了一个丰满的时空背景,使得作品的解读有血有肉,也更便于学生理解作者在构思主人公形象时的初衷,而非单纯地、空洞地形容丑小鸭坚强、自信、勇敢等。

2.留亲省疏:舍弃全盘托出,选择与文本紧密相关者。

在大量的相关信息中,我们优先选择与文本关系密切的,容易与文本语句产生呼应和共鸣的,方便学生解读文本。

例如,七年级上册《小圣施威降大圣》一文,学生往往对作者在写作过程中的情节设计、人物性格设计的理解存在很大的难度。笔者在这里尝试引入一些明清话本小说的介绍,介绍了说书人希望“吸引读者”“制造新奇”的社会目的。学生通过这些材料的解读,很容易就能理解“为何要让小圣的本领和大圣旗鼓相当”“为什么小圣不直接变一个最厉害的来降服大圣”,以及作者详细描写二人本领的作用。不外乎就是要吸引读者,制造悬念,引人入胜,从而获得更好的表演效果。

而很多教师热衷于大篇幅地介绍《西游记》的内容以及吴承恩的生平,其实这些材料的引入对于文本的解读并没有太大的帮助,且引用这些材料又要占很多时间。当我们跳出文本,从话本小说这个角度来解读的时候,很多问题就豁然开朗了。

三、化——化整为零,化虚为实

要将引入材料的作用发挥到实处,就需要改变一锅端、一台戏的做法,而是将繁重复杂又多元的材料分化而用,将最有用的材料用到最合适的地方,使得引入材料成为一种解读重点、突破难点、开阔视点的重武器。

例如,教学《华南虎》一课,我们得到很多关于这首诗歌的材料。学生通过了解当时时代对于“四脚土匪”华南虎的错误认识和屠杀,不难理解作者对于华南虎的同情,以及华南虎的悲哀。但是学生不容易理解的是笼子里的华南虎作为一个阶下囚所表现出来的那种高傲。此时,笔者引入百度百科中对于华南虎的描述:“一只成年老虎的必须活动范围是70平方公里以及至少300头羚羊。”用这些数据和文中狭小的笼子一对比,不难体会出这种“虎落平阳”的感觉。

这则材料作为一则科普性材料,与本文的诗歌题材看似并无太大的联系,若单独拿到开头或者结尾,会令学生感到突兀,且无法契合其他的相关背景,与文章的主要内容不符合,起不到较好的作用,但笔者在讲解到诗中描写华南虎笼中情景的时候才引入,则恰如其分。

四、X——多元理解,多重运用

教师教的目的是为了学生用。笔者探索的这个方式的前三步“选”“删”“化”实际上还是在课堂教学模式上进行的变化,究其最终目的,还是为了走出课堂、走出课本,促进学生真正理解和活学活用解读文本的技巧。

例如:某次阅读课,笔者选取了伊拉克作家布泰纳·阿尔纳斯里的小说《战俘返乡》作为学生自主探究的阅读篇目。文中有如下语段:

这一惊奇的消息使他陷入沉默。很长时间之后,他问:“是你告诉他们我英勇牺牲了吗?战俘有什么不好?”

儿子沉默不语。

“你宁愿我死了,是吗?”

儿子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大声并快言道:“我的朋友说,英雄是为保卫国家而死,但战俘则是为了活命而投降的懦夫。”

他屏住呼吸,说:“在真正的战争中,事情并不总是那样。每个战俘并不是因为他是懦夫才投降,投降的原因是多种多样的,可能是因为指挥官指挥不当,或因弹药耗尽,或因敌人数量太多,我们寡不敌众。”

儿子耸了耸肩说:“我希望你在我朋友的眼里继续是个英雄。我不知道今天之后,我怎么再在他们面前露脸?”

学生根据自己的生活阅历和学习经验很难理解文中对话的深意,笔者鼓励学生自己去探寻相关资料来解读文本。最终学生通过美伊战争的相关资料了解了当时的情况,通过《战争与和平》《钢铁是怎样炼成的》等对比理解战争的含义,甚至通过查阅作者的资料,成功地突破了阅读的难点。还有的学生结合《石壕吏》,理解到了“战争的创伤不仅在于肉体,更在于精神”。

教师对于语文教学的研究,不仅在于课内,更在于课外;不仅在于解释,更在于解读;不仅在于文本,更在于文化。我们要真正提高学生的学习力,就要运用自己丰富的知识储备,为学生的学习构建一个立体的、多元的、时空结合的语境,让学生能够真正理解文字背后的深意和内涵。

在探索之初,这样的阅读方式也许会加大教学的难度,但是长久的坚持,会使学生的学习能力、自我思维能力得到极大的锻炼。事实证明,这种方式将课内外阅读有效衔接,解决和弥补了课内外阅读不足的现状,为学生广泛、深入的阅读提供了良好的机会,真正有效地实现了从“解读单独文本”到“品味立体语境”的完美转变。

(作者单位:浙江嘉兴市二十一世纪外国语学校)

如何用时空转换法教学生写作文

如何用时空转换法教学生写作文

——以李商隐《夜雨寄北》为例

南 洋

  李商隐的《夜雨寄北》很短,却包含了四次时空转换。“君问归期未有期”,“君”是诗人对对方的称呼,可指朋友或爱人。诗前隐蔽了大部分内容,可以猜测此前诗人收到了来自对方的信息。

“巴山夜雨涨秋池”是写眼前,写当时自己所处的环境。一个“涨”字突出了雨势之大,秋夜更兼冷雨,隐喻无限的离人之思。

“何当共剪西窗烛”是写未来,这是对重逢后温馨场面的幻想。此句贵在能够宕开一笔,从眼前跳到将来。

“却话巴山夜雨时”,与相对之人久别重逢,谈些什么呢?谈的就是此时经历的巴山夜雨。

烛影温存,亲人得遇,劫难之后谈劫难,在强大的对比与反差中,诗人孤寂敏感的内心该是何等宽慰。如果说第二句里的“巴山夜雨”是实写,此句的“巴山夜雨”则亦实亦虚,既是想象所托,又从想象跳回眼前,既是未来图景,又是诗人当时的处境,这样就构筑了本诗超乎寻常的四重时空层面。

这首《夜雨寄北》学生都不陌生,但要看出诗中包含的四次时空转换,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因此,教学中我们可以用改写剧本的方式引导学生深入体会诗中丰富的时空变化。

这首诗可以改写成一出四幕剧。

第一幕:信至。时间:过去。主人公:得到书信,信中问及归期一事,情意绵长。

第二幕:夜雨。时间:现在。场景:巴山夜雨。主人公:茕茕孑立,倚窗而望,念及书信,思及故人。

第三幕:剪烛。时间:未来。场景:舞台一角可用追光和烟雾表现虚境(此时第二幕场景不撤出),主要体现团聚时的温馨。主人公:与所思之人共剪烛花,所愿得偿。

第四幕:话雨。时间:由未来到现在。场景:镜头由第三幕虚境渐渐拉至第二幕所设巴山夜雨实境。主人公:先在虚境与所思之人言及秋雨,两人不胜欷歔。再随追光独自进入实境,作深情状。

改写剧本,有利于学生透过诗句表层去挖掘文字背后的深层含义,让学生打破现有的思维界限,把事物从多种角度进行链接,构筑一种新的立体的想象空间。

在充分体会到时空转换的妙处后,教师可进一步引导学生进行写作训练。

时空转换法,关键在于指导学生在已经提炼好的素材中设定一个恰切的连接点。此连接点应是不同故事或场景的交叉点,能起到很好的贯穿和沟通作用。

连接点不一定在每则素材中都客观存在,文学是高于生活的,教学时教师可以引导学生虚构出这个关键点来布局谋篇。如写《师生之间》就可以设置一个“没有完成作业”的连接点,可以沿着这个点进一步联想,把与其相关的其他时空里的故事或场景植入文章以充实内容。

其次,要提醒学生运用时空转换法时需要什么。运用这种方法写作文有一点值得注意:看似天马行空的时空转换并不是随意而为的,无论怎样奇幻,联想和想象都必须建立在反映现实生活的基础上。

下面是一个学生写的《师生之间》作文片段。

上一秒,还在朝北的办公室里向老师为未完成作业的事道歉,临走时听见她“我不希望你身上再有类似的事情发生”的嘱咐。下一秒,又回归到朝南的教室为没有背诵课文而苦恼。

“咱们假期留过背诵作业,现在给你们五分钟时间回忆一下,待会儿检查。”老师“发号施令”,显出十足的霸气。我偷眼一瞄:“搞什么!五分钟?”转而又追溯到假期在家几次翻开语文书又几次丢下的场景。“认为自己能背百分之七十五的请起立。”……零碎地站起来几个,我的指间冰冷僵硬,手背盘曲着几道紫色的脉络。“认为能背百分之六十的请起立。” ……站还是不站?万一紧张忘词怎么办?稍加停顿,耳边爆发出震耳欲聋的吼声:“你们每人给我写一篇检查!”天!不要啊——我的心里发出微弱的呐喊!“班长写五千字!”顿时,我像霜打的茄子,头埋得更深了。偷偷地用余光瞥老师,啊!目光还停顿在我身上——“班长下课到我办公室。”

“班长啊,”老师靠在椅背上,看了看我,同屋的老师也回头看了看我,弄得我很尴尬。“人这一生中难免会出现这样那样的偏差,这也很正常。”随后偏头凝视我,我发现我成为她眼中唯一的高光。“但是,我相信你很快就会回到你应该在的位置。”我惊讶,这就完了?“加油!班长!”转身,老师握拳做加油手势的瞬间留在我的眼底。

这篇文章的精彩之处在于写出了短时间内自己复杂的内心变化,让人感觉一波三折。而这复杂的变化是在不断的时空转换中完成的。文章中的时空转换之所以自然巧妙,一个主要原因便是选取了“没有完成作业”这个连接点。

现实生活中的每个人,都拥有对昨天的记忆和对明天的向往,都有可能拥有对不同时空的想象,因此,每个人都拥有编织自己独特的多维时空的潜力。如果引导学生了解并掌握时空转换的技巧,可以让他们在写作时打开一条连接过去、现在和未来的时间链,从而形成一种多维的立体的开放的写作空间。

(作者单位:天津滨海新区大港第七中学)